「我係冇乜國家觀念的人」

在facebook上看到黃耀明在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的留言,是節錄自「林茵訪問黃耀明︰明哥要如何愛下去?」灰記十分認同︰

「其實國民教育,我覺得是無得教的,當個國家做得好或唔好時,人們自然會認同或唔認同你;唔認同都係一種認同嘛,我決定唔認同你的做法,其實也代表我關心這件事。不過,即使當年最激情的時候,『中國人』身分對我來說仍是好次要的,我其實是站在弱勢社群的一邊。[…] 可能我對民族主義這東西都不是太舒服,我覺得每個人愛自己生活的城市、愛護生活其上的土地就夠。我係個無乜國家觀念的人。我哋唔需要中國模式的國民教育,如果要教,應該是一種地球村裏的世界公民的教育。我們愛人,愛福島的人,也愛烏坎村的人,也愛科羅拉多州那些被槍殺的人,那份愛是一樣的。當然,對最近你的鄰舍你會比較關注,我最愛的是香港人,因為我熟悉佢哋嘛。」

現在連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都出來「挺」國民教育,證明強推國民教育是中共要港府完成的任務,反對者只會被扣帽子,被抹黑。任何有點個人利益計算的名人都未必敢表態反對,特別是需要進入大陸這個市場的人,如商界、演藝界人士,明哥繼續支持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並講出自已沒有國家觀念這樣「大逆不道」的說話,的確需要一定智慧和勇氣。特別現在香港的這一制面臨來自中共的強力干預/破壞,企圖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變成北京操控下的黨人治港、低度自治,旗幟鮮明的向中共明目張膽干預理應是香港教育事務,是適切和必須的。

可能對那些「愛國」人士來說,明哥這種思維是典型港英殖民「奴化」教育所致。對他們來說,在殖民地時代,如果沒有入讀「愛國」學校或沒有被「進步」老師在課外「裁培」,大柢都是被「奴化」的一大群。明哥中學在九龍工業學校修業,九工是官校,官校學生理所當然就是「奴化」的「受害者」。

灰記沒有讀過英文授課的殖民地官校,但大概了解到英文授課、可能僅中文及中史以中文授課,中史只讀到抗戰為止,而且與「愛國」學校不同,不會正面提及中共的「偉大貢獻」。因此一般情況,官校以至其他anglo-chinese schools(即英文中學)畢業的學生,都被認為對中國大陸沒有多少認識,更遑論認同。

灰記不了解明哥的成長過程,是否如「老左」所說的沒有國家觀念的「番書仔」?他說過,「即使當年最激情的時候,『中國人』身分對我來說仍是好次要的,我其實是站在弱勢社群的一邊。」他在訪問中亦提過最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時候︳就是89年支援內地的民主運動。那時候,很多香港人都「重拾」中國人身份,寄望內地的民主改革,能縮窄兩地的差距。「六四」屠殺後,很多人在車上的收音機天線綁上「國殤」二字,也反映不少香港人的民族身份認同。然而,那次港人大規模自發的國民身份認同,卻換來一個殘酷的認知,香港人與大陸當權者所奉行的黨國價值觀相距十萬八千里。「六四」屠殺當夜,灰記一位已沒有來往的朋友忽然來電,說完全無法理解中共當權者的思維,灰記也無言以對。當時距離九七只有幾年,要縮窄兩地的差距已沒有時間,很多留在香港的人唯有寄望一國兩制這幅防火牆。

時至今日,防火牆已剩不了多少抵禦能力,偏偏這個時候,由中共官方意識型態主宰,由港府及港共合謀由暗至明地執行的國民教育,成了要強行灌輸的價值觀,對很多「經歷」過中國八九民運的香港人來說,相當諷刺。明哥大概也有感而發吧。

但明哥畢竟是有主見的藝術家,與主流香港人不同,要超越國族主義的人文關懷。而他的這種價值取向,灰記早領會。灰記在之前的博文也提到,二十年前替一份周刊訪問達明一派,和明哥就社會和政治議題有過較深入的交流。明哥早就明言國族主義的不足取,因為只強調國家的統一價值,會掩蓋了很多階級、族群的矛盾。他以美國為例,有色人種及原住民受不公對待,一直抗爭,希望改善自己的處境,而美國的民權運動亦推動社會的發展,這是「愛國」還是不「愛國」,還是irrelevant?當年美國大批青年反越戰,甚至不少人走到加拿大也不願替美國服兵役,是「愛國」還是不「愛國」?然後明哥再說到「鄉土」觀念,你在一個地方土生土長,自然對這個片土地有感情,我在香港土生土長,自然愛香港,如果我在三藩市土生土長,也會愛三藩市。現在明哥更進一步,更明確表示要教育,就要教育大家成為世界公民。

維基百科

現在香港官方和「老左」不斷重覆全世界都搞國民教育,西方也大搞國民教育,國民教育並非洪水猛獸。但實情很多「先進」國家搞的是公民教育,教的是公民的權利與義務。灰記順道在此再將英國政府一軍。英國政府所發出的護照有多種,表面上看沒有甚麼分別,但持本土/享有居英權英國護照的被稱為British Citizen,英國公民,但那些沒有居英權的前殖民地「子民」,則是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即英國(海外)國民,而不是公民。反映這個前殖民帝國「出神入化」的語言藝術,「我們大英帝國境內的才是一等公民,前殖民地的次等公民,只配稱海外國民。」不過,這個老牌白人種族優越主義國家,也要「與時並進」,現在英國境內的公民,也包括很多由前殖民地移居的人,以及他們的後代。英國純白人的歷史告終,也顯示國家民族的多變。

回到殖民時代的香港。如果說當年香港主流教育是去國族的奴化教育,即很多「愛國」人士口中,製造一大批沒有國家觀念,只懂謀生技術的純經濟「動物」,則這種沒有國家觀念的香港人的經歷並非單一,而是複雜。就以灰記為例,小三以後在一所孔教學校讀書,有經訓堂講授儒家思想,不少老師均有國族觀念,只不過反共而已。而同學中,對中國大陸和台灣有所好奇,甚至有所認識的大不乏人。灰記還記得小五時,一位同學對中共的歷史相當熟悉,還記得他說過「毛澤東二萬五千里長征,其實係走佬。」灰記當時對中共歷史一無所知,沒有聽過長征,問同學是怎樣一回事。他說國民黨圍剿共產黨,共產黨逃亡到延安,只是共產黨把走佬說成長征,「好似好威咁」。不知現在的教育局官員,聽到兩位小學生如此對話,會認為他們國民身份認同「達標」嗎?需要老師跟進嗎?

還有,七一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地位時,同學們還熱烈討論,很多同學都以代表七、八億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只代表二千萬人的中華民國,相當合情合理。當時灰記受家庭影響,十分反共,覺得中華民國被出賣而很傷感,雖是香港仔,倒不乏對國共爭鬥的關注。

然後升中就讀理論上親台的中文中學,卻遇到不少會譏諷台灣國民黨和批評蔣介石的老師。還有不少來自台灣的同學,亦表達對台灣國民黨統治有所不滿。灰記已記不起這所中學雙十國慶有否懸掛青天白日旗。特別中華人民共和國七一年取代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一員後,香港的學校大都逐漸轉向,相信這所學校亦逐漸接受現實,多向北望。

不過,這所教會學校與美國教會關係一向密切,曾經邀請屬於同一教會的美國太空人艾德靈到學校演講。艾德靈是三位首次登陸月球的太空人之一,他的演講內容灰記當然大都忘記,但灰記依稀記得是「講耶穌」,說他登陸月球引發他反思科學和宗教,但並沒有減少對基督的信仰。先不理太空探索背後,是大國國力/武力的競爭,灰記提起這個太空人細節,主要有感近年中共利用航天員訪港以引發「愛國心」,從而希望為民建聯、工聯會等助選。兩個國家的太空人,命運各迴異,一個因為是虔誠教徒,自發到香港的姊妹教會宣道。另一些則是「身不由己」,要負起與探索太空風馬牛不相及的政治任務。這種表現的差異,也許訴說了兩種政治和教育制度的「素質」。

說到這裏,灰記又想起那本中國模式國情手冊,想起手冊大肆鞭韃美國黨爭,令人民遭殃的話。灰記雖然對美國政府素無好感,美國的霸權行為世界各地民間多所批評。但美國社會始終有值得欣賞之處。灰記沒有在美國生活過,但曾在與美國文化接近的加拿大留學,領略北美自由教育的種種好處,四年的大學生活的確長了見識,特別接觸左翼思潮,令灰記從狹獈的國族思想解放出來,響往「國際主義」。

北美的自由的確有其吸引力,否則為何經常批評美國的大陸高官,以至香港的「老左」,現在都送子女到美國讀書,甚至鼓勵他們留在當地生活?而國情手冊這兩句「美國黨爭,令人民遭殃」的話,正好反映國民教育之偏狹及不盡不實,絕對會荼毒香港的下一代。如果說當年「老左」真心相信美國和資本主義是萬惡之首,熱愛「社會主義祖國」,他們倒是言行一致,送自己子女到「愛國」學校,甚至內地讀書,現在他們很多稍有本事,巴不得把子女送往歐美,更不要說那些不是「老左」的高官。他們現在泡製這個只求愚忠,不怕盲目偏狹的國民教育,要普羅市民的子女「硬食」,實在非常不道德。

回到冇乜國家觀念的明哥。他的觀念其實很切合現今互為影響,互相依存的世界,那種只求本國強盛、非我族類的思想不但落伍,而且非常危險。而灰記由反共的民族主義者,變成左傾的「國際主義」者,也覺得國家觀念可有可無,特別是那些極權體制,再大肆提倡國家觀念,往往只會造成災難。舉一個例子,近幾年藏人自焚的悲劇,正好訴說大國沙文主義所造成的災難。即使承認中國統治西藏的現實,也要突出國家一統價值觀,掩蓋不了民族矛盾。而極權體制,往往以封銷消息為手段,不讓公眾知悉國家內部矛盾。短短兩三年有近五十藏人自焚,不可謂不震撼,但內地傳媒固然若無其事,香港傳媒也極少報道,更遑論公允客觀地討論中共「民族政策」的得失。

現在的國民教育,就是要去除這些矛盾現實,或簡單地把「他者」,如反抗的藏人、如異見人士…妖魔化。灰記就曾親耳聽過一個「覺醒」了「愛國」學校過來人說,老師把提倡民主憲政的異議者通通說成對國家有害的壞人,藏人尊敬的流亡領袖達賴喇嘛更經常被中方說成西方攻擊中國的一粒棋子。受中共這種偏狹,充滿敵情思維影響的教育,過去已製造大批狂熱份子,「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以至受「文革」影響的香港「左派暴徒」,他們當中有人傷害無辜,也有人只是跟大隊,其中不少被利用後遭受迫害,甚至前途盡毀,不管迫害者來自大陸的當權者,還是港英當局,歷史的教訓不可謂不大。只是現在無論中共當權者、香港「老左」以至特區管治者都沒有好好汲取教訓,繼續推銷偏狹的強國論以及敵情思維,為政權服務。面對中共、「老左」,以至港府權貴如此倒行逆施,明哥的「我係冇乜國家觀念的人」,的確「非同凡響」。

5 responses to “「我係冇乜國家觀念的人」

  1. 黃耀明是谁?赚中国市场这么多年,搜刮中国人这么多钱,现在突然在关键时刻扮清纯了?践踏中国人权你也有一份,突然冒出一个港产演艺圈的“道义领袖”黃耀明,说是捍卫香港“价值”,实际上是 捍卫香港艺人的地位/金钱价值,急不可耐,演戏比政客还真,黃耀明是个如假包换的专业戏子。 香港人卖你的账,中国人没那么好骗。

  2. to yesmyjourney:

    縱使你寫的是殘體字, 但每個字我都認得, 只是當所有字放在一起時就不知你想說甚麼.

    請尊重文字, 寫東西時請用腦及用"心".

    謝謝.

    啊, 重看你的一堆字, 有一句看明白, 而且可圈可點:

    “现在突然在关键时刻扮清纯了?"

    即是, 黃耀明說的都是有道理的, 只不過你質疑他的人格, 所以他說的都是"扮"清純, 又即是, 如果該番說話是由一個純潔的小孩說出來你便接受?

  3. 要是不滿意明哥, 大可以不去聽他的歌, 看他的演唱會, 我就不明白明哥怎樣 “搜刮" 中國人的錢, 你付了錢買票, 他演唱給你聽, 這是十分公平的事, 覺得自己付錢就是大爺可以一臉傲慢干涉別人的立場, yesmyjourney看來實在深受中國式國民教育所害!

  4. 灰記真係有感而發,寫得相當感性,從個人經歷回想這個大時代的轉變。我也想到六四當晚看著電視直播,大陸親人來電,我劈頭第一句:「點解中國搞成咁?」

    現在,太空人來港,我也只覺厭煩,跟最初楊利偉升空不一樣。見識過打壓民調學者、選委旦夕轉鈦鬧劇、漠視民間投票反映的民意、國民教育…中共現下原形畢露,諸般醜態也許陸續有來…

    所以現在已經「先入為主」,以「舉國體制」打造的中國橫掃金牌盛況,以至神州天宮這些航天事業,豈非另類維穩?用來告訴大家中國強大了,少不免有人要有些犧牲,發展道路總是曲折的…就如當年兩彈一星一樣。

    聽得中共鬼話太多。

  5. To yesmyjourney

    我都是沒有什麼國家觀念的人、可沒有賺中國一分錢、愛國愛到如你亂扣帽子、賺你錢就要我愛國、嘿、就是這種思想才會只發達四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