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以後

此刻你不能說興奮,這畢竟是莊嚴的哀悼行動,但逾萬,以至逾二萬人,卻是你先前不敢想象,以至覺得很了不起的事情。這人數再次說明這個城市的常理心還未消失,人們堅守著良知的底線。

一束束被高舉的白菊花,在中共在港代辦機構前面形成花海,令灰記想起當年把花朶放進軍警槍口的外國示威者,期望以溫柔溶化暴力機器。這次中聯辦前的花海,政權移交以來最龐大的一次,清楚顯示港人不齒中共的冷血,跌破人類良知底線的卑劣惡行,對李旺陽之死,感到悲憤無名。

「屠夫政權遺臭萬年,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李旺陽沉寃待雪」、「要求中央徹查事件」、「還李旺陽清白」、「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逾萬人在中聯辦面前高呼口號,場面別具意義。

儘管警方不履行協助示威者的職責,故意阻撓,但又不採取強硬措施,令等得不耐煩的市民衝出干諾道西,直奔中聯辦,有巴士、小巴、私家車被困;儘管警方不負責任地批評示威者影響附近交通;儘管傳媒成了警方的傳聲筒,不問前因後果,只報道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阻塞交通,但沒有影響整個示威的正義性。

不過,冷血強權早已遠離正義,它只會屈服於龐大的人民壓力。六月十日,人民發出了強烈的訊號,而且是萬計人民發出的訊號,但面對厚顏無恥的冷血強權,瞬間的怒吼,即使如何強烈,不容易令它就範。只能透過恒久堅持,正義才有可能伸張。然而,堅持的確不容易。

李先生的遺體已被當局火化,當局還無恥地發聲明,說是應李先生的妹妹李旺玲要求火化。李旺玲是一位有情有義的人,除了竭力照顧哥哥,對哥哥所受寃屈憤憤不平,年前因為接受外國傳媒採訪,講述哥哥情況,而被判刑三年。李旺陽離奇死亡,李旺玲完全不能接受官方的講法,誓要為哥哥取回公道。如果最終她真的在火化的文件上簽字,也是在當局的威迫下,迫於無奈的做法。

而當局又指解剖報告數日後有結果,負責解剖的中山大學法學鑑定中心專家羅斌,早前亦曾解剖烏坎村事件懷疑被害的薛錦波屍體,其非死於外力的結論被薛的家人嚴重質疑,稱報告絕不可信。面對厚顏無恥,因為跌破人類良心底線而無惡不作,擁有龐大暴力機器的冷血強權,要伸張正義何其艱難,這就是為何李旺陽先生,以及眾多堅持理想的內地民運、維權人士值得敬佩之處。

的確,在內地要堅持,面對的困難及打擊不言而喻。因此,在香港的堅持,更形重要。如果說,李旺陽先生之死,讓港人意識中共的墮落,已超乎常理,已跌破人類的良心底線,港人也許要認真思考堅持的意義,以及如何堅持。

對灰記而言,堅持的意義除了必須捍衛越來越走樣的兩制,不能讓香港繼續沉淪以外,也以為香港人的命運不能與內地人的命運完全分割。雖然「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講法過於被動,但香港絕不能獨善其身。灰記還是那一句,香港由清朝開始,就是「顛覆基地」,這是香港人的光榮傳統,必須傳承,甚至發揚光大。

因此灰記不同意一種論調,就是「於中國的事情,香港人請大家冷靜,保持感情的克制。否則即使中國改變的機會到了,香港的利益也必被這種中國感情所犧牲掉。」這是文化導師陳雲的「香港自保論」的核心論點,就是中國民主化也不會對香港有利。

他對李旺陽之死有以下看法︰「……一來不能確定案情,只能責成大陸當局調查;二來這又是一次香港被六四情結捆綁的機會;三來,外邊的社運朋友已經發起抗議運動,如火如荼了,……」

文化導師一向不屑香港的自由左翼,所以在貼文之首明言,「我不怕大家誤會,也不怕左翼誣衊」。他的貼文有近四百人讚好,亦有不少粉絲替導師的貼文補充、解說,有人貼文不同意導師,必有人「保駕護航」,證明導師不乏追隨者

不過,導師仍嫌不足,要再貼文解釋︰「……李義人之死,令香港民憤沖天,燒得旺盛,但要燒到那裡去,組織社運的人可以推測嗎?參加示威的人,本乎義憤就可以,但研究中國和香港政治的人,組織社運的人,能不冷靜嗎?我勸導各位義憤之餘,也冷靜一下,又有什麼不好?」。隨後綜合自己在facebook的貼文,寫成「李旺陽冤死,香港人中招」。

灰記倒覺得導師太「抬舉」,或者太「看輕」香港人,以為香港人會把義憤延續到底,不懂收拾心情。老實說,過去眾多抗議/抗爭行動,最缺乏的就是延續性,熱情很快就過去,組織者亦很快「見好就收」。灰記反而樂見這次民憤繼續燃燒,組織者不再行禮如儀,起碼迫令當局承認責任,不再迫害李旺陽的家人,朋友,已是了不起的成就。

現在泛民及民間團體發起全球聯署行動,希望徵集十萬人簽名,交梁振英轉交北京,要求中共徹查事件。這是否「冒進」,可以討論。導師則認為萬萬不可,他的理由是︰

「一、香港人正式以中國公民的憂患與共的身份,追查李氏之死。你如果不以中國公民身份,請問你用什麼名義去追查真相?
二、小圈子選出來的梁振英,正式取得香港人民的道德授權,敦促北京徹查真相。
三、香港干預中國內政。交換的是,中國干預香港內政。
四、香港人尊重法治,但如今卻干預中國的法制。假若中國政府調查之後,堅持地方政府的法醫及檢察部門執法程序正確,而李氏之死除了自殺的嫌疑最大之外,並無其他可以核證到的死因(這是好準確的法律語言!)。中國政府要求香港人尊重中國法制。大家怎辦?
五、未知道司機是否有車牌,不認識司機,更不知道汽車駛向何處,好多人便上了車。這種汽車綁架的局面,我不寫下去了。大家自己填上五、六、七、八、九、十。」

灰記認為導師疑慮,正正反映一國兩制之複雜性及可玩味性。而為了人權之伸張,即使是「險著」也不妨試試。理由如下︰

外國民間也經常(近年已減少)敦促該國領袖關注中國人權問題,向中國政府提出一些踐踏人權的個案,要求徹查或改善。所以香港人要求特區政府向中共反映香港人關注李旺陽事件,是否就是香港人正式以中國公民憂患與共的身份,關注李旺陽之死,見仁見智,即使如此,又why not?零三年「七一」之後,中共加緊干預香港內政,不需要任何藉口,近年越演越烈,灰記認為香港不干預大陸,換來大陸不干預香港的想法並不符合實際;迫令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在「大是大非」問題,或人類「良知」問題上順應民意,對這個特首構成非比尋常的政治壓力,他要取得香港人民的道德授權,也要付出很大的政治代價。如果他真的能在重大問題順應民意,表示人民施壓之功,可更彰顯民氣;中國政府不斷踐踏自己制定的法制,大陸的維權律師,良心學者不斷提出公職人員不尊重法律的問題,香港民間有言論自由,可以繼續批評大陸不合理的現象,這是大陸當局阻止不了。當然,香港人也不能阻止大陸當局繼續侵犯人權,迫害異己,但繼續道義上的聲援,總可以吧。更何況聲援行動,並非永遠徒勞無功。

灰記倒希望導師的冷靜並非冷漠的藉口,因為冷漠的取態與建制派無異,只會姑息不義強權。導師指「有人說這是普世價值,不關乎血濃於水,那麼西藏人連續自焚抗議中共的事,香港人有鬧很多示威抗議嗎?沒有啊。」的確,主流港人不關心西藏,但近年為西藏人發聲的香港人卻是越來越多,灰記是其中一個。一些被導師「鄙視」的左翼人士,也有為藏人自焚仗義執言。早前在尖沙咀文化中心舉行的「與西藏同行」活動,就包括不少左翼人士的數十人參與。而灰記所說的「顛覆」基地,就是可以做大陸不容許的事情,包括為大陸的「少數」民族受迫害仗義執言,包括聲授大陸的上訪者、維權者、異見者,也包括對國際事件,尤其「落後」地區人民的苦難的關注,當然也包括為香港的基層弱勢所受的不公不義發聲,繼續向官商勾結、地產金融霸權說不。而為李旺陽之死發聲,絕對是應有之義。

總之,努力不懈地履行公民權利和責任,不屈不撓地為公義發聲,把香港這塊「顛覆」基地做強做大,就是一種堅持。

 

 

 
 

 

廣告

當李旺陽被毀屍滅跡的一刻,真相已經大白

作者︰HardysXtreme Yiu Cheong

想不到他們這麼快就要毀屍滅跡,六月九日早上《蘋果日報》才報道湖南邵陽當局不理會李旺陽妹妹有獨立第三者在場的要求,強行解剖李旺陽遺體。然後民運訊息中心的消息稱,李先生的屍體被當局火化。他的妹妹和妹夫繼續被當局軟禁,友好亦被嚴密監視,來自廣州的代表律師唐荊陵不能與他家屬見面。網上傳來消息,「李旺陽被自殺真相調查委員會」發起人周志榮,被當局逮捕。在這樣的情況下,要追尋李先生的真正死因已不可能。

然而,李先生被自殺的真相不是早已昭告天下了嗎?湖南當局的做法,已說明李先生自殺的講法完全站不住腳。李先生究竟被誰殺害,如何殺害,可能永遠成謎,但同謀者則不用懷疑,是無法無天的湖南邵陽當局,及縱容它的中共中央政府。

灰記以為,在哀悼李先生的同時,港人必須站起來聲討這些同謀者。李先生的枉死是中共挑戰人類常理性及良知的底線,而且很可能是衝著香港人而來。正如《蘋果》主筆李怡所言,中共就是要告訴香港人,你們十八萬人悼念「六四」,你們要大做「六四」新聞,訪問被「遺忘」的「六四」民運分子,你們感覺自己是中國的良心,我就殺一個李旺陽給你們看,看你們可以怎樣。

這個scenario當然無法證實,但中共專制獨裁啫血的傳統其實從來未被清算,而且一直「傳承」至今。毛澤東曾說過,發生核子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世界剩下一半人口,可迎來社會主義;鄧小平是殺他二十萬,換二十年的穩定;現在當然不會把殺人宣諸於口,但維穩的操作就是不斷挑戰常理心及良心底線,最終殺人也在所不惜。

李旺陽生前說過,坎頭也不後悔。他的一生,映照一個不畏強權的硬骨頭的不屈不撓。「六四」之後,有人收到消息,當局要修理他,勸他逃亡,他說身為邵陽工自聯的領袖,不能離棄邵陽的工人,結果以「反革命煽動罪」,換來十三年監禁。出獄後控告監獄虐待他,反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年,去年才獲釋。但出獄後,因長年被當局慘無人道的虐待,變成盲、聾、跛的殘障人士,由經濟也十分困難的妹妹照顧。但他沒有意志消沉,對著有線電視記者說,要繼續為中國的民主自由出一分力。然而,他連調養好身體的機會也沒有,就在黑暗中被殺害。

李旺陽先生,雖是「普通百姓」,但其面對強權不畏縮的精神,絕對值得敬佩。然而,廿一世紀的今天,依然有人因為要悍衛自己的思想自由,而付出生命代價,而且死得如此不明不白,亦絕對不能接受。所以即使只是為了維護人類的常理心不被踐踏;為了告別中國現在仍懸在人民頭上的「坎頭」傳統;為了向中共表示如此一國之讓人離心離得;為了表示對那些不敢說半句人話的親中建制派,包括民建聯、工聯會成員以及眾多人代政協,包括黃國健、葉國謙、范徐麗泰、譚惠珠……,甚麼不清楚實情,不應干預內地司法, 甚麼內地每日都有很多案情,不可能每件案件都要求當局查清,甚麼這超出港區人代的職責範圍,以至連續講了N次不作公開評論的梁振英,感到不恥,也要站出來強烈表態。

李旺陽之死

中聯辦外,二十多人為李旺陽默哀,高聲要求徹查他的死因,譴責中共又一暴行。二十多人的聲音,畢竟微弱,對強權中共,也許起不了任何作用。

儘管聲音微弱,此刻灰記要以最惡毒的語言,詛咒中共政權不得好死,那些加害李旺陽的人不得好死!

Doris Law 上載

幾天前,李旺陽對大部分香港人還是相當陌生,因為他並非八九民運的頭面人物,而是在湖南聲援北京民運的工人,湖南工自聯領袖。雖然只是聲援,他付出比很多人沉重的代價,足足坐牢二十二年,去年才獲釋。而二十二年來,在獄中受到極不人道對待,把他折磨成雙目失明,雙耳失聰的殘障者。但他接受有線電視記者訪問時,聲音有力,態度堅決,依然追求民主中國,說殺頭也不後悔,想不到一語成懺。坐了二十二年黑獄,「獲釋」一直在醫院被監控,一年後枉死。

官方的說法是自殺。不過,傳媒報道︰「關注內地維權信息的維權網報道,曾經參與六四事件,先後兩次判監的李旺陽,他妹妺早上前往湖南的醫院探望時,發現哥哥死亡,身體掛在病房的窗戶。 網站從維權人士朱承志得悉,李旺陽的遺體被警方搶走,親友要求為遺體拍照被拒絕。朱承志表示,兩日前曾經與對方見面,對方未見異樣。…… 有異見人士批評,李旺陽在嚴密監視下,雙目失明、雙耳失聰,不可能自殺。」

不單如此,湖南當局還要求李先生家屬配合公安調查,不准乘機閙事,並將屍體搶走。人家的摯親突然死亡,死因可疑,為何不能提出疑問,要求公安徹查?所謂配合公安調查,等於習近平的「三權合作」觀,就是乖乖聽行政機關/共產黨的話,真是可恥,可鄙,可惡!

抱著李旺陽屍首的應是他的妹妹(互聯網照片)

李旺陽「被自殺」,引起很多人議論。facebook不斷有人分享此一訊息及留言。

「無忘李先生是工運領袖,死在自稱以工農人民為主體的專政手下,手段悲劣,連說謊也如此粗糙,根本不視證據為物,輕蔑律法,人命為屎唉,六月飛霜, 天人共憤!!」;

「這是一直以來被忽略的事實,工農群眾在加入了學生運動的時侯,才感到賴以維持政權的民眾,對官僚獨裁的共產黨有威脅,因此在六月三日當晚,解放軍首先駛入廣場西邊,工自聯廣播站所在地及其周圍,就是木樨地,那個死傷沉籍的地方,在工自聯廣播站中聚集了上數千的工人群眾,死於「人民子第兵」機關槍的掃射下。 因此,我們在此悼念李旺陽先生,一個無能為力的工人階級。致以最深的敬意。」

對付愛國的民運人士,被失蹤還不夠,還要被自殺!!???  看到李旺陽死不暝目的相片,悲憤得說不出話來!!!影片中見他雙腳著地吊頸,造假得太離譜了吧!」

「早上與李旺玲通電話,一接電話,大家都在電話中痛哭!  看到李大姐抱著哥哥的屍體痛哭,要我如何忍著呢!!!!」這是採訪李旺陽的有線電視記者林建誠的留言,作為同行,很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也寄予無限的同情。作為前線記者,在一個人人都可能隨時被失踪,被監禁的國家採訪,負有無形的道德責任。

可能因為這次電視訪問,間接令李旺陽失去寶貴的生命。看著訪問,看著李先生發表對「六四」學生被血腥鎮壓的憤怒和不滿,親自描述自己在獄中所受慘無人道的對待,眼不禁通紅。

年前,內地學者艾曉明曾撰文,提醒港媒記者負有對內地被訪者不可推卸的道德責任,因為每一位就敏感事件接受採訪的內地人,都承受莫大的風險。想不到這次李先生付出的竟是他寶貴的生命,失去了二十二年自由,去年才名義上獲得自由的寶貴生命。

是的,每一個內地人勇敢的站起來,維權好,接受港媒訪問好,都是在積累改革的種子,而內地改革向好,對內地人,對香港人都是有著重大意義。然而,每一個內地人勇敢站起來,都要付出代價。作為香港人,絕不能袖手旁觀,作為港媒一分子,灰記以及同行,更覺須為李旺陽的死負一定的道義責任。現在不少人在網上組織活動,最大型的相信會是六月十日「六月飛霜,李旺陽死得寃枉,星期日萬人遊行尋真相」的抗議活動。另外,由媒體人北風、北京經濟學者夏業良、文獻學者吳仁華發起的「关于要求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紧急呼吁」,正在搜集署名。

這些活動對冷酷的中共政權能發揮甚麼作用,不知道。可能完全沒有,但作為人,作為香港人,作為港媒一分子,灰記只管參與,起碼表達對李旺陽先生及其家人的一點心意。

灰記更認為,如果李旺陽之死是湖南地方官員的「過度」反應,還有自由的香港人應該窮追猛打,除了遊行示威,更要督促議員政客、人代政協委員,迫令北京當局正視,懲處殺人者及指使者,以防同類事件再發生。如果是中共已失去常性的「阻嚇政策」,阻嚇內地人勇敢站起來,阻嚇負有道義責任的港媒記者採訪,還有自由的香港人更應站起來,向中共說不。因為沉默和畏縮,只會助長中共的非理性,令冷血與殘暴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