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的命運

長期在港工作的外傭提出司法覆核,爭取在港工作滿七年有居港權。這事衝擊主流社會的排外,特別是排斥來自貧窮國家的人的心態。

網上已有反對外傭有居港權的組群,參與者很多,對外傭盡情謾罵,甚至連菲律賓港客人質事件也算到她們頭上。也有人指摘公民黨背後「策動」事件,「搞亂香港」,完全從陰謀論角度看事物。亦有人從資源角度,說會加重公屋及福利負擔。還記得九九年居港權事件,香港主流社會亦是純從資源角度看港人內地子女來港定居問題,把新移民看成一種負擔,而忘記香港根本就是一個開始老化的移民社會,需要大量人口補充。

當然排外情緒全世界都有,西方社會的種族歧視亦相當嚴重。不過,西方社會因為歷史原因,或本地出生率不足,長期以來都有移民政策,甚至有時會特赦「黑市」勞工,以補充人口。而當經濟差的時候,右翼民族主義情緒便會抬頭,排斥新移民,打擊「黑市」勞工。而灰記認為,無論移民、非法及合法勞工,都是近幾百年來由殖民主義/帝國主義所推動的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產物。其實中國近代鎖國,也禁絕不了沿海人民往東南亞謀生,有些則被賣豬仔到美加當苦工。中國今天的盛世,也阻擋不了人民冒生命危險到向西方社會討生活。

要知道,討生活/改善生活是最最基本的人權。香港人早年不也是嚮往移民西方以改善生活嗎?有不少人甚至甘當非法勞工,忍受剝削和歧視。

現在生活中國以外地區的華人數以千萬計,他們對當地的經濟及建設付出了血淚。例如個多世紀前華工前往美加興建鐵路,他們的血淚與貢獻現在才得到較大的承認。華工要得到美加社會的接納,也要長期抗爭。當時美加主流社會也是抱現在香港主流社會的心態,利用華工完畢,便要驅逐華工。幾經爭取,部分華工才能留下,成為第一代華裔美加人士。

香港人如果能從這個角度去看外傭,可能排斥情緒會少一點,包容接納的心會多一些。要知道,外傭對香港的貢獻絕對不容小覷。如果沒有她們照顧小朋友及料理家務,香港大量婦女的生產力便不能獲得釋放。現在香港中產在職婦女可以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關鍵是背後有一大群「姊妹」的支援。

灰記八十年代曾協助攝影一有關菲律賓家務助理的紀錄片,那時候她們已面對工時長,假日沒有容身空間的問題。二十多年過去,她們的處境沒有丁點兒改善,薪酬偏低,除了假期可與同鄉/朋友相聚,基本上廿四小時沒有私人空間及時間。即使如此,有不少是年輕時已來港當傭工,輾轉打工十年、二十年。這些對香港付出了最寶貴青春的人,習慣了香港的生活,希望留下來,如果她們有了永久居民身份,工作及生活可能性會大一些,對她們未嘗不是一種補償。

不過,灰記對她們能否獲得居留權不感樂觀,即使打勝訴。現在的終審法院比李國章能時代的保守,相信會主動提請人大釋法,封鎖她們的居港道路。灰記只是想,這個號稱國際都會的城市並不名副其實,對非我族類的人並不包容。政府的種族歧視條例豁免政府及公共機構的歧視性措施,帶頭歧視少數族裔。最近平機會主席林煥光高調批評政府漠視少收數族裔融入主流社會的願望和需要。由此可知,政府和主流社會的「國際視野」是怎樣的一回事。

可嘆的是,香港獨特之處,本來就是中外文化互相撞擊及共處。但在短視及狹隘民族觀念,以至看不起來自「落後」地區的人等思維下,這種獨特性只會逐漸消失。

廣告

向少數族裔致敬

首先向香港少數族裔致敬。灰記要致敬的當然不是那些剛看完七人欖球賽的歐美人士,而是默默遊行,向香港警方討公道的二千多名以尼泊爾裔為主的南亞裔人士。

灰記因為工作關係沒有現身支持,但在工作場所看到電視的新聞報道,深受感動。本地有色的少數族裔的確默默承受日常很多無形的歧視,政府在訂立種族歧視條例又千方百計「諗縮數」,不肯承擔責任,給予南亞少數族裔較大的升學和就業機會。

另外正如人權組織所指,南亞少數族裔被警方濫權的機會也比一般人多。

這次尼泊爾裔人士被殺未必直接涉及種族歧視,但若沒有二千人及死者兄長現身向警方討公道,警方肯定會「警警相衛」,最後裁定警員合法殺人。因為在警方和很多香港人心中,一個流落山頭的異族人士的生死引不起他們的重視和關注。

現在至少會愈來愈多人疑問,為何警員要向死者頭部開槍?而警方必須向南亞裔人士以至公眾解釋,是這位警員存心致人於死地,還是他心理素質差而胡亂開槍…。為什麼警員要致人於死地?莫非就是因為死者是警員心中,無人會理會的「異族流浪漢」?。

為甚麼待死者如豬如狗?為甚麼要向他頭部開槍?這是很多遊行人士的疑問。

這次示威有一個很大的啟示,特別對很多處於基層,但輕易對南亞裔存有偏見的華裔港人。以基層為主的南亞裔,其實與他們命運相同,都是生活上處處受欺壓的一群,包括被警員濫權機會也較多。唯有團結一致,向不公義說不,那些強權(作為國家機器一個重要部分,警方絕對是強權)才可能被迫檢點一下,甚至檢討一下。

再次向少數族裔致敬,他們很有尊嚴地示範了愈是弱勢,愈需要團結發聲。

靜默地遊行發出更清脆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