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土機保育邏輯

香港有歷史價值的建築物所剩無幾。如果香港政府真的重視保育,正常的做法便是積極把值得保留的建築訂為歷史建築,不准清拆重建。只是香港的官員思維跟大商家財團分別不大,認同推土機邏輯。推土機邏輯即發展是硬道理。所謂平衡保育與發展,騙人的門面話而已。

為甚麼說官方的平衡發展與保育是騙人的門面話,最新例子,看中電亞皆老街總部的重建便清楚。這幢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末的古舊建築,見證香港這幾十年的能源發展。如果中電要搬遷總部,最正路的做法是整幢建築物保留下來,然後看如何保育,供大眾享用。灰記建議建成與能源及環保有關的博物館和資料館,讓公眾了解香港驚人耗電量的原因。灰記必須再三重申,香港有歷史價值的建築物所剩無幾,要盡一切努力去保留。

但看那位很「打得」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興高采烈地宣布支持中電的重建計劃,便知道推土機邏輯又在發揮作用。看看網上的即時新聞︰

「……林鄭月娥表示,中電已向城規會提出建議,重建中華電力總部,她曾與嘉道理家族商討保留建築物的問題。他們承諾保留鐘樓建築,並活化為電力博物館及香港歷史博物館。

她指出,中電將發展中華電力總部為住宅項目,要求將地積比率由5倍,提高至5.5倍,建築物高度由80米,提高至100米。

林鄭月娥稱,這種活化做法,較景賢里走前一步,因業主主動提出活化構思。」

原來又是另一地產發展項目,只是中電願意提出保留鐘樓部分,活化為博物館,在林鄭眼中已是莫大的進步。問題是建築物與周遭的環境是有關係的,歷史建築是講建築群,講整體環境。

天星皇后保育運動,講的就是保留建築群及周遭環境,才能顯示幾十年來那一帶公共空間如何被使用。一邊廂港督上任、英女皇訪港均在皇后碼頭登岸,在廣場前舉行儀式,然後直入大會堂。另一方面,香港人在天皇碼頭前,大會堂前舉行過無數次示威活動。殖民地統治者的官方儀式和人民抗爭活動,都在這組建築群及其公共空間發生,其歷史意義不言而喻。人們在這裡遊走,在利用這些建築及空間的同時,也可追思歷史,細味香港一路走過來的足跡。

只是,最終天星皇后不保,一處極有象徵意義的建築群被推土機摧毀。如果說天星被毀,皇后被重置,是為了「公眾利益」,因為要興建道路。這種「公眾利益」是否必然凌駕極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群,暫且不爭論(當時亦有專家表示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只是港政一意孤行,看來是執意要遺忘這段殖民統治及抗爭史)。中電要斬掉歷史建築,卻是為了不務正業,搞地產項目賺錢,是「食得唔好哂」,貪得無厭。發展局當然可以推搪說,這是私人物業。但如果政府有政治意志,真心想保留歷史建築,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想想看,把一排完整的建築物斬開,在旁邊興建不成比例的的豪宅大廈,環境極不協調,被保留下來的建築亦失卻意義。這就是推土機邏輯下的「保育」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