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ken Promise—關注菜園村命運

作者︰Benson Tsang

(最新轉貼︰《誰害怕菜園新村?》作者︰陳景輝)

政府違反承諾,強拆菜園村事件越演越烈,主流傳媒報道不多。比較大篇輯報道的盡在蘋果日報》。例如十一月十六日地政署人員用推土機剷平仍有農作物的農地,欺騙不識字的婆婆簽紙同意等。

另網上《獨立媒體》亦有緊貼報道。

有網民這樣慨嘆︰

 看完又看16日的新聞報導,完全無講菜園村, 香港政府真好野, 他們知道傳媒的威力, 一於全天候控制,在電視上滴水不漏! 好X野!
要了解菜園村的命運,唯靠熱心支持者於網上發放消息︰

 今天還有另一位村民遭受政府人員滋擾。該位村民當時一人在田裡工作,突然有二十多名地政及其他政府人員到場,說要收她的田地。她一個女人仔甚麼都不懂問,只知問為甚麼不是十九號,地政人員便說無論她願不願意都要收。還著她簽一份文件,文件的內容是甚麼,她都不明白,只是因為當場一個人太害怕而簽下了。政府告訴她明天或後天會再來收。冤有頭債有主,事情清清楚楚不才是理性,才是程序公正嗎?不明不白把事情草草了事,就是政府的理想做事方針嗎?

有人甚至質疑港鐵職員在警方包庇下滋擾村民︰

在我們一直向港鐵職員及工程人員提問的期間,他們不停露出不屑的笑容,不回答我們的問題。田主帶孩子外出做健康檢查,他們不理地上有任何農作物一直剷過去,來聲援的村民們仍珍惜田裡的竹蔗,一枝枝拾起帶回村。

他們沒有尊重農民,昨天二十幾個地政人員迫曹太簽下文件,並且沒有向她作任何解釋,今天把文件拿出來當擋箭牌,我們不承認這份文件,質問他們當時有沒有向曹太解釋,一位地鐵職員說:「唔駛同佢解釋」

他們沒有尊重人,我們如何相信政府所說的彈性人性化?

 巡守隊堅持該等人員需要出示證件,但這些執行公執的人員認為他們的身份乃私穩,故只願意向在場的警務人員出示。高級警長何鳳鳴在其手下登記了他們的資料後,向巡守隊表示,經他們的調查後,已經證實隨鄧志深的五位人員,都是「地政的人員」云云。辯論的過程中,港鐵人員在壓力下其實曾經把他們的職員證從口袋取出,或者把反轉了的證件轉回來。巡守隊曾目擊其證件上的港鐵標誌,亦挑戰何鳳鳴的判斷,何鳳鳴則只能重複「我的同事已經查證過,他們都是地政署的人員」云云。然後一行六人便繼續開工,並多了三個便衣警員隨行。所謂「地政﹣地鐵﹣警方」互相包庇結構於焉形成。

而十一月十七日下午最新消息是︰

地政下午繼續開工鏟地, 七十多歲老婦陳漢嫂和巡守隊一起抵擋鏟泥車.

留意菜園村命運的人均清楚,從反高鐵,不遷不拆,至重建菜園村,村民「面對現實」,願意讓步。政府在立法會及傳媒面前「扮好人」,說重建菜園村是大家共同目標,政府會特事特辦,提供搬村協助。但實情在審批復耕牌時,諸多刁難,處處要講售賣農產品的證據。好了,人家拿了證據合乎復耕資格,在買地過程中政府從沒有作出任何實質協助,至今買地仍未落實。將來買了地,村民還要自行集資搞公共基建。

所謂「唔幫手都唔好搞禍」,早前說過會彈性處理收地問題的政府,言猶在耳,現在便霸王硬上弓。十一月十三日八百名村民及市民遊行,重提先建屋,後搬村的清晰訴求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十一月十九日政府果真要挑起保衛菜園村的人的情緒,製造衝突,以便可以利用主流傳媒抺黑?

立法會議員何秀蘭的休會辯論要求被主席曾鈺成拒絕,理由竟是政府回覆立法會,「當局自十月中已開始
分階段收回及清拆菜園村土地,……並且會研究方案,以配合部分村民未來數月的建屋計劃。」故此,他相信
菜園村的搬遷情況已持續了一段日子,同時亦會在未來日子中再有進展。因此,他相信議員日後還有機會就此
事項進行討論。

網上的回應是︰「曾鈺成因為拆菜園村不是"不可逆轉",又說將來可繼續在立會討論清拆事件,而拒絕休會辯論,今日都已經拆到黎啦,下次傾得黎就拆完啦!」

灰記想到,當日說政府應處理好賠償及安置的建制派議員,例如劉江華等,今日政府對村民的農業賠償還未做好,有五十戶重建新村的村民未建好屋,為甚麼連關注也不關注一下。政府過橋抽板,建制派議員通過了撥款便「萬事大吉」,對受影響村民一點責任感也沒有,慵懶至此,實在無話可說。而當日反對高鐵撥款的泛民議員,這一刻知道村民慘受迫害,也絕無理由袖手旁觀,否則便跟建制派議員沒有兩樣。

十一月十三日,八十後青年面對政府的背信棄義,提出了「宣戰」的口號。灰記不希望在村民願意另覓土地興建新村下,仍然會發生強拆的衝突。如果政府這一連串的「陰濕」舉動是為了報復今年初,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被反高鐵人士圍困於立法會內,灰記只能對這個小家小器無恥的政權再三表示遺憾,因為一切「罪」不在無辜受影響的菜園村村民。

菜園村的「最後」聲明

早前因為抗議鄭汝樺講大話,被立法會保安無理拘捕的菜園村居民(不知背後是誰指使),九月廿三日再到立法會,他們連同其他反對清拆菜園村的團體和個人,參加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鐵路事宜小組委員會特別會議,發表感言。

可能害怕村民即場再次揭穿她講大話,也可能根本從頭到尾都看不起這群弱勢村民,鄭汝樺沒有到場,派出她的副手邱誠武應付。

IMG_1705那位年愈八十的高婆婆(黃金福),只是訴說她如何在半世紀前,在菜園村從零開始,建立家園,把子女養育成人,如今希望於自己一手建立的家園終老,將要落空。而另一位住在元朗的婆婆亦發言,敍述自己與高婆婆在菜市場的交往,以及高婆婆的子女如何在大風大雨中,顫抖著身體協助母親賣花。

這些感人的發言,這些庶民走過的甘苦日子,這些極其卑微的願景,在三分鐘發言的限制下被打斷。說感人,灰記大概是一廂情願,大部分港人,起碼大部分傳媒,情願給「無限」時間那些大富豪長者講如何投資股票,以及家庭瑣事,而且不怕重覆乏味。而這些大富豪長者早已忘記他們那一代建立家園的血肉故事,在他們心中只有數字,多一個億,少一個億的數字,再沒有田園,再沒有社區可以引起他們任何興趣。

當菜園村關注組主席高春香邊飲泣邊發言,反駁政府及鄭汝樺從頭到尾都沒有見過他們,較低層次的官員「落區」如人肉錄音機,令村民徹底失望。而經他們查問,與政府的講法相反,沒有任何村民,包括租客、業主同意政府的賠償方案,願意搬遷。

不過,當她要講到第三點,即最後一點時,三分鐘限時已到,小組主席劉健儀硬要斬斷高的說話,有團體代表說讓出半分鐘給她,劉沒有理會。直至湯家驊,以至代表地產界的石禮謙都發言表示,應讓高春香講完村民的心聲時,劉健議才不再堅持。

高續發言說,如果政府繼續玩弄手段,沒有誠意談判的話,她便在這裡作最後一次重申,不遷不拆是他們的立場。

除了村民,個別人士及團體的發言都點出政府假諮詢,不聽民意,不理會獨立專業意見的所謂「行政主導」的謬誤。例如梁啟智利用港鐵的設計圖,轉一轉腦筋,便得出政府所謂唯一影響最少的方案其實是影響最大的方案,而村民提出的反建議可減少一半影響,而石崗軍營方案更可將影響減少四分三,由原來的六十戶減至十五戶。

有人提出其他地區高鐵大幅虧蝕(如台灣高鐵),或需要政府繼續大量補貼(如京津高鐵),美國經過反覆論證,最後取消興建東北走廊高鐵,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趙堅的分析很有說服力。有新建議將總站放在使用量嚴重不足的落馬州站(即變相不用興建香港段),再作交通配套安排。保育人士馮炳德大罵政府的環評報告、社區影響評估遠離國際標準,馬虎了事。奇怪,這樣大型的工程,除了個別小型環保組織,所有環保團體都沒有關注,他們靜默得離奇。

個別說得精彩的發言人,獲得掌聲(因為參與這次會議的主要不是循規蹈矩的議員,而是民間人士),起初主持會議的劉健儀反射式的要求馬上肅靜,當高春香可以「超時」發言之後,當發言越來越熱烈之後,劉健儀也不再喝止掌聲(其實她不干預,掌聲也只會維持十秒八秒,完全不會妨礙會議進行),不管她是因為受某些發言所感動,還是明知這些會議不會阻礙「大局」(政府要做的事),不再堅持無謂的會議規則也是一種進步。

不過,這個特別會議,這樣重要的議題,引不起傳媒注意。對傳媒來說,高鐵上馬已成定局,即使有新的反對觀點,新的反對理據,也再引不起他們的興趣。至於在場的立法會議員,特別泛民議員,會否受到感動和啟發,順應龐大的反對民意(至少一萬四千封反對信),要求再重新討論興建高鐵的問題,包括停建的可能性,實在是一大嚴峻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