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工人的工聯會

「立法會審議2012年立法會選舉條例草案,由公民黨議員提出將勞工界功能組別的選民,由團體票改為工會成員票的修訂被否決。吳靄儀指出,目前勞工界以團體票方式投票,只有579 個團體,未能充分代表整個界別的利益,自由黨支持,工聯會就以有關建議未有充分諮詢下反對。」

看到這則新聞,灰記只能搖頭,沒有自由意志的工聯會只能墮落,繼續墮落。本來,一個號稱代表最多工人的工會組織,應義無反顧的爭取落實普選,但工聯會,跟其他建制團體一樣,只知緊跟中共號令以及自身的利益,忘卻廣大工人的基本政治權利,不但從沒有積極爭取雙普選,而且對功能組別的改革也極為抗拒。

概現有的功能組別選舉制度,由於工聯會擁有最多屬會數目,所以三個勞工界別議席,工聯會取其二,另一個議席則由同是親建制的勞聯獲得。工聯會如此守陳的態度,是否反映其所謂全港最龐大工會,擁有最多會員的聲稱有很多水份?按道理,即使勞工界功能組別由團體改為會員投票,聲稱擁有三十多萬會員的工聯會,理應一早提出改革,讓會員投票,增強自己的認受性之餘,亦體現工人的政治權利(當然最簡單直接體現工人和市民權利,便是一人一票的直選)。然而,工聯會頭頭竟以未有充分諮詢下,否決改革議案,實在令人握腕。

工聯會這群工人貴族,究竟視他們的會員是一個數字,還是他們需要問責的工友?交通津貼雙軌制問題,工聯會有否諮詢過會員的意向?為何輕易支持政府的小修小補,然後說之後才爭取雙軌制,你們的會員的意見呢?政改已爭論了很多年,工聯會有否真真正正的諮詢過所有會員,是否贊成盡快落實雙普選,是否贊成功能組別改革?

不少朋友說,工聯會之所以有那麼多會員,其中一個原因是擁有龐大經費(近年應包括政府撥款)舉辦很多不同類型的進修課程,報讀的人必須先成為會員,他們很多未必認同工聯會的親中(共)政治取向(灰記按︰工聯會根本就是中共的外圍組織)。果如是,工聯會聲稱擁有三十多萬會員,當中有多少是死硬支持者便成疑問。而即使他們有把握會員投票也能勝出,沒有中共的首肯也不輕言改革。

灰記以為,工聯會緊跟中共,其道路也跟中共差不多,當初跟人民站在一起,一旦當權/上位便脫離基層百姓,即所謂騎在人民頭上。當然,工聯會還未有當權,而且在中共資本家治港政策下,也不會當權,頂多讓其會長鄭耀棠入行政會議點綴一下。

然而,政治千變萬化,不排除中共在「穩定壓倒一切下」,要更倚重「自己友」治港,這群工人貴族可能更大派用場也未定。他們當中陳婉嫻在市民心目中形象正面,「唔嫁又嫁」要重出江湖,也反映中共的部署。然而,心水清的工友應該了解,今時今日的工聯會對工人好話說盡,實情是這個官商勾結政權的建制一部分,關鍵時刻會出賣工人利益,概它從來都不是有自由意志的獨立工會!

廣告

國際歌與保皇黨

「起來,餓寒交迫的奴隸,起來,不願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舊世界打個落化流水,奴隸們起來,起來,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一月八日,當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劉慧卿宣布押後表決高鐵撥款後,包圍立法會的數千反高鐵人士,高聲歡呼,還唱了一首灰記耳熟能詳的歌曲—-國際歌。灰記身在現場,也與無數認識與不認識的人,齊聲高唱。

灰記在想,當立法會外揚起令人振奮的國際歌時,會內部分保皇黨議員聽後會有甚麼感想?灰記指的不是如詹培忠、張宇人、何鍾泰、劉健儀等,可能原來反共的生意人,而是民建聯和工聯會的議員,他們當中不少人,如譚耀宗、黃國健、葉國謙、王國興等,應該對這首國際歌也耳熟能詳。因為這首歌是他們緊跟步伐的中共的非正式黨歌,全球左翼/共產主義者,受壓迫受剝削的勞動階層的團結歌。時移勢易,走資後的中共,會不會認為這首歌引起尷尬,盡量避免使用,以至大陸年青人一代越來越少人懂唱國際歌?

高鐵是大陸權貴資本主義與香港壟斷資本主義的其中一個結晶產品,是專為富人而設的富貴鐵路,對普羅市民好處接近零,受影響的人政府懶理,或以為用錢可解決問題。而無論反對的理據再多,再充分,政府與保皇黨完全充耳不聞。這只證明一點,昔日的中共地下黨、親中共人士與本地傳統權貴精英合流,即使不合流也構成戰略性伙伴關係。

保皇黨中的昔日「左仔」如譚耀宗等,應該反對過港英政府當年驅趕百姓的收地行動,反對過資本家的巧取豪奪,慷慨激昂的唱過國際歌,現在卻退化成一點人民意識也欠奉?難道香港換了一面旗,成為中共掌控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便萬事大吉,可以關掉腦袋,無論這個政府如何倒行逆施,也只做其舉手機器?

這些懂唱國際歌的保皇黨,難道不會好奇為何反高鐵的人要唱國際歌,越來越不滿特區統治的青年要唱國際歌?工聯會/民建聯等保皇黨,八九年的大陸學生、工人,以至香港的聲援人士,不也不停地唱國際歌,你們不也是曾經一度與他們一起高歌國際歌。

今日你們離棄國際歌,只能說明你們早已背棄理想,心中再沒有平民百姓、弱勢社群的福祉。你們會與從前反共的商人、專業精英議員、殖民地餘孽,聯手通過高鐵撥款。然而香港壟斷資本勢力橫行的今天,卻響起更清亮的國際歌,更多自發的聲音,聲討極端資本主義的內在矛盾︰官商勾結、貧富差距、政制不公、人民未能當家作主,聲討你們這群與資本家權貴合流,自甘墮落的前左翼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