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宗教也是政治

達賴喇嘛是佛教宗教領袖,這點無容置疑。親中的三、中、商書局,經常都出售他的宗教著作。漢人信仰藏傳佛教的也不少,影星李連杰是一個,他甚至與太太利智親赴印度達蘭薩拉跟這位教主見面。而這個美籍華人一樣參與中共的統戰片《建國大業》演出。這裡參與政治宣傳不妨礙一個人的宗教信仰。

作為世界性的佛教宗教領袖,達賴喇嘛到台灣為信仰佛教的災民舉行佛教儀式,也是正常之事。不過,台灣有評論指,當地信奉藏傳佛教的人其實不多,而這次風災的死難者大部分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徒,再加上邀請達賴喇嘛的是民進黨籍高雄市長陳菊,令這位宗教領袖訪台的目的仿佛變得不那麼「純正」。

不用說,達賴喇嘛與民進黨聯繫一起,必定會觸動中共的神經。前者在中共眼中不是宗教/精神領袖,而是「藏獨分裂勢力」的代表,後者則是有強烈「台獨分裂」傾向的政黨。所以達賴要訪台,大陸的國台辦提出反對是難免的動作。

另一個高調回應事件的是正在訪台的大陸宗教局局長葉小文,他在機場的表演,流露中共一向以我為主的官僚嘴臉,首先說任何人真心來救災,都要歡迎(他幾時做了台灣的代表),然後話鋒一轉,說怕只怕有人是節外生枝,是在作騷,台灣不要天災剛走,又添人禍。說到又添人禍時聲音提高八度,相當硬滑稽。

對於葉小文的批評,民進黨回應指達賴喇嘛是作人道關懷之旅。葉小文甫訪台,即以一個傲慢的官員口吻,任意侮辱一位宗教領袖,如此不禮貌的發言,斷難獲得台灣人民與媒體輿論的認同。民進黨沒有將葉小文的無禮舉動指摘為粗暴干涉台灣人民事務,已屬相當克制。

查實大陸的宗教事務局,是中共統戰部轄下的一個部門,葉小文亦是出身共青團總戰部。而所謂統戰,就是統一戰線,把可以爭取和利用的人吸納。而這種統戰思維是建基一種敵我觀念(灰記在《統戰,來吧》已有所論述)。所以宗教局葉小文所為何事,大家心裡有數。至於台灣宗教界人士是否甘願接受統戰,要看他們是否真的虔誠宗教人士,宗教情操和道行有多高了。但可以肯定,葉小文訪台也不是純粹真心救災,而是帶有政治目的,即是藉救災進行統戰活動。

達賴喇嘛8月30日訪台當日,高雄縣政府亦會與其他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團體聯合舉行祈福祝禱大會,還打算邀請馬英九等政府高層出席。高雄縣縣長楊秋興與陳菊同屬民進黨人,據聞兩人未來有機會爭逐市縣合併後的領導權。前者邀請達賴喇嘛,後者聯同台灣本土宗教人士。能否說後者的目的比前者更「純綷」?

不錯,舊西藏是政教合一的社會,達賴喇嘛擁有宗教及政治權力。達賴喇嘛流亡後,被中共認為是「分裂勢力」的代表,是一個政治人物,並不稀奇。不過,中共統治下的西藏其實也是政教合一,或稱政治壓倒宗教更準確一點。西藏所有僧侶其實都要聽命宗教局,聽命於中共這個無神論政權,一點宗教自主也沒有,何來有「純粹」的宗教領袖和宗教人士呢?

真正追隨佛學的僧侶,也因為中共的疑心,不時被打壓。灰記有次在藏廟前見到一批目光相當不友善的僧侶,打算與他們交談也不理不睬。想必是不甘於當被遊客拍照的佈景板,也對自己的宗教在新統治者「改造」下墮落至如斯田地的一種無聲抗議吧。

不必多說,達賴喇嘛所帶領的西藏流亡社會,將藏傳佛教發揚光大(政治和文化各方面等都更民主開放)。不但世界各地有皈依者,西藏不少人冒著生命危險,攀山越嶺走到達蘭薩拉,都是為了這份傳統精神寄託以及承傳。中共之所以對達賴喇嘛恨之入骨,與他在境內外西藏人心中的崇高地位有關。

還記得1995年,被中共任命為十一世班禪喇嘛靈童尋訪小組的組長扎什倫布寺主持恰扎仁波切將尋訪結果通信告知達賴喇嘛。達賴喇嘛率先宣佈更登確吉尼瑪是轉世的十一世班禪喇嘛。中共盛怒下,以「叛國」及「洩露國家機密」罪,把這名原先效命中共,但內心深處仍把達賴喇嘛奉為尊者的大僧侶判監六年。更登確吉尼碼亦無辜被軟禁,成為最年輕的「宗教政治犯」。翌年中共另立確吉傑布為十一世班禪喇嘛。一個視宗教如洪水猛獸的政權,卻要把玩宗教,那有資格指別人動機不純。

達賴喇嘛毫無疑問是西藏人的宗教/精神,以至政治領袖,所以中共要永遠孤立他,封鎖他,直至他圓寂,期望西藏的宗教和文化傳統隨著達賴喇嘛的離去而消逝。這是中共的如意算盤。

所以不管達賴喇嘛是否進行宗教活動,中共一概認為是「搞分裂」的政治活動。因為中共的統治邏輯沒有宗教自由這回事,特別西藏這個宗教如此根深柢固的社會,宗教和政治一樣,必須由中共牢牢掌控。

所以達賴喇嘛訪台事件,是宗教也是政治,是政治也是宗教。

廣告

馬英九與民進黨的六四

以戇直、清廉見稱的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未成為台灣最高管治者之前,都會對六四發表感言(甚至當台北市長時,發表有關言論而被拒來港)。他這個動作相信不是基於甚麼政治考慮,但對關注大陸民主民生的人很受用,所以才突顯其「可愛」的一面。

不過,這位被中共香港地下老黨員吳康民批評缺乏政治技巧,缺乏膽識和權術的「老實」人,最近的「六四表現」卻令人搖頭。

吳康民當然不是批評馬英九的「六四表現」。這些六四後因為黨性和個人利益而歸邊的人,怎敢理直氣壯的談六四。吳老先生批評馬英九怕得罪民進黨和台獨勢力,沒有相應回饋中共對台灣釋出的善意。例子不就是早前海協會副秘書長被民進黨議員推跌,以及陳雲林被困圓山飯店。這是中共及其黨員的慣性思維,以為普天之下,莫非「黨」土。台灣不是香港,你以為國民黨可以像特區政府那樣奴才,當中共官員是老闆,不許任何抗議聲音接近。

當然,灰記不贊成台灣的肢體政治,但讓中共官員受一下辱罵,滅一下他們在大陸無法無天的官威,又何傷大雅呢!況且馬英九也批評了民進黨的過火行動。如果真的要「依法」追究那個民進黨員的行為,那就要告他襲擊來訪外國貴賓,吳康民和中共受得了嗎?

吳康民還將接待大陸旅客的一些混亂和意外,作為馬英九不善意回應中共的「證據」。問題是香港經常發生虧待大陸旅行團的新聞,難道又是曾蔭權抖膽對抗中央的「證據」!

灰記反而覺得國民黨為了經濟利益,對大陸民眾缺乏應有的關懷,對中共的倒行逆施不敢哼半句聲。也難怪,兩個政黨其實十分相似,都成了貪腐利益集團。唯一不同的是台灣多少還有民主和言論監督,民眾可以公開發聲批判執政者。大陸民眾連這樣的權利也沒有。

本來以馬英九的形象,可以適時為大陸民眾發出道義聲音,中共也不能視之為干涉別國內政。譬如最近獲台灣政治大學聘任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求見馬英九。本來是大好機會發揮一下馬英九與其他國民黨黨棍不同的政治家風貎,顯示支持大陸民運的心聲。馬卻大概因為怕事而託辭拒見。反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大大方方接見王丹,中共不敢哼半句聲音。被傳媒追問,馬英九才補鑊式地說六月四日會所表示。在此,灰記不得不同意吳康民(雖然基於不同原因)對馬英九缺乏政治識見的批評。

民進黨主席不但會見王丹,該黨還在立法院提出平反六四的議案。無論動機如何,也是值得一讚的舉動。基於民主、自由、人權這些普世價值,台灣人不管是否有台獨思維,應該關注大陸的有關情況。即使用最實用主義的角度看,台灣人也不情願長期與一個強力的專制政權為鄰吧!所以灰記真誠希望民進黨走出「獨台」的思維,理直氣壯的面對中共,讓他們知道為何自己如此不受歡迎。最近陳菊在大陸的說話是一個開始。

灰記不希望也不相信國民黨會愚蠢至否決平反六四議案。在六四二十周年來臨之際,冀望台灣朝野能站得更高更遠的看與大陸的關係,多些關注對岸大陸民眾在政治改革失敗後的命運,為兩岸關係掀開新的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