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曾蔭權?

胡錦濤和溫家寶是否和港人開玩笑?明明民望極低的曾蔭權,在他最後述職時,兩位北京領導人都一致肯定他以及特區政府的工作,胡錦濤還提到他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獲各界好評,又說甚麼香港社會進一步和諧、理性。實情是香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社會矛盾越來越深,居住問題,基層生活問題,小商戶生存問題,言論自由收縮問題…..。「和諧理性」只是中共官方的宣傳口號,拜託胡錦濤不要迫香港人照單全收。胡溫對曾蔭權的肯定,實情是對香港人的侮辱!

有評論說,北京為了下屆特首接任順利,防曾蔭權臨走「玩嘢」,會按下對曾蔭權的不滿,客套地評價其工作表現。灰記只能說,客套也不用充分肯定他。況且,以曾蔭權的奴才性格,夠膽做些甚麼破壞交接的事情?

那邊廂,在述職時,曾蔭權感恩戴德地說感謝領導人對他的鼓勵和包容,這只有中國這種唯上的社會,奴才性格的地方官才說得出的肉麻話。老實說,你曾蔭權私下如何感激胡溫是你閣下的事,但公開場合如此向你的「老細」擦鞋,實在丟盡香港人的臉。暫且不說曾蔭權的認受性,也不談民主社會地方政府與中央政府並沒有絕對從屬關係,都是由人民選出,作為代表一國兩制下香港特區的首長,即使面對的是「高一級」的政府首長,最多便說說感謝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支持的客套話,斷無可能說你個人感謝你的領導人對你如何如何。因為你的領導人對你如何如何,與香港七百萬人實無相干。

再者,鼓勵和包容其實是甚麼意思?是鼓勵曾蔭權你繼續向金融商地產傾斜(溫家寶就說過要他「鞏固和發展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即繼續食老本,為大陸的國企搵大茶飯,繼續不理會小商戶和基層市民的死活)?是包容你繼續不理會市民的嚴峻居住問題,不理會越來越惡化的貧窮問題(溫家寶除了例牌式地希望他搞好經濟和民生,沒有再提深層次矛盾了)?如果是這樣,鼓勵包容你曾蔭權等於加深對廣大香港市民的禍害,即鼓勵包容曾蔭權繼續與民為敵。

因此,作為有點自尊的香港人,看見胡溫在電視機面前,衝著大部分對曾蔭權和特區政府不滿的香港人,說甚麼充分肯定他和團隊工作的話,然後看到曾蔭權向胡溫獻媚,沒有為香港人保持半點尊嚴,怎可能不感到氣憤。

曾蔭權十二月廿六日晚見記者時,「春風滿面」,甚至流露他幾年前一朝得志那個「得戚」樣,無他,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平平安安做到收工,為自己的仕途畫上「完美」句號,即所謂做好呢份工。但他為誰做好呢份工,大家心知肚明。

無奈嗎?真的很無奈。無奈亦突出由中共幕後操控(加上香港金融地產既得利益勢力的影響)的特首選舉,以至特區管治是如何脫離廣大市民,特別基層市民的意願。曾蔭權現在可以趁唐英年和梁振英走到台前而鬆一口氣,中共亦希望把港人的注意力引向這個小圈子選舉,最好令港人錯覺以為唐英年和梁振英真的是在競選,真的在爭取全港市民的支持。

作為有尊嚴的香港人,面對胡鬧選舉出來的的特首,面對只懂照顧金融地產財團利益的政經秩序,只能繼續與之離心離德,不要如胡溫那樣,鼓勵包容對廣大基層市民、小商戶的剝奪,對貧困長者的冷漠,對理想主義青年的輕視,對壟斷財團的縱容。

深層次矛盾的「和諧」社會

曾蔭權見老細,聽老細訓話。但訓話有兩種,一種黑箱作業,曾蔭權所服務的市民,永遠不會知道胡溫私下跟曾蔭權說了些甚麼,而那些說話往往關乎港人根本利益。因此,所謂港人治港,連half truth也不到。

至於公開的訓話,不只是衝著曾蔭權,港人亦在被訓之列。但作為堅決捍衛自己權利及尊嚴的公民,不會跟那些專家學者一般見識,揣摩當權者說話的含意,而是直接了當的回應當權者的說話。

中共悍然踐踏憲法,侵犯人權,無理將劉曉波判刑(還有無數異見及維權人士亦遭遇類似命運),沒有資格指指點點,要曾蔭權保持香港和諧。

香港大部份人要求盡快落實普選是眾所周知,只是中共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撓民主進程。最赤裸的一次是在零四年四月廿六日,由人大常委奉中共最高層的命令(人大根本就不是全國最高權力機關,而是聽命於中共的花瓶議會),釋法叫停香港政改進程。所謂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比例不變(五五之比),是公然違背自己在基本法循序漸進,最終達至普選的承諾。

很多所謂務實人士,專家學者,以至泛民中人,也一再為政制停滯不前而為中共開脫。「既然中央已定下這限制,政改只能在這限制內改動。」這不是妥協,這是投降。中共已經設了圈套,或稱鳥籠,要識時務者乖乖入局。

曾蔭權所謂「中央真心希望推動本港民主發展」其實說漏了嘴,即原來所謂政制發展是香港內部事務,其實是一個大騙局,中共必定要插手,而且手伸得特別長。因此那個為民建聯/建制派度身訂造的區議會方案,必定會修修補補,吸引按耐不住的泛民識時務者投誠。堅持真正落實民主的人,除了抗爭之外,已別無選擇。「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是第一步。

至於溫家寶在繼續要曾蔭權搞金融(即無所事事)的同時,說了一些迎合香港基層市民的話,「(要)更加重視發展社會事業和關注民生,以增進港人對未來的希望。」不過,溫家寶首先要撫心自問,大陸在中共壟斷政權下,蛻變成權貴資本主義社會,經常作親民騷的他,如何解決大陸的深層次矛盾?

譚作人為四川地震災民依法追究「豆腐渣」工程責任誰屬,為何被關押審判?農民工沒有政府支援,自辦學校教育子弟也經常受無理干擾,甚至校舍被拆卸。這些弱勢群體的教育問題,政府為何坐視不理。捨下平民百姓的交通需求不顧,拼命興建只為富人服務的高速鐡路……。請問這些又是否關注民生的表現?

曾蔭權民望低落,市民對他的執政表現心中有數。但中共的執政何曾受過人民監督?

至於溫家寶所說的深層次矛盾,只要香港真正落實民主制度,由港人當家作主,官商勾結、貧富懸殊、大財團壟斷經濟的局面必定有較合理的解決方法,不用自顧不暇的溫家寶提點。如果中共繼續拖延香港民主進程,阻撓港人當家作主,這個深層次矛盾永遠也解決不了,曾蔭權不能,下任特首也不能。

大陸深層次的矛盾,也是因為人民未能當家作主,權力由共產黨壟斷所致。所以走遍大江南北做親民騷也解決不了深層次的矛盾。

元旦日,香港各路公民(也許會有部分內地人參與),會向胡溫揭示深層次矛盾的成因,以及顯示人民當家作主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