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梁振英?

梁振英在僭建問題上是否誠信破產,相信明眼人自有判斷。這世界如果事實被公開了,便只能擺事實講道理,一個人如果是說謊者,無論語言偽術有多 「高超」 ,也不能無限期矇騙所有人。而灰記認為,與其說梁振英一次比一次「離奇」的語言偽術,令人「嘆為觀止」,倒不如說他是極度厚顏無恥。或者他是一個厚顏無恥的人,才練就一身語言偽術。 甚麼處理了便僭建不存在,甚麼第一次處理僭建,不知要通知屋宇署等,都是侮辱智慧。要知道,他本身是測量師,他擁有的測量師行絕對不乏專業人士。

把僭建的地下室密封了就視為僭建不存在,這是小學程度的托詞。小學生因為沒有做功課或其他問題,想出很多自以為天衣無縫的藉口,但無論老師和同學都清楚明白他在「講大話」,相信大部分人在求學時期都親身體驗過或目睹過這些「滑稽」場景,特別那個被拆穿了的學生的一臉尷尬。 但梁振英並非小學生,是理論上管治一個七百萬人口城市的最高當權者,他在公眾面前賣弄小學程度的語言偽術,是想把七百萬市民都當成小學生?再說,那些小語言偽術家,最終都難逃受到懲罰。當然有較開明的教育工作者主張多給這些學生機會,不要隨便把他標籤為說謊者,影響他的成長。但梁振英並非需要接受教育的小學生,而是影響七百萬人生活的管治者,要求他的操守比一個小學生好,並非過份要求。 灰記不相信香港市民會容忍一個無論道德操守和說話的認真程度都屬小學程度的特首。

因此,那些為他說項的「梁家班」如羅范椒芬、張志剛,張震遠等,說甚麼不涉誠信問題,說甚麼無人能保證家裏沒有僭建物,說甚麼希望香港人包容一點等,都是在誤導公眾。要知道,僭建曾經是重要的「政治武器」。去年一眾高官及部分議員,以及前特首曾蔭權被揭發僭建,引起不大不小的風波。曾蔭權被揭發露台僭建後,沒有多作狡辯,把僭建還原。最離譜的是曾經多年前任規劃及房屋局局長的孫明揚,被揭發當屋宇署上司時,多次不理會屋宇署清拆僭建物的通知。他最終向公眾道歉及清拆僭建物,但沒有辭去教育局局長的職務。灰記當時就在博客寫過要求孫明揚下台,覺得他知法犯法多年,已不配當公職人員。因為其時民主黨一位秘書長光顧/探訪一樓一小姐,沒有觸犯任何法例,也不是公職人物,但敵不過傳統道德觀念而辭職及退黨,為何孫明揚可以如此厚顏無恥。灰記寫該文時,對社會的雙重標準感受良多。

而當時梁振英曾向傳媒說就自己所知,住所沒有任何僭建物。繼而在往後的特首「選舉」中,其中一侯選人唐英年被揭發大宅僭建地下室後,梁振英以此來攻擊唐英年的誠信問題。而唐英年被揭僭建後,支持度大幅下滑,被梁振英大幅拋離。表面上,除了「蠢」的形象外,僭建問題令唐英年在特首小圈子選舉選情一落千丈,間接幫助梁振英當選。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時形象「清白」、能言善辯的梁振英也被揭僭建,選情又會怎樣? 換言之,這絕對不是包容與否及人人都可能有僭建的問題,而是僭建一早己成為「協助梁振英當選」的政治問題。

灰記不想在此合理化特首小圈子選舉,但梁振英的當選,至少不能說與唐英年的僭建醜聞完全無關。而即使沒有這政治問題,開口閉口「開誠布公」的梁振英不斷砌詞狡辯,但越狡辯越令人感到智慧受侮辱,單單這樣,也足夠令人對他的人格和能力「信心全失」,蓋僭建是一問題,如何處理僭建是另一問題。 如果這事發生在民主選舉的地方,相信梁振英早就下台。

但香港的確畸形,無他,體制對他有足夠保障(除非中共要棄用他,但中共絕對不輕易撤換自己選擇了的人),無論泛民怎樣義正辭嚴,在親建制、保皇派的反對下,不信任動議不會獲得通過。而相信主流泛民也沒有政治意志在議會外搞抗爭,誓把這個言而無信的人拉下馬。至於香港市民,是否有足夠的「醒覺」,看清這個睜著眼說謊的特首的危險性。因為無論國民教育、23條立法、新界東北「融合」……他都可以睜著眼說謊。而最危險的是,大家習慣了他的言語偽術,又覺得拿他沒辦法後,真正的惡夢才會開始。所以現在就要告訴中共,這樣的特首我們不可能包容。

廣告

測量師不懂僭建,梁振英誠信破產

YIP LUEN SANG PHOTO

想不到梁振英會步唐英年的後塵,被揭發其大宅有多處僭建物,包括一個二百呎的地窖。據聞他的大宅可能還有更嚴重的違例建築。無論如何,說梁振英誠信破產一點不誇張。

但梁振英不是一再說自己是無心之失,不知道其住宅有僭建物嗎?但他明明是出身測量專業,為何如此無知?他竟然這樣對記者說,自己是產業測量師,並非建築測量師,不懂分辨甚麼是僭建物。當聽到他出此言,灰記的同事嘩然,說測量師不懂僭建物,等同眼科醫生不懂傷風感冒,外科醫生不懂看兒科一樣,有冇搞錯。果然有產業測量師打電話到電台,指產業測量師要負責估值,有否僭建物很影響估值,尤其一些貴價毫宅和獨立屋,測量師會親身前往現場觀察。這位測量師說,的而且確,一些很特殊的僭建,產業測量師未必知道,但他如有懷疑,必定會請建築測量師看清楚。

甚至產業測量師揶揄梁振英,他是全港唯一不懂僭建的產量師。

而facebook馬上有人指,梁振英入讀理工學院時,讀的正是建築測量,並揶揄他「讀屎片」。

換言之,梁振英無可能不知道自己家中有僭建物。

換言之,以詭辯出名的梁振英這次詭辯不掉,他的專業令到他對僭建物絕不會掉以輕心,更不可能有無心之失。梁振英於去年五月,僭建風波橫掃特首曾蔭權、眾高官及一些立法會議員時,聲稱他曾請過兩名專業人士看過,都說他的大宅沒有違例建築,以示自己清白。他在競選期間,一再以僭建事件攻擊對手唐英年,原來自己也做著同對方一樣的事。

不過,如果梁振英真的以為自己沒有僭建,他迅速把僭建玻璃屋毀屍滅跡,實屬非常奇怪的行為。概《明報》未刊出他的玻璃屋懷疑僭建,他早著先機,得知《明報》將刊出此新聞。他的反應不是找專業人士來查看,或相信那兩位專業人士沒有僭建的判斷,而是在新聞出街前迅速拆掉玻璃屋,然後新聞出街後承認自己疏忽。這不是一個覺得自己清白,而是「心有屎」的人的行徑。原來據報他2000年買進兩所獨立屋時,有向屋字署交圖則,圖則上沒有那個玻璃屋,怪不得他要迅速毀屍滅跡。

而有線電視後來報道,梁振英與發展商簽訂的買賣合約,訂明梁不會追究有否違規建築。有業界人士指合約這樣寫,即表示買方知道有僭建物。

其實競選時西九設計比賽事件,他口口聲聲說不知道公司高層當其中一參賽者顧問,因而沒有申報,已經很令人懷疑。因為如果他是一個公私分明而認真的人,自己擔任比賽評審,沒道理不去了解自己公司有否與參賽者有關係,有否構成利益衝突,他的供詞很值得懷疑。可惜可能西九事件較複雜,一般人不大明白。現在僭建問題應該較容易明白,他的誠信的確很有問題。

既然唐英年因僭建問題而誠信破產,被香港人唾棄,為何梁振英一句無心之失便可以一了百了?因此,香港人必須清楚明白的表態,我們不要一個沒有誠信的特首。「七一」當日,相信「梁振英下台」的聲音不會缺席。即使他還厚著面皮做特首,他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電台找不到因僭建而江河日下,最終輸掉那場小圈子特首選舉的唐英年,因為唐不在香港。轉而訪問那位說要挑戰小圈子選舉的落敗者,民主黨的何俊仁。主持斬釘截鐵問何他,會否向法庭提出選舉逞請。何俊仁應酬說期限已過,不知法官會否酌情處理,並說還要研究選舉過程他有否就僭建作過虛假陳述云云。重新開咪的鄭大班亦督促何俊仁務必提出選舉逞請,無論勝算如何,不要顧左右而言他,擔心政府真空云云。灰記以為,主流泛民如果還有半點政治意志,在「天賜良機」下,無論如何都要向梁振英窮追猛打,選舉逞請必定要一試。除此之外,把「要求梁振英下台」發展成龐大的政治運動,向地下黨治港說不,向說謊者說不。

吳文遠照片

「長毛」梁國雄不虧有政治觸覺,有傳媒報道,他期望 前特首候選人何俊仁及唐英年能夠提出選舉逞請 ,尤其是何俊仁,如果對方決定不提出選舉呈請 ,他說會 考慮以選民身份提出

梁國雄又指,何俊仁參選特首時表示 ,要挑戰小圈子選舉的不公義,希望他能透過法庭實踐理念 ,向支持者交代。梁國雄說 ,自己亦會尋求法律意見 ,能否以選民身份提出申請。他希望 七月一日候任特首梁振英上任前會有決定,希望可以尋求一個公道。(香港電台)

面對梁振英當選後的霸道作風,主流泛民,特別民主黨予人無所事事,缺乏鬥志之感。灰記不會以其中常委馮煒光應聘梁政府副局長,及羅致光任新政府扶貧委員會籌備小組成員,以至任立會財務委員會主席的副主席劉慧卿,縮短議員發言時間為梁振英五司十四局早一點通過撥款開路,便斷定民主黨與梁振英有暗盤交易。但民主黨的表現的確窩囊,梁振英當選後要搞行政霸道,矮化立法會,把議事規則容許,少數派議員作議會抗爭手段的「拉布」肆意抹黑,好像將來他任何政策的失誤,都與「拉布」有關。但主流「泛民」,特別民主黨,竟然不予反抗,反而被此歪理震懾,怕得失選民,當黃毓民、長毛等於替補惡法審議「拉布」時,置身事外,後來工黨以至公民黨都加入聲援,民主黨卻仍隱影。總之,民主黨這種「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表現,反映他們缺乏政治理想和意志的「機會主義」作風。

如果這次何俊仁,以至主流「泛民」又不了了之,他們大概可休矣。香港民主運動大概也要另起爐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