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國際組織」干預的世界中

早前看了一齣名為 The Whistleblower 的電影(忘了中文譯名)。影片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講九十年代一個被美國政府外判英國私人公司聘請,前往波斯尼亞執行內戰後維和任務的美國女警,偶而發現不少東歐少女被誘拐至當地酒吧當「妓女」,受盡虐待。而前往光顧大都是聯合國維和部隊人員。她希望協助這些不幸的女子脫離險境。但當她插手此事後,才發覺聯合國維和部隊,那間私人公司以至當地警察都參與其事,上層主管都知道及包庇這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一位聯合國高層對同情她的人權專員說,為了維護聯合國的形象,不能讓她再追查下去。很自然,她後來被那間私人公司解僱。在同情者協助下,她偷走很多機密資料,把事件向傳媒曝光,並控告那間私人公司。但法庭只判定私人公司無理解僱。而這位 whistleblower(告發者)以後一直不獲任何國際組織聘用。

影片結尾的字幕打出,美國出兵伊拉克及阿富汗後,派駐當地的聯合國維和人員,依然有不少由私人公司聘用,事情並沒有任何改變。看過該電影的女性朋友對灰記說,想起維和人員對女性的暴行,覺得「維和部隊」這四個字相當噁心。這亦令灰記想起很多戰爭及戰後軍人對婦女所作的暴行仍未得到正視。例如中國政府只針對二戰時,日軍對中國婦女所施的殘暴,至今仍不敢面對蘇聯紅軍在爭先奪取中國東北時,對東北婦女所施以的暴虐。無他,蘇聯紅軍「協助」中共奪取東北「功勞」蓋過那些地位低微的婦女。

九月四日有線電視新聞引述外電報道,人權組織在利比亞搜出機密文件,證實美英情報機構均曾協助利比亞獨裁者打壓反對派及異見人士。報道指︰

「美英情報部門和卡達菲政權的關係亦較外界想像中密切,人權觀察在變節利比亞前外長庫薩荒廢的辦公室找到大量文件,指美英曾經協助利比亞搜捕異見人士。文件顯示美國中情局曾經移交多名嫌疑恐怖份子給利比亞,即使明知他們在利比亞會遭到嚴刑迫供,至於英國軍情六處,就提供異見人士在英國的資料。

卡達菲二零零四年宣佈放棄核武計劃之後,西方情報部門開始與利比亞合作。但該些文件顯示,他們之間合作,較外界所知密切很多。」

現在以美英為首的北約「意正辭嚴」要卡達菲向反對派投降,好像從來就站在反對派和異議人士的一邊,偽善得可以。而灰記幾乎可以肯定,北約「協助」利比亞反對派的首要目的,是培植反對派中的親西方力量,以延續西方的影響力。不過,正如不少利比亞人民對記者所言,利比亞經歷長久的獨裁統治,最渴望是民主自由,要求政府向人民負責。希望利比亞人民知道美英為首的西方國家,並非從來站在利比亞人民一邊,從而對北約等國際組織的介入持批判及防備態度。

其實當年的卡達菲的確曾想走一條不受西方社會和國際組織支配的道路,即所謂帶有社會主義色彩的綠色革命。但獨攬大權的他,逐步沉迷於權力,把國家看成自己的家族資產,最終弄至民怨四起,眾叛親離。這是所有獨裁者的縮命(中共把國家看成一黨之產,所以也很避諱茉莉花革命)。灰記期待,受茉莉革命啟發的阿拉伯人民看清楚「國際社會」的真面目(相信他們當中不少人對西方所代表的國際社會有一定的認識和批判),真真正正走上人民自強的道路。

阿拉伯世界擁有戰略地位和豐富石油,但當地人民長期活在獨裁統治和國際組織的支配中。如果阿拉伯革命能走出「反西方獨裁」和「親西方獨裁」的怪圈,將會為世界帶來新的啟示。

再回到電影 The Whistleblower,以及人權組織在利比亞所發現機密件的新聞,不知電影和新聞可以讓多少西方人正視自己國家和國際組織所幹的壞事,還是讓人們變得更犬儒,更遠離政治?但全世界正在燥動,活在西方社會或發達城市安穩舒適的人們(包括灰記),遲早不能逃避面對這些「醜陋」的政治。

廣告

為了「安全」而犧牲與排外迷思

 

Israelis Chant: “Mubarak, Assad, Bibi Netanyahu"

面書上有人轉貼美國非主流媒體The Real TV報道,八月二日超過二十萬計以色列人在全國九個城市示威,抗議房屋、失業、退休欠保障等問題。示威高叫「穆巴拉克、阿塞、內塔尼亞胡」,高叫內塔尼亞胡和他的老友穆巴拉克回家。很明顯,以色列人也認同阿拉伯革命,並受到啟發。阿拉伯世界的革命,英美媒體大肆報道,特別那些並非英美盟友的獨裁者,如利比亞領袖卡達菲更諸多鞭撻,英美政府甚至出動戰機空襲利比亞。但對於以色列出現大規模示威,英美主流傳媒卻沉默起來。其偏坦以色列政府的雙重標準真的無話可說。

示威者不滿以色列政府「國家安全」至上為由,妄顧人民的福祉。從示威者的訴求所見,都是貧富差距、青年失業、工人欠保障、長者退休沒保障等全球化下的全球性問題。一位女示威者說,光說國家安全、國家安全,這是不夠的,我們的需要更多;由蘇聯解體後移居以色列的猶太人抱怨,當年他們移居以色列,貢獻了專業技術,到頭來沒有任何退休保障(以色列大約有20%此類移民),灰記真希望這些前蘇聯移民不是為以色列製造武器;還有不少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的青年出來示威。

一些猶太復國主義者也在示威人群中挑釁,高呼猶太殖民區是解決方法,被現場示威者高聲柴台喝倒采。看來,出來示威的人並不認同以色列政府針對巴勒斯坦人的種族主義國策,但他們有多大決心鞭策其政府放棄花費龐大的黷武政策,與巴勒斯坦人和平共處,多點為以色列人真正的福祉著想,仍有待觀察。但越來越多以色列人表達對現政權的不滿,對「國家安全至上」的政策的質疑,對阿拉伯中東和平帶來希望。

示威者堵塞道路,但沒有人如香港傳媒般大造文章,指摘他們阻塞交通。不過,部分示威者命運如香港示威者一樣,被警方強行帶走。警察作為國家暴力機器一部分,全世界皆然。

灰記在想,新自由主義那種「市場至上」的經濟操作,已經令全世界越來越多人感受到生活無保障的壓力。只是他們的反抗是否能針對源頭,即資本主義全球化下的市場壟斷、大國大財壟斷下的貧富差距惡化,而不是新移民搶飯碗、外傭搶福利、國家安全等排外右翼民粹迷思。

但願越來越多以色列人明白,他們生活艱困並非巴勒斯坦人的問題,是美以政權企圖壟斷中東、操控阿拉伯世界的問題。也願香港人也清楚,香港人生活水平下降、生活無保障,不是新移民或外傭的問題,而是在政府的合謀下,地產霸權、大財團壟斷,摧毀庶民自力更生能力的問題!

(最新消息︰BBC報道八月六日又有超過二十萬,當中很多中產階級上街抗議物價高漲、生活困苦、社會不公及腐敗等問題。但沒有如The Real TV般詳盡地反映示威者的心聲。還引述內塔尼亞胡說會認真處理示威者的訴求,英美主流傳媒對以色列政府始終「愛護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