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貿的意義

因為馬英九強行閃電通過與大陸簽訂的服貿協議,引起學生的強烈不滿,先是佔領立法院,其後佔領行政院,被警察暴力清場,有學生被打得頭破血流。學生被鎮壓後仍留守立法院,與國民黨馬英九政府對峙,暫時未知學運如何發展。

很多人都評論了反服貿是否理性及合乎公義,灰記也來趁熱鬧。一些論者認為,台灣也有能力與其他歐美國家訂立「自由貿易」協議,為什麼那些就不叫「出賣」台灣,與大陸訂立「自由貿易」協議就叫「出賣」台灣,批評這些年青人被冷戰思維蒙閉。誠然,WTO等全球或區域貿易協議,得益往往是資金充裕和「遊說」政府能力強的大企業、大財團,即所謂官商勾結,被犧牲的往往是傳統中小企業(包括小農戶)等。

這些富可敵國的大財團甚至可利用「自由貿易」的「解決爭端機制」,阻止當地政府影響他們賺盡一分一錢的措施,那怕是保障勞工、保護環境的措施。簽訂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加拿大,其民間組織加拿大議會The Council of Canadians在支持台灣反服貿的聲明上指出︰

「…『投資人與地主國間爭端解決機制』賦予跨國企業的權利更甚於人權選出來的政府,讓政府無法引入新的健康、安全和環境規則,因為政府害怕將遭控告要求提出好幾百萬加幣的賠償。任何政府為了保障其勞工、家庭和資源的作為都可能被視為違反企業賺錢的權利,卻成為企業公平競爭的遊戲。

歐洲、澳洲和拉丁美洲的政府正在挑戰整個『投資人與地主國間爭端解決機制』,因此所有現在正在討論包括上述企業權利的貿易協定的國家都應該三思。

我代表我們的成員和團隊表示和台灣學運的團結一致,我們是站在歷史正確的一方,如果我們需要政府來保障人民和這個地球,現在就是時候!我們絕不可以將全民民主的權利讓給大財團的利益。」(苦勞網)

馬英九舉中韓的自由貿易協定為例,指台灣不能落後於形勢。韓國在亞洲屬新興的先進經濟力量,但面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會面臨甚麼問題。曾參與中韓FTA談判專家諮詢會議的金太因(韓國國立江原大學國際貿易博士),在支持台灣反服貿的聲明寫道︰

「…近日我出席一場FTA專家會議,一位與會的中國專家私下對我說:『我們必須阻止中韓FTA』!他說他已經分析過韓中FTA條文以及對韓國經濟未來20年的影響。他說依據他的分析,大企業確實會從中獲利,但對於中小企業及農人(也包括漁夫與所有農業部門的從業者)而言將有可怕的後果,對韓國整體而言也是不利的。他說韓國人將會失業,因為大企業會把他們的總部與工廠都搬到中國。

這位中國專家認定百分之九十的韓國中小企業將被韓中FTA摧毀,只會擴大韓國的貧富差距。這也代表韓國將會更依賴中國,而許多韓國老百姓將會失去他們的工作。工作機會將跑到中國,而不是韓國。」(苦勞網)

因此無論中國好,歐美諸國好,國際間的「自由貿易」往往剝奪當地人民的經濟自主和自由。而《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陷阱」在於中共對台的政策並非純講經濟。在「台灣同胞」前,「台灣同胞」後的話語下,大陸飛彈對準台灣,千方百計收窄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為的當然不只是純粹要台灣開放貿易,而是為了「解放台灣」,至少要令台灣依賴大陸,成了籠中之鳥。有親中共論者認為台灣可藉與大陸的服貿協議參與其他區域的經貿合作,走向國際,這種說法,不正正引證了中共要台灣受大陸支配的計謀嗎?

台灣重金屬樂團閃靈的團長葉湘怡Doris Yeh便在facebook貼文指︰「…在服貿議題上,就是因為台灣和中國不是正常的國與國關係,台灣這次對上的不是新加坡美國或紐西蘭,中國是一個對台灣具有主權野心的極權國家,更是全世界唯一對台灣佈署軍事飛彈的國家,所以台灣人對待服貿絕對不能夠單單以拚經濟的肛門期思維來考量,否則就等於是在跟佛地魔交易,以為抓到了眼前的經濟,卻換來主權與民主平等的倒退,最終連經濟的自由和利益也將被剥奪。」

所以馬英九口口聲聲說服貿協議利多於弊時,便有人很多人就說,既然是利多弊少,任何執政黨都巴不得大肆宣揚,為何是快閃黑箱式運作?恐怕利多弊少的是國民黨及其代表的財團利益吧。

另一邊廂,中共政權雖然口口聲聲執政為民,口口聲聲追求社會主義理想,但早就蛻變成官商壟斷資本主義政權,參與全球化資本掠奪遊戲,把「無產階級」利益抛到九霄雲外。如果基於民族文化同源的迷思,而忽略中共政權的獨裁專制性質,恐得不償失。台灣青年學生除了看到馬英九政府為了資本財團利益,不惜犧性台灣人的利益外,也看到大陸在中共政權治下的文明低落、道德敗壞、貪腐比台灣更肆無忌憚,進一步經濟融合對台灣社會的深遠影響,因而群起反對,也是合情合理。

作為隔岸的香港人,看到台灣青年學生的反服貿運動,感受良多。在「國家關懷」的語言下,大陸與香港的官商壟斷集團已經逐步把香港的庶民經濟摧毀,市民經濟上受中港財團支配,政治上被越來越大陸化的統治所窒息,所謂經濟融合,「回歸祖國」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

一些六七年因 「反英抗暴」曾坐牢的香港老左,雖然撇不下「愛國情結」,也承認中國國風不純,台灣比大陸文明,較好地保留中國文化精華,甚至默認共產黨統治唔掂。面對如此經濟軍事強勢,但缺乏現代文明洗禮的大陸政權,迅速融合是最愚蠢的選項。偏偏一些仍然深受民族主義迷惑的港人,老左以至一些「民主回歸」派都覺得經濟融合是對香港有利,而完全忽略了經濟也是政治。那些為了一己之私的「愛國愛港」者則更不會理會中共政治經濟全面滲透香港的禍害,因為他們就是腐朽的一部分。

因此,台灣青年學生反服貿的意義重大,難怪引起那麼多人,特別香港青年學生的共鳴。三月三十日,台灣有數十萬人集會反服貿,香港就有過千青年為主的示威者,遊行聲援。為何是青年學生?很簡單,在全球化一體化下,壟斷經濟以自由之名到處肆虐,造成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一般人的出路越來越狹窄。但願越來越多人抛棄了上一代一生勞碌為了買樓買車,為地產商、財團做工薪奴隸的偽理想,願意為較合理和公義的社會而奮鬥,不管台灣人、香港人,以至大陸人。

 

 

 

 

廣告

2 responses to “反服貿的意義

  1. 中共是沒有「純」經濟協議的 , 不認清這一點 , 你會輸得很慘 , 台灣有香港的CEPA做參考例子 , 幸福得很

  2. 反服貿搞下去,香港政改也會有些不實在的「讓步」。曽鈺成話不太愛國愛港(不是核心建制)但仍愛國愛港(又未致極端對立)的,也可入閘。剛出爐張逹明等學者倡議「公民推薦」也未即時一棍打死。
    這些都不能相信。公民提名一定不可退讓。「勝也罷,敗也罷,就是不要同他講和!」就是蔣百里的「持久戰」同一說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