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速記

IMG_1688三點鐘,從電視晝面看維園,場面一點也不熱鬧。三點鑵雷曼苦主已遊行到街上,要曾蔭權下台。三點半過後,走在被封的半邊的軒尼詩道灣仔段,感到出奇的舒服,沒有任何車輛,街道屬於公眾。

IMG_1705接近四時,遊行的龍頭還在銅鑼灣段,灣仔這邊已聚集了不少人群,還有各黨派各團體的捐款站。灰記與好友站在菜園村村民及支持者的攤位,為他們打氣。

保留生活形態的權利vs官方的發展主義,是實力懸殊的鬥爭。不過,這種鬥爭別具意義,這群生活了幾十年的農民的堅持,拆穿了特區政府虛偽面貎—-口說發展保育平衡、口說要打造多元化城市,實質是徹頭徹尾為地產金融全球化服務,眼中只有西九的大商場、大型住宅、供豪客富戶享受的西九文娛區,以及為他們專設的廣深港高速鐵路。基層庶民要過甚麼綠色生活,對不起,你們阻住特區政府高官 and friends 發達,即是阻住地球轉。

四時半左右,龍頭在菜園村攤位經過,義工向遊行人士派發有關菜園村抗爭的刊物和傳單。大部份人直行直過,也有小部份停步與義工交談。而坐在遊行路線旁的一位菜園村婆婆,便成了相機、攝錄機的焦點。這位婆婆聲音很小,不站近也聽不到她說的是「支持菜園村」幾個字。但她卻成了遊行路線這地段的「地標」。

除了菜園村村民要求不遷不拆,還有反對尖沙咀碼頭改建大商場、撐公共廣播、撐普選、釋放劉曉波、曾蔭權下台、外籍家務助理要求最低工資一視同仁、性工者、少數族裔爭權益、法輪功控訴中共迫害……。

灰記這次定點看遊行,看到一種現象,非政黨的自發群體越來越佔主導,幾個泛民政黨和勞工團體只是參與的一份子,這證明民間社會的確越來越成熟。我們再不需要甚麼民主之父、香港良心,我們不願被曾蔭權代表,也不需要被甚麼泛民名人代表,也不需要響應他們的號召。這種自主是推動政治進程、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

七時左右,菜園村村民遇到遊行經過的菜園村村民,場面頓時熱烈起來。而附近的長毛重施零三年的故技,不斷大叫曾蔭權,群眾馬上回應仆街。跟著負責開路的幾輛警車駛至,告訴遊行已到尾聲。

IMG_1701

七一有人擺檔,有人遊行,無他,要向當權者訴說心中的不滿。七一之後,生活或許如常,特區政府或許依然故我。作為庶民,能夠做的就是繼續發聲、繼續行動,直至這個特區政府真正向人民負責為止。

廣告

向少數族裔致敬

首先向香港少數族裔致敬。灰記要致敬的當然不是那些剛看完七人欖球賽的歐美人士,而是默默遊行,向香港警方討公道的二千多名以尼泊爾裔為主的南亞裔人士。

灰記因為工作關係沒有現身支持,但在工作場所看到電視的新聞報道,深受感動。本地有色的少數族裔的確默默承受日常很多無形的歧視,政府在訂立種族歧視條例又千方百計「諗縮數」,不肯承擔責任,給予南亞少數族裔較大的升學和就業機會。

另外正如人權組織所指,南亞少數族裔被警方濫權的機會也比一般人多。

這次尼泊爾裔人士被殺未必直接涉及種族歧視,但若沒有二千人及死者兄長現身向警方討公道,警方肯定會「警警相衛」,最後裁定警員合法殺人。因為在警方和很多香港人心中,一個流落山頭的異族人士的生死引不起他們的重視和關注。

現在至少會愈來愈多人疑問,為何警員要向死者頭部開槍?而警方必須向南亞裔人士以至公眾解釋,是這位警員存心致人於死地,還是他心理素質差而胡亂開槍…。為什麼警員要致人於死地?莫非就是因為死者是警員心中,無人會理會的「異族流浪漢」?。

為甚麼待死者如豬如狗?為甚麼要向他頭部開槍?這是很多遊行人士的疑問。

這次示威有一個很大的啟示,特別對很多處於基層,但輕易對南亞裔存有偏見的華裔港人。以基層為主的南亞裔,其實與他們命運相同,都是生活上處處受欺壓的一群,包括被警員濫權機會也較多。唯有團結一致,向不公義說不,那些強權(作為國家機器一個重要部分,警方絕對是強權)才可能被迫檢點一下,甚至檢討一下。

再次向少數族裔致敬,他們很有尊嚴地示範了愈是弱勢,愈需要團結發聲。

靜默地遊行發出更清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