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的「去國」與官媒的奇談怪論

陳光誠一家人終於到了美國,中美雙方都可以暫時鬆一口氣。陳光誠抵達美國後,除了在抵達紐約大學後,發表簡短講話,說希望在美國休息學習,過一段時間回到中國,並希望中央政府徹查山東官員違法事件,並沒有接受傳媒訪問。他們一家人在公園蹓躂,也有校方保安人員陪同,不准記者走得太近。看來,美方亦不想陳光誠說太多,令中方不高興。

無論陳光誠真的希望到美國靜養學習一會,還是被迫離開對他和家人沒有安全保障的中國,或兩者皆是,中國當局也實在無話可說。陳光誠最終要在中美外交協調下離開一個「沒處容身」的「祖國」,中共不單無話可說,更應該要檢討和自省,為何一個他們外交部稱為正常的公民,一家人一年來會被軟禁和虐待。

不過,正如很多論者都說過,中共,或者說中國人最要面子,自己的醜事被揭露,成為國際焦點,這啖氣怎嚥得下。所謂「跌落地拿番咋沙」,官方《環球時報》在陳光誠離開後,發表社論,題為「陳的"奇遇"是一次性大氣泡」,就是「跌落地拿番咋沙」的典型。

文章雖沒有上綱上線,說陳光誠「叛逃」(既然是一個正常的公民,經正常的途徑,依法取得護照和簽證,官方又怎說得開口是叛逃),卻不屑西方傳媒(應包括香港一些傳媒),「把陳光誠描述成中國的反體制"英雄"」。把陳光誠"英雄"化,也許是吧,但怎也不應該是反體制,他本人也不會認為自己在反體制。事實上「依法維權」,基本上是所有內地維權人士堅守的立場。因為作為「雞蛋」的人民,除非「揭竿起義」鬧革命,否則除了依循法律賦予他們的權利向官方討公道,還有甚麼辦法。既是依循共產黨的法律維權,又怎會是反體制。除非在《環球時報》主筆心中,乖乖聽共產黨的話,聽幹部的話才不是反體制。

不能對陳光誠等維權分子依法維權但屢遭官方打壓、迫害作出解說,《環球時報》只能重彈老調,說中國地大人口多,情況複雜等的「老生常談」,以至把陳光誠事件說成個別現象。「各類爭議的社會事件大多在中國得到化解,但美國一些官員、人權組織及西方輿論的確從一開始就鼓勵了陳光誠的對抗姿態,中國國內也有一些人把陳的事情往僵持的方向推。一些人嘴上喊要解决,但行為卻在在鼓勵擴大事態,越僵越好。」這就是沒有法治觀念的中共官方及官媒的思維。

怎樣化解一個中國官方口中的正常公民及其家人被長期禁錮、虐打,因而被迫出走的事件?這事件有爭議性嗎?陳光誠叫天不應,叫地不閒,唯有向溫家寶呼救。如果中共真的依法治國,一早便應該派人到山東臨沂東師古村調查非法禁錮的事,把需要為事件負責的人,繩之於法,事情就是那麼簡單,陳光誠不需要因為人身安全問題離開中國,外媒及美國政府亦沒有干預的理由。弄至今天這地步,完全是中共由上至下都不守法的結果。

因此當《環球時報》說,「其實陳光誠的事情是一個彩色的大氣泡,破了之後甚麼都都沒有。中國法律尚有不完善之處,如果?個氣泡想要證明這一點,不用它?全中國国懂。如果它要證明中國法律越來越差,或者有等於沒有,它再怎麼證明也沒用。中國是個法制根基差,但在不斷進步、完善的國家,這是陳光誠加上美國政府、國際人權組織一起喊也駁不倒的事實。」無論中共官媒要怎樣自圓其說,也不應在這裡「強姦」陳光誠,他的出走並非要證明中國法律越來越差,而是感覺得不到法律的保障。陳光誠以及一些維權人士的「不幸」,是最終他們不得不借助「外國勢力」。

「回過頭來綜合看,陳光誠的事閙出這麼大動靜,但對中國社會穩定的實際衝擊卻很小。根本原因在於中國人對自己國家的認識總體上是成熟、穩定的。這些年不斷出有關"異見人士"的西方輿論轟動,多數中國人已經見怪不怪,有了一定免疫力。」

只有中國這樣的國家,才會有這樣的奇談怪論,明明是一個公民的基本安全受威脅,明明是一個公民的最起碼權利不斷被剝奪,明明是官方的這些非法行為是破壞社會穩定的元凶,卻把責任推給一個手無寸鐵的失明人士。還為陳光誠事件鬧大了也沒有對社會穩定,其實是中共政權,有大的衝擊而沾沾自喜。灰記只能再說一句,奇談怪論。

最後,也是香港媒體重點報道的部分,就是這一段︰「相信整個中國社會,包括中國基層官員都會因陳光誠的事情變得更成熟,對打破一些特殊的僵持更不拘一格。中國需要加快改革,而改革的要義之一改,就是擴大社會的彈性,減少僵持點,以及不讓一個僵持點無限放大它的意義。」

看到一句中國需要加快改革,部分港媒如獲至寶,覺得中共官方有所反省。但灰記卻看到中共的脆弱,連地方官員胡作非為都不敢哼一句,甚至檢討山東官員的處事方式都不敢說,只能以擴大社會的彈性,減少僵持點來作為「勸喻」,中共中央對地方政府如此「投鼠忌器」,相信才是社會不穩的主要原因吧。

誰能保障陳光誠的安全?

「我想告訴奧巴馬,請他想一些辦法,讓我們全家離開。」陳光誠「自行」離開了北京美國大使館後,改變了先前可以安全留在中國樂觀的看法。

事情在一天內急速變化。陳光誠5月3日接受有線電視記者電話訪問時說,她在使館得知太太被押往北京。她太太在山東家中曾被綑在椅子兩天,自己的家園被侵佔。中方人員威脅要打死他太太才離開美國大使館。他希望胡溫能尊重其作為公民的遷徙權利,又說希望離開中國是因為感到不安全。

5月3日晚,陳光誠透過協助營救他的郭玉閃發聲明,節錄部分如下︰

/光誠沒有跟媒體說過他要政治避難,他只是說要去美國休息幾個月,他有紐約大學邀請函,既是自由人,他想去美國旅遊一段時間再回國,所以談不上改變主意。……

/他沒有直接或間接批評美使館「強迫」或誘導他走出大使館,是他自願走出大使館的,並且對美使館過去一周的幫助心存感激。……

/第一天入院確實發生一些不愉快現象,給他和他的家人帶來一些不便與痛苦,也為此有所焦慮和緊張。其中尤其得知來自家鄉山東官員對他夫人袁偉靜的威脅為最。他希望在舉世輿論的關注下,中國政府能真的依法處理好山東官員一直對他及他一家的各種非法迫害。

從美方早一些時間發出的照片,陳光誠是在美國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及駐華大使駱家輝護送下進入北京朝陽醫院,遠非中國官方新華社所說的「自行」離開。早前中國外交部指︰「美國駐華使館以非正常的方式將中國公民陳光誠帶入使館,中方對此強烈不滿。美方做法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中方決不接受。美駐華使館有義務遵守有關國際法和中國的法律,不應從事與其職能不相符的活動。中方要求美方就此道歉,徹底調查此事,處理相關責任人,並保證不再發生此類事件。」

而美方並沒有反駁中方的指摘。只是陳光誠離開使館時,說中方承諾陳光誠安全,才讓陳離開使館。現在陳光誠一家現在前途未卜,未知中美最終能否達成協議,讓陳一家人離開中國。

5月4日《北京日報》更發表措辭強硬的社論,譴責陳光誠甘心當美國「抹黑」中國的棋子,又抨擊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是「處心積慮」策劃事件的政客。看來中共一如既往,被踢爆縱容官員胡作非為,虐待自己的公民後,腦羞成怒,口出狂言。但令人擔心的是被罵的陳光誠及其家人的處境,似乎這個政權不會給他好過。

陳光誠逃入美使館事件,有人譴責美國欺負中國,這種跟官方動不動干預內政的觀點一樣,不值一駁。如果中方如外交部所言,堅持要美方道歉,為何容許美方官員護送陳光誠到朝陽醫院和家人見面?老實說,即使是美方邀請陳光誠進入使館,又有甚麼不正常。作為一個公民,陳光誠本應有行動自由,本應可以到處去,包括在美方同意下,進入美使館。反而中方要調查的,是為何陳光誠一個失明人士要逃離自己的家園,為何他們一家人受非法軟禁,為何幹部可以不遵守中國法律……

陳光誠要向美方求援?這又令人想起早前他在視頻向溫家寶的三個要求,1/ 依法懲處罪犯;2/依法保障家人安全;3/依法懲處腐敗。陳光誠本來依法維權,利用其自學的法律知識,為那些被強迫絕育、墮胎,乃至因超生被抓捕,被強罪巨款的婦女及其親人維權尋求公義。但其維權行動觸怒其家鄉山東的地方貪腐勢力,零五年在北京被山東公安公然綁架回山東臨沂東師古村,被非法禁錮家中,零六年被山東臨沂沂南法院,以「故意破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

前年服刑期滿依然被非法禁錮於家中,不准跟外界接觸。當越來越多內地網民關注他一家被無理對待,展開探訪行動。村鎮政府卻變本加厲,對陳光誠一家的監控、施暴升級,又完全封鎖古師古村,不准任何人進入。有幹部還親自對陳光誠說,我們就是不講法律。在長期被非法禁錮及粗暴(太太、自己被毒打,年邁的母親也不能倖免)對待下,陳光誠才興起出走的念頭。

那為甚麼出走便要到美國大使館?因為在中國沒有一塊令他感到安全(其實也是很多中國老百姓,甚至中共官員感到安全)的地方。想想零五年,他是在北京被山東的公安綁走的。如果山東公安認為他犯了法,根據法規,是否應知會北京公安,由北京公安拘捕後,按手續移交山東公安,為何沒有這樣做?而陳在北京曾被山東公安綁架幾次,有時是在北京公安配合下進行。他的好友騰彪就曾被北京公安推到在地上,眼看山東公安綁走他。然後,沒有任何拘捕手續,他禁錮了一年忽然移送法院判刑四年?為何刑滿還要禁錮他於家中,連太太、母親、兒子也要一起受罪,而北京中央政府不聞不問?這些都說明,陳光誠所處的中國沒有一處,是溫家寶所言,講求法治的地方。所以沒辦法才找外國使館辦忙。

據說,他曾經向美國以至多國使館求助,但都被拒。直至最近美方才同意收留他。一般相信跟中美戰略峰會有關,即陳光誠是美方用來作談判的棋子。美國利用一個中國人的安危作為一張牌來打,的確令人感到不屑。即美國所謂人權、自由的價值,是有條件的,是為了美國的利益服務。不能為他們的利益服務,便不是人權問題。

但要強烈譴責的仍是中國政府,如果不是中國的官員幹部胡作非為,侵犯基本公民權,中國公民,包括陳光誠,又怎會成為美國的人權棋子。現在除了陳光誠一家人前途未卜,曾發放陳光誠離開美使館後消息的曾金燕又被國保帶走,曾協助陳逃亡的何培蓉至今仍被失蹤。就是中國公民沒有起碼的安全感,所以令美國有機可乘。

因此,那些罵美國干預中國內政的人,罵陳光誠當美國抹黑中國棋子的人,還是去問問胡溫,中國政府為何保障不了陳光誠的安全吧。而陳光誠的好友騰彪5月2日曾與他電話詳談,內容可能解釋了為何中國保障不了陳光誠一家,和眾多維權人士的安全,以及為何眾多維權人士,最終選擇離開中國。

陳光誠的問題

輔仁媒體上載

這兩天對關注中國人士最轟動的新聞,應該是陳光誠逃出山東的消息。這位失明維權人士曾被莫須有監禁四年,兩年前「獲釋」後被非法禁錮在家。為了令陳光誠與外界斷絕接足,陳光誠的家鄉山東臨沂東師古村,兩年來成了「生人勿必近」的地方。外來車輛/人士禁止進入東師古村,不但如此,企圖走近者一定被毆打和驅趕。去年曾有近百網民組織探訪團,希望看望被禁錮在家的陳光誠,結果被村政府指派的人毆打驅逐。臨沂東師古村果真成了無法無天,只有村幹部說了算的「蠻荒」地帶?

香港主流電視媒體以有線的報道最顯著和詳盡,其次應是Now。至於兩個免費電視台,則作「冷處理」或不處理,果真是「和諧一號」及「和諧二號」了。「熱血」的有線記者到東師古村,希望了解其家人的情況,當然不得要領。她在facebook上留言︰「到了東師古村,沒法想象陳光誠是如何逃出來的。村子是監獄、布滿了無法無天、無人性的仆街。由黑夜到天亮時,太陽出來了,我們說不怕,道理在我們這裡,陽光照著我。我始終相信有些人會不得善終。小妹不才,進不了村,沒法了解更多,陳光誠的家人依然在裡面,肯定會受很多苦,大家請持續關注他們。」

是的,最熱烈的報道和討論,其實是在網上,facebook和twitter對陳光誠及與其有關人物的關注,可再次用舖天蓋地來形容。而實際上是網上最先傳出消息,主流媒體才跟進。如同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等,互聯網已成了取得中國消息的最快速的途徑。

陳光誠這位自學法律的失明人士,為自己,為殘疾人士及鄉親維權,包括上訪揭露地方政府違法徵稅;狀告北京地鐵公司因他沒有證件不能享殘疾人士優惠違法,獲勝訴;他和太太曾希望組織全國性的殘疾人士志願組織,結果不成功;最後他因為希望循法律途徑,為那些被強迫絕育、墮胎,乃至因超生被抓捕,被強罪巨款的婦女及其親人維權。最終於零五年在北京被山東公安綁走,禁錮在家,受暴力虐待。不少維權人士和律師欲到臨了解情況,提供援助,都遭暴力襲擊。零六年陳光誠在家中被帶走,「失蹤」了一段時間。陳光誠同很多維權人士一樣,希望透過法律為自己為他人維權,最終臨沂沂南法院,以「故意破壞財物罪和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

陳光誠的遭遇,與眾多維權人士類似,都是被這個連自己所定的法律也踐踏的政府,連同暴力的國家機器長期虐待。但這位維權勇士,仍然寄望溫家寶,希望這位口口聲政治改革,口口聲依法治國的總理徹查臨沂政府濫權暴行。他利用視頻公開向溫家寶提出三個要求︰

第一︰「依法嚴懲罪犯」

「……對這件事情您親自過問,指派調查組展開徹底調查實真相,對於是誰下命令,命令縣公安、黨政幹部其它十人到我家裡入室搶打加傷害,而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續,沒有一個人穿制服,打傷了不讓就醫,誰做出的這樣的決定,要展開徹底調查,並依法作出處理,」他在視頻中訴說自己和太太被村幹部多次毒打,一次太太連續被群毆數小時,弄至手臂重傷,眼角骨折。甚至年邁的母親也被毒打。而對他家的封鎖監視更可說是達到瘋狂地步。「……家裡有一個組,我家外面一個組,家外面一個組就是分散在我家周圍,四個角上,路上,再往外就是以我家為中心,所有的路口都有人,從我家向四面八方不斷的分散開來,一直到村口,最嚴重的時候一直到鄰村,在鄰村的橋上,也坐著七八個人,然後這些不法幹部,利用手中權利,命令鄰村的干部在那陪著,然後還有過來的一批人開著車不斷的巡邏,在巡邏的範圍可達我村以外5公里甚至還要多,那這樣的層層的看守,在我村里最少有七八層,而且把我們村周圍所有進村的路口都編上號,據我所知我這編成28號路,到時候他們上班的時候,誰誰到28號路,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啊,據我所知,參與對我實施迫害的光縣公安、刑警,以及縣、雙后鎮黨鎮幹部就有90-100人左右……」

第二︰「依法保障家人安全」

「我雖然自由了,但我的擔心隨之而來,因為我的家人、我的母親、我的愛人、我的孩子還在他們魔爪之中,長期以來他們一直對他們實施這種迫害,可能因為我的離開,他們會對他們實施瘋狂的報復,這種報復可能會更加的肆無忌彈……」除了毒打,村鎮幹部還「從去年7月29號斷電一直到12月14號才給恢復,從去年2月份不讓我進出買菜,讓我們生活極度困難,所以我對此非常感謝網友不斷的關注,加大關注力度,以了解他們的安全情況,以了解他們中國政府本著法律尊嚴,維護人民利益的角度去保證我們家人的安全,否則他們的安全沒有保障,如果我的家人出任何的問題,我都會持續的追討下去! ! !」

胡佳與陳光誠(曾金燕上載)

事實上,陳光誠於4月22日逃亡後,他的哥哥陳光福及姪兒陳可貴被人入侵家中,他們以刀還擊,斬傷來人,陳光福現已被帶走,姪兒則被追捕。有份協助陳光誠逃亡的兩位人士,南京網友「珍珠」何培蓉,於南京被失蹤,北京學者郭玉閃亦被失蹤。曾於陳光誠自由後與他見面的胡佳被帶走問話。而胡佳曾接受記者訪問,說陳光誠現應在北京美國大使館。

對一些「左傾」人士而言,很多中國維權/異議人士,對美國都「推崇備至」,不少最終都會流亡美國。他們會批評經濟環境好、身份較特殊的艾未未是美國/西方的竉兒。但陳光誠是基層出身的維權人士,他們就轉為說美國利用陳光向中國討便宜,欺負中國。灰記雖自命左傾,也對美國霸權多所批評,卻從不會被這些狹隘民族主義(其實是黨國主義)所迷惑。灰記覺得持此種看法的人是本末倒置。根本問題是中共不守自己訂下的「國法」,利用赤祼的權力/暴力去欺負維權百姓。在中國人維權問題上,美國是否欺負中共,不關灰記事,不關中國百姓事,更可況美國所做的只是「收容」一位「走投無路」的人。持「美國欺負論」的人,為甚麼不反思一下,偌大的中國,為何竟容不下幾個維權/異議人士,要動用龐大國家機器鎮壓?陳光誠等所做的一切,到底有那些被美國利用來欺負中國?

第三︰「依法懲處腐敗」

「這裡面有大量的腐敗,我記得(去年)八月份,他們在對我進行文革式的批鬥的時候,曾經說“你還在視頻裡說花了三千多萬,你知不知道這三千多萬是08年的數字了,現在兩個三千多萬都不止了,你知道吧?就這還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層賄賂官員的錢!你有本事你在網絡上說吧!”他們當時曾經說過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過來人說“我們才拿多少點錢,大頭都讓人家給剝盡了”這的確是他們發財的一個很好的機會,據我所知,鄉里剝掉的錢都到組長的手裡,每僱一個人一天是100塊錢,那麼這些組長再去找人的時候,就明確的告訴他,說是一天100塊錢的工資,但我一天只給你90,那10塊是我的,那麼在當地每天勞動一天也只有五六十塊錢,做這樣的事情又不需要付出很大的勞動,又很安全,又一天三頓管著吃,他們當然都願意幹,90塊錢也願意幹,可是這一個組20多個人對組長來講一天就是200多塊的收入,那這個腐敗是何等的厲害!另外據我所知,我在關押期間,他們把土地拿出來全部種上菜,然後種點食用菜的時候,他們自己買自己賣謀取利益,這些事情民眾都知道,一點兒沒有辦法。

據我所知,維穩經費,他們有一次告訴我,縣里一次性就能給鄉里撥幾百萬,而且他們說“我們能拿多少點,大頭都讓人家拿了,我們頂多就喝點湯”。可見這裡面的腐敗是何等的嚴峻,這種金錢、權利是何等的被亂用,因此對這種腐敗行為要求溫總理調查處理,我們老百姓納稅的錢不能就這樣白白的讓地方的不法幹部拿去害人,去害我們黨的形象,他在做這些所有的見不得人的事情的時候,都是打著黨的旗號在做的,都說黨讓你做的!

溫總理, 這一切不法的行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黨委幹部違法亂紀、胡作非為?還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不久就應該給民眾一個明確的答覆,如果咱們對此展開徹查,把事實真相告訴公眾,那麼,其結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您繼續這樣不理不睬,你想民眾會怎麼想?」

陳光誠說到了核心問題。中共為了不願進行政治改革,那怕是「依法行事」的一點改革也不願做,因為制度性的腐敗已經深入骨髓,上層大貪,基層小貪。所以只能用大量維穩經費,即武力與收買來穩定政權。其實陳光誠逃亡後發生的何培容在南京被失蹤,胡佳、曾金燕在北京被帶走問話,已證明這並非並非地方黨委幹部違法亂紀,而是跨省的集團式互相包庇。灰記也不相信溫家寶一直不知道陳光誠的事,只是他中共高層在窩裡鬥,怎會有空去理會一個「小小」陳光誠的呼喊。

但正如吳國光在新世紀網所寫的「陳光誠比薄熙來更能考驗溫家寶」所言,中國底層社會的命運才最值得關注︰

「…… 民众的基本权利应该比高层的权力斗争更为重要。从温家宝近年的言论看,也根据中国政府一贯的宣示,陈光诚的问题应该比薄熙来的问题更能得到关注并得到解决。」

「……基层官员的为所欲为,是中国官民矛盾持续、急剧并严重恶化的最为重要的原因之一;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中国政治变革的当务之急。这不是说高层领导没有责任,也不是说中国目前的权力制度不是问题,更不是说中国政治变革不需要宏观视野和宏大动作。恰恰相反,基层公共权力是所有这些问题的集中体现,而且是直接关乎每一个公民每日每时的生活的政治体现。"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如果不能解决这"一根针"的问题,"千条线"怎么彩色、怎么编织、怎么"改革"、怎么"亲民",可以说那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愿意再次呼吁中国那些具有开明思想、务实态度和变革意愿的各方面精英,包括政治领导人和自由知识分子,在你们讨论所谓"顶层设计"、"路线之争"、"文革还是改革"、"下一个十年"之类的宏大叙事的同时,分一些目光到基层事务上来,给底层民众多一些关注,最好能够把解决普通民众与那些每日每时介入他们生活的公共权力之间的矛盾作为思考中国治理与变革的一个基本立足点。中国进步的症结,也许和薄熙来问题有关,但更多地在于解决陈光诚问题!」

最後,吳國光語重心長的向大大小小的基層官員呼籲︰「……要你们良心发现也许很难,我甚至也理解你们不得不为政府的恶政而作恶的苦衷,但是,也请想一想你们自己的命运――被逼急的民众一旦挥刀,首先面对你们的头颅,而不是你们背后的什么国家政策和"维稳"大计。官员再多,多不过民众;稍高层次的官员可以调离、升迁,他们的家人甚至已经移民国外,而整个恶政的后果一旦结算,你们将无可逃避地是民众愤怒的箭靶。我想你们也都看到过了,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共在清算旧政权的过程中,国民党高官转身成为中共全国政协委员,继续高举庙堂,而国军的排长、连长们和各地的保长、甲长们,则纷纷被就地枪决。撇开对于这种举动的道德评说,从今天官民矛盾的恶化想象当年的情景,我感觉比较容易能够理解那样的事态发展了。我不愿意看到历史重复这样的场景,我也相信国人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景再次出现。但是,无论愿意不愿意,我们却没有力量决定未来的发展。决定权在你们手中,在你们的领导手中。」

大家在為陳光誠「重獲自由」而喝采的時候,他所展現的問題依然令人窒息。

附錄︰艾曉明老師的「飛躍東師古」(自由光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