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警方才看不見的暴力,青年關愛協會踩場事件

評論之前,灰記先引述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對日前法輪功攤位被青年關愛協會「踩場」後所發生的事情,發表的聲明。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立場聲明

近日網絡上流傳一條短片,內容是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警務人員在依法執行職務,去維持治安及公眾秩序時,有人無理超越警察封鎖線,並以粗言侮辱,甚至以英文粗口辱罵維持治安的警務人員。雖然現場同事仍耐心解釋,並請其冷靜,卻仍換來更無理的指控和謾駡。協會對此深表憤慨!香港警務人員,是依照香港法例去執行維持香港治安和公衆秩序的工作。此是人所共知的道理和事實。我們自小受父 教導要尊敬師長,在學校裏老師教導我們要守法奉公,在警校?我們接受嚴格紀律訓練。今日我們見到前線人員的專業表現,我們深感驕傲,作為你們的同事而感到自豪!協會全力支持警務人員在前線執勤,無懼無畏無理人士的侮辱行為。

但作為香港市民和父母的我們,事件卻令人驚訝和憂慮,對為人師表者的道德水平和專業操守感到懷疑,其對香港的新一代的道德觀、奉公守法觀和價值觀影響巨大。我們希望有關方面能正視這憂慮和懷疑。

另方面,事件再次引起我們對保護執法尊嚴的討論。協會認為,香港有必要立法保護作為捍衛香港法治的香港警務人員,免被無理侮辱,以破壞香港法治精神。 協會將會研究保護執法警務人員的方法,並會向警隊管理層和有關當局反映。請各會員堅守崗位,以警隊專業精神面對今次事件。

陳祖光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
日期2013-07-27」

如果沒有詳細看過片段,也許會認為前線警員受「刁民」之罪。但稍為細心及持平的旁觀者,不管在場或看片段,都會認為警方當日在場所採取的措施極不合理,甚至荒謬。道理十分簡單,不管你是否認同法輪功,作為一個合法團體,其言論自由受到法律保護。正如在場一名市民(並非林慧思老師)所言,法輪功在旺角行人專用區宣傳已經有十幾年,從來都是相安無事。現在一個所謂青年關愛協會要「踩場」,要令到法輪功不能如往日般宣傳,如果警方真的依法維持公眾秩序,是否應該針對滋事者,青關協執法?

而最基本及合乎邏輯的做法,就是利用警方封鎖線把找法輪法麻煩的青關協成員隔開,讓希望到法輪功攤位的市民可以繼續前往,青關協要抗議繼續抗議。但在場的指揮官卻不是這樣做,而是利用封鎖線把法輪功攤位與青關協「綑綁」在一起,隔開的是在場圍觀和走過的市民。警方這樣做不是故意製造事端嗎?

舉一個簡單例子,如果有人要找另一個人的麻煩,警員奉召到場,第一時間要做的就是將兩人分開,以免發生肢體衝突,造成傷害。這是普通常識。可是,今時今日的香港警察,準確點說,今時今日的香港警察指揮官,看來連普通人的常識也沒有。

但作為專業的警務人員,分隔可能造成衝突的人、團體這種基本常識為何突然消失?警方可能會辯駁,當時有市民指罵關青協成員,恐怕市民與青關協成員衝突,所以把市民和青關協成員隔開。即使如此,也絕對不能把青關協和法輪功「綑綁」一起。最好做法是要求,必要時利用「最低限度武力」強制青協協成員站遠一些。警方不這樣做,唯一可以得出的結論,就是有意縱容青關協騷擾、阻擋法輪功的宣傳活動。不但如此,利用封鎖線把市民隔開,令有心聽法輪功宣傳的市民不能走近輪功攤位,變相剝奪法輪功的言論自由。

要知道,青關協成員並非純粹行使言論自由,而是有暴力傾向。從片段所見,大批警員離開後,他們肆意破壞法輪功的標語和物件,推撞法輪功的成員,行為與愛港力成員無異。

因此,市民,包括林老師向警方表達不滿,甚至指罵警員事出有因,就是警方執法不公,縱容暴力,縱容一團體剝奪另一團體的言論自由。至於為何要打壓法輪功?不善忘的香港人也許會記得,當年23條立法,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衝著法輪功這些與中共對著幹的組織而來。換言之,這是梁振英的政治任務。

現在梁振英為了政治任務,縱容暴力組織,受看不過眼的市民指罵當然是前線執法的警員,但灰記在此要向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說一句,是梁振英政府縱容暴力團體破壞言論自由,是你們的指揮官作出荒謬的安排,才令你們受辱。要投訴,就投訴你們的上司,投訴梁振英吧。

最後,也想講講林老師。前線警員代表指︰「但作為香港市民和父母的我們,事件卻令人驚訝和憂慮,對為人師表者的道德水平和專業操守感到懷疑,其對香港的新一代的道德觀、奉公守法觀和價值觀影響巨大。我們希望有關方面能正視這憂慮和懷疑。」

沒錯,林老師在憤怒之下講粗口,很多人未必接受。但她和她的學校已發表聲明致歉,比特區政府那些沒有在公開場合說粗口,但操守低劣仍賴著不肯下台的高官強得多。林老師當時和其他市民一樣,都是看不過眼警方偏頗做法,縱容關青協鬧事,沒有盡責保護市民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因而仗義執言。

不過,言論自由永遠都需要人民自覺捍衛及爭取,特別面對一個並非人民授權的政權,特別面對越來越失去基本常識的香港警方。

當日現場較詳細片段

廣告

陳茂波事件與所謂香港價值

民陣七月廿八日又搞踢走陳茂波及梁振英的遊行,距七一僅數星期,關心政治的市民會否疲於奔命?

陳茂波東北發展涉利益衝突,近日傳媒及社會熱烈討論,不用灰記再重複。身為發展局局長,上任前東北發展諮詢已講了好幾年,不會不知自己做了發展局局長便要主理東北發展。一個稍為對自己有要求,或稍為顧及公眾形象的人,斷不會疏忽自己是否有實際或潛在利益。換言之,他在接任發展局局長前,就應該認真考慮如何處理自己/太太擁有東北土地,以釋除公眾和社會對其有否利益衝突的疑慮。然而,他卻是在接任後,直至九月才向梁振英「申報」土地的事。

如果是一個對自己有操守要求,或顧及公眾形象的特首,他一定不會如梁振英般,當沒有事,由陳茂波暗地裏自行善後(而這些善後,卻令陳茂波的利益衝突更水洗也不清)。無他,因為梁振英也是對自己操守不甚了了,喜歡走「精面」的人,他如何處理自己僭建的事,已充分顯示他是一個不足取信的人。對著兩個對不知操守為何物的高官和特首,申報制度形同虛設。老實說,在對政治人物操守稍有要求的民主社會,他倆早就被趕下台了。只有香港這個半吊子民主自由社會,才有如今如此不堪的局面–官員厚頻無恥,賴不走,卻沒有民主機制趕他們下台。

這裏還要補充一下,建制派工聯會的黃國健,被電台主持問到是否認為陳茂波涉利益衝突時,竟然要電台主持拿出證據來。黃國健這些「工人貴族」,自從中共走資,「殘民以自肥」後,便把「公義」、「廉潔」…等抛到九宵魂外。自己主理東北發展,自己/太太擁有東北土地,如此明顯的利益衝突,只有鴕鳥把自己埋到沙堆才看不見。當然,香港官員如何貪腐,如何利益衝突,相比大陸的貪官仍是小兒科。可能黃國健看慣了大陸的貪腐和共產黨「隻手遮天」,覺得香港人「小題大做」吧。但由小貪可變大貪,特首、官員的其身不正,可以很快蠶食得來不易的廉政。

除了墮落的建制派如黃國健,灰記也要對香港一向盛行的走「精面」價值說兩句。陳茂波如果作為一個會計師,他和他太太的行為可能被很多香港人認為有「識見」︰二十年前知道大地產商在新界囤地,便懂得買一點地等候發展。還懂得以租約形式租給村民,以防有人「佔用」荒廢土地,然後進行逆權侵佔,的確是「醒目仔」所為。至於大財團如何走「精面」避稅,如何「巧取豪奪」,身為會計師的陳茂波及測量師梁振英應該也清楚吧。

這種走「精面」心態不但商場流行,公務員亦不甘落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二十多年前擔任較低級公務員時,就曾被「揭發」用公司名義買賣樓宇(詳情已忘記),目的是避稅。也許陳太當時這樣做不算犯法,但連高官也避稅,會給平民百姓甚麼訊息呢。至於如麥齊光般,利用了官員的租津,然後買樓收租,享受不合法的雙重福利的官員相信也不只一兩人。換言之,香港這個高度商業社會,一直以來只推崇懂「搵錢」的醒目仔女,而漠視其他價值,演變成今天社會上的所謂「精英」進入政府操守問題多多,香港人也應反省。

當然,外國民主社會的官商勾結及貪腐也不是罕有。日本、韓國經常爆發「黑金」醜聞。美國的財金官員與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千絲萬縷的關係,如何為減少對金融機構監管而出力,放任公融機構利用投資者的金錢胡亂冒險,最終造成華爾街「爆煲」,然後由公帑埋單,都是資本主義的陰暗面。而資本主義的核心,追求無限利益,在全球貧富懸殊、糧食危機、生態災難一天比一天嚴重的今天,實有重新檢討的必要。

香港七、八、九十年代發展神話破滅後,會否令更多「覺醒」,即使沒有個人利益衝突,這種對弱勢的生活權利的剝奪的盲目發展主義,只會益及大地產商和擁有大批農地的原居民地主(劉皇發囤地數萬呎,政府以遠高於收農地的呎價收地,也是一種利益輸送,不過,主流傳媒暫時不感興趣)?將是香港不會繼續「沉淪」的「關鍵」。

張曉明,來者不善

無論張曉明怎樣搞GAG,學說廣東話,逗得那班奴才議員大聲陪笑,他這次決非來風花說月,而是中共要「震懾」港人的「大龍鳯」之一。

那班待價而沽的保皇/建制議員甘願被「震懾」,甚至搖旗吶喊、狐假虎威,早已見怪不怪。大部分泛民議員,聽著張曉明張大眼,講大話,明明中共粗暴粗叫停具體的循序漸進民主進程,把原應替代功能組別的分區直選議席,限制至只有一半,令立法會邁向全面普選舉步維艱,然後要在特首選舉的推選委員會大做手腳,限制候選人資格,卻假腥腥說中共有誠意落實雙選時,依然正襟危坐,沒有一個泛民議員站起來抗議。

也許有人會認為灰記說假腥腥未免太武斷,只是中共心中的「普選」與大部分港人認為,以至大部分國家地區所實施的民主普選截然不同而已。但中共是否一向如此?熟悉中共假腥腥歷史的時事評論員程翔說過多次,中共未取得政權時,曾積極鼓吹民主,而且是美式民主,三權分立那套,以顯示蔣介石的國民黨中央政權的獨裁和不民主。換言之,是中共背叛了民主,背叛了人民,而不是認識的問題。

張曉明不但把叫停香港民主進程,曲解為對香港民主的誠意,還大談香港不會有真正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中共必會干預香港的民主進程,大家只能在中共既有的框架爭取。聴著張曉明的「教訓」,在坐的泛民議員沒有一個站起來表達抗議,甚至離場以示憤怒,在在表示泛民的缺乏膽色和政治智慧。

時至今日,中共反對真正港人治港的心態路人皆見。真心為港爭取民主和高度自治的人,包括泛民,必須拋棄自己有否統戰價值的幻想,「依靠群眾」,顯示爭取真正意義雙普選的無比決心,令中共的統戰技倆不能得逞。更何況中聯辦根本就沒資格就香港內部事務說三道四。泛民配合張曉明做秀其實也矮化了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

拒絕出席午宴的黃毓民,甚至形容張曉明這次活動非法︰

「《基本法》第二十二條說:『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聯辦應歸類為中央人民政府所屬部門,而根據中聯辦的官方網頁,他們主要職能中,涉及香港社會的有:『促進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香港之間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對內地的意見。』張的言論,不論是反佔中還是為篩選機制辯護的『筲箕論』,都是干預特區政府的內政,並非一般的交流。

張曉明不論怎樣花言巧語、包裝粉飾,活動違法就是違法!」

要由毫無政治經驗的書生戴耀庭提出公民抗命爭普選,已反映泛民嚴重落後於形勢。這次張曉明明明衝著和平佔中而來,泛民依然應聲入局。連長毛這次抗議也出奇地溫柔,沒有高聲贈這名「年少得志」的共幹兩句。不過,長毛始終是長毛,連同人力議員抗議後離場,不陪張曉明做秀。

社民連及後到中聯辦抗議張曉明的強硬言論,而長毛亦為爭普選絕食了超過九十小時,仍未知何時終止,表現出反對派應有的氣派。

社民連及後到中聯辦抗議張曉明的強硬言論,而長毛亦為爭普選絕食了超過九十小時,仍未知何時終止,表現出反對派應有的氣派。

果然,張曉明不但重複中共假普選的爛調,還在飯後表露統戰的用意,恣意批評佔中「無論佔中發起人怎樣花言巧語、包裝粉飾,活動違法就是違法」。當然,他可以利用任何場合說這番話,但為何要讓他擺出一副「釋出善意」的姿態下,說這番話?為何不給他更堅定的訊息︰你們中共的狠話打擊不了我們的決心?

灰記不知泛民議員心裏想甚麼,但這次或往後的民主路更艱鉅,也必須付出代價。無論是和平佔中,或其他行動,總之公民抗命便有鎮壓、搜捕、白色死怖的危險。所以,除非泛民甘願受統戰,與大陸的民主黨派看齊,否則,中共的所謂溝通姿勢大可不必理會。至少現階段的任何來自中方的「善意」,都是衝著佔中而來,來者不善。

見張曉明,所為何事?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要「破天荒」到立法會與議員共進午餐,很多泛民議員亦奉陪。民主黨的劉慧卿說要在席中提出「六四」、政改、內地維權人士受打壓等諸問題。不過,相信奉命「邀請」張曉明到立會的相信中共地下黨員曾鈺成(因他是立法主席)「踢爆」,一小時的聚餐是聯誼性質,不可能深入交談,預期都是閒話家常。

換言之,在眾多建制派議員「簇擁」下,劉慧卿即使身為民主黨主席坐到主家席,又可以有多少發言時間?如果張曉明一句「今天大家輕鬆聚聚,把政治放在一邊」,卿姐又可以如何?會否疾言厲色,直斥張曉明「唔好哂我時間」,甚至拍枱走人?不過,看來這些都不會發生。據Now報道,其實泛民早已知此計劃,並在飯盒會認真討論過。

「有泛民私底下表示,雖然他們經常到中聯辦示威,又批評中聯辦官員干預香港事務,不過一聽到曾鈺成這個計劃,都覺得是相當難得的機會,所以都特別小心處理,避免見光死。

有建制派的議員亦指,感覺到泛民對促成今次宴會的誠意,到時會給泛民多些時間跟中聯辦官員溝通,不介意淪為陪客。

今次宴會一呼百應,連因為入中聯辦而被攻擊多年的民主黨,都打破陰影,計劃全黨6名議員全部出席。其他泛民黨派反應都相當積極,好有可能超越與梁振英的午宴出席率。」

無怪乎曾鈺成事先張揚說,不會作出任何限制,亦相信議員會尊重場合(大意),原來大批泛民議員覺得這是難得的機會。但泛民為何覺得這是難得的機會呢?難得在那裏呢?張曉明的舉動明白是統戰,中共一方面恐嚇港人,不能以公民抗命爭普選,因為中共心中根本沒有普世意義上的普選。另一方面,張曉明又要擺出副「交朋友」的「開明形象」,目的就是哄騙那些天真無知,或甘願做鴕鳥/順民的人,泛民為何要配合呢?如果現在還有泛民議員/人士因為有統戰價值而沾沾自喜,是極不長進的表現。

還是黃毓民「看到透」,杯葛飯局,梁耀忠也聲言不會赴會,乾淨利落。「長毛」則一貫作風,會到場抗議,相信他對待屠夫政權始終如一,不會因為「尊重場合」而有所收歛。無論這個張曉明姿態如何開明,他也只是中共一粒棋子,對他不應存任何幻想。張曉明此舉完全衝著「和平佔中」或其他堅持爭取一七和二零雙普選的聲音而來,而且是為消解這些聲音而來。或者泛民中人會說,張曉明要藉此軟化港人、分化泛民並不可能。即使如此,何解要禮貌性跟毫無溝通誠意(大家現階段也沒有溝通的基礎)中共官員見面呢?有甚麼好談呢?

要知道,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曾訴說受很大的壓力,那些壓力難道不是源自中共;是中共粗暴取消了部分泛民議員的回鄉卡,是中共不斷抹黑打壓泛民,為何要俾面張曉明?有沒有想過這樣會更合理化中聯辦的「太上皇」角色?這些泛民諸君一定要想清想楚,即是赴會也要顯示不是為了虛無漂渺的「溝通」,而是向中共表達強烈不滿。

中共在香港那麼多線人,不會不了解香港的情況,現在是堅持一國兩制,堅持落實中共對香港民主承諾的人,向中共顯示決心,顯示不屈精神,顥示萬眾一心的時候,而不是應酬中共統戰的小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