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搏」的迷思

為了要養活自己及家人,一星期經常要工作九十多至一百小時,有時候還要連續工作三十三小時。灰記以為在看狄更斯小說中原始資本主義的悲慘世界。但香港的主流意識形態不是還在歌頌這種森林定律、拼搏才會贏的「自由經濟」制度嗎?在這種意識形態和小政府心態(其實只是懶理基層市民死活的心態)主宰下,香港不斷出現現代版的狄更斯世界。

蒂森克虜伯電梯公司就是現代版的殘暴資本家,被剝削奴役的是其屬下的電梯維修員工。不是說已有最低工資保障嗎?但正如資本家代言人張宇人不屑地向記者說,誰說最低工資是要保障一家人的生活。因此,一個入行多年的蒂森克虜電梯公司的維修工人,沒有加班的話,一個月可能只領得可恥的七千元。如果要基本能養活自己及家人,即要賺取萬多元的工資,便要不停加班,比一般工時已經很長的香港人多工作近一倍時間。他們行內有句說話,「一世人做兩世人的工作」。

諷刺的是,香港的所謂獅子山下精神,也是歌頌拼搏和多勞多得。先不談人本主義,合理的作息時間,讓工人可以稍稍恢復元氣,這個只是從生產效率出發的最基本概念,似乎在香港這個原教旨資本主義社會中,好像從沒有進入一些老闆及管理人的思維裡。在他們心中,要求訂立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等於搞社會主義,賺錢不夠養活家人是你競爭力不足,活該。於是香港人在這種意識形態的脅迫下,乖乖當工奴,成為全中國,甚至可能全世界最辛苦的城市。

然而,人始終不是機器(機器過度使用也會壞掉吧),蒂森克虜伯的工人終於忍無可忍,既然管理階層連「長期缺乏休息有損健康及工作效率」那麼簡單的道理也不願明白,便只能訴諸工人最後的武器,九月廿六日集體罷工,有七十多名維修工友,佔八成員工參與。工會的要求也是十分卑微,要求加薪至不少於八千五百元。不過,資方拒絕讓步。工會把行動升級,九月廿七日停止緊急維修工作。

可能這間常以超低價競投電梯維修服務的公司,實在太過離譜,一向敵視罷工行動的主流傳媒暫時對工友還算客氣(可能因為還沒有即時影響服務)。不過,如果資方繼續拒絕回應,拖延下去的話,傳媒的注意力轉移,這群工友的訴求可能慢慢被遺忘(先不說他們有否能力長期罷工抗爭)。

是的,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是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全世界很多地方都實施了,但在香港某些人心中,特別那些「成功」人士心中,要求健康一點的作息時間便等於「偷懶」,便等於不願「拼搏」。而這些人「成功」了的人更會振振有詞的對你說,這世界是殘酷的,拼搏也不保證成功,大部分人拼搏也是失敗的。他們樂於沉醉於「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殘酷邏輯中,因為他們自以為就是那個成功的將領,所以隨意調侃「綜援養懶人」,把那可恥千多二千元一人的綜援金,看成誘使大眾不工作不拼搏的毒蘋果,總之福利萬惡。那些反對現存傾斜地產金融,傾斜財團富豪制度的「激進」青年,這些「成功」人士自然更為不屑了。

但灰記只想對這些「成功」人士說,如果一個如此富裕的社會,連一個人的合理作息時間也缺乏基本保障,仍然歸咎於勞動市場運作問題,這個社會有病,你們這些所謂「成功」人士更有病,而且病入膏肓!

附錄︰蒂森工潮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