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連海的聲明」

通告

我現在保外就醫,在醫院治療並聲明拒絕與任何人接觸及打擾我家人,我要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希望關注我的人不要就我的事多談,我希望我的事能盡快淡下去,這樣才有利於國家和社會,也有利於我的家庭。

本人認同司法機關對我的處罸,希望其他人不要就此事談甚麼。

本人支持認同並感謝政府,並就以往對政府過激的言論深表歉意。

特此聲明
趙連海
2010年12月28日」

這個在趙連海網誌上發表的聲明,仍未能證實是否趙連海本人親自寫的聲明。到目前為止,趙連海仍下落不明。

他的前代理律師李方平說︰「 至今仍無法與趙連海聯絡,未能確定這篇聲明的真確性。」李方平表示,趙連海無法跟外界聯繫的情況下,在網誌上發表有關聲明,是不正常的 。」

曾經高調說要為趙連海爭取司法公道的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認為, 如果趙連海真的保外就醫,應讓他公開露面,否則等同「搬監倉」,並會劉夢 熊說,會繼續要求內地當局,追究處理趙連海案的大興法院有法不依,程序不公正的問題。

本地facebook很快對聲明作出回響,有人寫︰「很難想像他受到多少逼害才寫下此通告…願他平安」;有人寫︰「大家都明白是說什麼」;有人寫︰「 讀後不寒而慄。啊應該是「寒而慄」。」;有人寫︰「 唉,似聽見骨節崩裂,一寫一驚心的悔改書」;有人寫︰「趙連海的聲明使人有一種無力感… …無論如何衷心希望你們一家得到真正的平安和喜樂」

內地推特有人寫︰「是为连海握着一副好牌突然求和而惋惜,还是对监狱把连海弄到屈服愤怒,还是两者都有点,我是两者都有,第二种情绪更强些。」;有人寫︰「有点失望,赵连海的承受能力还不如刘无敌,中共在诺奖一公布时立刻让刘霞见他,应该也是想软硬兼施」;不知是否對趙連海的「聲明」感到不滿,有人寫另一位維權人士,在法庭「利誘」,「認罪」可獲緩刑,依然不肯「認罪」;更亦有人聲稱曾在毒奶粉事件同趙連海接觸,對趙連海作風有保留,所要出此聲明並不令一意外︰「 新日志: 我所理解的趙連海 http://zuo.la/vm

香港關注內地的人對趙連海較體諒,內地異見人士似對趙連海有更高要求,這正正反應趙連海其實是一個普通人,只是中國這個「不普通」的國家令眾多普通人要承受不必要的壓力。灰記在想,無論「聲明」是否寫得過了頭,是否對中國政府過於歌功頌德,看的人心裡有數。甚至那些認同、支持、感謝政府的說話,也可讀成反諷。

灰記又在想,這個「不普通」的國家就是要製造「恐懼」。正如有朋友用scary來形容這個「聲明」。類似的說話也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零晨聽過,那時香港的電視正播放在北京發生的血腥與恐怖,灰記那時無言以對,內心是悲哀還是恐懼已說不清。現在灰記會對朋友說不要被「恐懼」得逞。將來這個政權會否製造比廿一年前更大的「恐懼」,不得而知,但至少廿一年後的今天,他們製造「恐懼」的能力和效果已大不如前。如果說趙連海在「恐懼」面前「倒下」,也只證明他是血肉的普通人。

這個「不普通」的國家的總理早前上電台跟網友對話,有人問了一個「普通」問題︰「要讓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嚴,還有哪些地方需要努力?」「第一是要保障每一個人享有憲法和法律所給予自由和權利。」這位總理「冗長」的答覆的第一點,也是很多社會的人民最普通不過的權利,也是包括趙連海及眾多維權人士(不去說如劉曉波等異見人士)理應享有的最「普通」權利。

這位被異見人士稱為「影帝」的總理,說話往往「言重深長」,但實際上能起多少作用,很多人質疑。不過,這位二十一年前曾陪同黯然下台的前總書記,在他所屬的政黨製造血腥恐懼前,前往天安門慰問學生的官員,也是現在這個政權極少數願意說「普通」人話的領導層成員。雖是少數,卻是為「普通人」免於「恐懼」而背書。

灰記雖不滿建制,但作為普通人,卻願為這個背書而努力。

廣告

哀悼甚麼

四月廿一日,紅旗齊下,說是哀悼青海地震死難者。香港政府官員亦齊齊行禮如儀,哀傷之情,是否發自內心,特別曾特首在為死難者傷感,還是為自己創新低的民望悲傷,已無人深究。反正災難新聞無日無之,處身電子數碼年代的吾輩,時刻被來自四面八方的資訊衝擊,早已變得「處變不驚」,或曰感情麻木。特別處身傳媒者如灰記,很容易沾染傳媒「幸災樂禍」的心態,要時刻警醒,才不致讓同情心消失殆盡。

在哀悼死難者之前,傳媒舖天蓋地讚揚地震救災而不幸身故的黃福榮,特區政府更乘機「抽水」,曾蔭權及曾俊華等撰文表彰,要追封金英勇獎章,游說黃的家人把他安葬官方景仰園,但遭家人婉拒。黃福榮的三姐說得好,他是普通人,不會喜歡這種烈士光榮,救人只是本能反應。但願香港及內地政府傳媒在黃福榮身後的「造英雄」運動,不會煩擾他安息。

灰記對這些歌功頌德操作不以為然,還有另一原因。正如《蘋果日報》的李怡四月廿一日的文章所說,他並非中共所塑造的雷鋒,並不盲從政府及共產黨,對內地政府的監控欲及賤視人命的腐敗並非視若無睹。例如他在網誌寫到︰

「拍子跟我說,政府現在有人在調查我們幾個。唉,在中國做事就是這樣;那管它,反正自己行得正企得正,在這沒做壞事,你們喜歡查就查吧。
「教學樓(學生上課的地方)倒塌,但連在一起的宿舍只有裂痕,一層也沒有倒,為何會這樣?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發生甚麼事……如果說這只是天災,打死我也不信。」

看到這裡,想起那些同樣質疑天災有人禍成分,希望為他人為自己討個公道的人,如追查逗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如聲討毒奶粉的趙連海的遭遇時,更覺這些「造英雄」操作雙重標準的虛假。至於那些死難者,不見親屬朋友追思,只見中共的哀悼機器,中國加油的呼喊,卻從不見官員為豆腐渣工程道歉半句。胡錦濤早前訪問災區,說了你們會有房子住,有東西吃,仿佛人民的基本人權要中共施捨。難道這不是政府的不可推卸的責任嗎?

救災救人本是文明社會正常運作一部分,受災的人民毋須感恩載德。但在中國這個「盛世」社會,明明是政府的玩忽職守,依然要人民歌功頌德。早前山西人為礦難又是一個例子。明明是對礦場的安全操作監管不力,造成一次又一次的礦難,拯救礦工是礦場管理者及政府的天職,但內地傳媒卻以「奇蹟」,「中央及時指示下,山西省政府領導出色指導下的救災成果」……等的拍馬屁新聞。而整個救災過程給人騷味多於一切的感覺。甚至有人質疑救災是否造假。本港NOW新聞便報道了內地網民的質疑。當然,在嚴密控制下,要知道山西礦難以及其他人禍的真相實在極為艱難,要尋求真相
的人更分分鐘要受牢獄之災。

在看似「莊嚴」的哀悼場面,卻看不到死難者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