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的「原罪」

香港公務員有「原罪」,指的是九七前進入港英政府的公務員,越早進入港府,可能「原罪」感越強。說有「原罪」,當然是指那些手中有權力的高官,而不是那些為了安穩生活而加入港府的中、下層公務員。

中國人所謂「改朝換代」,前朝舊臣要獲得新主子的歡心,或至少希望留効,多少也要表現忠誠,多少要打倒昨日之我。以往歷代的皇朝如是,今天的中共政權也不能免俗,都是要求絕對忠誠。中共甚至比歷代皇朝更講究改造人的心靈。

香港的高官們,年紀一般都不小,多少對當代中國有點認識。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中共執政之初,民主黨派人士以至一些投誠的國民黨官員被納入中共建制,當其有名無實的官員。他們都有不夠進步,或曰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的「原罪」,都要戰戰兢兢做官做人,因為政治生命,以至生計都操控在中共官員手中。那時「社會主義」或「新民主主義」是新生事物,所謂以工農為基礎的政權,理論上是為廣大人民謀幸福的政權,一些非共官員也真心相信實行這些主義可以為人民謀幸福。

沒有人否認中共建國頭幾年氣象一新,在連年戰爭以及國民黨腐敗統治下走過來的中國人民,特別窮人生活的確有所改善。但隨著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越來越好大喜功,急於求成,不講自然規律,不理人民的承受能力,災難一個接一個。而那些苦無實權的非共官員,亦感受到中共專權,缺乏制衡之害。

但五七年的「大鳴大放」,對共產黨獨攬大權,所謂黨天下的批評觸怒毛澤東及中共高層,以「反右」還以顏色。「反右」的結果是讓民主黨派及前朝官員更貼貼服服,不敢亂說亂動。當中一些「積極份子」為了表示絕對跟黨走,還會主動「揭發」「右派」分子的「反動」言行,以求獲得共產黨的信任。

今天的中國民主黨派進一步沉淪,成了中共養著的政治花瓶,在政協為中共搖旗吶喊。今天中共蛻變成權錢利益集團,不講工農幸福,更不講社會主義,只講愛國主義。今天的香港高官是否可跟當年的民主黨派/投誠官員作比較?在一國兩制下,理論上這群港府高官仍然主管香港內部事務,但在中共權錢利益集團越來越強硬,越來越講「維穩」的現實下,要「上位」、要保官位的港府高官只能看中共官僚的面色做官做人,要顯示跟大陸的官僚接軌,要打倒昨日的我。幸而暴富起來的中共已跟香港資本家有很多共同語言,甚至共同利益,這群港英時期已習慣照顧資本家、大財團的高官們要適應的只是由講英語,轉為講普通話,不用高喊革命口號。

然而,港英高官也罷,轉投中共懷抱的前朝建制精英也罷,中共走資是一回事,曾為港英殖民政府賣命又是另一回事。為了洗刷「原罪」,對新主子仍要表現得無比忠誠。在今天只講「愛國」的中共眼皮下,便只能表現「愛國」的「赤誠」。所以未來特首黑馬范太要閉門教訓學生不可以批判「祖國」,所以教育局常任秘書長謝凌潔貞說「六四」只是歷史長河的沙沙石石,學生要向前看(她在福建中學聯校畢業禮演講大談國民教育不是洗腦)。

謝太還舉了探訪美國一個家庭為例,說有一對老夫婦兒子在越戰中死亡,老夫婦對當年的徵兵制度很不滿,亦痛恨政府的做法,但不影響他們愛美國的情懷,家中掛有美國國旗。灰記對美帝侵略他國一向反感,當年美國反越戰及各種進步的社會運動,如黑人民權運動、婦解運動、以至左翼政治運動,都是衝著美國的政府及社會政治制度而來,亦促進美國的人權和自由。為何謝太不叫學生學習當年美國年青人的反叛及批判精神,而單單講愛國呢?

謝太又以誰沒有犯錯及做了後悔的事為中共開脫。問題是中共至今仍然不肯認錯,甚至六四死難者家屬不能自由公開地拜祭逝去的摯親,日常行動受監控,中共如此倒行逆施也不能批評嗎?為甚麼一個理論上要向人民問責的政權不能被批評,這不是愚忠式、洗腦式的國民教育嗎?

灰記以為謝太這類帶著「原罪」的前港英高官,從來心中沒有向人民問責的思維,只求向主子負責。以前是港英,今日是中共。所以今天自我吹催眠/洗腦也好,投其所好也好,宣揚中共式「愛國主義」以表絕對忠誠最自然不過。

廣告

只是一朶茉莉花

「茉莉花革命」可能是網民不認真的一次「搞作」,卻令內地公安國保忙過不停。最無辜就是那些維權人士,有人被毆打至送院,如劉士輝,更多的是被強行帶走。為何「盛世」之下,中共如驚弓之鳥,一些網民無組織、無明確目標的活動,要如此「奔波」去封殺?真的怕有動亂,為何「盛世」下會有動亂?

香港中聯辦宣傳部長郝鐵川對香港傳媒說,一旦中國發生動亂,對中國人民或香港人來說,「是禍不是福」。又說「中國經濟發展成就令人驕傲,民眾對政府的支持度高。如果有人希望發生動亂,是不負責任,民眾首先受害。」他說中国領導人人十分重視社會,要通過方法去解决,……各方珍惜內地穩定,有意見可提出建設性批評,通過改革解決問題。

香港「右傾親共」(經濟上崇尚自由主義)的《經濟日報》,其社評說茉莉花革命在中國沒有土壤︰「中國雖有貧富懸殊加劇問題,但近二十多年經濟急速發展亦令一般民眾生活大幅改善,中央對食不溫飽的極貧階層亦積極照顧,令赤貧問題遠沒北非、中東嚴重。不少晉身中產或仍是基層的人民亦明白,沒有共產黨的中國,可能陷入政治混亂,對發展經濟、保障民生,其害處可能遠大於利。」

不過亦「提醒」中共,「只要民眾不滿達到沸點,根本毋須外力參與亦會爆發。北京常擔心美國黑手要策動內地群眾革命,但今次西方國家沒鼓勵中東波,亦成澎湃革命浪潮。」然後,例牌地勸喻執政者︰「若要社會穩定、長治久安,關鍵是政府必須體察民情、照顧民生、尊重民意,在發展經濟之餘,必須令普遍人民生活得到改善,並革除人民最痛恨的貪污腐敗、官商勾結,逐步開放人民參與政治決策,才能真正避免大型的社會示威浪潮。」

灰記只是疑惑,無論郝鐵川或《經濟日報》,為何一提到市民上街和平集會就會引起動亂?為何人民行使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便會引起政治混亂?

「茉莉花革命」的發起者寫道︰「我們只需要走到指定地點,遠遠的圍觀,默默地跟隨,順勢而為,勇敢地喊出你的口號,或許,歷史就從這刻開始改變。走到一起來的,都是兄弟姐妹,請守望相助。如發生參與集會受到不良對待請以最大的容忍處理,旁人也請及時支持。集會結束時,不要留下垃圾,是高質素的,是有條件追求民主自由的。」

粗暴的不是到場的人民,而是中共的國家機器,摧殘茉莉花,散播動亂種子的,也是這種強硬處理人民表達自由的手法。而果如郝鐵川和《經濟日報》所說,大部分人民擁護及得益於共產黨,為何對一小撮異見者不得民心,但合乎憲法的舉動,即行使表達自由,要如此「上心」?為何不會漫延中國的北非、中東人民起義,中共政治局要緊急開會講如何加強管理社會,控制互聯網?

同樣的論調來自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回應「茉莉花革命」時,范太說,中央政府過去一段時間已將大量資源投放在弱勢社群,希望改善貧窮問題。又警告說,香港與內地唇齒相依,如果內地出現動盪,必定影響本港,雖然早前本港有團體遊行,聲援內地的茉莉花革命,但范太相信不會得到大部份港人認同。

有傳范太可能是下屆特首「選舉」一匹黑馬,她的論調跟中共官僚如郝鐵川如出一轍,解釋不了為何人民行使表達權利便會引致全國動盪,為何中共體恤弱小卻民憤民怨不減反增?灰記只能說當內地及香港權貴拼命為高壓維穩辯護時,唯有寄望兩地民眾堅持基本權利,互相扶持,抗爭到底。

附上聲稱「中國茉莉花革命」發起人的聯合聲明。以及因為參與「茉莉花革命」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人士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