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的命令

UPDATE︰溫家寶講話第二天(七月三十日),內地不少報章以頭版方式,要求鐡道部回答是否救人第一,要求真相,很有一種輿論監督的態勢。

但另一方面,有內地媒體七月廿九日晚再次收到來自宣傳當局的「指示」,要低調處理溫州列車事故新聞︰「通知︰鑒於7.23涌溫綫特別重大鐵路文交通事故,境內外輿情趨於複雜,各地方媒體包括子報子刊及所屬新聞網絡對事故相關報道要迅速降溫,除正面報道和權威部門發布的動態消息之外,不再做任何報道,不發任何評論。」

《蘋果日報》報道,《中國青年報》評論員曹林感嘆︰「中國的媒體,其實是戴著鐐銬在跳舞!」無論如何,部分內地傳媒這次抗命值得欽佩。一些被「和諧」了的報社記者亦紛紛在網上留言,以表達心中的憤慨與無奈。反而香港一些媒體人,如港台《千禧年代》的周融,處處為內地官僚體制解釋,活像官方的公關大使,令人不恥!

七月廿九日,溫家寶在溫州高鐵意外現場向記者說,國家主席胡錦濤在災難發生後下令全力救人,他第一時間向鐵道部傳達兩個字,「救人」。還對在場記者說,鐵道部長可證實他所說的話。

灰記摸不著頭腦,為甚麼溫家寶要鄭重聲明國家最高領導有下令救人呢?難道在中國,救人不是common sense,不是任何事故的重中之中嗎?重視生命應該是沒有爭議的普世價值吧,為甚麼在中國,救人是要由最高當局下令?

不單止要由最高領導下令,下令了也未必見得有關部門會遵從。相反,無論死難者家屬、全國網民、以至傳媒,都質疑當局沒有全力搶救,匆匆幾個小時便停止救援,要把高架橋上損毀的車卡吊起,擲下幾十尺深的土地嗎?不是特警隊長抗命堅持繼續搜救,才「奇蹟」地救出了小女孩伊伊。

從溫家寶一聲「救人」,再對比舉國聲討鐵道部草菅人命,真的讓人納悶。

救人是任何一個正常的人,正常的社會都會自覺做的事。當地的居民積極參與搶救,表現了正常人應有的同情心。當地消防武警也有參與救援,但香港有線電視的最新報道,最先往搶救,並協助搶救二十多人的一位居民指,武警到場時並非第一時間救人,而是排隊等候。他說︰「當時就想,這些武警都應該第一時間上去,還在排隊聽指揮,也等了很長時間。」早前亦有難屬指摘武警只顧排隊等領導而不理會現場的死傷者。

不管他們趕到現場是來自那裡的命令,但這種極不正常的領導中心文化,大大妨礙了救援工作,造成更多無辜的傷亡。換言之,要中南海下令救人已是十分荒謬,到場以後還要走聽領導訓話的過場儀式,中國的官員及公職人員壓根兒沒有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溫家寶要真的落實救人第一的目標,便要由自己做起,完全揚棄那種妨礙救援工作的「指揮秀」。

從傳媒得知,被派往溫州指揮的是分管鐵道部的副總理張德江。張德江是第二天(24/7)早上十一時抵達溫州時,「強調」要繼續展開搜救,但救援工作早已在凌晨四時正式停止(有死難者家屬說實際上凌晨二時許已停止)。然後是匆匆掩埋卡車殘骸。

我們再看看新華社的報道︰「……張德江指出,前一段時間的救援工作及時有效。浙江省、溫州市迅速行動,浙江省領導連夜趕赴現場,溫州市第一時間組織搶救,當地幹部群眾自發參加救援。鐵道部迅速作出反應,部領導連夜趕赴現場,鐵路職工全力救治旅客。安全監管、衛生、公安、交通運輸等部門也派出工作組和醫療隊參與救援工作。同時,旅客積極自救、互救,各新聞單位及時、準確地報道了事故情況和救援進展。在各方面的努力下,救援工作及時、有效,把人員傷亡降到了最低程度,他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向參加救援工作的人員表示衷心感謝。」

意外發生後,中宣部發出指示要統一採用新華社的新聞稿,而新華社的新聞稿就是如上面般,循例地說在鐵道部、省市領導下,一切做到最好,「把人員傷亡降到了最低程度」。問題是,這次很多內地傳媒不聽命令,超出新華社的循例報道。例如中央電視台二台就有這樣的疑問︰1/又是雷電惹的禍?2/後車不知前車停?3/為清障不救人?4/名單為何不公布?

女主播秦方這樣質問道︰」這事故發生不到24小時,為甚麼要急於認定車廂沒有生命?匆匆進行切割掩埋的行動?其實正常人都能夠想到車廂裏也許還會有活人。這種不正常舉行究竟為了甚麼?實施實名制之下,旅客的名單包括死傷者、失蹤者為何至今依然成謎?到底有多少人失蹤,疑問還很多?」

中央二台罕有地質疑是否全力救人,以至死難者數字,是與新華社的新聞稿「對著幹」。而溫家寶在記者會上也不再如張德江早前那樣客套,指鐵道部是否有全力執行「救人」的命令,要實事求是的交待,反映溫家寶對鐵道部的不滿。

溫家寶這次「大發雷霆」,大陸傳媒這次「越軌」行動,家屬與民眾的強烈指摘,說明這個一向自把自為的「獨立王國」—鐵道部,如何地惹人不滿。「獨立王國」涉嫌草菅人命固然讓人氣憤,但救人意識沒有深植政府和公職人員的腦袋,往往要最高當局下達指令才執行,甚至「陽奉陰違」,卻更是問題徵結。

很多人都提出了黨一元化領導,沒有人民及輿論監督的禍害。溫家寶不是也提出過了N次,要進行政治改革。但如何走第一步呢?

這次內地傳媒、死難者家屬以至廣大網民已經作出了一次有力的示範。如果中共真的決心改革,就由這次災難開始,不再搞千篇一律的輿論控制,讓輿論做到起碼的監督作用;不要為難要尋求真相死難者家屬,真誠的向死難者及公眾作出詳細交待。如果溫州事故可以帶動輿論監督及公眾知情權的逐步落實,那三十九位,以至更多未被報道的死難者在天之靈,或可稍稍告慰,那些無辜傷者也會稍感安慰。

溫家寶在記者會一再強調,不能盲目追求發展,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政府的最大責任就是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灰記告訴這位「人民總理」,要做到安全第一、 救人要緊沒有甚麼竅門,關鍵不是最高當局有否下命令的問題,而是權力要得到適當制衡,政府及公共機構要向人民負責,要接受人民及輿論監督,而不是反過來監控人民及輿論的問題。

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問題是長期沉浸於權力的「歡愉」中的中共官僚,是否願意看見這個逃避不了的竅門!

 

該死的黨領導文化

「兩點多一點到達事故現場,事故現場在幹甚麼?沒有營救,在做秀,大概兩百個武警排成隊伍,在等待領導的講話,動員。我就告訴我們子弟兵,我太太就在這個下面,你為甚麼沒有營救我們,為甚麼告訴我她已經死亡,那麼死亡你也要把屍體抬出來。」

溫州列車災難,香港電視採訪了一位遇難者家屬楊峰。他激動地控訴當局做秀多過真心救援。這個新聞片段亦在網上熱傳。

與楊峰的控訴相對比的是,一些幸運脫險的乘客在網上留言說,當地很多居民自發參與救援工作,秩序良好,令他們深受感動。

而對於政府如此這般的「救援」工作,網民的批評此起彼落,不在話下,以下僅一例︰

@黎勇01:「活着的人还没找出来,你们就将车厢从高空摔到地上,用起重机碾压,那时你们没征求过家属的同意;伤亡者还四散在荒野,你们不去救人却列队搞形式听领导训话时,你们没征求过家属同意;现在,全国人民要求你们布伤亡人员名单,你们却说要征求家属同意。为什么这时候突然讲人道讲尊重了?」

網上還廣傳︰「中國,請停下你飛奔​的腳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靈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讓列車脫軌,不要讓橋樑坍塌,不要讓道路成為陷阱,​不要讓房屋成為廢墟。慢點走,讓每一個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嚴。每​一個個體,都不應該被這個時代拋棄。」成了紐約時報的頭條。

 等候領導講話,動員,這些鏡頭無論是任何事件,包括災難已屢見不鮮。其他事件領導要「攞彩」,要曝光也罷,人命關天,災難救援分秒必爭,應由專業部門如消防,以至警察、軍人等作主導,平民亦會協助救援。正常情況,這些專業人員平常應該也有一套災難應變措施,由現場指揮人員指導及協調前線人員作救援,絕對毋須部門首長,以至政府首長到現場指揮、訓話。

外國遇到類似嚴重事故,政府首長當然也到現場,但只會視察,絕不會為了「訓話」而阻礙救援工作。而中國的領導不單要「訓話」,還要作出荒謬的決定,例如救援不足八小時便宣布停止,活埋被毀車架等。

救援人員不進行救援,列好隊等候領導到場「指揮」,不知是否只有中國才有的傳統?但看來中國是把這種「領導中心」的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灰記便曾在礦難的片段,看著被救出奄奄一息的礦工不能馬上送上救護車,要待領導在鏡頭前「親切」問候一番才可獲放行。可想像,當晚電視的標題一定是某某領導親切問題被救出礦工。

這種必須待領導到場才展開救援,或領導到場時要暫援停救援的「傳統」之荒謬及冷血,不用灰記多言。

這個號稱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為何人們眼中偏偏只有領導,沒有人民?是中國幾千年的帝皇傳統,「聖上英明」所以繁衍的歌功頌德文化,根深柢固?難道這個號稱為人民服務的工農政權,沒有過翻天覆地的革命,沒有過深入到人們的靈魂深處進行改造嗎?但不論如何改造,黨領導一切沒有絲毫改變,「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淪落為為領導服務的國家,在所難免。

是民智依然未開嗎?未必盡然,如果現在黨不再領導傳媒,相信沒有幾個傳媒會甘心頭條新聞必定是國家導人、省市領導人雞毛蒜皮的活動;如果黨不再領導政府部門,恐怕救援隊員沒有幾個會甘心等候沒有直接從屬關係的領導前來檢閱、訓話,才去幹正經事;如果黨不再領導一切,還要倒轉來接受人民監督,相信沒有多少個領導會膽敢大搖大擺的阻礙救援工作,在鏡頭前做秀,消費人民的災難。

黨領導一切的文化跟帝皇傳統同病相憐,「領導英明」,以領導為中心的歌功頌德傳統,只會越來越壞事,越來越令人民疏離,以至反抗。全世界都看見,全國人民都看見,相信黨的領導也不會看不見。不想如古代中國「改朝換代」,便要和平改造黨領導文化,主動權在中共。

而開首一步,就是要這個該死的黨領導文化,至少在災難面前收斂一下,讓多些人有機會獲救,讓死難者多一分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