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初選缺少甚麼?

面書上熱烈討論是否應在「泛民」特首參選人初選投票。

有灰記認識的人寫道︰「終於投了票,雖然真係click唔落手」;

有社運人士寫道︰「雖然我知道泛民呢一票仲要睇埋民調,雖然我知道泛民豬豬想夾泛民選委一定要投初選勝出的人(我相信泛民選委的票根本唔係咁穩)。但我決定去投,投「以上皆不是」,佢有大把理由解釋點解投票率低,但如果白票仲多過投比泛民豬豬,佢地就會知道幾多人唔支持佢地」;

有人寫道︰「3,上年搞五區公投為的是給市民對真普選做正式投票,無任何一個團體所做的投票能比政府開票站做選舉來得公正!這應是泛民發夢都想做的事情,偏偏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不參與給唱反調,否定五區公投的作用.現在,泛民為小圈子初選做這個粗嗦的模疑選舉工程,不惜工本開70多個地點用ipad去記錄市民的全名和身分證.這動機不是和搞五區公投一樣意向嗎?搞五區公投議題是真普選,搞這個模疑選舉為的選哪個人去背書小圈子選舉,值得嗎?」

有民主黨區議員寫道︰「泛民初選 總投票人數:33,932。我知又會有人話五區公投50萬人,仲有果47萬就係不滿民主黨/民協參與小圈子選舉了。但compare to 07年「民間特首選舉」的約9000人,唔知應該點樣解讀?」

亦有中學生呼籲投票︰「呼籲各位不滿何馮兩人的話,在泛民初選投下『兩者皆否』,堅持確立泛民初選機制!」

灰記因為覺得此次投票沒甚意義,沒有往投票。「泛民」要藉參選特首「衝擊」小圈子選舉,並非始於今日。零五年董建華腳痛下台,民主黨的李永達曾想過挑戰曾蔭權,但最終因為不夠提名而打退堂鼓。零七年曾蔭權「競選」連任,梁家傑成功入閘「挑戰」曾蔭權。梁起初說是要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但最終給人的感覺是很認真的去做一場「選舉」,主流傳媒亦樂於評頭品足,從曾、梁的形象、談吐、對議題的掌握評分,好像他們兩人真的在競選,好像全港市民真的可以影響選舉結果,根本沒有半點突出小圈子選舉的荒謬(灰記也不必說是為小圈子選舉背書)。

這次由何俊仁和馮檢基「接力」,又可以有甚麼不同?雖說明知當選無望,為的是要衝擊小圈子選舉,但從近日兩位「參選人」的宣傳海報及旗幡所見,沒有突出批判小圈子選舉,卻「一本正經」地把自己裝扮成參選人,「競選」口號不是關鍵的「反對小圈子選舉」,而是「反霸權」或「要公道」。

一如所料,「泛民」初選何俊仁勝出。一月九日早上何被邀上港台的《千禧年代》節目,儼然成了唐、梁以外的第三位「競爭者」。灰記沒有收聽整個環節,不知道有沒有聽眾質疑他如何衝擊小圈子選舉,只聽到他和唐、梁一樣,努力回答聽眾對如何處理近期焦點事件。不過,何俊仁還是有提到這次「衝擊」的任務,就是就大是大非問題迫對手表態,迫令對手作出一些施政承諾。

老實說,所謂大是大非問題,例如對「六四」的態度,對捍衛自由的態度,傳媒記者也三番四次追問過唐、梁。至於施政承諾,兩人也陸續推出不同範疇的施政綱領,傳媒也跟進報道。灰記想不出何俊仁可以如何利用大是大非問題和迫令對手作出施政承諾,衝擊這個小圈子選舉制度。反而「泛民」這次參選,最終可能如零七年梁家傑參選一樣,何俊仁被迫也好,不自覺進入角色也好,給人的感覺是認真地去做一場「選舉」,而不是突顯小圈子選舉的問題。更何況「迫令對手作出施政承諾」,也是間接為小圈子選舉背書。因為潛台詞是,雖然這是小圈子選舉,有「泛民」的參選及質詢,多少令北京認可的候選人也要重視「泛民」所代表的民意。

當然,支持「泛民」參選的人可能會說,即使衝擊不了小圈子選舉,讓「泛民」參與多些特首選舉辯論作為磨練,為將來真普選作準備,也是好事。正如這次「泛民」初選機制,也可以解釋成為將來真普選來臨,先搞好「泛民」的初選機制。果真如是,灰記希望主流「泛民」老老實實說這是為將來普選特首作好準備,而不是甚麼反對小圈子選舉。

但如何進一步落實雙普選?何俊仁說會透過這次特首選舉,迫令對手講出對雙普選的態度。第一,「大熱門」唐英年早前已對普選表了態,說會循序漸進推進雙普選,何俊仁還可以迫令唐英年作出甚麼承諾呢?第二,當年曾蔭權不也說過在雙普選「要玩舖大」,結果呢。何俊仁不要忘記,當你繞過曾蔭權和特區政府跟中共「談判」時,不是說過政改問題特區政府不能話事,或作用有限之類的說話,作為其中一個理由嗎?為甚麼現在又要在普選問題上作用不大的未來特區之首作出承諾?

對灰記而言,爭取推近雙普選的「最佳」時機是「五區公投」那段時間。「泛民」如能真誠合作,政治形勢可能很不一樣。不過,何俊仁等當然不會這樣看,甚至認為已經為港人爭取最好的結果。

回到面書上的留言,「五區公投」以及民主黨與中共「談判」所惹起的爭論仍然持續不休,因而對是否參與「泛民」初選投票,意見爭持不下。灰記忽然想起,假使這次投票除了選何俊仁、馮檢基或兩者皆不是外,也可選「反對小圈子選舉」,可能會有更多人投票。無論如何,政治評論人Q仔黎則奮樂觀地看這些爭論證明香港人愛港之心不死,說"This city is not dying, this city is living."  灰記也認為有多大的爭論也不是問題,問題是死心和認命,以及自欺欺人。

廣告

曾蔭權下台!Why not!

今年七一缺乏焦點,今年七一人數遜預期,今年七一……

「曾蔭權」「仆街」「曾蔭權」「下台」就是清晰的焦點,從雷曼苦主到七一群眾。當然,今年的倒曾聲勢不能與零三年的董建華下台相比。在政府總部,這群人當中的百多人,與零三年的一大群人一樣,不願隨泛民到此一遊的慣性,懶理主流社會標籤「激進」,要在政府總部顯示決心,要求曾蔭權回應。然後,泛民之友《蘋果日報》黎智英的御用寫手又再次抛出制度論,說曾蔭權在港英時代能力不差,是壞制度令他管治失效(灰記從來不認同港英的殖民制度是好制度),不應針對曾蔭權個人云云。做得不好叫他下台,與是否擁護現有制度是兩碼子事。況且,七一出得嚟行的,怎會不對現有政治制度感到不滿!

零三年五十萬人上街,反對惡毒的國安法之餘,亦高叫董建華下台。當時泛民除了沉醉五十萬人上街的「戰績」,對於如何繼續運動的勢頭,達至最大政治效果,卻是毫無大志。當日到達政府總部後,也是乖乖離開,生怕稍作逗留,便會被認為不夠守法,不夠斯文,不夠理性。然而部分群眾卻不同他們一般見識,留守政府總部,要求董建華回應。

零三年七一由反惡法,演變成倒董運動,結果惡法立不成,董建華最終亦要「腳痛」下台。不過,泛民由始至終都在「保護」董建華,泛民的代表以及他們的輿論代理抛出一個制度論,說要針對制度不要針對個人,說替代董建華的不一定比董建華好云云。然而,倒董是否代表不要一個更好的制度?泛民卻從來不願去深究。

他們更不願承認,在中共一直不願意放手讓香港人高度自治的政治現實下,這種否定政治其實是比較有效的對應方法︰既然這個制度產生不了向廣大市民負責的特首,既然這個制度產生的特首只會著重小圈子的利益,他的施政必然與民意相違背,必然造成民怨沸騰。要減少他對廣大民眾的禍害,暫時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縮短他的任期。如果市民的力量能實現變相罷免注定不稱職的特首,也意味中共不得不「應酬」一下香港民意,至少在與中共政治搏弈中成功顯示一下庶民可以說不的力量,就如同其他地區的不合作運動,非暴力抵抗運動一樣,說穿了,就是被剥奪政治參與權的人民,沒有義務幫助現行制度運作暢順。

其實泛民口口聲聲要改變現有政治制度,取態卻矛盾百出。由董建華至曾蔭權,每逢特首答問大會,泛民議員都咬牙切齒,攻擊特首的施政。但另一方面,又說對百分之九十的政府議案投贊成票。既然對政府施政的百分之九十都認同,為何又覺得現有制度選出來的特首有問題?既然認為特首缺乏認受性,為何又百分之九十贊同他的施政?然後派出梁家傑一本正經的參與小圈子的持首選舉,目的不是去搞小圈子的局,而是給小圈子選民多一個「選擇」,變相為小圈子選舉背書。如此政治白痴,怪不得泛民越來越被民間社會所不齒。只是為了私利,可以隨時出賣港人基本人權的民建聯及其他親中共親權貴政客更等而下之,泛民才不至完全被人民唾棄。這是香港的悲哀!

七一之後,曾蔭權的老友鄭大班沾沾自喜,說曾奴才依然得到中共的信任,要轟他下台並不容易。但作為政治鬥爭策略,要求管治失效,推展政治改革缺乏承擔的曾蔭權執包袱,絕對是針對問題核心。若然年底他提出的政治改革方案繼續自欺欺人,為何仍然對他的政權繼續留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