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訴胡錦濤

剛卸任的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以及退休多時的前總書記江澤民、總理李鵬等被集體檢控。有冇搞錯,共產黨權鬥那麼厲害?非也,胡錦濤他們並非被自己的黨檢控(灰記要再三重申︰大陸是黨國體制,黨大於國,政治局常委大於黨。沒有所謂司法獨立),而是被西班牙法院檢控。

流亡藏人網站Phapul上載消息,西班牙國家法院剛受理一宗案件,被告就是中國有關當局,包括前中國國家主席及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胡錦濤等,他涉嫌干犯的罪行,是1988至92年擔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時,對西藏人進行種族滅絕(genocide)。

西班牙 「支援西藏委員會」 (Comite de Apoyo al Tibet),是其中一個原告,他們發表聲明指,法院認同此一種族滅絕行為是針對西藏及其民族,胡錦濤因為已不再享有外交豁免權,所以在此刻檢控他。

為甚麼西班牙法院要審理發生於千里以外,自己並無管轄權的中國/西藏的案件?因為西班牙法例規定,當地法院可以聆訊發生於西班牙以外的反人類罪行,只要受害者為西班牙公民。這次控告中國前領導人的案件,另一個原告是已經入籍西班牙的西藏人Thupten Wangchen。

不知這次審訊會對西班牙與中國關係造成多大影響?此一消息於十月十一發布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日的例行記者會照例批評西班牙法院受理此案,指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國家或個人以西藏議題為前提干涉中國內政,並警告西班牙不要反華組織提供平台(美國之音)。但暫時中國還未有更強硬的回應。

這次審訊會否獲得八九年三月「拉薩騷亂/反抗」的更多真相,看來並不容易。因為胡錦濤以至當日有份鎮壓的軍警都不會上庭應訊,當日目擊者,即使願意,也不容易出境作證。審訊可能成為流亡西藏人的訴苦大會,任何審訊結果,除了令中國面子難過外,都不會對中國,以至胡錦濤、江澤民等有任何約束力。

不過,假使有更多國家的法院作出類似審訊,會否令全球更多人關注境內西藏人的處境?

灰記在想,此類審訊或聽證會,假使有朝一日能在中國舉行,那才有實質意義。無論西藏及其他地區的民族壓迫,以至六四屠殺,有審訊或聽證會的一天,表示中國執政者被迫也好,自願也好,願意走前一步,與其他民族及其公民一起審視過去的歷史,以和平的方式去理解,甚至解決民族紛爭及官民衝突。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的自治問題也可以好好商量解決。

如果覺得審訊太過冒犯,或者先由民間舉行各式各樣的研討會/公聽會,逐步凝聚解決問題的共識。

這當然是夢想,但如果可以這樣,即表示中國能避免以暴易暴,死傷枕藉的治亂怪圈。這當然也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但關鍵還是掌握大部分資源的中共能走前一步。只是此刻習近平上台後的種種強硬舉措,令人懷疑中共的領導層是否有智慧和能力避免中國的大亂。

人民的容忍度有限,受壓迫民族的容忍度有限。但以黨治國的中共,披著民族主義的外衣,死抱權力不放,將會是中國的「民族罪人」,以至國際社會的「罪犯」。

廣告

今天只能「贈慶」

灰記情願做沒有國籍的人。只是一張黃皮膚中國人面孔,土生土長這塊身不由己的土地,在中國主權下,父母輩無國籍的身份證明書已成歷史,英國人侮辱性的BNO是一個笑話。再說,灰記沒有龍獅傳人對殖民統治一往情深的天真。

大家大概猜到,灰記如此賣弄「傷感」,與今天的日子有關。這個無論在香港和大陸,官方「普天同慶」的日子,越來越顯得荒謬。

今天早上在facebook看到一個把這荒謬發揮得淋漓盡致的轉帖︰

「广电总局禁播叫停谍战片,某编剧大发牢骚:我们开始比较写实,参考真实历史背景,总局说我们美化国民党,变相贬低伟光正。后来我们写国民党贪污腐败玩女人, 结果他们又说影射当今社会!这他妈叫什么事?」

今天中共和香港官方「普天同慶」甚麼?還不是中共長期宣傳的推翻國民黨蔣介石獨裁貪腐政權?64年過去,中共的專制貪腐「青出於藍勝於藍」,在一黨牢牢抓著政權不放的同時,「亡黨亡國」的危機感卻一日比一日嚴重。當年中共批評國民黨政權的一切,現在倍計應驗在中共身上。比國民黨專制獨裁更得心應手的中共,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六十四年,就是一部中共黨史的延續,人民沒有位置,即使「改革開放」放開了一點有限的個人空間,但公民社會絕不容壯大,人民要對政權作出公開批評,行使表達自由,隨時準備被監控、收監、判刑、株連等懲處。當年國統時代,假假地還有第三勢力以及傳媒有限度監察。現在除了黨,還是黨,何來人民。

然後,這個政權又危險聳聽,搬出外國勢力,把自己的統治危機,說成亡國危機。因為沒有公民社會,沒有其他政治勢力,「亡黨亡國」自然言之成理。這是牢牢抓著槍幹子,抓著絕大部分國家資源的政權「預言應驗」的遊戲,對歷史稍有認識的人才不會被他們愚弄。中華帝國的瓦解,革命的產生,沒有外國勢力不行。孫中山搞革命尋求日本援助,不惜「出讓」東北「國土」(不過,滿州人原來就不屬漢人的帝國,是外國人。滿人消滅了漢人政權,是否亡國?亡國又有甚麼大不了,中共現在不是歌頌康熙大治嗎?滿清政權不是被看成中華帝國的延續嗎?);中共沒有蘇聯斷不能取得大陸政權,國統時期,中共擁護外蒙獨立,支持新疆脫離中國,所謂國家領土完整,對革命者而言,有多重要?特別聲稱國際大同的共產主義者?

但中共當然不再是國際共產主義者,連同道人也不敢伸出友誼之手。話說親中共的台灣民主共產黨要在上海慶祝四周年黨慶,最終被禁止。中共官方《環球時報》還語帶譏諷的說這個台灣共產黨「抽水」。想想三十年以前,中共熱情款待各國大小共產黨及台灣異見者,真的不可同日而語。這個民主共產黨幸好是民主化台灣的政黨,被大陸官方傳媒揶揄一下,沒有受中共高格調拉待,即只是被冷待吧了。如果是大陸政黨,恐怕未成立已被鎮壓,黨領導全抓去坐牢。在中共壟斷政權的思維下,不管你是否正宗馬列主義者,組織起來就是逆反。 因為49年以後,除了黨,還是黨,何來人民。

結束對這個不堪的日子的一點牢騷前,以王丹在facebook的帖子,向這個比國民黨「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政權「贈慶」︰

「習近平要懲處薄熙來,馬英九要懲處王金平,同樣是政爭,同樣是走法律的途徑,結果大不一樣。共產黨想判薄熙來多少年就是多少年,而國民黨連法院那一關都過不去。

這就是民主與專制的活生生的對比:再怎麼不成熟,在怎麼問題很多的民主制度,也要比高度發達的專制制度,更可能保護個人的權益。

你不信沒關係,薄熙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