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AGE

港旅客在菲律賓被挾持造成重大傷亡事件,難免牽動香港社會及傳媒。電視台直播整個營救過程,市民大眾議論紛紛。灰記並非不吃人間煙火,電視直播自然吸引目光,可是看著網上同行舖天蓋地的comments,灰記卻感無力,不欲加入聲討菲律賓當局的應變能力不足 ,特警的「笨拙」,以至總統的輕佻等的行列。

電視上的槍擊死亡無日無之,灰記是否看多了不知如何反應,變得無力?但這可是香港人受害,這可是直擊報道,誰道你不是香港人嗎?聲稱國際主義的灰記又要撫心自問,當看到生還者梁太用熟悉的語言,訴說丈夫為阻止槍手殺人而犧牲,訴說自己偷生是為了照顧子女,子女卻兩死一重傷時,的確感到無比觸動,這種同理心是否因為共同語言而顯得特別強烈?不過,灰記始終不肯服膺於國族意識,認為這是看到生命受摧殘,生者受煎熬的自然反應。灰記看著槍手家屬痛失摯親的悲傷,仍強忍難過心情向香港市民道歉,亦為他們難過。

然而,國族意識始終是主旋律,事件引發港人以至中國人身份認同意識亦在所難免。只是國族意識總是排他,網上對菲律賓人的謾罵,以至認為菲國人是「劣等民族」的意氣話,看後不敢苟同。

灰記還記得四、五十年菲律賓在馬可斯獨裁專制之前,菲律賓的馬尼拉相當先進,香港不少人過去打工。菲律賓當時的電影也相當發達,不比香港落後。即使七、八十年代,香港人也有不少到菲國留學,何來低劣。至於發展中國家的貪腐問題十分複雜,當地民眾亦深受其害。今日中國貪腐問題不嚴重嗎?中國人是低劣民族嗎?

灰記也關注在港工作的菲籍家務助理的處境。果然個別僱主乘機解僱菲傭,甚至有威嚇在港菲傭安全的說話。而香港政府乘機凍結外傭工資,實在小家。這也許是灰記感到無力的原因之一吧。然後連日不斷聽著傳媒同行責罵聲此起彼落,「賓佬」前、「賓佬」後,以至更多難聽的說話,灰記更感無力。

同樣在所難免的是,立法會的政客不甘落後於形勢,還罕有地不分黨派,為香港遇難者說得聲淚俱下,如王國興;更有議員唯恐連日來的悼念不夠盛大,唯恐死難者家屬創傷不夠,建議家屬的悼念活動要大搞,幸而政府官員一句要尊重家屬意願,而把這未經大腦的建議打發掉。然後是眾議員齊聲聲討菲國政府、警方,要求港府派員介入當地調查,民主黨還酸溜溜的訴說,內地駐港特派員公署不肯接見他們,表達外交壓力介入調查的訴求(公署只接見了自己友民建聯)。可能民主黨以為政改通過,中共會俾面他們,誰知還是內外有別,真是天真得可以。無論如何,八月廿九日會舉行跨黨派大遊行,一幅香港人遇難要團結一致的超和諧圖畫。

看著電視畫面不斷播放徐徐下降的五星旗和紫荊旗,看著重覆又重覆的悲傷面孔,家屬的哀號。天災人禍頻仍,在電視訊號及網絡超發達的今天,世界是近了還是遠了?除了消費災難、哀傷和憤怒外,我們還想到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