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精神病

「盛世」的中國,在上海世博這個「盛會」再次不歡迎上訪者及異見人士。在「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主題下,被剝削而感到不公的社會低下層,對體制不滿意的異見人士,被勒令不准「獻世」。

四月廿七日,電視畫面看見要搞網上寃情世博會的馮正虎,向記者表達希望政府不要把不同聲音「和諧」掉之後,被公安帶走。那些老上訪將現時的上海,與列強侵華時代的舊上海相提並論,說以前租界的公園掛有「華人與狗,不准內進」的告示,現在世博園區是「訪民與狗,不准內進」。所不同是現在是「萬邦來朝」的年代,中國政府「崛起」了,但國人依然屈辱。

灰記更對其中一位六次被關進精神病院老上訪的說話,感慨萬千。她「幽默」地說中國殘疾人士不足,以至政府要製造多些殘疾人士,真是「笑」中有淚。這個淚其實在幾十年前已經開始流。原來四月廿九日也是「右派」學生林昭被秘密處決四十二周年。

這位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敢於揭露毛澤東假革命,真獨裁的北大女學生,以「陰謀推翻人民民主專政罪」及「反革命罪」,一九六零年起被長期關押在上海提藍橋監獄,一九六八年被秘密處決,終年三十五歲。據說她死前曾受到極其殘忍的虐待。一九八零年上海高級人民法院撤銷她的「罪名」,但理由竟是因為有「精神病」判「無罪」,真是何其荒謬!

林昭死前寫過二十萬言的血書和日記,現節錄一小部分。

這是詩作︰

雙龍鏖戰玄間黃,冤恨兆元付大江。蹈海魯連今仍昔,橫槊阿瞞慨當慷。只應社稷公黎庶,那許山河私帝王。汗慚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滄桑。

這是「判決後的聲明」:

「昨天你們–那所謂的偽法院假借而盜用著法律名義非法判處我徒刑二十年!這是一個極其骯髒極其可恥的判決!但它確實也夠使我引為叛逆者的無上光榮!自來善惡不並峙即如漢賊不兩立,你們這一非法的可恥判決,從另一方面看恰正是林昭個人戰鬥生涯的上好見證!它證明著作為一名自由戰士之林昭的苦志清操大節正氣!更證明你們的欺騙、引誘、迷惑、試探、逼迫、折磨、侮辱、淩虐、摧殘、殘害等種種一切鬼蜮伎倆,終於不得不在反抗者堅毅不屈貞烈無二的意志之前宣告徹底失敗而完全破產!這是一個可恥的判決,但我驕傲地聽取了它!這是敵人對於我個人戰鬥行為的一種估價,我為之由衷地感到戰鬥者的自豪!我還作得太少,更作得非常不夠。是的,我應該努力作得更多,以符合你們的估價!除此以外,這所謂的判決於我可謂毫無意義!我藐視它!看著吧!歷史法庭的正式判決很快即將昭告於天下後世!你們這些極權統治者和詐偽的奸宄–歹徒、惡賴、竊國大盜和殃民賊子將不僅是真正的被告更是公訴的罪人!…… 公義必勝!自由萬歲!」

讀著其肺腑之言,只被其無比勇氣所震撼。她被標籤的「精神病」,當年迫害她的政府繼續發揚光大,依法上訪的民眾隨意被「診斷」為精神病人。

未知這操作會否讓中國成為「精神病」大國!但此刻上海已為世博而瘋癲。

廣告

哀悼甚麼

四月廿一日,紅旗齊下,說是哀悼青海地震死難者。香港政府官員亦齊齊行禮如儀,哀傷之情,是否發自內心,特別曾特首在為死難者傷感,還是為自己創新低的民望悲傷,已無人深究。反正災難新聞無日無之,處身電子數碼年代的吾輩,時刻被來自四面八方的資訊衝擊,早已變得「處變不驚」,或曰感情麻木。特別處身傳媒者如灰記,很容易沾染傳媒「幸災樂禍」的心態,要時刻警醒,才不致讓同情心消失殆盡。

在哀悼死難者之前,傳媒舖天蓋地讚揚地震救災而不幸身故的黃福榮,特區政府更乘機「抽水」,曾蔭權及曾俊華等撰文表彰,要追封金英勇獎章,游說黃的家人把他安葬官方景仰園,但遭家人婉拒。黃福榮的三姐說得好,他是普通人,不會喜歡這種烈士光榮,救人只是本能反應。但願香港及內地政府傳媒在黃福榮身後的「造英雄」運動,不會煩擾他安息。

灰記對這些歌功頌德操作不以為然,還有另一原因。正如《蘋果日報》的李怡四月廿一日的文章所說,他並非中共所塑造的雷鋒,並不盲從政府及共產黨,對內地政府的監控欲及賤視人命的腐敗並非視若無睹。例如他在網誌寫到︰

「拍子跟我說,政府現在有人在調查我們幾個。唉,在中國做事就是這樣;那管它,反正自己行得正企得正,在這沒做壞事,你們喜歡查就查吧。
「教學樓(學生上課的地方)倒塌,但連在一起的宿舍只有裂痕,一層也沒有倒,為何會這樣?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發生甚麼事……如果說這只是天災,打死我也不信。」

看到這裡,想起那些同樣質疑天災有人禍成分,希望為他人為自己討個公道的人,如追查逗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如聲討毒奶粉的趙連海的遭遇時,更覺這些「造英雄」操作雙重標準的虛假。至於那些死難者,不見親屬朋友追思,只見中共的哀悼機器,中國加油的呼喊,卻從不見官員為豆腐渣工程道歉半句。胡錦濤早前訪問災區,說了你們會有房子住,有東西吃,仿佛人民的基本人權要中共施捨。難道這不是政府的不可推卸的責任嗎?

救災救人本是文明社會正常運作一部分,受災的人民毋須感恩載德。但在中國這個「盛世」社會,明明是政府的玩忽職守,依然要人民歌功頌德。早前山西人為礦難又是一個例子。明明是對礦場的安全操作監管不力,造成一次又一次的礦難,拯救礦工是礦場管理者及政府的天職,但內地傳媒卻以「奇蹟」,「中央及時指示下,山西省政府領導出色指導下的救災成果」……等的拍馬屁新聞。而整個救災過程給人騷味多於一切的感覺。甚至有人質疑救災是否造假。本港NOW新聞便報道了內地網民的質疑。當然,在嚴密控制下,要知道山西礦難以及其他人禍的真相實在極為艱難,要尋求真相
的人更分分鐘要受牢獄之災。

在看似「莊嚴」的哀悼場面,卻看不到死難者的尊嚴。

尊嚴一票

在政治低迷的時刻,迎來了內地的異議藝術/活動家艾未未。因為工作關係,未能親睹他如何演繹「尊嚴」。

是的,從最低工資的爭取,全民退休保障運動……以至五區公投的政治運動,無不和尊嚴二字掛勾。人活著就是要有尊嚴。中國無論如何強勢崛起,國民沒有起碼的尊嚴,不值得慶賀。

艾未未為自己,為不能說話的國人說話,為國人免於恐懼而努力。他的出身(身為艾青的兒子),可能讓他行事有一些方便(至少在目前為止)。但要維權,要表達政治信念,在這個極權國度依然風險處處。他在前往為被審判的維權人士譚作人作證時,被四川公安毆打。後來在訪問德國時昏倒,驗出是內部積有瘀血,差點送命。

艾未未來港,個別報章有報道。從報章得知,艾對香港這個還稱自由的特殊地方,港人沒有善用它的自由,為自己,為國人的尊嚴作出更大的貢獻,不無感慨。灰記對此感受特別深刻。一些傳媒編輯、管理階層揣摩政治氣候,避免觸碰,或碰到敏感題材時,那種動輒害怕得咎的心態,很「可憐」!

為「五區補選降溫」好像已成了各大主流傳媒的共識,要在主流傳媒看到有關五區公投有意義的報道,相信只能在個別專題節目尋找。對五區公投,艾未未就有如此直截了當的說法︰

「政府是人構成的,每個系統都是有改良空間的,只是我們要換多大的問題。比如說像政府合法性這樣的原則性問題,是不是由投票選舉來完成?香港現在遇到公投問題,這是原則性問題,基本上沒得商量的。但我們發現,政府在這些問題上是完全不讓步的。

「這樣的政府只有一條路,就是把它做掉?我覺得這樣說挺狠的,估計我回去之前就會被做掉。大家今天在這裏討論,說明你們也很關心,這的確是一個缺少理性和眼光政權。」(摘自四月十八日《信報》「政在生活」專欄︰艾未未 中國「草泥馬」)

對的,沒有人,再「偉大」的政黨,再「盛世」的政府都是虛幻的。向人負責,道理就這麼簡單。至於人,當然是平民百姓了。無論香港的政治、社會運動,內地的維權運動,莫不是平民百姓要討個公道,討個說法。在做掉這個政府前(當然最理想是用選票做掉它),至少要讓它知道我們是認真,不是認假,是草泥馬,不是和稀泥。

今天中共及特區權貴的說法是普選「可以」,但要依我們的方式,看你們聽不聽話。先聽話,先通過政改再說。但普選的解釋權卻由他們控制,而中共在政協《共同綱領》不是說過人民代表大會由普選產生嗎?這個普選在大陸執行得如何,大家心知肚明。

平民百姓有兩種,一種是順民思維,「主子」能夠如此作出「承諾」已不容易,我們就讓一讓,給他們足夠面子,也許他們會讓我們有機會普選。至於是甚麼樣的普選,也不要太「苛求」。一種是獨立思維,要有自己的說法,看穿了極權中共和特區權貴的把戲和說法,以五區公投作平台作出說法。

不是有要求對話的「終極普選聯盟」的說法嗎?灰記實在看不在出他們有何說法。既然覺得政改方案寸步不讓,無實質承諾而感到憤怒。如何表達這個憤怒呢?一方面遊世博,甘心與建制派,為拆五區公投平台大合唱,然後回來投政改反對票。「盟友」好,「對手」好,一片迷濛。這又是怎樣的憤怒,怎樣的說法?

灰記不厭其煩,要再作港式「五一六」通知,請出來投下尊嚴的一票。

世博統戰閙劇

建制派及媚北京權貴者,抨擊五區公投運動為鬧劇,因此,灰記只能把統戰活動–立法會議員遊上海世博,形容為胡鬧百倍的鬧劇。

其實建制派及媚京者甘當政治工具,實在沒資格批評辭職補選為鬧劇。特別是此次遊世博明明衝著五區公投運動而來。如果公投是鬧劇,中共以及其同路人不會如臨大敵,用盡種種方法將其滅聲。由高調地,如獲至寶般把「起義」、「解放」等字眼無限放大,塗上中共執政以來擅長的暴力色彩,恫嚇膽小的港人,到勒令建制派及附庸者冇得參選,消解對決氣氛,以期減低投票率。最後就是分化泛民陣營,與「終極普選聯盟」假溝通,與立法會泛民議員假和諧。假和諧的重頭戲正是遊世博的鬧劇。

部分還算有政治智慧的泛民議員,如李卓人、何秀蘭,加上五區公投運動發言人余若薇,已聲言拒絕參與遊世博鬧劇,因為明知這是衝著五區公投而來。民主黨的表現則屬可圈可點,首先是黨副主席劉慧卿以不願接受施捨為由,拒絕赴上海,除非被取消回鄉卡的泛民議員,可以自由出入大陸。但另一邊廂,李華明、張文光、李永達則樂於與建制派一起做騷。李華明更說︰「我係上海人,所以一定要去。」

灰記不去猜測這是否民主黨應付統戰的手段,但果如是,則這個政黨的政治水平可謂低下之極。從與民主黨有密切關係的「終極普選聯盟」提出容忍多兩屆功能組別的建議,被建制派一盆冷水照頭臨後,「溫和」泛民如民主黨應深知真正的溝通其實不存在,中共沒可能為了拉攏民主黨,放棄自己可以操控的政治制度。

既然對方的溝通完全是擺姿態,最乾脆的表態是拒絕進一步被利用。特別是遊上海與打擊五區公投有關,更應拿出一點骨氣來,全黨議員拒絕參與。在如今的形式下,不同意五區公投策略不要緊,最重要不應淪為幫閒,何況推動五區公投運動的人,好夕都是推動民主的同路人,更應適時顯示共同進退的決心。如果以為「一手硬」–劉慧卿的表態,「一手軟」–李華明等的表態,可以大小通吃,就是政治白痴。在中共眼中,一手硬、一手軟是他們的專利,被統戰對象只能to be or not to be.

灰記倒更認為,民主黨面對中共如此「凌厲」的統戰攻勢,招架不住,內部的分歧表面化。一向給人印象「硬淨」的劉慧卿,可能害怕晚節不保,下次選舉更乏支持,所以拒絕做鴨仔。但李華明是前匯點成員,這個組織的特性是不少人待價而沽,最終投向中共及建制懷抱,包括最早投身中共,撈了一個政協委員做的劉迺強,以及後來成為行政會議成員的張炳良。看來,民主黨的一些前匯點派成員眼見歲月磋跎,政治前途無寸進,是時候握向中共招降之手,以免一無所有。

至於屬主流派的李永達及張文光,可能從政黨利益看區議會方案,真的著意能通過政改方案,令民主黨可以多拿一、兩個議席。如果大家不善忘,零五年曾蔭權抛出差不多同一個區議會方案,李永達曾說過「有冇咁著數」(畢竟民主黨在區議會的勢力僅次於民建聯)。看來,以李永達為代表的一群民主黨人,也為了自己的實質政治利益,投向區議會方案,投向統戰機器。

至於其他更「溫和」的泛民議員如馮檢基、李國麟等,相信早己盤算如何為投政改贊成票提供理由。世博鬧劇為他們預訂了位置。

也許補選的投票率甚低而令公投運動宣告失敗,也許政改方案在部分泛民議員的支持下獲得通過,民主派正式崩解,也許中共及其同路人如願以償的操控香港的民主進程。自稱相信人民要當家作主的灰記,面對五花八門的政治操作,政客各懷鬼胎的盤算,只能一心一意的用選票,在五月十六日繼續向反人民的中共及建制派,以及功能組別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