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層次矛盾的「和諧」社會

曾蔭權見老細,聽老細訓話。但訓話有兩種,一種黑箱作業,曾蔭權所服務的市民,永遠不會知道胡溫私下跟曾蔭權說了些甚麼,而那些說話往往關乎港人根本利益。因此,所謂港人治港,連half truth也不到。

至於公開的訓話,不只是衝著曾蔭權,港人亦在被訓之列。但作為堅決捍衛自己權利及尊嚴的公民,不會跟那些專家學者一般見識,揣摩當權者說話的含意,而是直接了當的回應當權者的說話。

中共悍然踐踏憲法,侵犯人權,無理將劉曉波判刑(還有無數異見及維權人士亦遭遇類似命運),沒有資格指指點點,要曾蔭權保持香港和諧。

香港大部份人要求盡快落實普選是眾所周知,只是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民主進程。最赤裸的一次是在零四年四月廿六日,由人大常委奉中共最高層的命令(人大根本就不是全國最高權力機關,而是聽命於中共的花瓶議會),釋法叫停香港政改進程。所謂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比例不變(五五之比),是公然違背自己在基本法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普選的承諾。

很多所謂務實人士,專家學者,以至泛民中人,也一再為政制停滯不前而為中共開脫。「既然中央已定下這限制,政改只能在這限制內改動。」這不是妥協,這是投降。中共已經設了圈套,或稱鳥籠,要識時務者乖乖入局。

曾蔭權所謂「中央真心希望推動本港民主發展」其實說漏了嘴,即原來所謂政制發展是香港內部事務,其實是一個大騙局,中共必定要插手,而且手伸得特別長。因此那個為民建聯/建制派度身訂造的區議會方案,必定會修修補補,吸引按耐不住的泛民識時務者投誠。堅持真正落實民主的人,除了抗爭之外,已別無選擇。「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是第一步。

至於溫家寶在繼續要曾蔭權搞金融(即無所事事)的同時,說了一些迎合香港基層市民的話,「(要)更加重視發展社會事業和關注民生,以增進港人對未來的希望。」不過,溫家寶首先要撫心自問,大陸在中共壟斷政權下,蛻變成權貴資本主義社會,經常作親民騷的他,如何解決大陸的深層次矛盾?

譚作人為四川地震災民依法追究「豆腐渣」工程責任誰屬,為何被關押審判?農民工沒有政府支援,自辦學校教育子弟也經常受無理干擾,甚至校舍被拆卸。這些弱勢群體的教育問題,政府為何坐視不理。捨下平民百姓的交通需求不顧,拼命興建只為富人服務的高速鐡路……。請問這些又是否關注民生的表現?

曾蔭權民望低落,市民對他的執政表現心中有數。但中共的執政何曾受過人民監督?

至於溫家寶所說的深層次矛盾,只要香港真正落實民主制度,由港人當家作主,官商勾結、貧富懸殊、大財團壟斷經濟的局面必定有較合理的解決方法,不用自顧不暇的溫家寶提點。如果中共繼續拖延香港民主進程,阻撓港人當家作主,這個深層次矛盾永遠也解決不了,曾蔭權不能,下任特首也不能。

大陸深層次的矛盾,也是因為人民未能當家作主,權力由共產黨壟斷所致。所以走遍大江南北做親民騷也解決不了深層次的矛盾。

元旦日,香港各路公民(也許會有部分內地人參與),會向胡溫揭示深層次矛盾的成因,以及顯示人民當家作主的決心!

廣告

元旦贈興

跟身邊的好友談起元旦大遊行,大家都深感必須參與其中。

最新的理由是聴了胡錦濤在澳門的講話,說澳門行政霸道,貪污橫行,利益壟斷是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壓制人權的廿三條輕易立法體現了維護國家安全及利益的高度責任感;壓抑民間社會,社會一元化是避免政治紛爭及社會內耗。這些家長式「訓話」, 簡直就要恐嚇我們這群真正相信民主及港人治港的普通市民。

胡錦濤的大學同學,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萬潤南,說胡是明白人,但缺乏魄力,做不了大事(大意)。作為一個普通公民,灰記從不會「體諒」位高權重的人的難處,只會看他做了些甚麼。胡溫「新政」曾經讓人對中國的政治改革有半分憧憬,不過,他們關懷弱小的形象,在中國權貴資本主義肆虐下,變得越來越蒼白。

而中共只著重與社會「上層」人士打交道的惡習,庶民是看在心內的。就好像早前來香港主持東亞運的國務委員劉延東,優先接見的就是那群地產富豪。這樣脫離群眾的中國共產黨,人民群眾還可以寄予厚望嗎!況且,覺醒的中國人/香港人,早已厭倦家長式的臉孔,不管是慈祥還是嚴厲。

而這種家長式思維就是容不得異見,只講求服從式的河蟹,但在民智漸開,中共道德權威盡喪的年代,這個政權只能動用國家機器,打壓異見人士,劉曉波的提審是其中一個例子。

元旦遊行往中聯辦,就是要向中共說不,說你們只有強權,失掉任何政治理想。如果要製作橫額贈興,灰記會寫上「胡錦濤豬噏」,寫上「釋放所有異見人士」。

除了向中共重富輕貧說不,還有的就是爭普選,至少要揭穿中共/特區政府的政改騙人遊戲。不過,不是為泛民,特別是民主黨,抬轎。民主黨要十分耐心的等待中共賜予民主,與越來越多的人民群眾想法不一。不過,正如一位資深學運前輩所講,民主黨已無足輕重,民主黨要作為泛民中流砥柱的時代早已過去,所以鬧都無謂。因此,如果還有興趣向民主黨贈興,灰記會寫上「別了,民主黨」。

一樣要顯示特區政府權威的高鐵大白象工程,即將通過撥款。在現行體制下,民間的抗爭未必能影響議員的投票意向,那群建制派、功能組別政客將如常投贊成票,但灰記不會如健吾等過早「看透世情」的人般犬儒,仍會儍儍的反高鐵,因為灰記只有香港一個家,因為事物不會一成不變,因為成為反高鐵的「我們」,並非都是因為不能成為既得利益者,正如也有測量師、建築師……等反高鐵一樣。因此,「反高鐵」的橫額必將在元旦大遊行中飄揚。

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好」,這個大牌匾將會在10月1日的巡遊出現。電視播出深宵的綵排片段,不知參與綵排的年輕學生們如何理解這句口號。

這句「社會主義好」的確讓人唏噓。 一些對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抱批判態度的左翼人士(包括灰記),對過去大半個世紀共產黨執政國家所出現的勞役、壓迫、人性扭曲、人為災難……感到非常難過。而自稱「社會主義」的國家買少見少,堅持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想看來越來越失卻意義。

這種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一樣衝擊著灰記。灰記在外國留學時,曾經短暫時間對COMMUNIST這個字有強烈的認同感,對資本主義那種追求無限利潤,對打工階層的剝削,環境的肆意破壞感到極厭惡。今天,資本主義的基本形態並沒有轉變,但那些曾經比灰記更紅的人,很多覺今是而昨非,轉投資本主義懷抱,卻千方百計為中共的專制統治辯解。

無他,這些人早把人文關懷、國際主義精神拋諸腦後,代之是狹獈的民族主義觀念︰既然這個世界資本主義當道,既然資本主義講的是弱肉強食,我們中國便要做資本主義強國、大國。我們剝削別人勝過別人剝削我們。持這種觀點的人,很多進身中、上流社會,撈了個人代、政協委員的銜頭,生活和思想都已極為「資產階級」化,早已忘卻「無產階級」的感情了。

即使他們對中國大陸的嚴重貪腐、農民及城市基層勞工所受剝削等並非視若無睹,卻總認為那些維權活動,那些異議聲音破壞和諧穩定,妨礙大國崛起,必須鎮壓。因為在他們看來,只要中國經濟發展,不管如何畸型發展,只要有著數便合乎他們的胃口。頂多說一聲,哎,中國要慢慢來。

「社會主義好」,究竟好在甚麼地方?除了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外,中國還剩下多少「社會主義」色彩?真正相信民主、人權及社會公義的左翼人士,還有多少會擁抱「無產階級專政」(其實是一黨專政)?今天的「社會主義」中國,權貴和老闆階級,專業階層壟斷最多最好的資源,普羅大眾/低下階層的真正無產階級,求學有困難、醫療無保障、打工受剝削,對集體資源如何分配毫無話語權。中國的弱肉強食,比很多資本主義國家更赤裸、更厲害,對環境生態的破壞更肆無忌憚,有那一點像社會主義?

晚年嚮往西方民主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把西方的福利主義(其實在新自由主義衝擊下,已經大打折扣),解讀為社會主義的和平實現。這一點灰記不敢苟同。特別他對芝加哥學派鼻祖佛利民的空想自由市場主義的興趣,更讓灰記認為他基本上揚棄了馬克思主義。(芝加哥學派七十年代的第一個實驗場是智利,透過美國中情局聯同智利右翼勢力陰謀武力推翻民選合法的左翼阿倫德政府,由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實行恐怖統治,這些空想的自由市場原教旨人士當了皮諾切特的經濟顧問,才可以將他們象牙塔的理論「實踐」。但對智利的普羅大眾而言,是一場大災難。)

不過,趙氏對共產黨的獨裁根源,即「無產階級」專政有深刻的反省,流露被權力扭曲的專政共產黨領導少有的人道精神,這是現今共產黨領導最缺乏的。現今的共產黨領導必須解釋,他們所推行是那一碼子的社會主義,與權貴資本主義有何區分?

胡、溫,特別溫家寶作出無數的人文關懷騷,但他們要解釋為何人為災難一個接一個,民怨一天比一天多?為何受地震之苦災民追究「豆腐渣」工程要受到無理打壓?為何貪腐集團可以繼續無法無天?胡、溫口口聲聲說關懷的廣大的農民和低下階層,他們究竟幾時可以翻身?沒有人民的監督和授權,胡、溫如何執政為民?……

10月1日,胡錦濤將威風八面的站在高級國產車上受軍隊和被篩選的人民「致敬」,當他看見「社會主義好」這五個字,除了期望共產黨千秋萬世外,還能想到些甚麼?

中式五四情結

據報中國官方「擴大」紀念五四九十周年。「擴大」其中一個環節是胡溫到大學見見學生,循循善誘一番。

中共黨總書記胡錦濤對青年學生就有如下期望︰「希望全國青年學生把愛國主義作為始終高揚的光輝旗幟,把勤奮學習作為人生進步的重要階梯,把深入實踐作為成長成才的必由之路,把奉獻社會作為不懈追求的優良品德,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上譜寫出更加輝煌的青春樂章。」

Well, 灰記一向認為共產黨販賣愛國主義是一種墮落。所謂工人無祖國,難道走資的中共真的把國際主義精神忘得一乾二淨?

這裡姑且不去批判胡錦濤的愛國主義。二十年前的青年學生也在五月四日自發舉行紀念五四遊行(是中共建立政權以後的第一次),他們高舉反貪污、反官倒和爭取民主自由,政治改革旗幟。在二十年前的五月和六月,青年學生繼續五四精神,最後有人為此付出生命、被監禁、被迫流亡等沉重代價。

敢問 Mr Hu,二十年前的青年學生是否把愛國主義作為始終高揚的光輝旗幟?是否把奉獻社會作為不懈追求的優良品德?灰記相信 Mr Hu 回答不出來。

至於「把勤奮學習作為人生進步的重要階梯,把深入實踐作為成長成才的必由之路」,這是一般老師勉勵學生的例牌說話,與五四精神風馬牛不相及。

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上譜寫出更加輝煌的青春樂章。」令人想起希特拉好像也曾經向「無知」的青少年說過類似的說話(當然希特拉心中最偉大的民族是日耳曼民族) ,所以這話最令灰記「起雞皮」。「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那麼其他亞、非、拉民族呢?

至於那位感情十足的總理溫家寶,則對著清華學生說︰「五四精神這就像一盞明燈,永遠在你們心裏點燃,而且照亮你們前進的方向,不要退縮。」對不起,灰記看的只是報紙剪報,不知道 Mr Wen 有否或如何解釋五四精神。

無論如何,又敢問 Mr Wen,二十年前那眾多敢於反貪污、反官倒,爭取民主自由、政治改革 的青年學生,五四精神是否也在他們心裡點燃,而且照亮他們前進的方向?灰記相信 Mr Wen 一樣答不出來。

那些青年學生很多沒有退縮,但換來了失去生命、被監禁、被迫流亡等沉重代價。這一點, Mr Wen 和 Mr Hu 都心知肚明。

而灰記相信,中國官方不管是否紀念五四,不管如何紀念五四,總有青年學生們會知道二十年前那些青年學生們的理想與熱誠,以及為此而付出的代價,就如總有青年學生們會知道九十年前那些青年學生們的理想與熱誠, 以及為此而付出的代價一樣。

而那些有獨立思考的青年學生們一定會繼承非官方版本的五四精神,推進社會進步。

異己

灰記對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對「六四」的看法,自然有話兒。不過,灰記在這裡不是要趕熱鬧,駁斥陳同學為中共當權派當年的暴行合理化的言論。當年的學運中堅份子王丹的回應文章,已足夠讓陳同學深思,假如他願意的話。

部分港大學生對這位據稱有親中背景的港大學生會會長言論極度不滿,要求陳同學道歉不果,發起罷免他的會長職務行動。也有其他大學學生會不滿陳的言論,與他激辯。灰記對此沒有話兒,反正這些都是同學們光明正大的權利。陳一諤對同們的舉動亦表示尊重。

灰記反而對民間電台以「美國電台華人之聲《時事縱橫》」之名,惡意玩弄陳一諤頗為反感。首先為何民間電台不打正旗號訪問陳一諤?怕陳不接受訪問?無論如何,盜用別的電台名義(灰記孤陋寡聞,不知道真的是否有此電台存在)實在說不過去。

事不止此,主持人還欺騙陳一諤節目未正式開始,誘使他說了一些如民主派是偽民主,民主紅衛兵,自己當會長猶如光緒等的心裡話。這種惡作劇,如果是對付奧巴馬、胡錦濤、甚或小小的曾蔭權等這些有權影響人民生活的公眾人物,誘騙他們說出一些與表裏不一的心底話,也對大眾還有些許意義。(當然民間電台絕沒有這樣的能耐用惡作劇搞「大人物」)欺負一個入世未深的年青人,即使「真理」掌握在你們的手又如何?如果「真理」真的掌握在你們的手,又何需如此「得勢不饒人」。

民間電台對抗政府霸權勇氣誠然可嘉,但這種對「敵人」、「異己」不擇手段的態度,難以爭取認同。民間電台經常高舉表達自由萬歲,難道就想不到與民間電台不同政見的陳同學的自由也應該受尊重。

據說陳同學得到不少內地學生支持,民間電台的劣行只會提供反面示範,對爭取更多內地學生願意多了解八九民運,以至多反思中共政權性質等只會幫倒忙。一些內地學生可能會認為,你們這些所謂民主人士,現在還未當權已經如此不尊重「異己」,一旦當權以後,不堪設想。

最後,灰記希望港大同學的罷免行動只是基於不滿陳同學言行不一致,違反「支持平反六四」的競選承諾,而不是本地生與內地生的一次「較量」。灰記更希望傳媒所講,內地生與本地生的鴻溝是誇大其詞。也許,要讓內地生多了解「六四」真相,除了噓聲以外,也要讓他們感受到說理的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