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本」,大帝國

如預期,大陸的反日示威活動,在公安如臨大敵下,勉強完成。大陸當局不敢高調打壓,因為如此「堂皇正義」的愛國活動,中共如高調打壓,不就等同當年的北洋軍閥。但絕不能「失控」,變成大規模針對政權的行動,例如北京的示威,便有上訪者高喊反日時,順便喊兩聲打倒腐敗。所以還是要沒收五星紅旗,抓捕一些示威者,軟禁一些異議人士,封鎖互聯網有關反日的討論,以收阻嚇作用。然而,今日中共當局的權威已大不如前,民眾還是要針對政權,北京市民被阻撓,便到外交部宣洩一下;你上海當局用大巴阻擋民眾走近日本領事館,反而激起民眾的憤怒,輕微的說對政府有意見,強烈的指中國外交缺鈣、國防陽痿。

「小日本滾出釣魚島」,這是大陸民眾叫喊口號之一。「小日本」當然是侮辱的稱謂,這是一種民族主義的表現,反映「大中國」VS「小日本」的想法。這種心態當然不是今天才有,當年清廷皇室在英國人船堅砲利的威脅下,仍要求人家的來使下跪,以顯示大清帝國的「天威」,這是沒有自知之明的表現。不過,今日中國「大國崛起」,跟當年積弱的大清帝國不可同日而語,這種小覷日本的心態自有其可滋養的土壤,特別是中共統治階層放棄共產黨的國際主義理想,轉移乞靈於民族主義,即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後,國人的目光自然變得狹隘,容易產生排外情緒。

灰記最近看完一本名為《何謂中日戰爭?天皇之言︰「日本輕視了支那」》的書(中譯本),作者是一名同情中共的日本人,叫纐纈厚。這些左傾的日本人士,敢於逆日本的主流,指出日本軍國主義的形成,與明治維新所發展出來的大日本主義—一種賤視亞洲諸國「落後」民族的極端民族主義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即是惟有佔領以中國為首的東亞諸國,加速軍事和經濟發展,才能跟歐美列強競爭。而這種大日本主義情懷並沒有因為日本戰敗而受到清算,反而在美國反共的盤算下得以保留,即由明治天皇早期防備歐美列強,到後來參與列強對亞洲各國殖民/半殖民的遊戲,即所謂脫亞入歐,戰敗後再在美國的「蔭庇」下,迅速發展經濟,成為與歐美先進國家平起平坐的經濟大國,卻沒有反省對鄰近國家人民所犯下的嚴重罪行。

在纐纈厚的筆下,戰後日本人的情意結是崇美輕亞,他們只承認被美國打敗,因為兩顆原子彈令日本即時宣告投降,卻不肯真心承認敗給中國(因為始終把中國人視為「低等」民族),更遑論真心誠意的向中國人道歉。所以在國際壓力下一邊口頭上表示一下歉意,一邊又參拜靖國神社,其實是一種不服氣的表現。作者批評日本人缺乏自省能力,不願面對歷史,依然沉浸於瞧不起亞洲諸民族的大日本心態,是日本不能跟亞洲諸國,特別中國,達成真正和解的主因。

已經有評論指日本軍國主義可能死灰復燃。不過,今日亞洲的局面跟上個世紀上半頁已大為不同。既然被中共描寫為黑暗、腐敗無能的國民黨政權統治下的中國,日本昭和天皇在1940年尚且意識到「支那的強硬出乎意料之外」,翌年又懊悔「輕視了支那」,今日中共軍力強大,日本自然不敢輕舉妄動。即使背後替日本撐腰的美國,相信也不會輕易同中共鬧翻。所以,依照纐纈厚對日本人情意結的分析,日本千方百計要在尖閣列嶼(釣魚台)宣示主權,執行國內法律,也許或多或少是一種補償心態。即其實心中對佔領「落後」的中國未逐依然耽耽於懷,所以在尖閣列嶼宣洩宣洩一下。

只剩下民族主義旗幟的中共政權,一方面嚴格壓抑民間的反日情緒,對日本的抗議舉動亦不奏效,造成現在相當「難看」局面,即中國漁船船長詹其雄依然受日方扣押。估計不久日方會釋放詹其雄(至於會否在釋放前再「玩嘢」,要求中國賠償巡邏船「被撞」損毀的損失,可能性應該不大,相信日本政府也不想進一步讓中共太難做吧),中共會以英雄式歡迎詹其雄歸來,但任何此類舉動,只會給人阿Q感覺。

香港的保釣行動委員會聲稱下星期會到釣魚台釣魚,相信中共(如不能透過各種途徑「勸阻」)求神拜佛香港保釣船別再出狀況。中共香港地下黨元老吳康民勸香港保釣人士配合中國的外交政策,否則淪為衝動的行為。其實在中共對釣魚台「國防」不作為下,此舉的確有點阿Q。但正如內地的保釣人士說,要配合「外交缺鈣、國防陽痿」的政策嗎?中共今日的困局,灰記以為,跟日本政府「如出一轍」,就是不肯直面歷史,深刻反省自己的過錯,甚至罪行,包括利用本是作為防衛用的軍隊,鎮壓手無寸鐵的本國平民。而中共最主要的過錯是防民甚於防外侮。

如果說日本的不肯直面歷史,是源於大日本思想所衍生對亞洲諸國人民的賤視,即「次等」民族論,中共的不肯直面歷史,是源於其把大部分人民,特別是絕大多數的基層看成不管不行的「愚/賤民」。前者是帝國主義思維,後者是獨裁專制思維。而這種獨裁專制思維產生的政治現況,恰恰容易被帝國主義者利用,即中國人民被自己的專制政權奴役,專制政權的強大軍事力量會對國際社會構成威脅。如果像纐纈厚所說,日本人必須放棄亞洲諸國人民是「次等」民族(即帝國主義)的想法,才有望跟亞洲諸國,特別中國達成真正的和解,促進亞洲以至世界和平,那末中共政府必須放棄普羅中國人民(包括「少數民族」)是「愚/賤民」(即專制主義)的想法,才能有望跟其管治的人民達成和解,促進社會和諧,才能對外更能理直氣壯。

廣告

和平紀念館的虛無

IMG_0821

前面便是太平洋了!海藍一片。

灰記對太平洋有一種特殊的愛好,除了那一望無際的想像,還有那意味和平的想像。

身後的一排精心構造的建築物及園林,就是沖繩平和祈念公園。當人與建築物同時面向太平洋,迎面吹來的陣陣清涼海風,教人安詳。或說得仔細點,教人渴求安詳。

IMG_0851

一群日本學生正向園林中心的和平紀念碑進行儀式,還唱出估計是祈求和平的歌曲。紀念碑後面是刻有二次世界大戰沖繩戰役的死難和陣亡者的一排又一排的大石碑。石碑上有沖繩平民、日軍、被拉夫參軍的朝鮮人和台灣人以及美軍的名字。死者超過二十萬人。

紀念碑不遠處,有一些紅磚頂的建築物,就是沖繩縣立平和祈念資料館,一個讓人窺見沖繩日本人對戰爭與和平的看法。

灰記看不懂那些解說詳盡的日文,但從英文解說也可大致了解此間對二戰和沖繩戰役的看法。IMG_0852

沖繩縣(古為琉球王國)畢竟是百多年前被日本吞併和強力皇民化的地方,由地方政府建構的資料館,難以踰越日本中央的立場。既然日本昭和天皇的戰爭責任,在美國戰後的反共盤算下(利用日本、南韓、台灣圍堵共產中國)被輕輕免掉,這個地方政府建立的資料館對日本軍國主義政府所犯下的戰爭罪行,便只能含糊其詞,並且有意無意為日本當年向外擴張,侵略鄰國提供一些藉口,例如說三十年代日本受經濟衰退和美國禁運打擊等。

雖然在列出日本侵華戰爭時間表的地圖上有「南京大虐殺」這五字,不過也僅此而已,多一點描繪也欠奉。至於侵略東南亞諸國也是輕輕一筆。最有趣的是日文有一至兩幅資料,是有關島上的一些反戰活動資料,但英文卻隻字不提。為甚麼不讓外國人了解一下,沖繩鳥上也有日本人反對日本侵略戰爭?這種處理真令人十分費解。

誠然,二次大戰有資本主義進入帝國主義階段的背景,資本主義強國為了掠奪資源和擴張市場,而各有盤算,對落後地區巧取豪奪。然而德國的納粹政權和日本的軍國主義政權發動殘酷的戰爭,對人類帶來極大苦難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其實雖曰和平紀念館,但講得最鉅細無遺的是沖繩戰役,以及此後凡二十多年美國佔領的歷史(美國於一九七二年將沖繩歸還日本,但至今仍在島上擁有大片軍事基地)。當中有大量圖片及篇幅提及沖繩人發起的回歸日本運動,用意明顯不過。

其實日本左翼作家大江健三郞在沖繩未歸還日本前的一九六九年也寫了《沖繩劄記》,裡面也提到沖繩人山理永吉的獨立主張︰「世界上曾經有個叫琉球的國家……從虎口裡歸還回來的尊貴生命不應該再交到狼的手裡。我們應該有足夠的自信,要求把施政權交還給沖繩人手上……」當然這些聲音在資料館內不會聽到。

戰爭令生靈塗炭,平民百姓遭殃,日本平民當然也是受害者。所以灰記對那些中國民族主義者所持,日本人受原子彈摧殘是活該的論調極為反感。

同理,沖繩戰役的受害平民絕對值得紀念。不過,日本政府,無論地方或中央,未能趁這些表述機會表白對發動戰爭的深刻反省,無論如何都是一種不可寛恕的缺失。就以沖繩戰役為例,在一九四四年太平洋戰爭末期,日本敗局已定,依然要打「沒有積極意義的沖繩戰,為『維護國體』犧牲了沖繩民眾,」(大江健三郎語),資料館也沒有半句沖繩戰役是日本堅持不投降的結果。

IMG_0813灰記看那些沖繩戰役倖存者的回憶(有詳盡英文翻譯),感到戰爭的無情與殘酷,例如,日本皇軍為了不被美軍發現,活活握死號啕大哭的嬰兒。如例如眼見所有親人被炸死的女人,多次吊頸自殺,最後關頭因太痛苦而放棄,然後不斷哭泣,精神上的痛苦表露無遺。又例如有人憶述親人,不管自然或被迫,紛紛自殺以報效天皇…….。這是整個資料館最有價值的展品。

無論怎樣的戰爭,受害的是人類,祈求戰爭不再來臨……(大意),資料館還有這些沖繩人寫的詩句。

的確,沖繩民眾比本土日本民眾更無辜。二戰前的半世紀才給日本吞併,然後被迫捲進這場無情的戰役,為日本軍國主義的最後虛榮,所謂「維護國體」而白白犧牲。而灰記可以斷言,倘若當年琉球能夠抗拒日本的吞併(當時琉球的官員林世功曾向清政府求助,只可惜晚清自顧不暇,林世功感亡國之痛而自殺身亡),這個島國必受日本軍國主義蹂躪。

如果從沖繩民眾的歷史悲劇性去理解那些詩句和那些倖存者的回憶,可以讓人對戰爭與和平有更深刻領會。只可惜這種沖繩民眾的歷史悲劇性被大力壓抑,令平和祈念難免變得有點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