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聲」絮語

無論是傳媒一份子,無論是香港市民,這星期總有不少人感到震驚、憤恕、鬱悶以至恐懼。暴力不單是無形,還會見血,赤裸而殘暴。「香港變得越來越陌生」,這是近期互聯網上最流行的說話。很多人在哀嘆香港的法治、廉潔和自由褪色得越來越快。

「老餅」的灰記不期然想到六、七十年代的一些往事,那時是黑白兩道橫行的年代,警察收賄是家常便飯,如果晚上十一時過後仍然要麻將耍樂,就要預備五元、十元,警察會準時上門,準時收錢離開。小販、店舖…都習慣了要給錢警察和衛生辦。一些便衣雜差行為與爛仔無異,有便衣雜差坐靚車有美相陪,不知途人有甚麼得罪了他,令他面子過不了去,用槍轟人。而黑社會「收片」亦是閒常事。

七十年代及以前的香港亦不見得特別安全,灰記記憶所及,有好幾年,每年兇殺案以百計,即一、兩天就有人被殺,不時有人被刀刺到腸穿肚爛。灰記被父親叫到戲院買票,在不適當位置站立,也有類似黑道人士干預,「細路呢度唔企得」。那時候,普通市民都要應對警察的貪腐,黑社會的霸道。

現在大家都take for granted ,好像香港從來就是安全、廉潔、自由的社會。有很多人,特別是一些七、八十後,很緬懷港英的統治。灰記不怪他們,因為他們剛好經歷過香港「最好」的時光,卻沒有機會體驗香港腐敗、專橫與動盪的歲月。

歷史總是諷剌,即使五、六十年代香港貪污橫行,勞工無保障,生活亦艱苦,但對大部分香港人來說,這裏依然是「安居之所」。無他,凡事怕比較,這些大部分由大陸走難來香港的人,不用在大陸受「革命」洗禮,不用被一浪又一浪的政治折騰,已屬萬幸。灰記最直接的體會對像是母親,她出身貧農家庭,十四歲已到汕頭當家傭,原屬中共「革命」同盟的她,五零年與她服侍的小姐一起走到香港,原是汕頭富戶的小姐,來到香港一無所有,要當人家的家傭,與母親以契媽契女相稱,感情融洽。灰記記得,每逢這位我們稱為契婆的小姐來探望我們,必有豐盛的禮物,過年給我們的利是,特別豐厚。

這位小姐為何要落難香港,一字咁淺,她屬於共產黨要「革命」對象的資產階級,留在大陸必然多災多難。而灰記這位貧農母親,留在大陸也不會好很多,概中共靠農民奪取政權後,這些農民並沒有真正翻身,過不了幾年,中共搞大躍進、人民公社等,即使不用捱政治風浪,捱饑抵餓,日子也很難過。母親千方百計寄食油、寄衣物接濟她那些「翻身」貧農的親人,灰記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那時候,灰記一家的生活一點不富足,但兩餐溫飽卻總張羅得過。

灰記這家並非孤例,這是那麼多香港人甘心受英國人欺壓的原因。概英國人那時雖然高高在上,但他們有悠久自由主義的傳統,又深?統治術,知道要留有餘地,知道榨取這群香港人的勞力,也要給他兩餐溫飽,給他們空間。在英國人的「自由放任」政策,即不負責任下,一大群落難香港的中國人逐步建立家園,生兒育女,為此而各自奮鬥,這是往後香港故事的共同起點。這種「獅子山下」式的香港故事其實為時不長,因為英國人「自由放任」式的統治不久便要告終。

而在英國人快要捨棄這個殖民地時,腐敗的港英統治才得以整頓,八十年代,在中英的政治角力下,英國人逐步把香港裝扮成一個與西方社會「看齊」的現代化城市,這多少與英國人為了挽回面子有關。那些裝扮包括廉政、有限度的勞工法例、有限度的社會福利,「窮凶極惡」的公安條例越來越少被引用,市民上街表達自由的限制,在行政部門的自制下,逐步減少。不要忘記,七十年代末,所謂麥理浩的新政年代,港英仍是威權統治,示威遊行並非理所當然。舉一個例子,聲援油麻地艇戶的人要到總督府請願,政府一個不高興,整車人在銅鑼灣海隧出口被警方截停,然後送到中區警署拘留。

「八九六四」是轉捩點。雖然現在很多香港本土主義者拒絕與大陸有任何關聯,但香港人有限度的政治覺醒,是受中國八九民運啟蒙。八十年代胡耀邦及趙紫陽這些較有親和力的中共領導,港人亦較受落。而歷史亦似乎證明,胡耀邦及趙紫陽兩位,亦是未被中共黨性完全磨滅人性的中共官僚。不過,沒有最終決定權的他們,最後都在黨的生存大於一切的詛咒下,悲劇收場。香港人初步的政治覺醒亦受重大挫折。

英國人亦因「八九六四」,改變對華政策,調走殖民地式總督衛奕信,調來擅長「民主政治」的政客彭定康,大搞親民騷、開放議會,誓要把香港裝扮成有著種種西式民主元素的「真正」現代化城市,於是甚麼西式民主元素,都要在殖民地歸還宗主國前短短五年趕緊塞給香港人。然而,香港人未及咀嚼這些民主元素,新的宗主國已認定這些民主元素不適合香港人,肥彭時代的開放、民主、自由,其實只是短暫「美麗的誤會」。中共要香港人接受的,頂多是港英威權時代的統治方式。而特別2000年代末,中國以大國崛起之勢,成為世界經濟大國後,被英國人裝扮成與西方社會「看齊」的香港,便要起急速變化。

這種變化表面看不清楚,因為中國早已告別「解放」裝、騎單車的年代,要擁抱全球化的資本主義。現在大陸任何一個城市都有超現代的建築,有西方著名建築師的「傑作」。 深圳福田區不會比香港任何一個區「落後」。然而,中共一厢情願的威權統治,沒有英國人的政治老練和節制,港人不能接受。還有一個重大關鍵,「萬惡」的港英殖民統治,宗主國是一個有著自由主義傳統的英式民主社會,不能胡作非為而不被問責。而越來越忤逆民意的特區政府,宗主國的統治者即使穿起西裝,他們依然是一個崇尚暴力維穩的專制政權,港人再無所依靠。

今天,香港發生的暴力與不安,與數十年前不同,數十年前不涉宗主國,今天與宗主國的「君臨」有莫大的關係。只有這個宗主國不再依靠暴力與專制,香港的才可擺脫暴力與專制。當然,香港人現在已沒有「奢侈」去等待宗主國的轉變。但既然香港的暴力與不安源自宗主國的統治文化,香港人的每一個抗爭動作,每一句反抗聲音,都可以促成宗主國的轉變。而相信香港人的奮起,內地人不會袖手旁觀,會他們更直接感受暴力與不安。灰記「老餅」,依然相信「中國冇民主,香港冇民主。中國冇自由,香港冇自由」。香港人要切切實實重拾「八九六四」的政治啟蒙,?開依賴心態,奮勇向前。

而挺身而出,發聲「還擊」近日針對傳媒的暴行,是奮勇向前的一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