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中綠島的想像

猛如洪水的國民教育,連同港式填鴨教育,貽害莘莘學子。灰記在講「心儀」多年的綠島前,必定要再詛咒卑劣不堪的國民教育。灰記以為,國民教育毫不必要,特別是還有言禁和政治犯的一黨專制國度,國民教育是罪,而偏偏香港的宗主國就是一個充滿言禁和各式各樣政治犯的一黨專制國度。

灰記終於有機會到「心儀」已久的綠島走一趟。這個在台灣東面,坐落太平洋的小島,景色的確優美,吸引主要來自台灣本島的遊客,參與不同的水上活動。當然,灰記並非只為了欣賞綠島的景色,更沒有參與任何水上活動,而是希望「重溫」歷史,「感受」一下這美麗小島殘酷的一面,探訪那幾座曾經禁閉一個又一個政治犯的監獄。

島上的居民說,不喜歡現在的喧鬧,很緬懷綠島過去的恬靜。這令灰記想起青少年時代已熟悉的《綠島小夜曲》所描寫的靜,「…這綠島的夜,已經這樣沉靜,姑娘喲妳為什麼,還是默默無語。」

雖然現在的說法認為《綠島小夜曲》並非描寫綠島,但這首歌曲卻曾與被迫「滯留」這小島的人扯上關係,其中一個在此坐了23年牢的政治犯高鈺鐺,出獄中風後曾託家人傳話說自己是《綠島小夜曲》的作曲者,但不久去世,死無對證。

而曾在綠島坐過政治獄的柏陽,在2001年造訪曾坐牢九年的綠洲山莊(七零代以後,大部分的政治犯都在此服刑,現在成了人權紀念公園,供遊人重溫白色恐怖時代的歷史),也提到《綠島小夜曲》的創作傳說。

「…當時政治犯送到綠島後,被迫苦勞,圍起一圈鐵絲網,以咕咾石砌屋,並在其中挖一鴻溝區隔男女囚犯。其中的一對不知名的囚犯,不知是夫妻還是情侶,偶以字條互訴情衷。一天,其中一人寫了一首詩想要拋過鴻溝給對方,不幸紙條掉進鴻溝,兩人極為恐懼,先後失蹤。紙條由管理員撿起後,呈送警備總部秘不外宣。由於詩文內容優美感人,更無怨恨之詞,內部人員深受感動,口耳相傳,六○年代遂由名作曲家周藍萍譜為「綠島小夜曲」。至於這首詩的作者,是男方或女方,迄今不詳。…」(《「綠島小夜曲」的著作權保護》)

不過,現在台灣人都傾向相信這是一首並非描述綠島的情歌,由潘英傑作詞,周藍萍作曲。「這綠島像一隻船  在月夜裡搖呀搖 …」 在白色恐怖時代,這兩句歌詞亦曾被審查,懷疑暗喻台灣國民黨政權像一條在黑暗中搖搖欲墜的船,作曲作詞人周藍萍和潘英傑被有關單位多次查問,不過,這是首純粹的情歌,任憑情治人員如何有想像力,怎也查不出作曲作詞人有任何反政府的「陰謀」。

然而這首沒有任何反政府「陰謀」的美麗情歌,一度成了禁歌以後,反而是很多流亡海外的台獨異議者的精神歌曲,甚至被形容為台灣國歌。灰記則曾長時間想像,一個又一個被關押的政治犯,在綠島的監獄內,夜幕低垂的時候,想著自己未必能活著出去,偷偷啍著這小曲︰

「讓我的歌聲隨那微風  吹開了你的窗簾  讓我的衷情隨那流水  不斷的向妳傾訴… 這綠島的夜已經  這樣沉靜姑娘喲 妳為什麼  還是默默無語 」把心愛的台灣,把想念的愛人…統統寄情於歌詞之中。

在攝氏35度的高溫和猛烈的陽光下,灰記和朋友在碼頭坐環島公車,車上就只有我倆,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就來到座落離太平洋沿岸不遠的綠洲山莊,現在變成人權紀念公園,以前的監獄變成人權博物館。在公園近海處的其中一塊巨石,就寫上蔣介石最愛的題字「毋忘在莒」(比喻要收復國土),大門的右邊赫然看到四個大字「滅共復國」,「愛國」宣傳味道極重。

綠洲山莊,不經意以為是甚麼風景區,但其實真正名稱是國防部綠島感訓監獄,於1972年建成,綠洲山莊只是對外的稱謂,反映冷戰時聲稱「自由世界」一員的中華民國,對自己有大量政治犯,其實亦有所忌諱。但解決的方法不是開放言禁、黨禁,而是自欺欺人地掩飾。這個監獄山莊,囚禁過很多大家熟悉與不熟悉的台灣人,柏陽、施明德、施明正(施明德哥哥,響應弟弟獄中絕食而死)、呂秀蓮、陳水扁、李敖、陳映真、姚嘉文 、王幸男、陳菊、余登發…當中不少後來成了有台獨傾向的民進黨人,陳水扁和呂秀蓮更曾當選台灣總統和副總統。

雖然這些政治人物,部分後來被指腐化墮落,或者以權謀私,如陳水扁,或者到大陸向中共獻媚,如李敖,但他們都曾為台灣的自主、尊嚴以及民主化而付出過沉重的代價。

灰記在想,強制的國家主義和一黨獨裁,企圖利用政治灌輸和政治迫害製造虛幻的國家認同及國民身份,只會引起反彈。特別對著經歷不同國家統治,但有著自己獨特歷史,經常要為生存而奮鬥的台灣人,只會引起更大的反彈。台獨或台灣人自決其實是台灣近代發展必然的步伐。

在綠島人權紀念公園,灰記又看到監獄遺址的牆上,已褪色的口號︰「共產即共慘 台獨即台毒」。然後,灰記再漫步到離感訓監獄不遠處的新生訓導處的遺址,這是五十年代瘋狂反共年代,關押/改造政治犯和共軍戰俘的地方。

在那個國民黨戰敗據守台灣的日子,面對對岸新成立,朝氣勃勃的中共政權(中共專制、腐敗、墮落、迫害異見人士則是後話),風聲鶴唳、杯弓蛇影的國民黨政府,把共黨分子、左傾分子、甚至只是敢於表達不同意見的人關押於這個新生訓導處勞役、洗腦,高鋒時有二千政治犯集中於此,當中有近百女士 。當局曾發起「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強迫政治犯在身上刺上「反共抗俄」的口號。五三年曾發生「再叛亂案」,處決十幾人。

而台灣人對國民黨統治的不滿,早已在四七年「二二八」事件中表露無遺,那時只是國民黨「光復」台灣一年多。由當局查禁私煙引發的群眾起義,罷工罷市,官民衝突,令國民黨的統治陷入重大危機。國民黨最後派軍隊鎮壓「叛亂」,屠殺大批台灣人,民主化後,李登輝代表國民黨向受害人道歉,建立紀念館,有名有姓的遇害者10324人,實際死難人數已不可考。「二二八」事件,台共/ 中共地下黨亦有參與組織武裝鬥爭但失敗,不少共產黨人被捕被處決。這是國民黨瘋狂反共的背景,但實際上,國民黨專制、腐敗、無能的統治,對本省人以及原住民的歧視,經「二二八」後,已播下台獨的種子。

諷刺的是,參與「二二八叛亂」的台灣共產黨人,其實是配合在大陸的中共,希望有朝一日「解放台灣」。多得台灣的民主化,令親共左傾的作者可以著書立說,灰記正閱讀台灣人民出版社出版,由藍博洲寫的《台共黨人的悲歌》,內容由一九六八年元旦一件自殺事件講起,當時仍未成為政治犯的柏陽,一月底在《自立晚報》連續三天寫了關於一個名為楊揚的年青人的自殺事件。原來這位年青人在旅館自殺後,檢察官召柏陽往驗屍,因死者留有給柏陽的遺書(楊揚是他的讀者)。內容如下︰

「柏老︰

以你老的盍(蓋)世聰明,大約不難想像,我是誰了吧!現請你馬上轉告華銀那個劉啟光小子,當年在夏(廈)門的朋友的孩子自殺。吾父自被執法以來,該小子從未到過我家,料想為我花點錢也不感到心疼才對罷!

以往,感謝你的鼓勵,特此為謝!吾父為張志忠,除了要劉董事長為我火葬,別無他事。獎劵兩張,請柏老核對。

楊揚(思中)上」

《台共黨人的悲歌》由這封遺書開始,追尋楊揚父親張志忠和母親季澐,由「光復」以後,到五十年代初先後被處決,中間的活動印記。張志忠,原名張梗,台灣嘉義新港人,二十年代往廈門讀中學,接觸台共人士蔡孝乾等,三十年代往上海與反日活動,後赴延安加入中共,參加新四軍。日本投降被中共派往台灣,以中共台灣工作委員會委員及武裝部長身份,整合台灣的親共力量。「二二八」事件後負責組織武裝力量,對抗國民黨,失敗後,欲再整合軍事力量赴山區打游擊不果,潛伏兩三年後,與妻子季澐先後被捕。季澐於五零年底被處決,張則於五三年被判死刑,整個中共台灣工作委員會亦被搗破。張志忠雖被刑訊迫供,始終沒有出賣同志,是一名硬漢子,於五四年被處決。而楊揚自幼成孤兒,由叔父養大,因出自共黨家庭飽受歧視而性格「怪異」,最終自殺了結不幸和短暫的生命。而張志忠幼女素梅亦不幸於中學畢業後,罹患腸癌病故。

為理想為革命犧牲的人,那個年代真是不勝枚舉,與獨裁專制底下堅持信念而犧性的人一樣,都屬可歌可泣,為人類留下珍貴的「身教」。

我們看看台共在「二二八」事件的政治主張︰

(一)各階層的民主人士,建立起愛國民主的統一戰線
(二)打倒獨裁賣國的反動政府,成立台灣省民主聯合政府,實行高度自治。
(三)沒收貪官污吏及二二八罪犯的財產分配給貧民及失業者。
(四)實行土地改革,徹底執行耕者有其田。
(五)改善工人及公教人員的待遇。
(六)反對官僚壟斷資本主義的統制,發展中小工商業。
(七)反對美帝國主義對台灣的侵略和託管的陰謀。
(八)實行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信仰、請願之自由。

再回到那兩句褪色的口號「共產即共慘  台獨即台毒」,其實台獨主張並非由民進黨開始,而是在日治時期由台灣共產黨提出。這個於一九二八年在上海成立的台共,在政綱上寫明︰「台灣人民獨立萬歲」及「建立台灣共和國」。而一九三一年中共台灣支部取代台共,亦沒有放棄台獨主張。另外,於三二年在廣州成立的台灣民主黨亦主張台灣獨立,「本黨根據民族自主的精神,推翻異民族日本帝國主義者的統治,而以建立台灣漢民族的台灣民主國為目的」。

而這種民族自決的主張,亦受到當時國共兩黨支持。「1927年,國民黨元老戴季陶於黃埔政治部講演<孫中山和台灣>時,說到:『在台灣的中國同胞,被日本壓迫虐待的情形,委實和高麗並無兩樣。

『所以,我們主張台灣民族應該獨立。台灣民族獨立運動,應該採取的路線,是聯合與台灣同一境遇的朝鮮,及我們東方被壓迫民族,對抗壓迫我們的帝國主義』。

至於中共,也始終強烈支持台灣獨立運動,1936年,毛澤東與美國專欄作家史諾(Edgar Snow)提及:『當我們收回中國的失地,達成獨立之後,如果朝鮮人,想要掙脫日本帝國主義的桎梏,我們對他們的獨立鬥爭將加以熱烈的援助。對於台灣也是如此』。(「日治時期的台獨主張」)

其實作為共產黨人,支持民族自決是很自然的事,蓋發揚馬克思主義的列寧,早在十月革命前已有「社會主義革命與民族自決」的構想,後來更撰寫理論,支持民族自決,「殖民地社會中的弱小民族承受著帝國主義的民族壓迫和本國資產階級的階級壓迫,為了動搖帝國主義的根本,必須催生殖民地革命,同時完成階級和民族的雙重革命。列寧的最高提示也成為當時共產國際的基本路線。」(「台獨起源—從列寧民族自決論到台共綱領」)

當然蘇共,以至國共當掌有政權,或即將掌有政權時,都變成講一套做一套。民族和地方「自決和獨立」都成了「死罪」,一切都要服膺於一個大國的主體意識之下。灰記在想,1947年時的張志忠,是否仍記得台共的台獨綱領,還是到了延安參加中共以後,慢慢改變了自己的世界觀,成了一個中國民族主義者?作為共產黨人,當時的張志忠,是否仍是「赤誠」地相信,共產黨人掌權後,真能「成立台灣省民主聯合政府,實行高度自治」;真能「實行言論、出版、集會、結社、信仰、請願之自由」;…還是早已習慣由上而下的組織命令和鐵一般的紀律?灰記又在想, 如果當時中共成功「解放」台灣,今天台灣是否還有民主化的希望?中共更「有效」的一元化統治,會否更能壓平島內所有「噪音」,不管來自老台共、原住民、自由主義者…?當然,歷史沒有如果。

最後,灰記回到「日治時期的台獨主張」的結尾部分,

「日治時期的台獨思想,有一值得觀察之處,即對中國並不採取敵視態度,島內外種種脫離日本的台獨行動,有些甚至還奠基於對中國的認同之上,且這種認同,非但是漢裔種族文化上之認同,而且還含有政治上的認同。

相對的,中國對台獨亦不排斥,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是支持贊同的。

雙方之所以如此,是有些台灣人對祖國仍存有幻想,希冀先以台獨為策略性的過渡,最終,仍希望能回歸中國。

至於中國,在沒有能力幫助台灣,解除日本殖民統治之時,能鼓勵台灣獨立,脫離日本掌控,對中國自然有利,故也樂觀其成。」

好一句「是有些台灣人對祖國仍存大幻想」,這個所謂祖國,除了抽象迷糊,往往充滿欺騙性,最重要是在地人民的親身經驗和選擇,尤其當大家看到,國家原來是一小撮人壓迫大多數人的工具時,有甚麼馨香。由綠島開始,台灣人的痛苦經驗,台灣人所發展出來的自決意識,是對盲目的「國民教育」和一國意識最有力的回話。

13 responses to “太平洋中綠島的想像

  1. 回看歷史,如果國民黨沒有退守及保護臺灣,臺灣還有沒有今天?(轉一個發問方式是:若臺灣人不幸地要經歷"大躍進"、"文革"等苦難,今天還有沒有淳樸的臺灣人?)

    臺灣有白色恐怖,美國也有發動過。歸根到底是共產主義的出現。從前臺灣有共諜,今天有沒有?(若說沒有,就是無看新聞。)那麼共諜是想臺灣好,還是想臺灣差?

    從前的臺灣國語是比較正宗及好聽。(從前內地的國語有股"革命"味。)現在的閩南國語就等於香港有懶音的廣東話。那是對臺灣好,還是對臺灣差?外國人想學正宗的國語發音,會去臺灣,還是去內地?

    正宗的臺灣國語加上文化,就是正宗的中華文化。那麼民進黨是在攪邊科?閩南國語可以獨步天下、縱橫國際嗎?攪台獨為甚麼要去掉正宗的國語?所以民進黨或多或多是在靠害臺灣人。

    近代無人能為中國現代史誰對誰錯下定案,但聖經有。聖經早已寫出共產主義的邪惡,及蔣介石最大的錯誤是心高氣傲和放棄"雙十協定"。

    Many thanks for your article. Never been to 綠島… What a place & what a piece of important history !!

  2. 樓上所言差矣。台灣的「國語」教育,就跟香港今日用普通話教學一樣,是摧毀原鄉文化的方式。台灣並不是只有大陸渡台的那些人而已,如今的「國語」,才是真正由台灣這塊土地所發展出來的語言。

  3. >> 如今的「國語」,才是真正由台灣這塊土地所發展出來的語言。

    That is bullshit, speak English with 閩南, 內地 or even 廣東口音 in an international meeting, and see some native English people’s reaction! (BTW, there are even more variants from people in different parts of 內地.)

    Why many HK people (and westerners) find Singaporean’s or Hindu people’s English particularly funny when ours has 廣東音?!

    國語 is 國語 , just like English is English. But 國語 isn’t 普通話. 國語 and 普通話 only share the same root. Most particularly, 國語 isn’t 臺灣話.

    At first 國語 was meant to be “the language of a nation" across the whole China. But after 普通話 appears, 國語 has become a name to distinguish itself from 普通話.

    閩南話 isn’t even a native dialect of Taiwan !! 閩南人 wasn’t the first native of Taiwan. Then why particularly mix 閩南音 into 國語 ? Why not mix all 臺灣土著’s dialects, plus 閩南話, 客家話 and 日文 into a new 臺灣「國語」, and then you can name it whatever you want (BUT NOT “國語") !!! 國語 should stay as 國語, that uses “bo po mo fo", and is just a term for identifying that language you are speaking. Just like when you speak in English, you would use “He, she, it, etc" instead of “我你他".

    You can claim that 臺灣話 is the language of nation in 臺灣. Just like 內地’s language of nation is 普通話 (In 內地, language of nation is not 「國語」!!). But if you are forcing the term 國語 to mean 臺灣話 or whatever “臺灣這塊土地" is developing, that is just like the English joke -> “What was here." “Who was here?" “What." “I asked who was here." “What."…."What was here."… [when “What" was a person’s name].

    New 臺灣 specific terms and phrases “才是真正由臺灣這塊土地所發展出來的". Just like what happens in HK that we keep 廣東話 but creates lots of new HK specific terms and phrases. Besides these new terms and phrases, we can still communicate perfectly with anyone who knows 廣東話.

    When a 臺灣人 speak 國語 to a westerner, will that westerner cares to distinguish whether it is a 臺灣國語 or 內地普通話? He only cares if he can communicate, knowing that 國語 (mandarin) and 普通話 have the same root. Thus 臺灣人 installs a communication barrier to separate themselves from the world by changing 國語. And that is a big stupidity and bad strategy due to 民進黨 political efforts.

    國語 / 普通話 and English are now two of the most used languages worldwide. But 臺灣人 speak 國語 with a dialect and English with a dialect. Automatically, 臺灣人 becomes a second class citizen in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Can 臺灣人 distinguishes 國語 and 臺灣話 ?!

    Can all 臺灣人 speak very good 國語, very good 臺灣話 (and/or 閩南話, and/or 客家話 ) and very good English?! If they can, they would make us (all 華人) very proud of their language skills!!

    But 民進黨’s strategy in fooling people into against whatever comes with 國民黨, and that 臺灣話 equates 國語 or vice versa, and if 臺灣人 buys that, in my opinion, is very very stupid. 臺灣話 isn’t 國語, and 國語 doesn’t imply “language of nation". Officially 臺灣’s language of nation isn’t 臺灣話. How funny.

  4. 或許我應該給個定義,我加引號的「國語」,其實是指你類比成港式粵語的「閩南國語」。過去國民黨訂定的標準口音,在你而言有正統的想像,但對很多住在台灣的人而言,是強加在身上的語言,跟日文沒有太大的不同。所以我說,你不以為然的「閩南國語」,才是真正從台灣發展出來的語言。「語言」二字也許太絕對,好像他是嶄新的文字和口說系統,我只是要說,你以為是的,我並不以為是,而你以為非的,我並不以為非。這是身為台灣人的一點感想。再說了,無論台灣再怎麼樣自恃正統,這世界上想要學中文的人,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北京。我也無奈,但無可奈何。與其抱著這種不切實際的遐想,不如好好正視現實,正視台灣就是台灣,不是某種想像中的中國。

  5. Please read carefully that I said “正宗" instead of “正統". “正統" is caused and biased by “political viewpoints" while “正宗" means “history; what it used to be".

    Just like the names of dynasties “夏、商、周", no one would change them to something like “下、相、舟" (except of course “chairman mao" in small letters).

    If one changes the recipe of 鼎泰豐’s 小籠包, it is no longer “正宗" 的鼎泰豐小籠包. No one would say such a thing as it is not “正統"的鼎泰豐小籠包.

    閩南國語 isn’t really 真正從臺灣發展出來的語言. (閩南人 is able to speak pure 閩南話.) Rather it was enforced by 閩南人 due to 民進黨’s political strategy to everyone in Taiwan including natives and those who don’t speak 閩南話. You may argue that it happened to be the wish of majority of Taiwanese in a democratic society. But actually, it is no different as Japanese enforcing the acceptance of Japanese, 國民黨 of 國語 in Taiwan… and 大陸 of 普通話 in Hong Kong. So what you said is as hypocritical as everyone.

    國語 wasn’t developed when 國民黨 was in Taiwan. It was way earlier than that. If 閩南國語 was better than 國語, then Taiwanese was an Artist. Since it is not, 閩南國語 is a bad substitution.

    If Taiwanese don’t know 國語 (whether of pure or 臺灣 style), nowadays they couldn’t even do business in most places in 大陸, and when lacking both 國語 and English, how can one do business with HK?!

    What I am saying is that even though you may argue that Taiwan has its own will and power to develop its own culture and language. But all Taiwanese in this and future 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have to pay big prices because of that.

    Taiwanese should speak pure and beautiful 閩南話 (there are several very beautiful 閩南歌曲), and at the same time speak pure and beautiful 國語 + English + other languages, and do business around the world with everyone, and then they will be unstoppable.

    One should choose without letting history narrowing the scope. And that is Taiwanese’s strongest 軟實力 that HK used to have.

    You said: “無論台灣再怎麼樣自恃正統,這世界上想要學中文的人,第一個想到的還是北京。"

    By keeping pure 國語 in good form, you already own a good product which is sellable anytime anywhere without extra effort. (E.g. When Taiwanese go to foreign countries, they may sell such skill there.) & When people someday see the real 北京 or “跌了一交" politically, they will go to their true friends in Taiwan.

    Every language is being 強加在身上的語言, as everyone only speaks baby talk at the beginning.

    Since your argument is biased by your political viewpoint, it is already a faulty one.

    As an outsider, I think Taiwanese chose very badly with 閩南國語. Long time ago, Taiwanese considered HK people to be smarter. Actually it was because we saw & do things in non-political ways. (It is different nowadays, thanks to 大陸, which is causing HK very dearly by wasting us lots of time in political and faulty arguments.)

    Political bias is poisonous. And HK people has to handle and fight against it everyday. Taiwanese shouldn’t fall into the same trap set by themselves.

    If Taiwanese doesn’t take 國民黨 as a god-sent to protect Taiwan and themselves in the critical time of history, Taiwanese can’t see there is a God up above !! And it is a Taiwan tragedy.

  6. 我很佩服你可以延伸出這麼多意見,我只是要說,就「國語」之論,你以為是的,我並不以為是,而你以為非的,我並不以為非。至於其他我沒提到而你提到的,顯然都是你自己的詮釋。Good for you.

  7. Your opinions and viewpoints about 「國語」of Taiwan wasn’t the first time I heard from Taiwanese. I really find it amazing that different people would put forth quite similar arguments, as if instructed by the same person.

    From my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feelings about HK and Taiwan, the arguments I heard was very very similar [structure-wise and technique-wise] to politicians in HK which have been forcing HK people to accept 大陸文化 and the glory of 共產黨. Thus I really have hesitation to doubt if 民進黨 is not related to 大陸 in certain ways.

    You started the arguments. If you keep your original viewpoints, then that is fine with me. I have been trying to show you that there are more than you know about the history of China & Taiwan.

    As I said, 回看歷史,如果國民黨沒有退守及保護臺灣,臺灣還有沒有今天?(轉一個發問方式是:若臺灣人不幸地要經歷”大躍進”、”文革”等苦難,今天還有沒有淳樸的臺灣人?) even though the original comments wasn’t intended for your personal judgement.

    If a Taiwanese cannot give definite answers to these questions in 21st century, after >60 yrs since 1949, then he/she isn’t a fair person to judge history, needless to say the guts and ability to define and/or shape the「國語」of a nation. Good luck with your 閩南國語 in whichever ways that it may lead Taiwan into.

  8. 皇后大道東…又皇后大道西…

    看官們… 民進黨推行的「去蔣化」及國語「閩南化」,與香港的「去殖民地化」是否有點異曲同工?

    民進黨執政八年(足足八大年!),講「臺獨」得個講字。又攪喎臺灣經濟,迫使臺灣靠隴大陸自由行。表面上是中共不允許臺獨,及國民黨靠隴中共出賣臺灣,實質中共與民進黨正在裡應內合一起消磨臺灣和國民黨的實力及意志。

    民進黨的「臺獨」論,以仇恨扎根。在下實在不知今天擁抱民主的臺灣人(加上世代流轉、人口增長及族類融合等因素)為甚麼還有那麼多的仇恨繼續支持這仇恨論。國語「閩南化」的理由根本不足。民進黨的作風,是自我利益行先,言辭閃縮,亦與我們的新界鄉親很相似,都帶點偽君子色彩。

    中共最希望消滅國民黨,那麼國共歷史便可以任其改寫。民進黨不是也在積極地幫忙及配合嗎?所以在下實在有理由相信,民進黨就是中共的… 契弟!

    今天是 729,在下會為香港的小朋友再次站出來!

  9. Further evident and update on 民進黨的奇怪行為, just reported today. Thus when Taiwan people think and talk about 228 + 白色恐怖, they should also dig deeper on DPP (民進黨) 奇怪行為. And if someday, it reviewed that it was 民進黨 who progressively and aggressively 出賣臺灣, then Taiwan people could really “die with closed eyes"…

    [to Grey Reporter: I apology for talking too much about Taiwan on this blog, which should be HK-related. Since HK and Taiwan’s fate is connected, and is relevant to the current article, I took the liberty to state my viewpoints and concerns which are actually for both Taiwan and HK.]

    http://www.nownews.com/2012/07/30/91-2839566.htm

    蘇貞昌提「維護國旗權益」 國民黨:民進黨何時認同了?
    2012年7月30日 11:37
    記者康仁俊/台北報導

    針對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批評馬英九總統在我國國旗在英國倫敦攝政街遭撤事件沒有積極維護國家主權,國民黨發言人殷瑋今(30)日質疑,蘇貞昌如果是真心捍衛中華民國主權、對中華民國國旗有所認同,當然是國民黨及台灣社會主流民意所樂見的,但如果只是想「話鋒一轉」,以「批馬」為目的噴口水、進行政治操作,相信不會被台灣人民認同。

    對於蘇貞昌指「國際上,國旗代表台灣,當然要維護國旗的權益」,殷瑋質疑,面對國際時,民進黨真的捍衛了中華民國主權與台灣人民尊嚴嗎?如今出面批評的蘇主席、謝長廷前院長,都是在民進黨執政時都當過行政院院長,他們及民進黨在國際上為中華民國爭取了什麼主權?人民都會檢驗。民進黨執政時欲參與世界衛生大會而不可得,參與技術會議甚至曾使用Taiwan, China(中國台灣)名義,難道民進黨忘得這麼快?

    殷瑋反問,在國內,民進黨何曾認同過中華民國國旗?蘇貞昌主席從政數十年,在他的選舉、集會之中,有沒有過以國旗為主軸、甚至拿出國旗過?民國99年五都市長選舉時,有民進黨立委稱要「換國旗」,蘇貞昌主席方面的表態竟是「不予置評」,難道這叫捍衛國旗?民進黨在民國93年總統就職典禮後,國旗丟滿地,堆成了媒體形容的「國旗山」,難道這叫捍衛國旗?

    至於謝長廷也就此議題批馬,殷瑋回應指出,民國96年總統大選時,謝長廷在高雄推動入聯遊行,卻遭質疑「怎麼一面國旗都沒有」,謝長廷派出時任競選總部發言人的趙天麟,竟稱「這只是法定的國旗,不一定是台灣人民心中的國旗」。難道這種態度才叫做捍衛國旗?

    殷瑋強調,國民黨一再向民進黨提問,對於「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的態度是什麼?是否支持馬英九總統「不統、不獨、不武,維持台海現狀」的立場?蘇貞昌主席至今從未回應,如今卻趕搭風潮針對國旗議題發言,說服力如何,台灣人民會有清楚的檢驗。

  10. JustBtwYouAndMe 後來的話太多,無力一一去看,只想說,感到他要回歷史去看,如何國民黨退到這裡,造成往後如何。

    但杜生之從台灣島本位出發,國民黨來或不來,島民無從選擇,則對他們來說,正統與否是不相干,只是老蔣來了是現實,他們改不了的,由此而來的變化他們要適應,在此基礎下發展其語言文字。

    與其說國民黨主導,不如說它要適應此處,逐漸開出偏安之局。誰想到所謂「正統」會流落此間,這本是不起眼的「化外之地」福爾摩莎!竟被吹噓為「寶島自由有長城」。

    惟一慶幸的,是國民黨神智比較清醒,不似大陸要重塑語言文字,所以現在台灣教育部的國語辭典,還是很捧啊!繁體字讀來就是「他鄉遇故知」,給我這個不幸流落在赤化了的「淪陷區」的前朝遺民一絲心頭暖意。

  11. 台灣從清朝施朗打敗鄭克塽時就被納入版圖了歐!之後清廷更是在中法戰爭後,在台灣獨立設置一個省份,不再是福建省的一部份。當時的台灣經過歷代巡撫的建設,成為中國最先進的省份。接下來就是甲午戰敗割讓給日本,二戰結束後又歸還給當時的中華民國,也就是說,在國民政府撥遷來台以前,台灣就已經是歸中華民國管轄了,光復後到國共內戰結束前是由行政長官公署治理。

    但令我十分贊同的是,繁體字沒有變實在是太好了!漢字的美感果然只有繁體字能體現出來,每次看到有人用簡體字寫楷書就覺得十分不倫不類。因為漢字講究字體的平衡及含意,簡體字簡化成那樣不光是字形殘缺不平衡,無法有四平八穩的感覺,更是失去了大部分的含意,同樣發音的字都合併了,剩下的字形也成了單純紀錄發音的工具。好好的象形文字改成這樣究竟和直接書寫發音的歐美語系有何不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