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自由市場」

經常被西方「自由市場」經濟學者,推崇的香港「自由市場」,例如芝加哥學派的佛利民便經常誇讚香港是全球最自由市場。但其真實的情況,與這些象牙塔裡的學者所想像的相去甚遠。

如果只是象牙塔內的冷理論也就算了吧。偏偏這些學者要把他們的想像訴諸現實,並多得要把公共資產私有化、要把削減人民福利,要協助財團/資產階級謀取最大利潤的政權青睞。於是七十年代,美國中情局及跨國電話公司,跟智利軍方合謀,推翻了民選的左翼總統阿倫弟,為芝加學派的「自由市場」實驗舖路。結果當然是大地主跨國大財團壟斷經濟,貧富差距加劇,民不聊生。加上軍頭皮諾切特為了維繫這個所謂「自由經濟」體系所實施的恐怖統治,智利人度過了超過二十年的黑暗歲月。

而列根和戴卓爾太太所推行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由不同政黨的繼任人繼承,這種只管deregulate及私有化的經濟,令金融資本橫行,弄至財富越來越集中於一少撮富人手中,連中產也「冇運行」。今天全球越來越多人走出來反對新自由主義,乃至資本主義,證諸今年全球蜂擁的「佔領」運動、反私有化及反緊縮政策罷工示威。

這現像在號稱全世界最「自由」經濟體系,亦沒有兩樣,金融地產壟斷大部分經濟,貧富差距是發達地區之首。而所謂「自由」只是壟斷大財團頤指氣使的自由。有線電視報道︰「繼有連鎖零食店投訴被供應商施壓,不可以平之可口可樂之後,再有雜貨舖投訴,他們出售的出前一丁即食麵,原本定價3元 一 包,但總代理要求他們加價,跟隨建議零售價,以10元三包出售,否則不再批貨給他們。

一間小型食物雜貨舖,九月開張以來,一直向代理入出前一丁,來貨價2.7 元一包,他以3元出售,而超市就以3.4 元一包。兩星期前,出前一丁總代理日清要求他們加價,以3.3 元一包出售。老闆怕沒有貨品出售,唯有加價,但銷量就下跌一半,之前一日銷量100 包,加價後一日銷量只有50包。老闆表示,會繼續鈔日清爭取,讓他們以3.1 元一包出售,但稱成功機會不大。」

當然日清公司及百佳均否認有施壓。但如沒有其事,小商戶為何要編造這樣的故事?實情是大超市集團的惡霸行為早已有所聞,例如上架費,即是說供應商要供應產品給大超市集團,是要付費給大超市集團,否則這產品絕跡此一大超市集團。結果當然是產品的價格偏高,而超市集團兩頭賺,簡直就是搶錢。這些眾所皆知的事,由於沒有供應商敢出來說,自然變得沒有證據。因此,百佳不准小商戶賣同一種貨品比它便宜是「小兒科」。問題是這「小兒科」很可能影響小商戶的生存。

不但小商戶,《壹周刊》報道,算是較有實力的「759阿信屋」,曾因以平過超市價出售可樂、維他奶而被供應商停止供貨。至於為何供應商停止供貨,就是阿信「不識趣」地賣得比兩間超市集團便宜。幸而因為他本身是為日本廠商生產電子及電腦產品的廠家,在日本僱客的介穿針引線下,直接可從日本引入零食及飲品,可以繼續經營。正正因為他有較雄厚資金及人物關係,可以想辦法解決貨源。小商戶便只能任由宰割了。

這就是香港「自由市場」的事實。佛利民等自由市場原教旨主義者推崇小政府,反對管制。但香港的其實是壟斷市場,世界上亦沒有真正的自由市場。政府的介入已經是起碼要做的事。但拖了多年的反壟斷法例,如今稱為競爭法,受到商界強烈反對下,政府作出重大讓步,被很多人批評為無牙老虎。灰記真的懷疑,即使法例通過,也未必管得住超市壟斷集團的霸道(參看《經濟日報》「小店指百佳欺壓,官稱要調查」)。而更嚴重的金融地產霸權,如大地產商和政府合力炮製的高地價環境,高租金環境對小市民小商戶的影響,競爭法根本就管制不了。

相信這個由商界透過不民主制度影響的「小政府」,是不會有心力去真正解決深層次矛盾。因此越來越受港式「自由市場」壓迫的人,必須透過各種方式,無論是佔領中環運動深化,如深化討論「佔領」的意義,以至組織行動等;透過督促政黨影響政治變革;參與各種民間自救運動……不一而足,最重要是認清大家最主要的敵人,資本主義最高利潤掛帥的壟斷市場經濟,在香港體現為金融地產霸權。

附錄︰「養肥地產商的金融霸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