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貨客政治

成為最近中港矛盾焦點的內地水貨客,有多人被捕,部分被判囚兩個月,部分被遣返。法官是以違反逗留條件,即非法在港工作而判被告入獄。灰記不知那些「反蝗」人士如何看待這次審判,是否覺得大快人心?灰記以為,這些倒霉的水貨客是特區政府「政治秀」的犧牲品。正如鄭大班在其快將倒閉的數碼電台的評論,走水貨是很普遍亦存在灰色地帶的活動,以往不少香港人坐飛機運東西往來台灣等地區,現在不少在香港開小店的東主親身或託人前往韓國或日本買貨回來賣,他們都是以旅客身份往來目的地,做的是走水貨的活動,卻沒有聽說過當地政府以違反逗留條件而將他們拘控。

再說何謂非法工作,一個內地律師或其他專業人士,拿的未必是商業簽注,他們替內地客戶來香港辦事,或來香港開工作會等,是否非法工作呢?又如大班在電台節目所言,為何到尖沙咀名店掃名牌貨的「富貴」水貨客又不是打擊對象?香港政府的執法除了是應付反「中港融合」人士,似乎亦存有階級偏見。

當然,上水水貨客的「惡行」, 例如搶購日用品,影響當地居民日常生活;在上水鐵路站佔用行人通道,大量貨物放在火車車卡造成的滋擾等,facebook已有很多人齊聲「聲討」。與「反蝗」、「反雙非」類同的語調再次出現,其中那句你不是住在上水,你不會了解我們每天面對的痛苦,這些話很無敵,沒有人能反駁。因此,一些社運人士眼見中港族群矛盾不斷升溫而感憂慮,說了一兩句諸如請不要針對弱勢等的說話,便引來反內地人士的猛烈抨擊,而文化導師陳雲那句「左膠」當然大派用場。

不過,灰記只想問一下這些反內地人士,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不是「自由經濟」嗎?雖然現在大部分產品,無論貴價名牌,到平價日用品,都是在中國大陸生產,但一旦運至香港便有「品質保證」,這是香港制度的優勢。香港今天仍能吸引內地客來「瘋狂」購物,是值得慶幸的事。 當然,新界北市民會認為灰記在說風涼話,所謂「針唔拮到肉唔知痛」。但千萬不要忘記香港「自由港」的稱譽。雖然在金融和地產霸權壟斷經濟下「自由港」或「自由經濟」是名過於實,但自由買賣,交易等也算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吧。如果水貨客真金白銀買貨回內地,不涉及偷和搶,為何如此受非議?需求增多帶動供應增多這些經濟定律是否已不能解決上水居民的日常所需?至於利用港鐵大量運貨,對其他乘客造成滋擾的問題,港鐵絕對有責任和能力處理。消極的如禁止携帶超過若干數量和體積的物品,積極的如設立指定載貨卡。在水貨客未自律和未能接受規範之前,警方多派員監察及維持秩序也屬份內事。

需知道,自由買賣的意義在於買賣雙方基於自由意願的交易,除非貨主設限,否則政府不能以行政手段限制貨主出售多少貨品給同一買家。至於說走水貨是走私活動,需要打擊,但香港作為自由港,無可能限制旅客携帶物品離境的數量。要打擊走私倒是深圳羅湖海關的責任,概內地要對入口貨品徵收關稅,如果看見有人携帶大量物品入境,不管是否內地人,也應檢查一下,是否超過了送禮和自用的數量要打稅。如果深圳海關秉公辦事,照道理可以大大遏止走水貨活動。是否深圳海關也與這些走水貨集團串通,還是港元疲弱,水貨打了稅還是有利可圖,則不得而知。

無論如何,如果認為內地集團式走水貨對上水居民生活造成嚴重影響,利用粵港機制要求深圳海關打擊集團式走水貨活動就是了。只是港府以前愛理不理,現在忽然把走水貨上升至要北京關注的「大事」。這次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訪問北京,獲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接見,其中一個議程竟是林鄭匯報打擊水貨活動的情況,真是小題大做。正如曾在港府工作的資深傳媒人劉細良在《主場新聞》寫的「林鄭貶低香港地位」所言︰

「…非洲旅客在深水埗楓樹街做苦力搬布疋、尼泊爾旅客在灣仔酒吧睇場及內地女子持旅遊証件在旺角賣淫,每日都在發生,何曾需要由政務司向尼日利亞、尼泊爾駐港領事及中聯辦匯報商討執法問題。即使過往跨境走私、犯罪、出入境,也是保安局與深圳或廣東省公安廳層面磋商已好足夠。

…上水水貨客是什麼性質問題,是持旅遊証件人士違法工作,一個警方分區指揮官及一個入境處主任已可解決的執法問題,現時不單止由政務司掛帥,更要北上向中央官員滙報,煞有介事地磋商合作。香港是否出了大問題?」

其實從歷史看,庶民到處努力鑽營,尋找生計所發揮的能量,並非完全負面,也對人類文化交流,全球共融有一定的貢獻。全世界都會找到這類移民聚居地所形成特色社區,唐人街、日本城、小印度…等,這些社區內有必定有非法移民及黑工。而很多時因為經濟或政治原因,這些移民社區往往成為右翼組織及政客攻擊的對象,統治者亦往往樂於「分而治之」。

香港的南亞及非洲「特色」,也是一群移民(當中有非法入境者)、水貨客等為生存而奮鬥而逐步形成。內地人來港找生活則是香港歷史很重要部分(如果不是最重要部分)。當然,今天香港中產社會已經成型,主流價值對「販夫走卒」、來自農村的「落後」文化,不管是來自南亞、非洲,還是來自中國內地,都會以異類/異者看待,輕則調笑或投以憐憫目光,重則賤視。

近兩年,不少港人對中共進一步干預香港內政,「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岌岌可危,感到憂心,甚至憤怒,中港矛盾的激化。不幸的是,部分香港人把這些憂心和憤怒轉移為對內地人的反感,灰記自稱左傾,對這種人民vs人民的現象感到痛心。個別自由行旅客/水貨客/雙非孕婦舉指「不文明」、或對香港市民生活造成嚴重不便的,由於「形象鮮明」、「行為具體」,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但所謂寃有頭債有主,現在破壞香港自治的並非這些內地水貨客,或是早前的自由行旅客和雙非孕婦,而是香港權貴和內地權貴的利益結合體。

就以這次水貨客事件為例,特區政府和林鄭月娥的處理手法,是加強了自治,還是矮化了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