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閣諸島「亂舞」

蘋果日報照片

九月十九日《蘋果日報》到登了本地一些反日照片,不知怎的,灰記看後感到有點滑稽。特別那張在中環行人天橋紅旗及紅橫額飄揚的照片,令人想起日前於大陸,由官方引導及操控的反日示威,那些紅旗及紅橫額何其相似。然而,正正是那支五星紅旗,令日來的「保釣反日」活動,變得不淪不類。

灰記真不明白,為何日方到現在仍不公開反駁,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擁有尖閣諸島主權,其已故總理周恩並曾莊嚴表示,琉球群島,包括尖閣諸島未曾脫離日本。灰記要說的,是最近重新被發現的兩篇大陸官方傳媒文章,反映中國官方對尖閣諸島的態度,簡單地說,就是中國承認尖閣諸島(釣魚台/島)屬於日本。「琉球群島散佈在我國台灣東北和日本九州島西南之間的海面上,包括尖閣諸島。…」,這是一九五三年一月八日官方《人民日報》寫的,題為「琉球群島人民反對美國佔領的鬥爭」,白紙黑字,清清楚楚。

一九五三年一月八日《人民日報》(互聯網照片)

如果嫌這篇官方文章不夠直接,《人民日報》另一篇刊於一九五八年三廿六日,題為「無恥的捏造」的文章,則直認琉球群島以至尖閣諸島不是中國故有領土。「美國佔領者(灰記按︰美國於二戰後一直佔領琉球群島,直至七二年將之「交還」日本,但在沖繩島上仍駐有美軍。)為了破壞沖繩民主勢力的競選活動和緩和選民的反美情緒,曾策劃各種陰謀,並採取了多方面的手段,其中最卑鄙無恥的,就是在選舉前夕假冒北京電台名義對沖繩的廣播。這條冒名頂替的消息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發表談話,表示『中國絕不放棄對琉球的主權』。這顯然是惡毒的挑撥,目的在於打擊沖繩人民要求把沖繩歸還日本的強烈情緒…。」

文章還證實周恩來早在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五日在「關於美英對日和約草案及舊金山會議的聲明」中,駁斥美國對琉球群島、小笠原群島等保有「託管權力」說法的時候,就曾指出「這些島嶼在過去任何國際協定中均未稱被規定脫離日本」。(《戰後中日關係文獻集(一九四五—一九七零)》載田桓主編,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一九九六年版第348至350頁)

換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論基於尊重歷史,還是出於對美國長期佔領琉球群島的憂慮,早在一九五零年代已承認日本對琉球群島,包括尖閣諸島的主權,這是鐵一般的事實,沒有人能竄改。至於為何五十年後同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會反悔,只有他們才知道。現在中國政府說要向聯合國提交領海的基線報告,日本亦會提交相關資料。但看來,無論從地理位置或從歷史資料,中方似乎都理虧。

不過,灰記對美方的立場也很疑惑。既然中國早在一九五零年代已承認尖閣諸島屬日本(美國不會沒有這方面的資料),為何今天會說對尖閣諸島的主權爭議不持立場,莫非美國依然對沖繩有野心,或不希望中日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進一步發展友好關係,所以挑撥好,製造矛盾好,希望中日之爭,漁人得利?

無論如何,毛澤東時代的中國雖有種種的不是,但在支持沖繩人民反對美國佔領時,沒有戀棧大清帝國時代的「風光」,願意接受琉球以及其周邊群島已非中國的藩屬,而是從屬日本的事實,值得肯定的。當然,一些左翼人士可以繼續支持琉球地位未定論,支持沖繩人自決。事實上,現在沖繩依然有琉球自決運動,但都是訴諸和平方式,日本政府亦容忍。可能日方認為沖繩人已「歸順」,要求自決的人不多,所以放心讓他們「鬧」。但即使出於這種種心態,日本政府仍值得一讚,所謂民主、自由,不外乎能自由表達意見,包括獨立分離的言論。這一點,一黨專政的中國政府恐怕永遠學習不到。

回到尖閣諸島/釣魚台的爭議。今天的胡溫政權,以至明天的習李政權,都是承襲毛周政權,既然是承襲,自然也要承襲中共以往對外的宣告和承諾。因此,在沒有任何新的理據撤回《人民日報》一九五三及五八年的文章前,中國政府聲稱擁有尖閣諸島/釣魚台其實站不住腳,甚至是予人為了一黨之私,企圖利用「保釣」事件的感覺,如利用反日情緒轉移國內對中共統治不滿情緒。而日本希望盡快把尖閣諸島國有化原來是合情合理,並非一定甚麼軍國主義反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任何國民前往尖閣諸島進行所謂「保釣」行動,都是擅闖人家國境,日方驅趕「保釣」人士原來也是合理合法的。現在大陸官方引導又局部失控的反日示威,有時事評論員說可以向日本施壓,但如此充滿暴力和仇恨的表達,相信只會令日本政府更理直氣壯,甚至助長日本的右翼勢力抬頭。

蘋果日報照片

再回到《蘋果日報》的那些照片。那兩位痴情的「保釣」者阿牛曾健成和羅就又蠢蠢欲動,先是前往北京入稟法院,控告日本政府非法禁錮及要求賠償。阿牛因沒有回鄉證被拒登機,羅就抵埗後被國保接走。相信這場入稟戲應該不了了之,中方不會受理,日方也不會就範。

然後香港的「保釣」船啟豐二號又要再度出發,「阿牛」要求到時港府放行,警告梁振英不要當「漢奸」。現在兩岸休漁期結束,加上中共仍要繼續利用民族情緒,放幾艘漁船前往尖閣諸島海域可算順理成章,阿牛他們聯同兩岸「保釣」人士的行動看來可以落實。當然,不排除國內外局勢的變化,令中共煞停「反日」操作,例如國內的示威活動變成針對本國政府。但即使如此,香港的「保釣」船的出海機會還是不低。

沒有人質疑阿牛他們動機單純。問題是,他們是「死牛一邊頸」的盲目「愛國」,還是願意面對歷史的人?既然中國已於一九五零年代透過官方傳媒宣布尖閣諸島屬於日本,阿牛們是否應該反思一下自己「保釣」行動的意義?要知道,上月阿牛們登島唱的是《義勇軍進行曲》,即承認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為中國國民,如果政府早已說了那個些島不是中國的,還到島上胡鬧甚麼。如果他們堅持「保釣」,唯一的理由就是認為毛澤東和周恩來他們當年「喪權辱國」,「罪既萬死」!這樣的話,只能是發起全國運動,推翻這個「賣國」政權(即使推翻了中共政權,也不表示釣魚台一定屬於中國)。否則的話,一方面現政權繼承毛澤東遺產,天安門仍掛毛像,「保釣」人士繼續帶著五星旗,唱著《義勇軍進行曲》,卻無視一九五零年代發生過的事,只會貽笑大方。

如果認為要推翻中共政權才能過「保釣」癮成本太高,就請不要再携帶五星旗和唱《義勇軍進行曲》。但不帶國旗怎樣宣示主權?就帶青天白日旗吧,因為中華民國仍聲稱擁有釣魚台的主權。只是,那位阿Q馬總統早前就去過離釣魚台百多海浬的彭佳嶼「宣示主權」,不敢靠近釣魚台,便知台灣政府只是口頭說說罷了。他們擔心被大陸吃掉多於這些個原應屬飛鳥和海魚的小島之地位問題。況且香港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後,香港人已沒有資格當兩蔣時代的「僑胞」了。所以灰記橫看豎看,「保釣」行動都不再有正當性,而只是「愛國主義」的盲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