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香港人和內地人慶祝中華民國國慶

香港編年史照片(Tim Chan上載)

十月十日,facebook有人上載數十年前石硤尾徙置區的照片,一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是現在的年青人所想像不到的。

灰記童年居住於深水埗,石硤尾徙置區是常與同學一起玩耍的地方。那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年年可見,亦是童年灰記最感情投入的場景之一。無他,灰記和很多五十年代出生於香港的人一樣,父母於1949年前後「走難」來港,他們大多對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共政權有所戒懼,甚或反感。然他們生長於中國大陸,不可能對這個「亂七八糟」的殖民地有任何歸屬感,只是因為生活或政治原因被迫滯留這裡,內心仍然記掛家鄉,認為自己是百分百中國人。他們既然不認同中共政權,很自然把國家認同和民族感情投射於台灣的中華民國,投射於敗走台灣的國民黨蔣介石政權。

在那個年代,無論大陸,無論台灣,都是黨國體制,認同國家也認同政權。灰記父親反共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國民黨中華民國,童年的灰記自然也反共反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國民黨中華民國,對那片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海曾投入過無知而真摰的感情。灰記還記得跟姊弟們到書店購買青天白日旗,拿在手裏感到十分自豪,看到五星紅旗會感到厭惡。直到七十年代初初時,仍有隨父親或世叔伯到旺角彌敦道的國際酒樓或五月花酒樓,參加雙十國慶晚會,最高興看到寶島歌王青山演唱「愛國」歌曲。

灰記還記得,就讀的中學當年屬右傾名校(現在則積極配合中共和特區政府),中國地理教科書是四九年前的版本,北京仍稱北平,東九省而不是東三省。少年灰記經常幻想大陸仍在中華民國統治下的「繁榮富強」。那時香港左右派分明,大家都講愛國,愛兩個不同的中國,不用教育當局強推國民教育。當然,如灰記父親或少年灰記這些反共右派,在傳統左翼人士眼中是反動人士,而中國共產黨代表進步力量。灰記也曾問過父親,為何「總統蔣公」鬥不過「共匪」,要退守台灣,父親也答不出所以然。

灰記長大後,在外國受左翼思潮影響,經過一輪爭扎,告別「總統蔣公」,對國民黨反動獨裁落後有較多體會,短暫時間成了Chairman Mao的謹慎支持者。但因為少年時曾回鄉探親,目睹大陸落後、封閉以至黑暗的一面,對外國毛派對中國一廂情願的想象始終未能百分百接受。而所謂西方左翼,特別是共產組織,始終對愛國思想有一定批判,更崇尚的是國際主義和全世界「無產階級感情」。灰記在外國短暫成了毛派而不至變成如香港親中共的「國粹派」,祖國前祖國後,與此也有一定關係。

數十年人事/國事幾番新,毛澤東的獨裁恐怕統治越來越多人知悉,中共的黨國專制,脫去了「漂亮」的「社會主義」外衣後,只剩下廉價的國家主義內衣。台灣的國民黨黨國體制,終於在台灣幾代人不屈不撓的抗爭下,宣布解體,民主制度逐步建立,自由的空氣勝過香港。不過,今天台灣人重新思考自己的身份認同,對蔣介石的「反共復國」已沒有半點幻想,即使如灰記對大陸「社會主義」有過憧憬的人,相信大部分眼見今天中國權貴資本橫行,人權不彰,雖比毛時代少了點殘暴與奴役,但拒絕政治改革,八九六四以軍隊血腥鎮壓和平請願學生及支援的市民,不會認同這個中共政權,更不會認為它是「進步、團結、無私」的執政集團,也不會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傲。

即使今天中共如何強大,中華民國作為政治實體不容否認,中共的統戰口號也只能是回到九二共識,即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然而,台灣人與中國人實際上已越走越遠,相信今天很少台灣人會對中國人這身份感興趣。而台灣人在中共武力威嚇下,相信只會更加強他們的族群/國民身份認同。這種族群/身份認同已非那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所能盛載,移植到台灣的那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與中國辛亥革命關係究竟有多深,這支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除了代表國民黨的藍營外,又有何意義?

更重要的是,對兩蔣必恭必敬,蔣公前蔣公後的國民黨籍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已沒兩蔣,特別蔣介石「毋忘在莒」、「反共復國」的「雄心壯志」,下任的中華民國總統,不管是國民黨籍還是民進黨籍,都會把自己的目光放這在小島上。

諷刺的是,最近釣魚台/島事件,大陸有人膽敢高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上街,相信是一些內地人透過網絡突破,多了解中國近代史,了解蔣介石國民黨政權除了專制和腐敗外,並非一無是處。例如作為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政府,理所當然的是抗日主力,國軍士兵與將領傷亡人數遠遠高於中共的八路軍和新四軍,因此中共宣傳自己領導抗日完全站不住腳。而是否投入抗日戰爭,是現在只剩下國家民族可以售賣的中共的禁忌。此外,當年一面倒投靠蘇聯的中共,在指摘國民黨政權甘為美帝國主義者服務時,今天鼓吹中國民族主義,也要回答為何對蘇軍當年搶佔東北,姦淫擄掠不敢啍一聲,當年批評蘇軍暴行,有民族主義傾向的中共幹部被清算,命運悲慘。中共更要回應蘇聯佔領一大片中國領土,包括海參威,他們不但不提出嚴正交涉,還由江澤民與俄羅斯當局秘密簽訂協議,永久放棄領土。在堅持民族主義立場上,歷史似證明,共產黨不會強過國民黨。(當然,作為崇尚國際主義的人,灰記反對任何形式的帝國/殖民主義行為,包括中國對西藏等地區的新殖民主義統治)。

不但如此,儘管現在西方式的「資產階級」民主有這樣那樣的不足,特別是解決分配不公,貧富不均的願望與能力。然而,不能否認,今天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下的台灣人,無論公民素質之高、民主自由的實踐、人權的保障,都是所有華人社會之最,遠高於五星紅旗下的中國人。所以無論大陸人、香港人,高舉這面中華民國旗幟,別具意義。對灰記而言,亦特別唏噓。

而鼓吹認同中共黨國的大陸和香港官員,如果看到越來越多大陸和香港人高舉青天白滿地紅旗,會否又歸咎於國民教育之不足?

One response to “假如香港人和內地人慶祝中華民國國慶

  1. 所謂「國慶」如要慶祝的話,應是雙十。在那一日,一個專制政權倒下,被一個有機會邁向民主開放的政權取代。

    所謂「國殤」如要發喪的話,應是十一。在那一日,一個半專制政權倒下,被一個越趨封閉極權的政權所取代。歷史證明,此後不少人的身家,性命保不住,青春被糟蹋,文化被摧毀,家散人亡不計其數。

    還有臉皮、好意思講國民教育?先面對好一段段「血淚史」再說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