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電視台與一面旗幟

電視發牌風波,香港政府的偽善、無恥,梁振英的無能、無道,不用再多言。至於不發牌給王維基是否與北京有關,只能從常識看,真相可能永遠封塵。

目前兩個免費電視台佔用屬全港市民的大氣電波,在目光淺窄的當權者心中,最重要是維穩作用,管它是否有創意,是否爭氣。無線一台獨大,不思進取,令香港電視業墮落不振,苟涎殘喘的亞視則已成為笑柄。這都是有目共睹。不過,無論被稱CCTVB的大台,以及由親中大陸人間接掌控的亞視,都是政府友好電視台。特別大台高收視,新聞報道,以至月旦時事的《東將西望》越來越像政府和大財團的傳聲筒,自然受當權者的「厚愛」,特別現在梁振英政權以民意為仇敵,更希望傳媒效忠。所以無論TVB害怕因競爭而大幅削減收益,以至亞視擔心被淘汰,都是梁振英上台後改為「循序漸進」發牌的重要原因。至於背後的中共介入多深,不得而知,但中共習慣操控傳媒,把傳媒看成黨的喉舌,自從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捍衛自由後,中共逐步干預香港內政,在電視發牌問題上要有最後決定權也不出奇。

至於為何篩走王維基,而不是母公司是有線電視的奇妙電視,以及母公司是Now的香港電視娛樂,其實也不難理解。一個比其他人更積極投入免費電視市場的人,對TVB和亞視影響自然更大,一個在大陸沒有業務,對中共沒有所求的商人,較可能對當權者的干預說不。在中聯辦強烈插手下,這個惹起強烈民憤的風波,似乎暫告一段落(泛民提特權法要求政府披露文件被否決),但香港市民,特別那些平日對政治不敢興趣的人,會否因為這次沒有真正電視選擇而「覺醒」,對大陸式的「行政主導」,實則專斷獨裁有所警惕,對那些逐步出賣香港一些較開明,較講求規矩程序,講求公道的行事方式,出賣香港人自由的政客掃走?灰記不敢說。

香港逐步走向萎靡,還是「浴火重生」,明年是否關鍵時刻?暫且放下。灰記想說一下台灣歌手張懸在英國演唱會展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被大陸學生聲討的事件。

灰記在想,一個歌手明知今天中國財大氣粗,全世界很多公司財團都要討好中國,為何做一些動作觸怒她的「米飯班主」?灰記越想,越覺得這位歌手「可愛」,亦覺得一面旗幟的「深層意義」。

From facebook

From facebook

灰記在這博客談過不少對青天白日旗的「情結」,回頭再談。先講一下曾經也牽動灰記單純感情的鐮刀斧頭旗,以至五星紅旗。代表共產主義的鐮刀斧頭旗配上國際旗,是自命革命先進的人所嚮往的,三十多年前在外國讀書的灰記,亦不例外。解放全人類這種「崇高理想」,怎會不吸引人對世界充滿好奇的青年?不但是吸引,簡直有點像宗教狂熱,這面幟比任何旗幟都神聖,所有國家,除了極少數幾個社會主義國家,它們的旗幟只代表資產階級統治者,不代表人民;這面旗幟所「認可」的無產階級文化藝術才值得欣賞,其餘都是資產階級垃圾。

結果這面旗幟所代表的是極其一元、貧乏、沒有多少內涵的「共產文化」,除了死硬馬列主義者,相信不會有多些人對這面旗幟投入感情。的確,儘管資本主義千瘡百孔,充滿危機,但以無產階級專政,實則共產官僚專權的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已再沒有多少相信,也車在缺乏吸引力。左翼人士(灰記仍自命其中一員)如何回應專權、單一,比資產階級文化更貧乏的陷阱,如何避免以集體之名推摧殘個體生命力,剝奪自由意志等等,都是很大很大的課題。

communist flag共產主義烏托邦幻滅,告別鐮刀斧頭旗。到今天仍與鐮刀斧頭旗並列的五星紅旗又如何?對灰記來說,對五星紅旗的短暫好感,與鐮刀斧頭旗缺不了關係,道理亦顯而易見。共產主義之所以有一吸引力,其中一點就是超越國族的國際主義,五星紅旗以至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旗幟都是比資產階級國家旗幟更令人嚮往,因為能超越國族,關注貧窮國家貧窮人。不過,當這個理想幻滅,社會主義陣營分崩離析時,這些所謂社會主義國家的旗幟,與其他所謂資產階級國家的旗幟沒分別,不再有任何魅力,甚至成為壓迫、勞役的象徵,例如今天的北韓。

五星紅旗成為純國族主義的旗幟後,灰記跟它漸行漸遠,現在不會看奧運會中國選手奪金牌的儀式,每逢十月一日都避之則吉。不過,灰記絕對是少數,大多數愛國人士、以至大陸的新生代,對這面代表中國崛起的旗幟感動流涕,懶理這面旗幟所包含的專制、暴力、奴役,以及操縱這面旗幟的中共獨佔政權的無賴。這種無懶意識深植每個自命愛國者的血脈中,以至不讓別人舉起不同的旗幟,對不同的旗幟表達感情。

tibet4於是西藏人舉一下傳統的雪山獅子旗,便張牙舞爪、如臨大敵,以藏獨打壓之;於是張懸展示一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時,便好像天旋地轉、山崩地裂,以台獨圍攻之。老實說,西藏人扺抗不了中共軍力,國家被侵佔,強權下暫且屈服,雪山獅子旗向五星紅旗稱臣也就算吧。然而,即使根據中共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邏輯,張懸展示中華民國國旗理應受到尊重,否則何謂一國中國,各自表述。

不但如此,中共在所有國際場合都打壓這面旗幟,卻不知這面旗幟是台灣人與大陸人唯有的聯繫。再者,你中共不是每年十月十日也煞有介事地慶祝辛亥革命,不也吹捧中華民國的締造者之一,孫中山嗎?為何這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就要消聲匿跡?這面旗幟消聲匿跡了,台灣人不會輕易「歸順」,只會高舉更多的台灣旗幟。

灰記童年曾熱愛這面「流落」台灣的中華民國旗幟,了解過蔣介石國民黨在大陸的專制腐敗,在台灣的威權高壓後,已產生不了感情。現在台灣告別黨國專制,這面旗幟又多了幾分可愛。而張懸正是生長在台灣逐步走向民主、尊重人權的時代,對這面幟旗有感情十分自然,在外國演唱時,希望有更多認識她來自這個家鄉也是人之常情。反而是那些生長在去歷史、去政治,黨國一體化年代的大陸青年,不但對青天白日滿地旗無知(把它說成台獨是最大的無知),對五星紅旗所代表的曲折歷史,被背叛的理想等一無所知。更因為「愛國教育」的排他性,因而頭腦發熱、歇斯底里,可嘆!

不管一個電視台,不管一面旗幟,不管香港人,不管台灣人,面對相當部分大陸青年的無知與霸道,面對中共政權要統攬一切的專橫,台灣人會選擇漸行漸遠,香港人可以怎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