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台海如何風高浪急,最讓人在意的是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

中美角力停不了。8月2日晚,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率領參眾兩院數名代表訪問台灣,成了東亞,以至世界大新聞。

事前中國官方多番表達不滿和作出軍事報復的警告 ,但阻擋不了佩洛西訪台。訪問後北京高調進行實彈軍演,於東部戰區向台灣海域發射導彈,部分導彈更射落了日本沖繩附近的「專屬經濟區」,然後戰機飛近、飛越台海中線多日(台灣軍方亦有發訊號彈回應),隨後亦宣布於接近朝鮮半島的渤海進行演練。此外,中方決定制裁佩洛西及她的直系親屬(但沒有具體內容),停止與美方各方面的合作和對話,最新的動作是制裁包括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在內的7名「台獨頑固分子」。不過,中方的反制,特別是升級的軍演,只惹來美國、歐盟、日本以至台灣當局的批評與譴責,5名美國國會議員更於佩洛西訪台不足兩星期後訪台,完全漠視中方所表達的憤怒。

至於這次台海事端,誰是贏家誰是輸家,不同立場的評論自有不同的結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台海從此不安寧。

在一連串針對台灣的軍事演練的同時,北京於8月10日發表《台灣問題與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白皮書,是繼1993年和2000年後第三次發布「台灣問題」白皮書。除重複台灣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一部分,聲稱「在中共的引領推動下,70多年來特別是兩岸隔絕狀態打破以來,兩岸關係獲得長足發展。兩岸交流合作日益廣泛,互動往來日益密切,給兩岸同胞特別是台灣同胞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外,也將新近的台海緊張局勢歸咎於民進黨「謀獨」行徑以及「外部勢力縱容鼓動台獨分裂勢力滋事挑釁」,意有所指地稱外部勢力的滋事挑釁「加劇兩岸對抗和台海形勢緊張,破壞亞太地區和平穩定,既違逆求和平、促發展、謀共贏的時代潮流,也違背國際社會期待和世界人民意願。」

然後強調北京以最大的誠意謀求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但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針對的是「外部勢力干涉和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動,絕非針對台灣同胞,非和平方式將是不得已情況下做出的最後選擇」。不過,此次白皮書沒有承諾於實現統一後,不派駐軍不派人去台灣管理,與先前白紙黑字承諾的台灣可以保留軍隊和實行全自治相比,條件更苛刻。而炮彈無情,大陸可如何只針對極少數台獨、分裂分子採取「非和平方式」行動解決「台灣問題」,亦令人充滿疑問。

台灣總統蔡英文回應指「中國罔顧兩岸的現實,一廂情願發布白皮書,重申一國兩制」 「台灣人民希望的是,我們要和平,我們不挑釁、不升高衝突,但捍衛主權與國家安全,台灣絕對不退縮。」台灣陸委會則重申台海現狀與事實是「兩岸互不隸屬」,堅拒「一國兩制」。

正生活在「一國兩制國安新時代」下的香港人,看著這份白皮書(2014年北京也曾發表「香港問題」的「一國兩制」白皮書,指北京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引發當時爭取雙普選和民主自治的港人進行佔中行動。佔中又稱雨傘運動),相信心裡別有一番滋味。對於佩洛西訪台「風波」,此地不少人亦以不同的心情,投以很大的關注。

香港此刻的網絡資訊大致仍屬自由開放,很多外國、不同或不利於此地和北京官方的消息和評論仍然可以看到,網民也大致可在網絡上自由發言。當然,現在發帖者和留言者都要考慮會否觸碰到《國安法》和煽動罪並不清晰的紅線,因此,如以往般「慷慨」發言者減少許多。即使如此,香港網上並不如內地般對美國和台灣一面倒的「義憤」和「叫陣」,也不盡是如特首、眾高官、立法會全體議員、親建制政黨民建聯等,表態式的譴責聲明,反而不少聲音明裡暗裡流露對台灣人的同情。

灰記或多或少理解這種情感的「由來」。九七以前,台灣和香港都是北京眼中未收復的國土。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時,台灣正藉美麗島事件之後,民間爭取民主自由,向國民黨獨裁政權進行「最後抗爭」的時期。灰記一代或上一代不少人對「中華民國」有複雜的情感,好像已故家父就支持兩蔣反共也反對台獨,認為台灣民主化來自蔣經國晚年對民主「感悟」的功勞 ,並常以此來與血腥鎮壓「六四」的鄧小平相比,遺憾鄧小平晚年不能像蔣經國那樣順應民主潮流,為中國的民主作出貢獻。他雖然討厭後來「肢解」國民黨的李登輝,但始終嚮往民主自由(由2003年反23條開始,拖著年邁的身軀多次參加七一遊行),絕對不會認同現在國民黨馬英九、洪秀柱、韓國瑜等害怕得罪中共,以至千方百計討好對方的作法。

現在白皮書所提的「一國兩制」,亦與1984年中英簽署的《聯合聲明》有很大的關聯。根據《聲明》,中英雙方同意以「一國兩制」方式讓英殖香港過渡到中國主權下的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除了是中英談判如何「安置」香港的妥協結果外,也是北京以香港作為「示範單位」,向台灣招手的一著。不過對生活在一個有著國家功能的政治實體的台灣人來說,「一國兩制」從來缺乏吸引力,現在他們眼看香港這兩三年的急速變化和北京進一步的武力威嚇,就更難接受「一國兩制」。事實上,就連今日願意接受大陸統戰的國民黨都聲稱不接受「一國兩制」,為何北京仍如此堅持。台灣人可能會疑問,北京「和平統一」的誠意究竟有多大。

對台灣人來說,相信最最核心的問題是不會輕言放棄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台灣人經過幾代人的抗爭和無數人的犧性,終於逼令蔣經國於晚年作出了一些讓步,結束戒嚴、解除報禁和黨禁。由蔣經國指定的接班人李登輝,並沒有想著要國民黨永續執政,願意逐步推行民主和本土化,並於1996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前一年,於中華民國第九屆總統選舉實行全民直選,並當選民主化後台灣的第一任總統。他和要獨裁終身的蔣氏父子不同,當了一屆總統之後便不再競逐連任,由連戰替國民黨出選,另一國民黨人宋楚瑜不服氣退黨參選,國民黨「內鬥」令民進黨陳水扁漁人得利,當選該屆總統,很快就實現第一次政黨輪替。

不少親北京評論指李登輝是「台獨」推手,利用地位與權術挑撥離間國民黨各不同派系,令國民黨分裂,造就「台獨」政黨民進黨上台執政,此後更脫離國民黨,繼續推動「台獨」。但無論如何,單單指摘他「台獨」,而抹殺他盡最大努力消除國民黨一黨獨大的基礎,令台灣出現「真正意義」的民主選舉(而不是像新加坡和俄羅斯,雖有選舉,卻保證獨裁強人或一黨永續執政),對他殊不公平。 

此後二十多年台灣實現政黨輪替,人民大致享有西方成熟民主國家的基本權利,新聞言論集會結社等自由亦受到法律保障。雖然避免不了資本主義全球化下的財富過度集中、貧富不均、社會不公、貪腐、環境污染……等問題,但這些問題在獨裁/專制/威權社會不見得就會消失,反而往往更嚴重,只是很多問題被官方大力壓制或掩蓋吧了。對全球開明的華人而言,台灣是華人社會的「民主典範」,硬要台灣人接受「一國兩制」未免矮化了這個「民主典範」。

面對來自對岸不斷升級的武力威嚇和未來可能的兩岸戰爭,台灣人看來相當冷靜,生活如常,至少還未出現大量移民潮。有身在台灣的香港評論人指中國大陸的武力威嚇,令台灣人更反感和疏離。台灣有民調機構指,佩洛西訪台令民進黨民望上升,國民黨則民望下跌。當然也有為統一吶喊的人,例如在大批歡迎佩洛西到訪的人群之中,就出現少數示威者拿著標語指她是「戰爭販子」,破壞台海和平。這些一面倒為對岸喊話,真心歡迎統一的台灣人究竟有多少?不過,他們的存在和高調發聲,也側面反映民主自由的「可愛」。試想想,若有人膽敢在大陸舉起「歡迎佩洛西訪台」、「聲援台灣民主自由」的標語,會有何後果!

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示威後期,接近台灣大選的12月,一場少有經官方批准的遊行,出現了「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標語。這些標語似乎在提醒台灣人,香港正發生的事也有可能在台灣發生。

2020年1月舉行的台灣大選,據報原本主打民粹經濟牌的國民黨韓國瑜民望較高,但北京透過特區政府重力鎮壓反修例運動,反而令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選情轉好(她最終以八百多萬票擊敗得五百多萬票的韓國瑜)。而蔡英文多次聲援香港反修例運動,亦「贏取」了不少香港人的心。

這些支持台灣民主自由的香港人,應該與灰記已故父親那一代很不相同,沒有了中華情結,沒有了歷史「包袱」。而以年輕人為「主導」的反修例運動,以激情流露對此地「無以名狀」的愛,以「我地真係好撚鍾意香港」表達這種「深情」。這種愛有別於官方要培育,講求忠誠於政權的愛國愛港情操,因而太危險,太顛覆性,不能任其發展,所以要重手鎮壓、大幅收縮能讓其發展的自治空間。

情形有如威權獨裁時代的台灣,以打擊「台獨」、「共匪」為由,實行白色恐怖,不能讓台灣人萌生有別於官方定義的身份認同/主體性。然而,高壓統治數十年,以「自由中國」自居的兩蔣國民黨要培養本土台灣人的中國人意識,並未十分凑效。蔣經國晚年因為抗拒中共統戰而將政權「本土化」,任用更多本省人,但台灣人經過幾十年抗爭所形成的本土意識和「主體性」已經「牢不可破」,亦與台灣的民主自由不能分割。簡單而言,就是台灣人以民主自由為傲。

台灣與香港不同之處就是,台灣並非「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一點,台灣的原住民最有資格說話。他們於幾千年前,秦始皇還未以武力消滅六國,以殘暴方式統治中國前,已經世世代代住在台灣,中國漢人是很後期才移民當地。事實上,清朝官修的《大清一統志》有關台灣府沿革的介紹就寫道:「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藩。明天啟中為紅毛荷蘭人所據屬於日本」,另一寫法為「自古荒服之地,不通中國,名曰東番。隋開皇中,遣虎賁陳棱略澎湖三十六島。明嘉靖四十二年,海寇林道干掠近海郡縣,都督俞大猷征之,追至澎湖;道干遁入台灣。天啟元年,閩人顏思齊引日本國人據其地;久之,為紅毛荷蘭夷人所奪」,無論上述何種寫法,都說明在清朝設置台灣府之前,台灣並非中國領土。2019年,一群台灣原住民的代表曾向習近平發表了公開信,題為「習近平先生,你不懂得尊嚴,因此誤會了偉大」,因這次中國的軍演和發表白皮書而再次於網上被傳閱:

「台灣原住民族見證著來到島嶼的西班牙人、荷蘭人、鄭氏王朝、清帝國、日本國、中華民國的言行,我們跟荷蘭人簽過契約、跟美國人簽過和平協議,對抗過每一個侵略我們土地的外來民族與帝國主義,也受到後來殖民國家的武力鎮壓、威權統治,從被稱番人到台灣原來的主人,原住民族更推動著國家走上人權、民主、自由的轉變歷程。千百年來,我們仍在這裡,從未放棄我們的自然主權。

在我們母親土地上建立起來的主權國家台灣,我們並不滿意,因為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才剛剛開始被這個國家重視,台灣島上的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多元歷史觀才剛剛開始受到這個國家肯定。但,這也是我們與所有認同台灣土地的其他族群努力形塑的國家,是不同族群正在理解彼此痛苦經歷的國家,是我們可以大聲用自己語言說自己故事的國家。我們在母親土地上自己決定想要什麼樣的國家,並積極改造它,這是尊嚴。無論人口數是300多人的卡那卡那富族,還是21萬多人的阿美族,我們每一個原住民族都有平等的自決權,這是尊嚴。」

對中國大陸堅持不放棄對台灣動武是這樣回應:「習先生代表中國政府的談話,強調以武力為後盾,堅持統一台灣、實施一國兩制,並表示不會傷害同為中國人的人。但暴力是不對的,無論是不是中國人,都不應該遭到傷害。我們已經看到藏族、維吾爾族成為『中國人』之後,在『民族自治區』遭遇文化、語言、信仰的滅絕。我們看到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人民,快速失去民主與自由。我們看到中國人民,甚至無法說出或捍衛自己的基本人權。

習先生,暴力無法帶來和平,Misawacu hanizaay masasu takid(欺侮別人的人也會受到同樣的報應;撒奇萊雅族古諺)。請帶領你的國家邁向真正的文明,停止武力恫嚇台灣人民,致力讓中國人民享有人權與自由。……如果有一天,中國放棄扭曲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樂意成為我們的善良鄰居,而不是強行要當我們的父母。那個時候,我們會誠心舉杯,敬中國這個鄰居一杯小米酒。pasola xmnx na mansonsou!(願您每回呼吸都順暢;鄒族語)」

不知道習近平有否看到這封信及如何看待這群原來「台灣的主人」。

世界各地原住民從被虐殺、被壓制、被遺忘,到積極爭取話語權,並得到所在國越來越多人的認同,應該是這幾十年來最激盪人心的事之一。從沖繩到台灣,從澳洲到紐西蘭,從南美洲到北美洲,原住民取回「主權」的運動,是對現代民族國家在歷史上犯下罪行的一次大揭露、大批判,亦是重新審視自由主義的種種局限,並企圖打破被「資產階級」壟斷民主自由想像的「巨大工程」。由於往往要與既定的主流價值和官方論述較勁,過程充滿艱辛、挫折,例如原住民為保權益抗爭而被視為恐怖份子,因而備受打壓和攻擊,在中南美洲仍常出現。因此,不只台灣原住民,各地原住民爭取歷史正義和轉型正義的道路仍十分漫長。

不過,一些成就依然令人鼓舞。例如經過原住民和支持歷史正義的公民不懈努力,終於促使澳洲、加拿大等地的政府,承認利用寄宿學校強行同化和恣意殺害原住民子弟的殘暴歷史,並向原住民公開道歉。這些外來統治者的暴行當時是被美化為開化savages(野蠻人)子弟的教育項目。另外,美國一些學校開始採用以原住民視點撰寫的美洲歷史,不再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而是這個西班牙人帶來了瘟疫與災難,這個大陸幾千年前就有人居住,有的以部落形式生活,有的則建立了文化程度很高的城邦,例如瑪雅文明,後來的歐洲殖民是對原住民屠殺和掠奪,而非發展和拓荒,美國立國並沒有「解放」而是繼續壓制原住民等等。

2016年開始,美國達科塔州(dakota)原住民阻止興建和運作貫穿保留區輸油管的抗爭,亦是捍衛原住民不同生活方式、文化(包括祖先墓地),以及保護生態包括水源免受石化工業破壞的重要鬥爭,並曾得到不同州份原住民、公民、退伍軍人以至地方官員的聲援,但最終聯邦上訴法院推翻地方法院於2020年禁止油管運作的判令,油管繼續運作。此外,無論台灣以至北美洲,拯救瀕危和重構失傳的原住民語言亦是核心工作。

中國很樂意以原住民/少數民族所受不公去批評歐美的民主國家,尤其最愛抨擊美國的人權狀況。但他們往往不願承認,即使有著帝國/殖民主義的不光采歷史,即使美國仍是最大的霸權,歐美的民主制度縱使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陷,至少有空間讓人發聲,讓人採取行動嘗試去糾正歷史以至現存的不公,而不會動輒被官方以國安法例控以叛國、顛覆罪。試想想,西藏有可能出現藏人原住民視點的歷史教科書,新疆有可能出現維吾爾原住民視點的歷史教科書,出現捍衛民族語言和文化運動,而不被控以煽動分裂,諸如此類的罪行嗎?

更不要說日本的沖繩、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國的蘇格蘭、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以至美國的德州,和平鼓吹獨立都不是罪行,以獨立訴求作政綱參與地方以至全國選舉都不會被取消資格,以至當地人可以就是否獨立作出公投(如蘇格蘭人和魁北克人)等。這都是民主制度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對原住民/少數民族自決權不同程度的承諾。

台灣原住民之所以能發出與主流漢人不同的聲音,透過發聲令更多台灣人認識被掌權者扭曲的歷史,不正正是因為台灣人戰勝了獨裁和一言堂,建立了較令人暢所欲言的民主制度嗎?這較令人暢所欲言的民主制度,不也是共產黨未取得大陸政權前,不斷宣傳和追求的嗎?

不管大國如何搏奕,不管台灣民進黨和國民黨如何盤算,也不管台海如何風高浪急,相信全球開明的華人,以至愛好和平人士,最在意的仍是台灣人來之不易的民主自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