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硬,一手軟」還是「硬到底」?

對中共處理趙連海案的「胡鬧」,FACEBOOK上友人的感言甚有份量,現轉貼︰

  Kirindi Chan︰都說趙氏石兒案又一千古奇寃,論者指強權黨國倒退如封建王朝;查清朝三大奇寃之楊乃武被陷案,楊家層層上訴,敵不過誣人者凌氏級級賄賂,及至株連太甚,寃氣沖天至驚動朝廷,結果由慈禧太后終審,得出個石出水落.楊乃武脫罪,而凌氏及一眾貪官全數伏法,或處死或流放.想中國史上最專制最保守的獨裁者之一尚知民寃不可抑,尚懂貪瀆必須究,說倒退,天朝恐怕連清也不如.或曰當年共犯無清室,慈禧罪者皆非自己人,正好反證今日天朝,滿堂皆凌貴興.恐株之不盡,犯罪證同盟.

趙連海寃案有「不尋常」的發展。(新華社十一月廿三日凌晨最新消息︰趙連海「認罪」放棄上訴,申請保外就醫,已獲受理。)

趙連海被重判,內地個別傳媒對趙連海表示同情,香港一些政協人代紛紛表態質疑判刑過重,甚至認為趙連海沒有犯罪,批評中共把毒奶粉案原告變被告,是踐踏中國法律(如港區全國政協劉夢熊)。連「自己人」對判決也有如此大的反響,境外的批評聲音更不用說了。

香港不少市民舉行遊行集會,要求釋放趙連海。本港立法會亦動議辯論「釋放趙連海」提案,廿五位議員,絕大部分為泛民議員支持,但在分組點票下,這個沒有約束力的議案被否決。

面對如此輿論局面,中共公安司法系統態度更強硬,趙連海的太太被公安監視,實際上是被軟禁,趙連海的辯護律師不獲准探望趙連海。原本聞判後在庭上怒擲囚衣,宣布絕食抗議的趙連海,先是「寫字條」說不欲跟律師會面。然後在十一月廿二日上訴期屆滿當日,再次「寫字條」給到看守所欲看望他的律師李方平及彭劍,聲稱要解除對他們二人的聘任。兩人對消息都表示震驚。看守所人員又向他們表示,趙連海已結束絕食。

兩人其後到趙連海所住屋苑,與被監視的趙連海太太李雪梅會面,律師李方平說,家屬發表一份聲明,解除兩人的辯護律師身分,又向律師苦笑,說應該明白他們的情況。其中一位律師稱完全不能接受,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為中國的法治擔憂。

據較早前的報道,彭劍透露 , 於十一月十二日判刑當日獲准探望趙連海時,已經取得趙連海上訴的委託,當時趙連海共簽署一份委託書,以及兩張白紙。當時趙連海清楚明白,兩張簽有他名字的白紙,將會成為上訴狀的最後一頁。 彭劍表示,當時已預計,其後不會再獲准探望趙連海。

如果決定真的出自趙連海及其家人,究竟他們是在怎樣的情況下作出解除委託的決?

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對認為事件發展不尋常,相信趙連海與當局有「檯底交易」,包括在二審時會獲輕判及放寬對其家人的監視。時事評論員程翔亦認為趙連海可能與當局達成協議,由趙連海自行寫上訴狀,獲取較輕的刑期,中央政府亦可在眾多申訴聲音下,有最好的下台階。

灰記想起常聽聞的「一手硬,一手軟」。如果兩位熟悉大陸情況的被訪者猜測正確,這又是一次「一手硬,一手軟」的「表演」,是中共掌權後對被認為「有問題」的無權者的「專政」邏輯「展現」。

「一手硬」往往是先剝奪無權者的基本權利,加諸無權者的嚴重不公,以往「反右」至「文革」,無數被認為「有問題」的人以至「階級敵人」的無權者,甚至有權者,會先被「賦予」莫須有的「罪名」,「認罪」態度良好的,有些可以「帶罪立功」,即「揭發」其他「有問題」的人以至「階級敵人」,即所謂「坦白從寬,抗卻從嚴」。態度不好的,便要鬥跨鬥臭,甚至處以極刑。

當然,比起過往無法無天的年代,今日大陸至少有個司法的形式,但很多司法公檢人員的「敵我」和「專政」意識依然沒有消失。這次趙連海希望就毒奶粉案受害兒童及家長,提出集體訴訟,反而被判監兩年半(之前已被非法拘押近一年),重判後肆意侵犯趙連海、趙太李雪梅以及代理律師的基本法律權利,例如阻止家人及律師跟他見面),家人及律師被公安威嚇等。「一手軟」是在「一手硬」的前提下誘使/脅迫無權者承認自己「罪有應得」,換來「從輕法落」。

不過,另一位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卻不認為趙跟當局有甚麼協議,更認為為了遏止為趙連海「翻案」的勢頭,官方會強硬到底。換言之,即使趙希望作出妥協,換取減刑及家人的行動自由,也未必如願。

劉銳紹認為中共要強硬到底,相信是看到了新出爐新華社批判趙連海的文章。經過超過一星期的沉默,中共官方新華社 引述北京大興區法院指,「趙連海的兒子,吃了問題奶粉而患上結石,經醫院免費診治後已痊癒,當局從人道主義角度出發,仍然將他的兒子列入“輕症患兒”的賠償範圍,但趙連海仍然利用這問題,組織和煽動一些人,在北京和石家莊鬧事,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導致交通堵塞。尋釁滋事,證據確實。」並指他曾在九零年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被行政拘留,又在九五年因傷人判監兩年,有「鬧事」前科云云。

有協助毒奶粉受害兒童的維權律師許志永,在網上發表題為《人不能只為自己》的文章 ,反駁新華社的報導,認為做法無法治、亦無良心。趙連海作為毒奶粉受害兒童家長代表,只是為公義而呐喊。許志永又質疑,當局近日限制趙連海兩名代表律師的自由,是想剝奪趙連海的上訴權利。而劉銳紹亦指,即使資料屬實,趙連海曾經傷人入獄,也不能與此案混為一談。

灰記以為,新華社為判決「護航」的文章,應該是為事件定調,叫那些打算為趙連海「出頭」的政協人代「識做」,不要越過中共容忍的底線。至於處理趙連海案是繼續「硬到底」,還是「一手硬,一手軟」,那是另一回事。從傳媒報道看,那些人代政協似乎仍在替趙連海不值(如政協劉夢熊),並指新華社不應只聽大興法院一面之詞(如人代黃國健)。但他們能堅持多久,灰記不敢抱奢望。

(最新消息是趙連海提出「保外就醫」後,港區人代政協紛紛表態稱是沒辦法中的最佳解決方法。經常對港人惡言相向的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劉迺強更稱中國司法重調解,不主張抗爭,趙連海案的處理體現了中國的法治特色。這位強權擁護者真是「信口開河」, 趙連海寃案又不是私人爭執、商業糾紛,根本不是調解的問題,而是判刑有否法律依據的問題。如果法庭認為自己判決正確,為何極力的阻止趙連海上訴?)

UPDATE︰也許很多人都會想到,如果趙連海獲「保外就醫」,即承認自己「有罪」,亦意味他不會再為自己,為毒奶粉受害者維權。趙連海跟很多中國公民一樣,為自己以至同病相憐的人尋找公義,付出失去了人身自由的代價,現在趙連海有機會提早恢復人身自由或半自由(「保外就醫」後會長期被監控,因為是「假釋」而已),但公義並未得到彰顯。

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王友金說,對趙連海的判決不是法庭,而是黨下的決定,要推翻很困難。而中共面對「強烈」反響,在黨永遠正確的大前提下,顯示「靈活多變」的「維穩」手段,可能作出「妥協」,即讓趙「保外就醫」,不至於「強硬到底」,也許是對不應獲罪判刑,被拘押已超過一年的趙連海先生,「較好」的安排?望趙連海先生好好保重。不過,這個對自己制訂的法律連一個起碼的「尊重」也做不到的政權,又一次讓人「嘆為觀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