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內外的「老左」與洗腦

針對近日國民教育的爭議,政論家練乙錚寫了《剖白當年洗腦思想工作,警惕今日思想僭建》,  以過來人身份,「揭露」他自己曾經從事過,藉課餘活動替中共向學生洗腦的工作。

「…筆者當年參加的校外學生團體,採用的是一種標準手法:『打進去、拉出來』,即首先以普通教師身份在非左派學校建立和學生的良好關係,然後把他們帶出來,加入表面上政治中性的校外團體,以輔導功課、提供健康課外團體活動入手,發掘他們中間的「可造之才」;其次,引導這些可造之才學習反殖民觀點的中國近代史。手段的這一半,基本上無問題,對象學生到此為止的話,得益亦完全正面。

不過,跟着的一半就不同了:正式洗腦由此起。外圍學生當中可造之才培養了反殖觀點之後,吸收到團體組織的中間層,繼而在團體內圍成員的嚴格指引下秘密學習一面倒的新中國資料,『悟性』最強的學生,進一步學習《共產黨宣言》、《毛選》、『兩報一刊』批鬥文章,等等;通過內圍評核之後,便畢業成為愛國愛黨的學生骨幹,由他們回到學校裏更有效地複製「打進去、拉出來」的全個過程,克隆生克隆,組織由是壯大。

撇開馬列毛本身的大錯不談,筆者認為,上述洗腦(即後一半)過程不道德之處在於兩點:首先,學生年幼無知,在這種密封淹沒式的洗腦過程中,完全沒有反思、抗拒的能力(稍有「不羈」的學生,馬上由團體教師和骨幹學生做無休止的思想工作,有時甚至進行『同志式』的批鬥;依然無效者,勸諭離開或趕出組織,以免妨礙團體運作)。進入團體之初,這些學生完全不知道四周圍是一群有特定意識形態、有組織、有計劃、有步驟的政工在等待着改造他們的腦袋。他們進入的,是一個高度精心設計的局,一種『政治上正義的』騙局。」

練先生擔任的洗腦工作是七十年代起的事。如果要了解七十年代以前左派的洗腦工作,可參考梁慕嫻女士的《我與香港地下黨》。練先生的回顧,令灰記時光倒流三、四十年,回到中學時代,曾經被「進步」老師「關心」過的一段日子。

灰記當年讀的是名義上的親台名校,但校內有不少「進步」老師,其中一位地理老師,常對灰記及另一位同學提到中國大陸並非如想像中恐怖,有很多進步的地方。因年代久遠,灰記大部已忘記老師談話的內容,只記得他以祖國來稱呼大陸,又叫灰記看魯迅、巴金、老舍等的著作。最「激」那一次是帶同灰記與同學參加「中國周」的一些活動,包括大唱「我的祖國」。灰記不知這位老師是否負有「政治任務」,還是只是單純希望宣揚自己的信念?

不過,正如練先生所說,「當年對學生的洗腦,出發點善良而單純,不像現在。港英治下,殖民地意識形態佔主導,港人對國家認識不如現在多,學生當中尤其缺乏。七十年代學運提出『認識中國』,無疑正確。相比之下,今天當權主政派在香港推『偉光正』國教洗腦,出發點就不是那麼單純,因為除了愛國左派,還有別的利益持份者牽涉其中,為七十年代所無。」當年大部分的「老左」及「老左」外圍都是直正「愛國者」,灰記這位老師大概也不例外。當然,今時今日對灰記而言,愛國主義已失去任何光環。

也許出身右派家庭的灰記悟性不高,當時表現不夠「進步」,甚至心中覺得這位老師「很左」,令這位老師覺得灰記並非「可造之才」;也許這位老師真的只是希望「啟發」一下灰記及另一位同學,所以沒有出現後來的「打進去,拉出來」。

反而灰記到了加拿大那個「散漫」的社會,誤打誤撞接觸當地在大學活動的左派共產黨,透過他們認識「社會主義中國」,短暫時間對中共有所幻想。有一年暑假回港,還參加了當時還受「國粹派」控制的學聯所舉辦的回國參觀團,其時即將「改革開放」,但還「殘留」很多集體主義事物,如人民公社。灰記隨其他香港的大專同學看樣板,也隨母親及弟弟回鄉探親,接觸樣板以外的「真實」中國。總之真真假假,將信將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這個口號,最終打不進灰記的心靡,或者打進了,很快就失效。

灰記回想,也許主要接觸《共產主義宣言》、馬列毛文章等,都是在外國的事,大部都是看英語版本,而外國的共產黨雖然也向大學生「滲透」,但畢竟是自由散漫的國度,大學生的直言,往往令做工作的共產黨人啞口無言。灰記還記得一位來自東歐的移民同學說,列寧還算semi OK(一半一半),怎能宣傳極權的斯大林主義。當時這個毛派共產黨自稱繼承馬恩列斯毛的道統,而大學裏的「托派」更經常與這個毛派組織打對台。總之,在美蘇爭霸,中蘇交惡的年代,灰記在外國接觸的「共產主義」運動就已經很多元化,令灰記有機會不至於偏聽。

而且,除了不同的共產黨,各左右大小政黨,包括執政黨,都會掛正旗號,在大學宣傳,公然「收靚」,絕對公開透明,亦有心理準備接受不同政見的人的挑戰,不似當年香港的「老左」那麼隱秘及具欺騙性。當然「老左」會回應說是因為港英打壓,只能偷偷摸摸進行,但踏進七、八十年代及以後呢?為何「回歸」以後中共及其外圍組織仍是神神秘秘,見不得光,還千方百計滲透不同的社區組織或建立貌似中立的組織?

灰記又在想,如果當年沒有出國,又「悟性」稍高,被看成「可造之才」,早在中學時期接受由香港「老左」所灌輸的愛國觀念及共產主義理念,會否成了另一個洗腦的「犧牲品」?要知道,「馬列斯毛」,以先進/革命作為號召的灌輸的確很厲害,年輕人有誰不想認為自己是先進份子,於是很容易陷進自己是最先進/最革命的「陷阱」,看事物佷容易變得極端,特別在「封閉」式的灌輸下。因此,中共支持的赤東殺人如麻可以自我解釋為「革命需要」;毛澤東利用個人崇拜打跨黨內走資派也是「迫不得已的革命需要」;魏京生提倡「資產階級民主」是「反社會主義」、「反革命」。 更重要的是「培養」了中國民族主義,一個「國粹派」產品便製成。

而這些「國粹派」產品,包括「老左」,不少已經深入特區政府高層,或在各領域具影響力,如學界。當然,「革命」時代已過,「先進/革命」的「共產主義」不要再提,只提「愛國主義」,只提現在中國的局面得來不易就夠了。而相信除了「覺醒」了的,這些「國粹派」產品和「老左」,再加上越來越多西瓜靠大邊的「識事務者」,為了個人利益也好,為了自欺欺人也好,都以愛國者自居。愛國就仿佛成了一張萬能的遮醜布。

而現今中共已沒有當年的「雄心壯志」,要培養「悟性高」的積極份子,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但維護政權的不朽則是重中之重的黨的事業,又怎少得愛國這張萬能的遮醜布。

於是,今天的的洗腦與灌輸,不必熟讀馬列經典與毛選,最重要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感情投入,因此早就有大大小小的樣板國情參觀團,如灰記當年隨學聯到大陸的交流團一樣,不過,當年多少仍講「共產主義」的公平原則,「為人民服務 」的理想,今天則只強調經濟成就,中共如何重視中華文化,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作出貢獻;當年是被校外「培養」的「先進」學生/ 青年要「認中關社」,今日則是越來越多學校和家長重視的「正規」活動;當年「左校」才有的升旗禮、唱國歌,今日則是所有中、小學的儀式。

然後,還要更加強課堂上的灌輸,所以「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指引」代替「德育及公民教育指引」,所以練先生會說︰「回歸之後,香港社會大變,左派群眾團體不必再秘密工作,可以打正旗號宣揚愛國愛黨。但是,是次特區政府推行國教科,卻為了達到他們認為更理想的效果,依然採取矇騙家長和學生的不道德手段:明修棧道暗渡陳倉。課程指引聽起來不錯,還是某大學校長領導起草的;不過,偷偷的撥款給少數特定文化團體出版洗腦教材,然後不動聲色派發各校準備採用,家長全然不覺;這在法律、道德未變之前,依然是不道德的侵權、盜竊行為,由政府護航、帶頭,尤其豈有此理。」

灰記先回到「撇開馬列毛本身的大錯不談」,仍然自命左派的灰記雖然對馬克思主義的認識是皮毛,但仍覺得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仍有其價值,不能否定到底。但馬克思主義為何發展成專制/極權主義,以至原來有信念有理想的共產黨為何變質,今天中國為何發展成專權的「權貴資本主義」,則是不能迴避的問題。因此無論如何,公開透明、資料全面、鼓勵獨立思考、多元批判的學習和討論,即所謂教育的本意,才是正道。任何「掛羊頭、賣狗肉」的洗腦和灌輸,不管以甚麼形式、以甚麼名義,都是邪道。

練先生在文章結尾指︰「…事實上,此值黨國多事之秋,大陸各地萬人參與的抗議示威受暴力鎮壓幾乎每周都有,黨內高層派系鬥爭直鬥到外國領事館,高幹及家屬斂財貪污洗錢國際化嚴重到要搞謀殺;「真實中國」與國教小冊子裏的「文宣中國」南轅北轍。一個所謂「進步、無私、團結的理想執政集團」,原來是子虛烏有。此時左派當權派說要引導學子「真正認識祖國」,到頭來不說謊不行,說謊也不行;強推的話,只會陷入更大的政治危機。…」

灰記以為,中共及其在港代理人沒有勇氣面對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問題,自己的黨為何變質墮落的問題,以為一切可沿用軟的灌輸,硬的維穩,才是「黨國多事」、「香港人心不回歸」的癥結所在。

5 responses to “國民教育內外的「老左」與洗腦

  1. 關於「香港人心不回歸」。很多香港人的祖宗家業當年就是被"共"去,以滋養現世的內地富豪。有些良知的,怎會「人心回歸」以致對祖宗大不敬?

    共產黨咁快就忘記了"共"人家業的痛快?還是共產黨的「中国模式」小宝书 沒有提及"搶人家財"(甚至 “害命") 一事?

    所以「香港人心不回歸」是正常不過。

  2. 外國人瞧不起我們,也就罷了,最傷心的是我們自己看不起自己,一個國家,國人自己都不尊重自己,那你憑什麽去期盼別人瞧得起你?那些高傲冷豔自認爲自己特別公平特別具有奧運精神認爲中國犯了錯就該死的中國人,心高氣盛認爲中國制度惡心垃圾一無是處的中國人,不知道爲了什麽昧著良心無中生有胡說八道诋毀自己國家所有一切的中國人,如果你覺得自己是中國人爲世人所不齒,那哪裏好請您去哪裏,有本事您去美國,英國,沒本事的除了發達國家的國家也不少只要不是中國您都可以去,哪都去不了的只能呆在中國的,請您仔細想想到底是什麽讓您這麽不待見你從小成長的故鄉?

    原諒我這個頭發長見識短的女人,我什麽都不懂,任憑你們說我憤青,說我腦殘,說我被洗腦,都無所謂。我只是想表達我的想法而已。

  3. 若外國人瞧不起中國人就唔會有咁多中外婚姻、咁多外國人學 Chinese Kung Fu 、學普通話、收養中國孤兒 … 啦!肥媽話齋:晒氣。

  4. 香港不少的祖宗當年正是因為受中國共產朝廷迫害才逃到香港的
    如果後代的人心向共產朝廷"回歸"豈不是成了你們最愛說的"數典忘祖"?
    哈哈哈

  5. I see, JustBtwYouAndMe, I envy you being such a simple-minded always happy person. God bless you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