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細路」 的警號

學民思潮上載

8月8日,facebook熱傳學民思潮成員在擺街站時,有警員到場的照片。學民思潮網頁管理員貼第一張相時的留言是︰

「左邊是學民思潮,右邊是電訊寬頻,相中情況一目了然。呼籲各位市民明天務必來我們的街站,支持學生擺街站嗌咪收簽名!」

第二張相的留言︰

「兩名督察帶著手下查學民思潮街站,查學生身份證和詢問街站細節,然而該攤位並無阻街,也無售賣物品,政府應該好似寬容電話寬頻推銷攤位一般處理的。」

然後灰記在該網頁看到有人留言說被趕走,要到九龍灣。不知是否指擺街站被警察驅趕,要到別處再擺。究竟警方是真的有人投訴還是只是上級的命令,到現場向學民思潮成員取身份證及資料?如果是有人投訴,為何投訴?街站隨處都有,正如學民思潮所言,電話寬頻推銷攤位也在他們旁邊,為何沒有人投訴,獨投訴學民思潮?

無論如何,這兩張照片在facebook引起很多議論,不少人認為警察有意刁難學民思潮,甚至說這是白色恐怖。當然亦有人替警方辯護,指不能憑兩張相片就斷定警察打壓學民思潮。如有興趣了解討論內容,可登入學民思潮網頁看個究竟

灰記就這兩張照片跟一位行家討論,她說不簡單地立論,因為不知道在做甚麼。灰記直覺警察這樣「大陣仗」,四個警察圍幾個中學生,甚至有高級警務人員,一點都不尋常。

果然,學民思潮稍後再進一步發聲明並透露詳情︰

「學民思潮在8月8日(星期三)在全地港10區擺設街站受到政府和警方嚴重滋擾,以下是部份街站情況:

1. 粉嶺火車站街站:

– 便衣警察在連同軍裝警員到場執法前30分鐘,扮普通市民到場拿單張,並詢問學民思潮的立場和反對國民教育科原因,學民思潮成員不以為然便交下了個人聯絡電話

– 警方質問為何學民思潮沒有申請擺設街站,學民思潮成員回應指天橋擺站無須申請,警方在沒交任何證據下便表示「總之這個地方沒申請就不可以擺站」

– 在沒有任何理由下要求所有學民思潮成員義工,一共十多人全數交出身份證作記錄之用

– 因為有老師致電警方擔心學生安全,所以學民思潮需要立即關掉所有大聲公

– 因為阻街,所以天橋嚴禁放置摺枱

– 便衣警察只願在做完身份證記錄手續後,離開街站時才展示委任證(13154)

2. 馬鞍山街站

– 在學民思潮於當區擺設街站不足三十分鐘,警方突然到場

– 警方表示街站負責人必須交出個人聯絡電話,即使該聯絡人連續三次表示「香港法例並不強制要求市民交出電話」,但警方態度極其兇惡地連續三次表示「無論如何你必須交出私下聯絡電話」,最終學民思潮的街站聯絡人,一名中四學生只好乖乖就範,被迫交出電話號碼。

– 由於當區下午人流不足,學民思潮成員在下午五時轉移地點擺設街站,有名義工在五時多遲走,在走之前看到一架警車駛到學民思潮原本擺設街站位置,在警員表示:「咦學民思潮班人走曬啦wor」

3. 尖沙咀天星碼頭街站

– 在沒交代任何原因的情況下,便衣到場詢問學民思潮組織成立原因、反對國民教育科的原因、要求報上男女人數、街站聯絡人交上住址

– (小插曲:有數名老人家帶同文匯報和大公報記者,並拿著「支持國民教育科」和「反對派選舉操作」的示威塊,站在學民思潮街站對面,有記者告訴學民思潮,這幾名老人家未來數天還會來學民思潮街站「踩場」)

學民思潮對警方不按指引執行記錄程序表示失望,對警方態度差劣表示憤慨,警方作為執法者卻對法例視若無睹,在執法過程中從不引用和根據法例做事,更冒充普通市民詢問街站聯絡人的私人電話,令學民思潮一群年輕人對警察的信任度大減,學民思潮認為警方當日的行徑絕對是不尊重學生的表現。即使我們當中不少成員仍未成年,但我們也是社會的公民,我們仍擁有我們自身的權利去發聲,警方以白色恐怖方式打壓中學生擺設街站,學民思潮定必保留權利向警方上書或上訴。」

然後,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facebook亦寫道︰

「警察一向最多只係遊行搞下動作,但我誓估唔到警察連學生擺街站都搞,「便衣扮市民拿學民成員電話」「收集十幾人身份證去做記錄」「街站唔用得大聲公因為有人投訴」「查曬你身份證在走之前先show委任證」「就算講明法例指市民有權利唔交個人電話都照兇你話一定要交」……

大佬我擺下街站收簽名姐,警察打壓無窮無盡,恃強凌弱實在無法無天,呼籲各位聽日(星期四)來學民思潮街站撐場,警察我要同你講,中學生唔係好恰架!!!」

網民是否過敏?學民思潮是否誇大其事?再看8月9日《明報》報道警察公共關係科的回應,「警察公共關係科表示,前日(7日)接獲市民投訴指有團體使用揚聲器造成嘈音,遂到學民思潮位於荃灣、旺角的街站了解,要求對方注意聲量,記錄資料後離去。至昨日(8日)警方又收到一名自稱教師的市民報案,指學民思潮於葵興、尖沙嘴及粉嶺收集簽名,擔心成員安全,故分別安排便衣及軍裝警員了解及記錄工作人員資料。」

此乃隱瞞身份的便衣警察

灰記覺得很奇怪,如果真的有人投訴「大聲公」造成嘈音,派一位警員到場提醒一下學生便可,為何要那樣「大陣仗」?為何要查學生的身份證及私人資料?至於說有自稱教師者報案擔心學生的安全,警方應評估學生是否真的安全受威脅。即使覺得有需要到場了解情況,應該是向學生了解有否受滋擾,而不是去記錄工作人員資料。而黃之鋒接受電台訪問時,更指警方先派便衣警員,先不表露身份,問他們為何反對國民教育,然後問成員的聯絡電話。離去後再與軍裝警員回來,查身份證,強迫同學講出私人電話號碼,臨走時在同學們堅持下才出示委任狀,這是要了解學生是否人身安全有問題的恰當做法嗎?

而《蘋果日報》引述學民思潮發言人張秀賢,連日幾乎每個街站都有警員查牌,「不外乎話我哋阻街、冇申請。旺角行人專用區個站,俾警察由街頭趕去街尾。佢哋想製造白色恐怖,我哋唔會驚,繼續擺。」

人權監察發聲明,要求警方停止向學民思潮街站義工查牌。總幹事羅沃啟解釋,街站收集簽名屬公眾集會,人數不足50人毋須事前通知,街站不合理阻塞通道才會構成阻街,使用揚聲器只是行使憲制賦予的表達權利,「從任何角度睇,班學生都冇犯事。」即使有市民投訴,警方也須證明有調查需要,才可抄下身份證資料。

羅沃啟斥警方出動便衣「離譜」,根本毋須「卧底式偵查」,又指不肯展示委任證號碼已觸犯警隊條例,羅又批評,警方今次出動警司「招呼」中學生,明顯浪費警力,「如果因為班仔講政府唔啱聽嘅嘢就要出警司,好有問題。要咁高級嘅警員去執行政治角色,係敗壞嘅安排。」(《蘋果日報》)

人權監察點出了警方的行動是故意騷擾學生,是濫權行為,因為宣揚理念擺街站屬公眾集會,是基本人權,不得無故阻撓。當然警方及支持政府者可以說,警方沒有趕走他們,不算阻撓。但如果天天來一次「關照」,不是滋擾又是甚麼?要知道,學生只是十多歲的青少年,他們社會閱歷並不豐富,警察的恫嚇未必能應付。這完全是「大烚細」,當局的做法是極之過份。

幸而學民思潮表現亦很堅定,表示會繼續反對國民教育,繼續擺街站。至於個別成員會否遲點被警察「請喝茶」,還是警察純粹藉收集個人資料施「下馬威」,則要等著瞧。

灰記認為學民思潮應向監警會投訴,要制止警方繼續濫權,滋擾向政府表達異見的市民,特別是如此「和平理性」的表達,只是收集反對國民教育的簽名。否則,只會助長警方的氣焰。

這次「大烚細」行動是否表示港府被反對國民教育聲音弄至「方寸大亂」,因而「腦羞成怒」,連莘莘學子也不放過?還是認定學民思潮是「敵對」組織,或始作俑者,要施「下馬威」?開學後,這群學生會否受到學校的壓力?

很多論者和灰記都說過不只一次,中共要透過國民教育,由「抓娃娃」工作做起,逐步要「收復」香港。那些已經「無可救藥」的成年人,就用23條立法來處置,在惡法下不准亂說亂動。整個「危急」情勢明顯擺在眼前,只是香港還未被完全侵蝕的法治、自由、半吊子的民主,令中共及港府暫時不能完全得心應手。所以面對中學生的挑戰,警察也只能靠「玩嘢」恐嚇一下,不能名正言順的鎮壓。

然而,這些由英國人遺留下來,中共基於實用主義暫時容許保留,並非真的由香港人透過抗爭而建立的法治、自由、半吊子的民主不十分可靠。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有可能建制派進一步佔得更多議席,政府和建制可以更順利操控卜立法會;傳媒大歸邊亦有可能逐步實現,例如擁有有線電視的吳光正,獲港府特惠條件續租海運大廈及海港城(甚至有人認為是「賤租」政府地),不會沒有「交換條件」,現在還算敢言的有線新聞未來會否變得保守,拭目以待;又例如DBC面臨倒閉並非純粹商業行為,不管你喜不喜歡鄭經翰、黎則奮,他們的確是中聯辦及現政府的不想聽到的主持聲音。

先不提梁政府的誠信問題,他上台短短一個月,利用官媒發布消息的次數比親自接受記者訪問多很多,這個政府會越來越傾向封鎖消息,膠粒事件是很「離譜」的例子。facebook早已有人貼上環保團體的關注,但主流媒體沒有即時反應,過了一兩天灰記看到蘋果跟進,那時候,民間透過互聯網已號召不少人參與收集及清理膠粒。灰記對身邊的朋友說,電視將會跟進,果然第二天電視跟進此消息,政府才出來「解畫」,強調膠粒無毒。但不管膠粒是否有毒,這是一次生態「災難」,政府早就應在發生意外便作出公告。

這些事例在在說明政府迴避負面新聞的封閉性加劇,如無傳媒繼續敢言,加上洗腦教育及23條,香港離大陸只會越來越近。現在香港人還不醒覺反抗,到時即使沒有出現李旺陽被自殺;其妹妹及妹夫下落不明,好友被控顛覆,也恐怕警察不會只是查身份證那麼簡單了。

8 responses to “「恰細路」 的警號

  1. It is so pleasing to see the goverment is finally getting something into action. Hopefully the government will step up its determination getting rid of these political scum and return Hong Kong to a respectable place to live.

  2. 對!還是「愛國」好。鄧伯伯名言:「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越來越覺得,可以來個類比。
    江湖事,江湖了。「這是中國國情,不容外人指指點點。」
    黑社會之「以和為貴」。不就是「河蟹」嘛。
    咁所以奉勸一眾暴政打手:「出得黎行,預左要還。」

    小友們被警察「逗」,香港獨立媒體被「dup」,先對他們關懷慰問,再務必追究責任。而有誰容讓這等「黑手段」在港落地生根,就是對香港公民生活的莫大威脅。

    中共是有自己的一本字典的。且看「教育」如何解釋,引《練乙錚:炮打中宣部——我的一張大字報 – 香港雜評》

    http://commentshk.blogspot.hk/2008/10/blog-post_182.html

    ****
    …浙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制訂了《2006年浙江省食品安全工作要點》,其中第九點是「大力開展食品安全宣傳教育」;這種教育和我們香港人理解的教育很不一樣,其要點是「堅持正面宣傳為主,營造食品安全良好氛圍……有選擇地曝光一些食品違法犯罪案例,把握正確輿論導向,嚴格規範食品安全新聞報道行為。

    應該指出,黨政高層對推動食品安全工作十分認真,例如浙江省便曾大搞群眾運動,調動成百上千的中、大學生志願工作者上山下鄉走遍全省推廣食品安全知識…但是,與此大量辛勤教育工作配合的,卻是一種很特異很片面的宣傳方式;對此,浙江省政府予下屬機構的解釋和進一步具體指示是:「新聞記者對食品安全的基本知識和政府職能缺乏了解,經常會出現一篇局部的食品質量安全報道,帶來一個產業的毀滅性打擊和消費者食品安全信心的急劇下滑,從而影響社會穩定。監管部門要進一步加強信息的發布工作,牢牢掌握輿論主導權……必須嚴守宣傳紀律,規範報道行為,防止發生『金華火腿』和『鐵皮石斛』等一篇報道毀了一個產業和一個品牌的類似事件。」

    有了這種護身符,不法之徒為了賺取更高利潤而用各種非法手段生產劣質甚或有毒食品,必然更加肆無忌憚;三鹿出事,豈偶然哉?…試想:在這個政治和組織背景之下,在舉辦京奧的前中後幾個月的時期裏,毒奶事件怎能第一時間公諸於世呢?別說是中國大陸,就是當今由中國人領導的世界衞生組織,事後對此遲報之事也是「有口難言」;世衞總幹事陳馮富珍由始至終未曾抱怨中國政府遲報,只就事件「建議」中國嬰兒母親返璞歸真、棄奶粉用母乳而已,惹來「無國界記者」秘書長J. F. Julliard 去信抗議;該公開信亦揭露,中宣部於京奧舉行前夕下達命令,禁止全國媒體報道二十一種消息,其中第八種便是「食品安全」。
    ****

    此所以,有人會「欣然」見到當局採取「有效」措施,「顧全大局」,讓社會「恢復秩序」,把一些「搞事的」記者、政治人物通統掃走,那香港就回到端重安定了,…就遲早似大陸毒奶、水災、撞車、坍樓、權力鬥爭…簡直沒完沒了。

  3. to: Any name you want to call me says:

    自己英文唔好, 但大概都明你講乜, 你將別人label 為political scum 有你的自由, 但問題就在於, 就算他們真是如你所說是政棍, “江湖事江湖了" , 政治問題應該用政治方法解決, 要警察執行政治任務, 就是 “太不該".

    (正如胡錦濤訪港+蘋果記者事件, 警察要做的是保護領導人的人身安全, 而不是保證領導人耳根清淨, 前者是維護法紀, 後者是政治任務. )

    亦希望前線警察反思, 是在維護法紀還是做了政治打手.

  4. sorry, 以上留言是給 “Any name you want to call me"君, 人懶, copy and paste 多了一個 says 字.

    為免對對方不敬, 謹此更正及致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