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華爾街

Jeff Prager照片

從網絡上看到,超過一個星期,美國紐約華爾街的自由廣場依然被示威者佔領。這些「鳥托邦」場面在主流傳媒不多見。

示威者的其中一個口號是Block By Block City By City「逐一街道、逐個城市」,希望把佔領的行動遍佈全國,以至全世界。他們跟世界各地很多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人一樣,不滿金融資本的貪婪,不滿嚴重貧富不均,99%的人被剝奪,1%的人佔有一切。他們來自不同背景,不同年齡,希望看到真正的改變,而不是奧巴馬的花言巧語,希望建立為大多數人著想的制度,人民先於利潤。

Jeff Prager照片

在被佔領的廣場上,大家過著「公社式」生活,互相幫助,互相支持。他們很理想化,他們在也許在發夢。灰記看著網絡的影片及照片,時光倒流,學生時代在北美洲不也是在發類似的夢,佔領當權者的辦公大樓,參與無數次示威遊行,希望公平公義的制度出現。當年,灰記還曾與激進的馬列主義者過從甚密呢!

幾十年過去,夢是幻滅了還是進一步有望成真?或者改一個說法,看著網絡的影片及照片,灰記看到了新的希望,即使這希望如何渺茫。

這幾年金融泡沬一個隨一個爆破,特別那些金融財團和壟斷集團在政府的偏坦下,那些垃圾評級機構配合下,賺錢是自己的,弄至虧損或面臨倒閉便要脅政府打救。無他,政府的財金官員很多都曾是這些財團的高層或關係密切。

這種官商金融經濟已被越來越多人識破。只是香港很多人依然沉迷炒股炒樓,以為靠點小聰明及運氣便可以在這金融動盪的世紀找到生存空間罷了。其實雷曼事件可以是契機,讓香港人明白政府如何偏幫不負責任的金融行業,偏偏在建制派議員護航下,銀行亦急急願意歸還苦主七至八成投資金額,分化苦主。於是追究到底的聲音被沖淡,更無望凝聚成反省金融地產壟斷下的經濟不公不義了。

但直到今天,仍然有雷曼苦主鍥而不捨在一些銀行面前抗議,指銀行是大騙子,也警示金融泡沬的夢魘不會消失。只是香港人會否有足夠覺醒能力,佔領中環,甚至要求更大的變革?

當然無論佔領華爾街或全球任何反金融資本的活動,參與者仍屬少數。而在主流傳媒有意的忽視下,他們的聲音不容易被大眾得悉,他們的理念不容易獲傳播。但灰記「天真」的以為,經過幾十年來新自由主義的蹂躝,近十多年來的金融動盪,全球越來越多人認識到金融投機作主導的全球化資本主義對普通人,以至實業的衝擊/禍害,相信越來越多人會發覺無可能在這樣經濟動盪的環境下,生活下去。如果越來越多人希望改變,即表示這些夢變得真實。

當然,一個曾經生命力很強及頑固的制度,當中有不少得益者掌握著各大機關各經濟領域和部門,要打破也是漫長的鬥爭,灰記有生之年也不許會看到。但人最怕失掉任何夢想/理想。今天世界各地的反全球化運動、扺制私有化運動、抵制緊縮政策的罷工,以至香港的此起彼落的反地產霸權運動,都或多或少顯示可能性和希望,已足夠灰記重拾那被壓抑的夢想。

Jeff Prager照片

這些夢想並不是美麗的童話,要追尋的話便要準備付出代價。好像華爾街的示威者不斷被警方鎮壓和驅趕,或者如阿拉伯的反抗,遭遇血腥暴力打壓。然而,正如部分華爾街的示威者表示受茉莉花革命的感召,只要世界越來越多人民站起來,向偏坦權貴/財團的政權說不,這些鎮壓工具/國家機器總有一天會被融化。

廣告

活在「國際組織」干預的世界中

早前看了一齣名為 The Whistleblower 的電影(忘了中文譯名)。影片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講九十年代一個被美國政府外判英國私人公司聘請,前往波斯尼亞執行內戰後維和任務的美國女警,偶而發現不少東歐少女被誘拐至當地酒吧當「妓女」,受盡虐待。而前往光顧大都是聯合國維和部隊人員。她希望協助這些不幸的女子脫離險境。但當她插手此事後,才發覺聯合國維和部隊,那間私人公司以至當地警察都參與其事,上層主管都知道及包庇這些見不得光的事情。

一位聯合國高層對同情她的人權專員說,為了維護聯合國的形象,不能讓她再追查下去。很自然,她後來被那間私人公司解僱。在同情者協助下,她偷走很多機密資料,把事件向傳媒曝光,並控告那間私人公司。但法庭只判定私人公司無理解僱。而這位 whistleblower(告發者)以後一直不獲任何國際組織聘用。

影片結尾的字幕打出,美國出兵伊拉克及阿富汗後,派駐當地的聯合國維和人員,依然有不少由私人公司聘用,事情並沒有任何改變。看過該電影的女性朋友對灰記說,想起維和人員對女性的暴行,覺得「維和部隊」這四個字相當噁心。這亦令灰記想起很多戰爭及戰後軍人對婦女所作的暴行仍未得到正視。例如中國政府只針對二戰時,日軍對中國婦女所施的殘暴,至今仍不敢面對蘇聯紅軍在爭先奪取中國東北時,對東北婦女所施以的暴虐。無他,蘇聯紅軍「協助」中共奪取東北「功勞」蓋過那些地位低微的婦女。

九月四日有線電視新聞引述外電報道,人權組織在利比亞搜出機密文件,證實美英情報機構均曾協助利比亞獨裁者打壓反對派及異見人士。報道指︰

「美英情報部門和卡達菲政權的關係亦較外界想像中密切,人權觀察在變節利比亞前外長庫薩荒廢的辦公室找到大量文件,指美英曾經協助利比亞搜捕異見人士。文件顯示美國中情局曾經移交多名嫌疑恐怖份子給利比亞,即使明知他們在利比亞會遭到嚴刑迫供,至於英國軍情六處,就提供異見人士在英國的資料。

卡達菲二零零四年宣佈放棄核武計劃之後,西方情報部門開始與利比亞合作。但該些文件顯示,他們之間合作,較外界所知密切很多。」

現在以美英為首的北約「意正辭嚴」要卡達菲向反對派投降,好像從來就站在反對派和異議人士的一邊,偽善得可以。而灰記幾乎可以肯定,北約「協助」利比亞反對派的首要目的,是培植反對派中的親西方力量,以延續西方的影響力。不過,正如不少利比亞人民對記者所言,利比亞經歷長久的獨裁統治,最渴望是民主自由,要求政府向人民負責。希望利比亞人民知道美英為首的西方國家,並非從來站在利比亞人民一邊,從而對北約等國際組織的介入持批判及防備態度。

其實當年的卡達菲的確曾想走一條不受西方社會和國際組織支配的道路,即所謂帶有社會主義色彩的綠色革命。但獨攬大權的他,逐步沉迷於權力,把國家看成自己的家族資產,最終弄至民怨四起,眾叛親離。這是所有獨裁者的縮命(中共把國家看成一黨之產,所以也很避諱茉莉花革命)。灰記期待,受茉莉革命啟發的阿拉伯人民看清楚「國際社會」的真面目(相信他們當中不少人對西方所代表的國際社會有一定的認識和批判),真真正正走上人民自強的道路。

阿拉伯世界擁有戰略地位和豐富石油,但當地人民長期活在獨裁統治和國際組織的支配中。如果阿拉伯革命能走出「反西方獨裁」和「親西方獨裁」的怪圈,將會為世界帶來新的啟示。

再回到電影 The Whistleblower,以及人權組織在利比亞所發現機密件的新聞,不知電影和新聞可以讓多少西方人正視自己國家和國際組織所幹的壞事,還是讓人們變得更犬儒,更遠離政治?但全世界正在燥動,活在西方社會或發達城市安穩舒適的人們(包括灰記),遲早不能逃避面對這些「醜陋」的政治。

「七一」前遇上軍車

「中國茉莉花革命」上載

「七一」前夕,在面書上看到由「中國茉莉花革命」上載的一張照片︰至少兩部裝甲車在九龍彌敦道行駛。原來是「駐港解放軍今日進行陸海空三軍部隊聯合跨營區機動支援反恐和海空巡邏協同演練」。

「中國茉莉花革命」在面書上寫道︰「在這個繼零三年後民怨最重的『七一』大遊行前夕早上,駐港解放軍進行三軍反恐演練,圖為裝甲車在大街上示眾。但是,在人民面前,軍車算什麼?香港人,連解放軍叔叔也準備好了,我們還在等什麼?明天下午三點,維園見!」

在年初受北非茉莉花革命啟發,在網上呼籲內地民眾定期和平上街的「中國苿莉花革命」,令中共風聲鶴唳,瘋狂打壓及抓捕維權異見人士。中共瘋狂鎮壓和平請願,是不願承認自己的統治出現嚴重危機,社會矛盾尖銳,諉過於「敵對」勢力。內地《財經網》轉載6月29日《檢察日報》刊登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6月25日《在全國政法系統先進基層黨組織優秀工作者和優秀黨員幹警表彰大會上的講話》。

這段題為「汲取一些國家政權垮台教訓,嚴防敵對勢力破壞」的報道,轉載了周永康的一些講話。一方面周為自己有份領導的中共,不怕肉麻的自我歌功頌德︰「今天,中國人民更加堅信︰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堅定不移的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才能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我們的國家從來沒有像今天的團結統一,繁榮昌盛,我們的民族從來沒有像今天屹立於世,享有尊嚴,我們的人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吐氣揚眉,幸福安康。正是這些開天闢地,舉世觸目的豐功偉績,使中國共產黨贏得全國人民的衷心擁護和愛戴。」

但話鋒一轉便變成︰「各種敵對勢力千方百計進行搗亂破壞活動,其最終目的就是想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顛覆我國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作為人民民主專政的專門機關,政法機關必須增強政治意識、政權意識和憂患意識、責任意識,認真學習黨的光輝歷史,發揚黨的光榮傳統,堅持黨對政法工作的絕對領導,確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聽黨的話、跟黨走。……要汲取一些國家政權垮台、社會動盪的慘痛教訓,時刻牢記『兩個務必』,積極探索新的歷史條件下專群結合、依靠群眾的新途徑新機制,把政法工作深深植根於人民群眾之中,不斷鞏固黨的執政根基。」

看來中共領導層只有溫家寶比較像個正常人,也會承認貪腐、通脹影響民生、必須改革政治等問題。周永康的講話活像患上精神分裂症︰一方面把中共說得天下無敵,令人民生活美滿幸福,深受人民愛戴。另一方面卻如驚弓之鳥、四面楚歌,有甚麼風吹草動,「敵對」勢力便有機可乘,導致中共「亡黨亡國」。

無怪乎面書有人留言︰「面对呢D因果不分嘅狗鸭言論,真係想講少D粗囗屌鳩都唔撚得:試問若果社會公平自由開放,百姓安居樂業,"敌对勢力"又點可以成功煽動推翻一個執政團體?啲人民屎忽痕找死貪刺激?」雖然粗俗一點,但點中了中共一方面口口聲聲說受人民愛戴,一方面卻完全不信任人民。所謂「敵對」勢力,又是一個與民為敵的政權鎮壓人民的藉口。

周永康這種「精神分裂人民症」正傳染給特區官員其中一個重病者,是強推替補機制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大家都十分熟悉他所說的全港市民對取消補選已有共識,大部分市民認同政府的建議。但事實是很多市民反對補選權被剝奪。而學者、法律團體更指建議違反法律及政府不作公眾諮詢有欠程序公義。不過,這個局長和中共高官一樣,口口聲聲市民、人民,心中卻沒有半點他們的份兒因為他們都是強權霸道的同道者。

再回到彌敦道的裝甲車。灰記想起當年鄧小平要解放軍必須駐軍,是主權的象徵,還批評一些說不用駐軍的中共官員如黃華、耿飈,說他們胡說八道。再想到「八九六四」鄧小平下令的軍事血腥鎮壓,想到這個迷信「槍桿子裏出政權」的政黨,九十年過去,越走越腐敗墮落(連他們的黨總書記胡錦濤在黨慶講話也承認貪腐非常嚴重),越走越迷信權力/暴力。

「中國茉莉花革命」說「在人民面前軍車算甚麼?」灰記不知道這種人民與軍車對峙的局面會否或幾時出現結果又會如何?但誠如他們所說︰「香港人,連解放軍叔叔也準備好了,我們還在等什麼?」隨著中共式統治邏輯逐漸俘虜香港官員的腦袋,中共逐步走到台前,香港人再不爭取機會表態說不,阻止香港官員病情惡化,不讓中共為所欲為,將會後悔莫及!

禁聲的「取保候審」

艾未未可以回家休養,很多人(包括灰記)都會替他高興,但不代表中國打壓維權/異議人士告一段落。雖然被失踪的艾未未工作室人員相繼獲釋,但仍有無數出名及不出名的維權/異權人士,因為中共對「茉莉花革命」的敏感,無故被失踪。這些人依然音訊全無。

相比之下,在國際上,特別在歐洲藝術界享有盛譽的艾未未的確是幸運,幸運是因為中共雖然強硬批評西方在艾未未被扣留事件「指指點點」,是粗暴干預中國司法獨立,卻在溫家寶出訪歐洲前,突然讓艾未未「取保候審」,是「投鼠忌器」,避免歐洲傳媒以至官員追問艾未未被扣留事件,是變相向「國際社會」壓力讓步。

這次也讓步可以看成溫家寶,這個被視為中共當權派唯一鼓吹政治改革「異議者」的勝利—他能夠利用出訪歐洲說服黨內的強硬派把艾未未釋放,也可算是做了件「實事」,儘管是極個別的,極不完全,跟他鼓吹改革的豪言壯語不成比例的「實事」。不過,這件「實事」又能多大程度洗刷他的影帝形象呢?

說回艾未未的「取保候審」。艾未未回到其工作室草場,只是簡短地回答記者採訪。主要內容都是抱歉,我現在的情況不能接受採訪。據悉其「取保」條件是不得離開北京,至少一年內不能透過媒體、Twitter等管道向外發言。亦即是說,先前經常在網上發言批評政府,接受媒體採訪(主要是境外媒體)批評內地情況的艾未未以禁聲換取人身自由。

相信這亦是中共官方對待艾未未這類維權/異議人士的不成文規定。即對外口口聲聲說艾未未逃稅證據確鑿,卻不提起訴,還說因為他認罪態度良好,又有慢性病,所以准以取保候審。目的就是給艾未未這類異見人士一個金剛箍,不許亂說亂動,否則隨時再把你關起來。所以艾未未母親接受有線電視採訪時說希望快些結案︰「他們早應該結束這個案子了,該應麼辦便怎麼辦,他再這樣下去的話,就太過份,太沒有人道了。因為你把人抓進去這麼久了,你又不放人,你又不立案,那是甚麼回事呀。所以我想也該這樣處理了。我兒子他畢竟是個好人,他是為老百姓說話。」他為老百姓說話,艾母點出了事件的關鍵。

除了「取保候審」禁聲,還有「剝奪政治權利」的禁聲,因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判監三年半的維權人士胡佳,快將刑滿出獄。不過,其太太曾金燕希望遷往深圳,遠離北京,也被當局無理驅離深圳。

曾金燕對記者說希望胡佳出獄後和家人過一點寧靜的生活。但這種寧靜也是被迫的。因為胡佳人身獲得自由後,因為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而在大陸政治權利無所不包,當然就不准發言及接受採訪了。而即使過了這一年,胡佳,以及早前被釋放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如要繼續為百姓說話,維續維權的話,即使沒有「剝奪政治權利」這金剛箍,也有中共「維穩」人員更多的「點子」,隨時有再被軟禁,再被失踪,再被判刑的命運。

無論口口聲聲的依法辦事,還是無法無天,中共都是要禁聲,因為他們害怕為老百姓說話的聲音,會震碎那座「豆腐渣」維穩大廈。

附錄︰

有線電視播出艾未未的一段錄音講話,他說,「真的很感動,香港真是一個華人社會,但是確實又是一個非常有理性、非常有良知的一個社會,我覺得很感動,每個人的每一點、每一點的付出,這不是僅僅是為個人,而是為了信念,社會應該走向更加合理、更加人性。就是這些,我不能說太多,因為我不能接受採訪,但是有必要表示尊敬和表示感謝。」

香港人聽到艾未未的說話,應更加清晰自己的角色︰盡一切能力支援內地維權/抗爭人士,盡一切努力捍衛香港作為中國最自由的基地。

奧巴馬是認真的嗎?

奧巴馬日前宣布調整對以巴政策,提出回到67年「六日戰爭」前的以巴邊界作為和談基礎。灰記很少贊同《文匯報》的盲目跟隨中共的觀點,但在反對美國霸權主義立場上,願意引用《文匯報》對此事的分析。

奧巴馬以巴和平方案難奏效」,灰記與《文匯報》一起質疑奧巴馬說話的份量及決心。在電視上看到正在訪美的以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強硬回應歸還巴勒斯坦人土地,說「任何人都知道這不會發生……和平唯有奠基在现實,不會改變的實際情況下才能長久。要實現和平,巴人必須接受一些根本現況。」亦即不會交還佔領的土地,包括東耶路撒冷,繼續鞏固非法的猶太殖民區,繼續圍堵巴勒斯坦,分割巴人社區。坐在旁邊的奧巴馬則只能默默低頭,只說這是朋友之間的分歧。

奧巴馬究竟是信口開河,還是經過深思熟慮不得而知。也許他看到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並不完全隨美國的意志而行。埃及的轉變存在變數,以往穆巴拉克全面親美及親以色列的立場或不復見。阿拉伯世界的可能轉變,人民起來反抗專制政權及美國霸權,是否對美國政府有所衝擊,而令奧巴馬思考美國的中東政策?

但美國的仍然希望以強大軍力支配/影響中東以及全世界的國策並沒有根本改變,美國國內的政治勢力版圖也沒有重大變化,猶太人的影響力依然巨大,估計奧巴馬的所謂對以巴的新政策是安撫阿拉伯人的美言,不會是認真的舉動。他上台以後,以色政府列對巴勒斯坦人的打壓沒有改變,猶太殖民區的擴建沒有停止。在在顯示奧巴馬無意或無能力改變美國一直以來的中東政策。

最近一些退役的以色列士兵挺身而出,指以色列政府是有意以巴勒斯坦人作為人盾,以「保護」以色列士兵執勤,而這種日常操作,正正不斷製造巴勒斯坦人對以色列的仇恨。灰記以為,以色列政權根本不想在平等的基礎與巴勒斯坦和談,「和平」對以色列而言,就是以武力及日常的剝奪和暴力消磨巴勒斯坦人的意志,令他們成為以色列的附庸。

阿拉伯及中東局勢當然未許樂觀,但苿莉花引發的革命及抗爭浪潮卻也是希望所在。因此,灰記不完全同意《文匯報》所言,「不過,美國如果仍不改變單邊主義的霸道作風,罔顧各國既有的傳統文化宗教,強行移植所謂的『美式民主』制度,就不可能為中東地區帶來和平。」因為,阿拉伯人民是自發反對中東一些專制政權,不管其是否親美,希望改變國家的落後狀況。當然美國以依然希望在中東變局中繼續其支配操作,但把人民的抗爭一味說成強行移植所謂「美式民主」,把專制政治一律說成既有的傳統文化宗教是以偏概全。以沙地阿拉伯為例,這是一個與中美兩國政府都保持良好關係的極端保守專制政權,兩國政府都從來沒有批評沙地阿拉伯的高壓統治及殘酷鎮壓反對聲音!

拉登之死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五月一日晚上十一時(香港時間五月二日早上十一時),宣布美國海豹特擊隊在巴基斯坦殺死拉登,並指這是歷史時刻,正義得到伸張。而紐約有大批市民上街慶祝。

Facebook上有不少留言,有人質疑殺死拉登和正義得到伸張有甚麼關係;有人說拉登及阿蓋達組織殺害了不少伊斯蘭教徒,並非伊斯蘭的英雄;亦有人說會再出現或美國會製造另一個拉登。

十年前紐約世貿中心發生的911襲擊,舉世震驚。震驚的原因各有不同。美國人大概想不到自己的國土原來可以受到自殺式襲擊。911事件當然是悲劇,被殺的人全都是無辜。不過,美國人必須反省,幾十年來,在美國發動的戰爭中無辜死亡的人何止百倍於911遇難者。只是大多數美國人出於盲目的愛國情緒,默許小布殊更黷武的國策,容忍小布殊以「反恐」之名令美國人權倒退。

看看美國異見學者喬姆斯基如何看911事件及拉登。他在接受訪問時說,家財億計的拉登是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在前蘇聯79年入侵阿富汗時,參與游擊戰爭,最終驅逐俄羅斯人離開,那時候他是美國人的盟友,不排除曾受美國中央情報局資助。拉登與美國反目,是不值美國90年把他的家鄉沙地阿拉伯變作永久軍事基地,是對伊斯蘭宗教的不敬。拉登反對任何外國勢力企圖駕馭阿拉伯世界。

還有,拉登鄙視阿拉伯世界的腐敗高壓政權,美國的盟友沙地阿拉伯正是一個極度腐敗高壓的政權。英美在未與薩姆達侯賽因反目前,縱容這個獨裁者高壓統治,屠殺平民,特別庫爾德族人亦令拉登反感。加上美國長期偏幫以色列欺壓巴勒斯坦人。而這些對美國不滿/敵視的情緒並非只存在於拉登這些「極端」分子。美國《華爾街日報》在911事件發生後曾對中東的富裕階層,包括銀行家、專業人士、商人,作意見調查,結果也差不多。這些精英階層不滿美國妄顧國際社會共識,長期偏幫以色列,阻止達至公正的和解,亦不滿美國支持中東的獨裁高壓政權。而這種不滿心態在平民大眾當中更為強烈。

不過,這些不滿情緒被美國人解釋為「對西方價值,如自由、寬容、繁榮、宗教多元、民主的敵視」。這些由美國主流媒體,包括荷李活電影所製造的「極端」伊斯蘭形像,讓美國人輕易相信美國政府的對外政策是基於正義,而非欲支配有石油資源和戰略價值的阿拉伯世界。於是美國政府可藉「反恐」加強其戰爭機器,隨時準備鎮壓反對美國霸權的阿拉伯人民。

茉莉花革命及其影響,對無論親美還是反美的高壓獨裁政權已發出警號,阿拉伯人民會起來抗爭,無論美國喜歡或不喜歡。看來美國及以至其西方聯盟不會輕易放棄數百年來的帝國、霸權暴力行為。如果說拉登是恐怖主義者(他的確是),美國也好不了多少。因此拉登之死不會是正義的伸張,只要美國在阿拉伯世界的勢力及操作持續,阿拉伯人的不滿不會停止。美國對外政策所製造的暴力溫床,只會培植一個又一個拉登。

正在大肆慶祝的美國人也許不想知道,正是美國「反恐」的操作,不斷在製造恐怖主義。

附︰喬姆斯基接受訪問的內容《拉登之死的反思》(文可風)

中國阿拉伯友人的諍言

阿拉伯世界掀起的苿莉花革命,即使對美、以霸權及歐洲國家的在該區的勢力平衡可能造成衝擊,有利於打破西方支配世界的格局,但平民起來反抗獨裁政權的圖像太刺激中國的當權者,因而令中共對這場意義重大的阿拉伯革命甚為忌諱。以往站在世界被壓迫民族一邊的豪言壯語被中共領導層抛諸腦後。

作為官方喉舌的中國媒體沒有別的選擇,只能緊跟指令,少報道或只報道當地官方的觀點。中國傳媒這種做法,惹起一位巴勒斯坦人伊札特的不滿,在其博客寫了一篇質詢的文章,名為《阿拉伯人對中國媒體的十萬個為甚麼》。伊札特畢業於中國瀋陽醫科大學,現任職卡塔爾半島電視台北京分社社長。

半島電視台的出現,打破了西方媒體壟斷阿拉伯世界訊息的局面,讓更多人可以從阿拉伯人的角度理解中東和北非局勢。伊札特對中國媒體冷待阿拉伯世界人民自發的革命/變革,不以為然。

「当前发生在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我更愿意把它称为变革,因为对社会本质的改变要远远重要于革命本身——完全可以被看作是阿拉伯现代化进程中的“一千零一场革命”。在这场波及到所有街道,动员了老少妇孺的历史性运动中,阿拉伯人得到了正义的支持,却被中国媒体误读了。」

對於中國媒體只集中報道西方霸權如何圍堵和轟炸利比亞,他感到納悶︰「轰炸开始之后,原本不关注阿拉伯革命的中国媒体瞬间亢奋起来,俨然成为一个坚定地反霸权主义斗士。对于“1973号决议”的断章取义,对于破坏停火协议的双重标准,对于外国雇佣军的缄默不语,对于空袭原因的刻意误读,让懂得综合各种信源了解真相的中国观众很快就意识到了中国媒体的立场与口径——只强调西方空袭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鲜少报道卡扎菲对人民凶残横暴的镇压和屠杀。」

對於中國媒體派記者前往採訪,卻只跟貼卡達非政府作報道,完全沒有反對派的聲音,更是感強烈不解︰「我不理解一家媒体花那么多钱做那么周密的准备派自己的记者到危险的利比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这个记者每天对着卡扎菲的电视台为国内做同传,那这种新闻在北京不能做吗?这不是在浪费金钱吗?中国记者在连线中不断强调大部分利比亚人都支持卡扎菲,难道那些整日聚集在广场和街道上的反对派们都是天外飞仙(或者中国媒体也像卡扎菲一样,认为这些示威者是“老鼠”)?中国媒体告诉我们卡扎菲的部队如何如何将反对派击溃接连收复失地,却不告诉我们替卡扎菲杀掉他的人民的有几万杀人不眨眼的外国雇佣军;它们告诉我们利比亚人都享有免费的医疗保险,却不告诉我们卡扎菲在长达42年的统治时间里在利比亚建了多少所医院;告诉我们的黎波里的人民对卡扎菲上校感恩戴德,却不提在这个每天出口160万桶全世界最昂贵的石油的国家,600万平民每人能分上几杯羹。所谓大阿拉伯利比亚社会主义民众国,无非只是张空头支票。」

除了利比亞,他對中國媒體對也門人民起義,以及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無日無之的侵犯等均置諸不理亦很不滿,認為這是雙重標準,因為也門、巴勒斯坦的鬥爭也是反西方霸權的,只是也門和巴勒斯坦不像利比亞那樣,擁有豐富石油資源,對中國的經濟利益不起作用。

「我们感谢中国媒体对利比亚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否被侵犯的关切,但是我有很多理由怀疑这种关切的目的是不单纯的。一方面是因为它们对于卡扎菲屠杀平民的视而不见,另一方面,对于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军事侵犯,它们从来没有表达出同样的关切。就好像的黎波里的平民的人权是人权,班加西和巴勒斯坦的人权就如粪土一般,这和西方国家在人权方面的双重标准有什么本质区别呢?我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关于已经持续了几个星期的也门数百万民众示威游行的新闻,这些人要求总统萨利和下台的诉求就不需要被关注吗?诚然,也门和巴勒斯坦没有蕴藏丰富的石油资源,中国在这两个国家也没有太多的经济利益,但我以为石油和自由不止差一个三点水。也门虽然没有石油,但这里地扼红海要冲曼德海峡,每年两万多艘货轮从这里通过,约占世界商品贸易运输的8%,石油运输的12%;南部的亚丁湾则紧邻世界海盗中心索马里和吉布提,因此也门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都有着非常重要的经济和战略意义。」

伊札特在三十年前踏足中國,對當時中國人的友善和單純,記憶猶新(參看他的《十萬個為甚麼的幾點註解》)。那時候中國仍高舉「反帝反資」,「支援阿非拉人民」的旗幟。經過三十年的走資,伊札特感受到錢如何令中國人改變,不再對外國人,特別他這類來自「落後」地區的人伸出單純友誼之手。

從伊札特的文章,灰記更了解今天的中國反歐美霸權口號,並不是從被壓迫者角度出發,而是純從自己政權的政治經濟利益出發,遠離共產黨人應有的國際主義精神。有趣的是,伊札特的《十萬個為甚麼》惹來網民的熱討論,有贊成有反對,打破了中國傳媒單一報道的悶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