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情結

這次要講的和西藏有關,但和香港更有關。

那位數次在示威場合披上雪山獅子旗的陳巧文,不減敢作敢為作風,繼續為西藏奔波。可惜原來可以讓香港人有機會聽聽西藏人心聲的機會,被港大學生會糟蹋。(如要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請看獨立媒體轉載她的一篇英語感言)

陳巧文指學生會以她不是任何屬會代表為由,拒絕她商借學生會大樓的活動室。於是,陳趁「解放軍入藏五十年」的紀念日子放映一套有關西藏的紀錄片,以及邀請國際學生組織的西藏代表出席座談會的計劃泡湯了。

早前有報章指今屆的學生會會長是受民建聯培植的「左派學生」(老實說,中共和民建聯早就抛棄了社會主義理想,何來左派)。灰記不想以陰謀論看港大學生會,但如果真的為了「政治正確」,而抹殺同情藏獨的聲音,只會令欲了解西藏情況的人失卻十分關鍵的訊息,對進一步弄清中共和達賴以至藏人的爭議/矛盾毫無幫助。

灰記在這裡要賣弄一下傷感,褪色的香港還剩下些甚麼?當年五十萬人上街為的又是甚麼?

除了日漸被壓縮的社區/庶民生活空間,香港好像還有一種叫自由的東西。這種自由曾經令這裡貴為「顛覆基地」,滿清政府、國民黨政府以至今日的共產黨政府,都曾「奈佢唔何」。在不同的專制年代,「叛亂」分子,可以在這裡活動。例如晚清的孫中山等,便在這裡進行過反清活動。國民黨蔣介石反共制政年代,不少共產黨人都在此避難和活動。至於中共專制年代,這裡更成了難民的活動中心。

而這裡能做到最可貴之處不只是避難,還可以發出北面執政者不喜歡的聲音。不單只是「反共」、「反華」言論,更重要是一些不受西方偏見影響的較中肯言論/報道,在西方主流偏見與中共宣傳八股的夾縫中,還可以有第三種獨立的視野。

假若陳巧文的計劃成功,至少港大的師生,以至關注西藏的人可以與海外的藏人直接交流,了解部分海外藏人的看法,也可以讓海外西藏人了解一些香港人的看法。而這種交流目前在大陸仍是不可能。

當然,港大學生會可以說陳巧文可以接觸的外界團體還很多,為何偏偏選中我。問題是,陳巧文是港大的碩士生,在大學搞活動是很自然很應該。

更重要的是,理論上走在社會前沿的大學生,不是應該更包容,更有求真精神嗎?

灰記真的希望港大同學要正視事件,至少要向學生會問個究竟,如果陳巧文沒有商借場地的資格,為甚麼學生會不能代行?是否西藏議題真的過於敏感,是否陳巧文令學生會不安?

社會上其他團體也要考慮,會否為聲援陳巧文而舉辦類似的西藏交流會。除了「西藏問題」的重要性,也要重新宣示「顛覆基地」的非凡價值。

灰記對香港的其中一個情結,就是它的「顛覆性」。

free-tibet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