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的最後一場戲

大家對溫家寶感到厭倦嗎?如果你是他的影迷,會否覺得他來來去去那幾個「聲音常帶情感」,具體點說,「憂國憂民」的模樣,來來去去那些對白,「不進行政治改革不行」,覺得乏味?對灰記來說,中國是整個政治制度的問題,這位「只說不能動」的中共高層領導,早已令人感到不耐煩。

facebook上便有資深編輯留言︰「改革黨和國家領導制度。同一番說話,溫伯坐在大會堂金色大廳講,劉曉波要坐在監獄講。」

當然,有人會說,溫家寶今年的表演有一個「亮點」,就是直指薄熙來主政的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汲取教訓。薄熙來在未與王立軍決裂前,大家大搞「唱紅打黑」,除宣揚毛澤東和「文革」時期的一些做法,還為了「打黑」而嚴刑迫供,無所不用其極。

溫家的言論似乎代表中共中央要糾正薄熙來的「胡作非為」。但想深一層,所謂「重慶模式」亦曾受中共九個政治局常委當中七個人肯定,只有胡溫沒有去過重慶捧場。現在薄熙來被張德江取代,是中共高層鬥爭的結果多於希望「撥亂反正」(當然,有人仍然認為能阻止這個「狂熱野心份子」,怎說也是好事)。

對於張是否比薄好,facebook上有人有此「疑惑」︰

Zhang graduated from North Korea’s Kim Il-sung University.(張德江畢業於朝鮮的金日成大學)
Zhang is one of the ‘princelings’, hanging out with former President Jiang Zemin.(張是江澤民的「親信」)
Zhang was suspected by HK’s local tabloid papers as the one who asked the railway bureau to stop the rescue after the Wenzhou train crash.(溫州動車事故,香港傳媒懷疑張要求鐵道部停止搶救)

Zhang, allegedly, is the guy who led charge against Southern Media Group over their embarrassing coverage of SARS coverup in GD.(南方報業報道當局隱瞞「沙士」疫情,據閒張是懲處該集團的幕後黑手)
And, as we all know, Zhang is the successor of Bo in Chongqing, Bo is the successor of Wang Yang in Chongqing, Wang is the successor of Zhang in GD …(我們知道,張替代薄在重慶職務,薄替代汪洋在重慶職務,汪替代張在廣東職務)
Then what is Zhang so different from Bo? What does Bo’s fall tell us? I’m confused. I need an expert to enlighten me.(因此,張與薄有何分別?薄的下台揭示甚麼?我感到混亂。我需要專家指點。)

其實,溫家寶及中共雖然經常掛在嘴邊的「依法治國」(溫更暗視不搞政改文革或會重演),這些中共高層卻要「威迫」人大匆忙通過《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三條的邪惡規定。舉手機器一開動,二千多票通過,只有一百六十人反對。 溫家寶提到要警惕「文革」重演,但曾經受「秘密拘留」/「指定地點監視居住」之苦的最高級中共領導,就是「文革」時被毛澤東授意搞死的國家主席劉少奇。

而曾經身受其害的內地異議藝術家艾未未對條例的通過極表不滿。他在三月十四日在北京向德新社表示:

相關規定是「非法的」。它不僅違背了聯合國公約,而且違背了基本人權和道德基準。艾未未說:「新法規將讓警方有更多借口恣意妄為。新法規的實施將在社會上引發恐慌。」他還說:"最大的問題是法規的解釋權和實施權都掌握在一黨手中。不管是法院、檢察院還是警方,它們全都串通一氣。不存在任何監督。沒有人對非法行為提出質疑。

換言之,沒有了「唱紅打黑」,依然為恣意侵犯人權提供法律方便,完全沒有吸取過薄熙來的教訓。再者,憑血腥鎮壓西藏抗議而上位的總書記胡錦濤,其繼任在西藏繼續強硬統治,今年到現在短短三個多月已有十五名藏人自焚,當中十二人犧牲(參看唯色的博客《看不見的西藏》)。由零九年二月到現在,則總共有28名藏人自焚。這些都是對中共強硬治藏的強烈回應,但中共,包括這位說話常帶情感的溫總,一點也不手軟。

有記者問溫家寶最近藏人自焚事件,他只是比外交部較有技巧的回應,顯示中共會繼續執行其強硬政策,不會有任何反思,置藏人的民族感情於不顧。他說,年輕的僧人是無辜的,對這種行為表示沉痛。然後話風一轉,回到主旋律,指西藏、四川藏區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部分,不管這些行為是受達賴喇嘛操控或影響,目的都是要將西藏、藏區分裂出去。

在中共這個黨國體制下,即使形象最討好的高層領導,在涉及中共根本利益的問題上,也不外如是。當然他承認自己工作未做好而感到遺憾,為經濟和社會上的問題負責及感歉疚,比其他中共領導人表現出較有人的味道。他說在自己在餘下任期,會是一匹負軛的老馬,不到最後一刻,絕不鬆套,要努力以新的成績,彌補工作上的缺憾。有本地傳媒理解為他在現體制下的無奈和悲屈。

灰記則認為這是對中國人的「詛咒」,廿一世紀的今天,如果仍寄望於一兩個無奈和悲屈的「父母官」,實在說不過去。但中國人的「劣根性」似乎不容易改變,在香港特首選舉問題上,溫家寶說了句「香港定能選出一位為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還擁有言論自由的香港,傳媒及輿論不是質疑不民主選舉何來多數港人擁護的特首,而是諸多猜度「中央屬意誰」。連所謂最敢言的《蘋果日報》也加入「解讀」的行列,反映幾千年來習慣「揣摩上意」的惡劣傳統,在這個號稱國際都會依然盛行。不但如此,聲稱反對小圈子選舉,爭取民主的何俊仁也加入猜度行列,說種種跡象看來,梁振英「當選」機會大增,而不是盡最後努力集合「泛民」力量,反對這次醜惡百出的所謂「選舉」,反對中共的「欽點」制度。一些泛民選委盤算投票給可能「當選」的人,更令人不恥。

對灰記而言,不管溫家寶內心如何想,他極其量只是中共的大公關,在芸芸木納或惡形惡相的中共領導當中,讓人感到中共還有「溫情可親」的一面。但要成為真正自決自主的現代人,便只能告別這種制度下的「父母官」,無論溫「爺爺」表現得如何「可親」。

溫家寶的獨腳戲

影帝始終是影帝,溫家寶的苦口婆心、誠摯的表情雖可能只在鏡頭出現,但相比那個賊眉賊眼的吳邦國以及庸庸碌碌的賈慶林的貪官feel,他始終令採訪的記者感到多一點親切、幽默和人性。兩會沒有溫家寶「撐場」,的確是十分「失色」。那人大委員長及政協主席實在「有失國體」。

然而,畢竟這只是一群中外記者,或一些被篩選的平民的「幸運待遇」。平日老百姓要面對的大多是如吳邦國/賈慶林般的貪官污吏,而不是如溫家寶般的親切、幽默和人性公僕。正如他自己在兩會閉幕的記者會所說,中國最大的問題是腐敗。然而怎會有腐敗,而且是深入各級官員以至整個社會骨髓的腐敗?又怎樣治理腐敗?

吳邦國講不搞三權分立、多黨輪替、主體思想多元化等,只說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如何治理腐敗呢?今日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很多人都理解為官商權貴結合的專權資本主義,解決不了腐敗,也沒有半點社會主義味道。

溫家寶提到要人民有權監督政府,但要在共產黨領導下。究竟在共產黨領導下,人民如何監督政府,溫家寶也沒有答案。灰記只知道缺乏人民監督,好政策也會給腐敗吃透,任何漂亮名目的花費,最終得益最大的是各級官員的私囊。溫家寶也提過政改、體制改革,結果也是「得個講字」。

好了,我們的港區人大代表劉佩瓊說,一切要符合國情,凡事要循序漸進。這次兩會最大的成就是完善了多部法律,未來是如何落實依法治國的問題。其實「完善法律」、「依法治國」這些話也絕不新鮮。在不搞「三權分立、多黨輪替、主體思想多元化」下,在共產黨領導下,怎樣落實「人民監督」、「依法治國」,溫家寶,吳邦國,以至劉佩瓊都必須回答。

灰記也不贊成西方資產階級民主,因為未能徹底解決經濟由資產階級大財壟斷,人民對經濟沒有支配權的結構性問題。不過,近代經過各地人民的抗爭換取回來的「普世價值」,即中國也同意簽署的「聯合國人權公約」內所包含的基本人權,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並非只是西方人民獨享。

中共以不搞西方那套為借口而剝奪人民基本權利是強詞奪理。就以「依法治國」為例,無數人說過無數次,中國憲法規定人民有言論集會結社自由,只要中共尊重其製訂的憲法,「依法治國」,便不會出現大量的非法拘捕、非法軟禁事件。

但如何在共產黨領導下令中共自覺尊重其所製訂的法律,落實「依法法國」,而不是手中有權便無法無天,卻是很多人怎也想不通的問題。溫家寶是中共領導層中,講政治改革、體制改革最多的人,但他的獨腳戲演得如何漂亮,也改變不了現實。現實就是人民監督不了官員,人民要說話隨時被公安非法「請喝茶」、軟禁、扣留……;現實就是中共每年「維穩費」已超越軍費,達到六千多億;現實就是每年的群體性事件數以萬計。

維權人士、異見人士、訪民、群體性事件參與者都講出了一個簡單的道理︰「腐敗源於官員不受人民監督,官員不受人民監督源於中共專斷了大部分的權力。」溫家寶、吳邦國、劉佩瓊必須回答,不放權如何保證中共官員會「依法治國」,接受人民的監督!

 

深層次矛盾的「和諧」社會

曾蔭權見老細,聽老細訓話。但訓話有兩種,一種黑箱作業,曾蔭權所服務的市民,永遠不會知道胡溫私下跟曾蔭權說了些甚麼,而那些說話往往關乎港人根本利益。因此,所謂港人治港,連half truth也不到。

至於公開的訓話,不只是衝著曾蔭權,港人亦在被訓之列。但作為堅決捍衛自己權利及尊嚴的公民,不會跟那些專家學者一般見識,揣摩當權者說話的含意,而是直接了當的回應當權者的說話。

中共悍然踐踏憲法,侵犯人權,無理將劉曉波判刑(還有無數異見及維權人士亦遭遇類似命運),沒有資格指指點點,要曾蔭權保持香港和諧。

香港大部份人要求盡快落實普選是眾所周知,只是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民主進程。最赤裸的一次是在零四年四月廿六日,由人大常委奉中共最高層的命令(人大根本就不是全國最高權力機關,而是聽命於中共的花瓶議會),釋法叫停香港政改進程。所謂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比例不變(五五之比),是公然違背自己在基本法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普選的承諾。

很多所謂務實人士,專家學者,以至泛民中人,也一再為政制停滯不前而為中共開脫。「既然中央已定下這限制,政改只能在這限制內改動。」這不是妥協,這是投降。中共已經設了圈套,或稱鳥籠,要識時務者乖乖入局。

曾蔭權所謂「中央真心希望推動本港民主發展」其實說漏了嘴,即原來所謂政制發展是香港內部事務,其實是一個大騙局,中共必定要插手,而且手伸得特別長。因此那個為民建聯/建制派度身訂造的區議會方案,必定會修修補補,吸引按耐不住的泛民識時務者投誠。堅持真正落實民主的人,除了抗爭之外,已別無選擇。「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是第一步。

至於溫家寶在繼續要曾蔭權搞金融(即無所事事)的同時,說了一些迎合香港基層市民的話,「(要)更加重視發展社會事業和關注民生,以增進港人對未來的希望。」不過,溫家寶首先要撫心自問,大陸在中共壟斷政權下,蛻變成權貴資本主義社會,經常作親民騷的他,如何解決大陸的深層次矛盾?

譚作人為四川地震災民依法追究「豆腐渣」工程責任誰屬,為何被關押審判?農民工沒有政府支援,自辦學校教育子弟也經常受無理干擾,甚至校舍被拆卸。這些弱勢群體的教育問題,政府為何坐視不理。捨下平民百姓的交通需求不顧,拼命興建只為富人服務的高速鐡路……。請問這些又是否關注民生的表現?

曾蔭權民望低落,市民對他的執政表現心中有數。但中共的執政何曾受過人民監督?

至於溫家寶所說的深層次矛盾,只要香港真正落實民主制度,由港人當家作主,官商勾結、貧富懸殊、大財團壟斷經濟的局面必定有較合理的解決方法,不用自顧不暇的溫家寶提點。如果中共繼續拖延香港民主進程,阻撓港人當家作主,這個深層次矛盾永遠也解決不了,曾蔭權不能,下任特首也不能。

大陸深層次的矛盾,也是因為人民未能當家作主,權力由共產黨壟斷所致。所以走遍大江南北做親民騷也解決不了深層次的矛盾。

元旦日,香港各路公民(也許會有部分內地人參與),會向胡溫揭示深層次矛盾的成因,以及顯示人民當家作主的決心!

社會主義好

「社會主義好」,這個大牌匾將會在10月1日的巡遊出現。電視播出深宵的綵排片段,不知參與綵排的年輕學生們如何理解這句口號。

這句「社會主義好」的確讓人唏噓。 一些對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抱批判態度的左翼人士(包括灰記),對過去大半個世紀共產黨執政國家所出現的勞役、壓迫、人性扭曲、人為災難……感到非常難過。而自稱「社會主義」的國家買少見少,堅持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想看來越來越失卻意義。

這種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一樣衝擊著灰記。灰記在外國留學時,曾經短暫時間對COMMUNIST這個字有強烈的認同感,對資本主義那種追求無限利潤,對打工階層的剝削,環境的肆意破壞感到極厭惡。今天,資本主義的基本形態並沒有轉變,但那些曾經比灰記更紅的人,很多覺今是而昨非,轉投資本主義懷抱,卻千方百計為中共的專制統治辯解。

無他,這些人早把人文關懷、國際主義精神拋諸腦後,代之是狹獈的民族主義觀念︰既然這個世界資本主義當道,既然資本主義講的是弱肉強食,我們中國便要做資本主義強國、大國。我們剝削別人勝過別人剝削我們。持這種觀點的人,很多進身中、上流社會,撈了個人代、政協委員的銜頭,生活和思想都已極為「資產階級」化,早已忘卻「無產階級」的感情了。

即使他們對中國大陸的嚴重貪腐、農民及城市基層勞工所受剝削等並非視若無睹,卻總認為那些維權活動,那些異議聲音破壞和諧穩定,妨礙大國崛起,必須鎮壓。因為在他們看來,只要中國經濟發展,不管如何畸型發展,只要有著數便合乎他們的胃口。頂多說一聲,哎,中國要慢慢來。

「社會主義好」,究竟好在甚麼地方?除了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外,中國還剩下多少「社會主義」色彩?真正相信民主、人權及社會公義的左翼人士,還有多少會擁抱「無產階級專政」(其實是一黨專政)?今天的「社會主義」中國,權貴和老闆階級,專業階層壟斷最多最好的資源,普羅大眾/低下階層的真正無產階級,求學有困難、醫療無保障、打工受剝削,對集體資源如何分配毫無話語權。中國的弱肉強食,比很多資本主義國家更赤裸、更厲害,對環境生態的破壞更肆無忌憚,有那一點像社會主義?

晚年嚮往西方民主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把西方的福利主義(其實在新自由主義衝擊下,已經大打折扣),解讀為社會主義的和平實現。這一點灰記不敢苟同。特別他對芝加哥學派鼻祖佛利民的空想自由市場主義的興趣,更讓灰記認為他基本上揚棄了馬克思主義。(芝加哥學派七十年代的第一個實驗場是智利,透過美國中情局聯同智利右翼勢力陰謀武力推翻民選合法的左翼阿倫德政府,由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實行恐怖統治,這些空想的自由市場原教旨人士當了皮諾切特的經濟顧問,才可以將他們象牙塔的理論「實踐」。但對智利的普羅大眾而言,是一場大災難。)

不過,趙氏對共產黨的獨裁根源,即「無產階級」專政有深刻的反省,流露被權力扭曲的專政共產黨領導少有的人道精神,這是現今共產黨領導最缺乏的。現今的共產黨領導必須解釋,他們所推行是那一碼子的社會主義,與權貴資本主義有何區分?

胡、溫,特別溫家寶作出無數的人文關懷騷,但他們要解釋為何人為災難一個接一個,民怨一天比一天多?為何受地震之苦災民追究「豆腐渣」工程要受到無理打壓?為何貪腐集團可以繼續無法無天?胡、溫口口聲聲說關懷的廣大的農民和低下階層,他們究竟幾時可以翻身?沒有人民的監督和授權,胡、溫如何執政為民?……

10月1日,胡錦濤將威風八面的站在高級國產車上受軍隊和被篩選的人民「致敬」,當他看見「社會主義好」這五個字,除了期望共產黨千秋萬世外,還能想到些甚麼?

中式五四情結

據報中國官方「擴大」紀念五四九十周年。「擴大」其中一個環節是胡溫到大學見見學生,循循善誘一番。

中共黨總書記胡錦濤對青年學生就有如下期望︰「希望全國青年學生把愛國主義作為始終高揚的光輝旗幟,把勤奮學習作為人生進步的重要階梯,把深入實踐作為成長成才的必由之路,把奉獻社會作為不懈追求的優良品德,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上譜寫出更加輝煌的青春樂章。」

Well, 灰記一向認為共產黨販賣愛國主義是一種墮落。所謂工人無祖國,難道走資的中共真的把國際主義精神忘得一乾二淨?

這裡姑且不去批判胡錦濤的愛國主義。二十年前的青年學生也在五月四日自發舉行紀念五四遊行(是中共建立政權以後的第一次),他們高舉反貪污、反官倒和爭取民主自由,政治改革旗幟。在二十年前的五月和六月,青年學生繼續五四精神,最後有人為此付出生命、被監禁、被迫流亡等沉重代價。

敢問 Mr Hu,二十年前的青年學生是否把愛國主義作為始終高揚的光輝旗幟?是否把奉獻社會作為不懈追求的優良品德?灰記相信 Mr Hu 回答不出來。

至於「把勤奮學習作為人生進步的重要階梯,把深入實踐作為成長成才的必由之路」,這是一般老師勉勵學生的例牌說話,與五四精神風馬牛不相及。

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上譜寫出更加輝煌的青春樂章。」令人想起希特拉好像也曾經向「無知」的青少年說過類似的說話(當然希特拉心中最偉大的民族是日耳曼民族) ,所以這話最令灰記「起雞皮」。「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那麼其他亞、非、拉民族呢?

至於那位感情十足的總理溫家寶,則對著清華學生說︰「五四精神這就像一盞明燈,永遠在你們心裏點燃,而且照亮你們前進的方向,不要退縮。」對不起,灰記看的只是報紙剪報,不知道 Mr Wen 有否或如何解釋五四精神。

無論如何,又敢問 Mr Wen,二十年前那眾多敢於反貪污、反官倒,爭取民主自由、政治改革 的青年學生,五四精神是否也在他們心裡點燃,而且照亮他們前進的方向?灰記相信 Mr Wen 一樣答不出來。

那些青年學生很多沒有退縮,但換來了失去生命、被監禁、被迫流亡等沉重代價。這一點, Mr Wen 和 Mr Hu 都心知肚明。

而灰記相信,中國官方不管是否紀念五四,不管如何紀念五四,總有青年學生們會知道二十年前那些青年學生們的理想與熱誠,以及為此而付出的代價,就如總有青年學生們會知道九十年前那些青年學生們的理想與熱誠, 以及為此而付出的代價一樣。

而那些有獨立思考的青年學生們一定會繼承非官方版本的五四精神,推進社會進步。

惡霸的從容與總理的綳緊

這位當今的中國人民總理的確言重了。一個搞不清中國政治體制的白人青年,喊了一句「劍僑怎能賣身於這個獨裁者」,又呼喊在座者為何不挑戰溫家寶的謊言。總理一臉嚴肅,用教訓的口吻說這種卑鄙的技倆,阻擋不了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云云(有點牛頭不答馬嘴)。

總理的確不是獨裁者,老實說,要當獨裁者溫家寶不夠格,他怎能與他的先輩斯大林、毛澤東,以至鄧小平相比。白人青年可能不清楚,中國上世紀以來以黨治國的傳統,黨的第一把手才是「話事人」,今日中共的總書記是胡錦濤。而即使是胡錦濤,也不能一個人說了算,因為中共已經由獨裁制過渡至集體專權制。不過,對平民百姓而言,活在這種集體專權制的社會也真的不容易。

白人青年也並非完全一派胡言,譬如他指總理說謊也並非毫無事實根據。總理以四川地震來反映中國人堅毅的民族性,郤絕口不提制度化的「豆腐渣」工程造成多少無辜學子傷亡(事後還不許家長追究)。更不會去揭示在一黨專權及官商利益集團牢牢控制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如何蠶食人民的利益,以及由此而來,在和諧社會口號下頻頻發生的官迫民反現象。

的確,中國威脅論是西方右派勢力的抹黑行為;的確,強大不一定稱霸,然而,強大也不一定不稱霸。歷史上漢人曾稱霸,要別的民族臣服也是不爭事實。況且現在是資本主義全球化時代,資源和市場的爭奪是極其慘烈,中國要參與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爭逐遊戲,又要成為和平大國,和平強國,真的是要極高智慧。

然而,中共現在處理國內矛盾時,並不顯出有何智慧,人民總理的溫馨委婉的「哀求」能感動多少官霸財霸放下屠刀,天曉得。但禁制異議,消噪音,拘禁異見人士的土方法,卻再三成了愛說三道四的西方人的把柄。這個白人青年的擲鞋也是噪音吧。(所以中國大陸媒體一律不提擲鞋事件)。無奈,人民總理受辱的地方不在「中國人自己管得了」的地方!

噢,灰記快忘了提另一位惡霸,那位聲名狼藉的美國牛仔總統布殊。大家大概明白,將人民總理和戰犯放在一起,只為一件事,他們都先後受擲鞋之辱。白人青年向溫家寶的無禮舉動,也許出於無知與偏見,然而土耳其記者在美國侵佔下的伊拉克,向布殊擲的鞋真是擲地有聲。牛仔總統在美國右翼軍事及宗教勢力的聳動下的好戰單邊主義,行為有如惡霸,被全世界真正愛好和平人士(灰記當然也把自己算為其中一分子)唾棄,被擲鞋真是大快人心。

話雖如此,到處耀武揚威的惡霸應對被辱時,面露笑容,說一看便知那是十號鞋,被問及感受的時候,從容的說有如參加政治集會,聽到高聲叫喊。相比之下,愛好和平的人民總理收起平日常露的慈祥面孔,綳緊面孔教訓白人青年,對比不可謂不強烈。也許總理真的為自己被人看成惡霸而深感不滿,於是綳臉後,國務院也要發表聲明譴責白人青年一番。

想起滿清帝國在列強的淫威下,不知自強,仍以天朝自居,但要人民必恭必敬的一套對洋人又不管用,結果屢屢招來奇恥大辱。當年垂垂老矣的衰敗帝國當然不能與今日的發展中大國相比。然而聽不得異議噪音的獨尊心態,古老帝國的帝王將相與發展中大國的統治然者依然一脈相承。連以親民見稱的總理也超越不了。

不過,今天的異議噪音,不管是來自國內的老百姓,還是不懂中國情的白人青年,未必都是心懷不軌的惡意中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