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前遇上軍車

「中國茉莉花革命」上載

「七一」前夕,在面書上看到由「中國茉莉花革命」上載的一張照片︰至少兩部裝甲車在九龍彌敦道行駛。原來是「駐港解放軍今日進行陸海空三軍部隊聯合跨營區機動支援反恐和海空巡邏協同演練」。

「中國茉莉花革命」在面書上寫道︰「在這個繼零三年後民怨最重的『七一』大遊行前夕早上,駐港解放軍進行三軍反恐演練,圖為裝甲車在大街上示眾。但是,在人民面前,軍車算什麼?香港人,連解放軍叔叔也準備好了,我們還在等什麼?明天下午三點,維園見!」

在年初受北非茉莉花革命啟發,在網上呼籲內地民眾定期和平上街的「中國苿莉花革命」,令中共風聲鶴唳,瘋狂打壓及抓捕維權異見人士。中共瘋狂鎮壓和平請願,是不願承認自己的統治出現嚴重危機,社會矛盾尖銳,諉過於「敵對」勢力。內地《財經網》轉載6月29日《檢察日報》刊登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6月25日《在全國政法系統先進基層黨組織優秀工作者和優秀黨員幹警表彰大會上的講話》。

這段題為「汲取一些國家政權垮台教訓,嚴防敵對勢力破壞」的報道,轉載了周永康的一些講話。一方面周為自己有份領導的中共,不怕肉麻的自我歌功頌德︰「今天,中國人民更加堅信︰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堅定不移的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才能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我們的國家從來沒有像今天的團結統一,繁榮昌盛,我們的民族從來沒有像今天屹立於世,享有尊嚴,我們的人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吐氣揚眉,幸福安康。正是這些開天闢地,舉世觸目的豐功偉績,使中國共產黨贏得全國人民的衷心擁護和愛戴。」

但話鋒一轉便變成︰「各種敵對勢力千方百計進行搗亂破壞活動,其最終目的就是想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顛覆我國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作為人民民主專政的專門機關,政法機關必須增強政治意識、政權意識和憂患意識、責任意識,認真學習黨的光輝歷史,發揚黨的光榮傳統,堅持黨對政法工作的絕對領導,確保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聽黨的話、跟黨走。……要汲取一些國家政權垮台、社會動盪的慘痛教訓,時刻牢記『兩個務必』,積極探索新的歷史條件下專群結合、依靠群眾的新途徑新機制,把政法工作深深植根於人民群眾之中,不斷鞏固黨的執政根基。」

看來中共領導層只有溫家寶比較像個正常人,也會承認貪腐、通脹影響民生、必須改革政治等問題。周永康的講話活像患上精神分裂症︰一方面把中共說得天下無敵,令人民生活美滿幸福,深受人民愛戴。另一方面卻如驚弓之鳥、四面楚歌,有甚麼風吹草動,「敵對」勢力便有機可乘,導致中共「亡黨亡國」。

無怪乎面書有人留言︰「面对呢D因果不分嘅狗鸭言論,真係想講少D粗囗屌鳩都唔撚得:試問若果社會公平自由開放,百姓安居樂業,"敌对勢力"又點可以成功煽動推翻一個執政團體?啲人民屎忽痕找死貪刺激?」雖然粗俗一點,但點中了中共一方面口口聲聲說受人民愛戴,一方面卻完全不信任人民。所謂「敵對」勢力,又是一個與民為敵的政權鎮壓人民的藉口。

周永康這種「精神分裂人民症」正傳染給特區官員其中一個重病者,是強推替補機制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大家都十分熟悉他所說的全港市民對取消補選已有共識,大部分市民認同政府的建議。但事實是很多市民反對補選權被剝奪。而學者、法律團體更指建議違反法律及政府不作公眾諮詢有欠程序公義。不過,這個局長和中共高官一樣,口口聲聲市民、人民,心中卻沒有半點他們的份兒因為他們都是強權霸道的同道者。

再回到彌敦道的裝甲車。灰記想起當年鄧小平要解放軍必須駐軍,是主權的象徵,還批評一些說不用駐軍的中共官員如黃華、耿飈,說他們胡說八道。再想到「八九六四」鄧小平下令的軍事血腥鎮壓,想到這個迷信「槍桿子裏出政權」的政黨,九十年過去,越走越腐敗墮落(連他們的黨總書記胡錦濤在黨慶講話也承認貪腐非常嚴重),越走越迷信權力/暴力。

「中國茉莉花革命」說「在人民面前軍車算甚麼?」灰記不知道這種人民與軍車對峙的局面會否或幾時出現結果又會如何?但誠如他們所說︰「香港人,連解放軍叔叔也準備好了,我們還在等什麼?」隨著中共式統治邏輯逐漸俘虜香港官員的腦袋,中共逐步走到台前,香港人再不爭取機會表態說不,阻止香港官員病情惡化,不讓中共為所欲為,將會後悔莫及!

廣告

譚耀宗的「佛臉」、梁美芬的「撒嬌」、泛民的「憤怒」

譚耀宗那張「佛臉」永遠都在笑嘻嘻,不過是臉帶不屑的笑嘻嘻,好像甚麼都是小事一宗,有人大驚小怪而已。特區政府廢除市民選舉權的所謂「替補機制」,由「譚笑佛」這位建制/保皇第一大黨主席負責把關。他是《2011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的主席。被問及為何12名泛民議員集體請辭草案委員會,他笑嘻嘻地說不知泛民議員為何如此做,還說之前好端諯的。

好端諯的?整件事是政府要避過任何公眾諮詢,快刀斬麻式的,由建制/保皇議員多數暴力下,在公眾不知不覺下,通過「替補機制」。這是中共「吹雞」下,曾蔭權政府和這些唯上是從,妄顧市民基本權利的所謂議員的一項「陽謀」。如果泛民繼續同流合污,合演這場「審議」鬧劇,那才叫人感到莫名其妙。

那個有份大叫大嚷要堵塞補選「漏洞」的政治小丑梁美芬,居然厚顏無恥地要抗議同流合污的說法,還要求定義。面書上有心人為這位同流合污者作了以下的定義︰

「以治鼠為當政大任,有鼠王稱謂的立法會議員拍案大叫『什麼同流合污!?我要定義!』真是當頭棒喝,治學要嚴謹,對對對。於是上網找詞典,當中以百度典故最過癮:

孟子有次同他的學生萬章談起︰孔子很討厭那些八面玲瓏,慣會討好奉承的人。這種人雖然在鄉里被稱作好人,但實際上是言行不符,偽善欺世的偽君子,是道德的破壞份子。萬章問題︰『既然人們都稱他們是好人,他們都處處表現出是個老好人,為甚麼孔子還要稱之為道德敗壞者呢?』孟子答道︰『這種人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對世俗不合理的現象只會附和),看似好人,實際上根本起不了好的作用。同乎流俗,合乎污世簡稱同流合污。』……」

其實如果把「好人」代之以「理性、務實」,把「對世俗不合理的現象只會附和」改成「對權力的傲慢只會附和」,譚耀宗以至梁美芬便完全現形。因此,當電台的主持客客氣氣的問他,由於其他原因如死亡、重病、被取消議員資格等而議席懸空為何不作補選,「譚笑佛」又是笑嘻嘻地說(不過這次林瑞麟上身)不同處理方法太過複雜,只能一併用同一方式處理。然後主持人問有人認為由第二最高票當選者,往往是原先落敗的對手替補,有欠公允。「譚笑佛」比林瑞麟更賴皮,說只能夠這樣,第二票數高也有一定代表性,有人覺得不公允也沒辦法。

如果稍為有留意「替補機制」爭議的人,便知道反對政府做法的人提出很多道理強百倍的質疑,卻從未得到政府及這批政治「老好人」的合理回應。最簡單,比例代表制是名單制,為何不用當選名單的第二位替補出缺的議席?這是歐洲一些國家採用的方法,以確保不違反選民的意願;又例如學者馬嶽有更根本的質疑︰如果因為政府認為有人「濫用」補選機制,便取消補選,這種邏輯思維十分危險,是否有人濫用綜援便取消綜援?……

總之,政府的「替補機制」根本就是沒邏輯,無道理,為的就是迎合中共封殺變相公投,順便取締以往補選單議席單票制,有利於泛民的競選方法,以達至進一步操控議會的目的。

至於泛民議員號召市民七一上街,能否扭轉局勢,灰記有保留。據聞有個別議員會辭職,再以反對替補機制作為競選政綱進行變相公投。只是如果規模比去年的五區公投還小的話,效果成疑。

被問到會否辭職補選以阻止政府霸王硬上弓,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又是那一句,這樣做沒有用,改變不了甚麼。灰記不想再評論民主黨那種要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思維邏輯。只是想問一下民主黨,如果真的認為補選是市民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利,當政府強行要取消補選時,泛民團結一致,利用辭職補選,喚起市民對自己權利的關注,是否一次「名正言順」,讓中共知道香港人維護基本權利決心的政治運動?

當然任何政治運動/行動,沒有人可以寫「包單」,必定會成功。六月廿二日「泛民」在退出草案委員會的記者會中,人人豪言壯語,聲討政府的政治暴力。灰記倒想看到「泛民」議員豪言壯語後捍衛市民基本權利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