僭建與光顧一樓一

附錄︰「揚社會歧視—醜惡!還民主社會—多元」聲明,午夜藍(男性性工作者互助網絡)回應近日社會事件

僭建違反建築物條例,是違法行為;「鳳姐」經營一樓一並不違法,顧客跟她們公平交易。只是一般市民對僭建的違法行動看來相當容忍,對光顧「鳳姐」的人相當歧視/厭惡。大家看看近期的有關公眾人物僭建和「召妓」的新聞便一清二楚。

民主黨總幹事陳家偉被傳媒「狗仔隊」拍攝到進出一樓一場所,「為自己的行為令黨的聲譽受損及令黨尷尬」,當晚向民主黨請辭退黨。而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向傳媒表示,事件雖然是陳家偉個人問題,但損害民主黨聲譽,她向市民道歉。

一個政黨的職員,不涉任何公職,沒有做任何違法事情,但要為光顧「鳳姐」而失掉工作,失掉政治前途,還要心生悔疚。再回看違法的官員及議員對僭建的回應,違法最嚴重的教育局局長孫明揚,於數年前任房屋規劃地政局局長時,接獲其下屬部門屋宇署的清拆僭建物勸喻信後,沒有任何改正行動,至屋所被「釘契」後也繼續保留僭建物。早前被揭發後雖再三道歉,及馬上聘工程公司拆掉僭建物,但其嚴重缺乏誠信,知法犯法已經表露無遺,根本不再適宜擔任公職。社會上雖有要求孫明揚辭職的聲音,但政府以至議員都放過孫明揚一馬。相信如果孫明揚被揭發光顧「鳳姐」,他早已消失於政府的管治隊伍了。

再看看涉嫌僭建的民建聯議員陳鑑林。他對傳媒說僭建又不是大奸大惡,他的鄰居人人僭建,比他嚴重的多的是,所以他堅持不會拆掉涉嫌僭建部分,待屋宇署判定結果後再算。陳家偉光顧「鳳姐」沒有違法,也不影響別人,但他便不能效法陳鑑林「理直氣壯」的說,光顧「鳳姐」又不是大奸大惡,很多市民光顧比他多,性需要比他嚴重,為甚麼要針對他!

為甚麼?現在恥笑陳家偉,或乘機攻擊民主黨的人,有否想過為何僭建風波沒有一個官員及議員需下台?這是否雙重標準,或泛道德主義的問題?

近年由於某些志願團體的推動,一向被貶稱「雞」、「娼妓」的「鳳姐」,有了一個較有尊嚴的稱號—性工作者。但社會主流對從事性工作和光顧者的偏見仍然不減。性工作的去污名化非一朝一夕可達至。要去污名化,首先便要社會認同光顧性工作者是正常的消費活動。性工作者志願組織「紫藤」的創辦人嚴月蓮曾說過,看不出光顧性工作者和光顧快餐店的分別,都是解決生理需要。

當然,性、愛情、家庭等問題依然糾結,社會主流仍然視從事性工作及光顧性工作者為「不道德」、「污穢」,加上香港環境擠迫,商住合用樓宇甚多,一般人基於自己道德標準,對一樓一單位有意見甚至感到厭惡不難理解。這種心態亦對從業者及光顧者構成很大壓力。也正正因為如此,從政者亦對性行業十分避忌。願意挺身而出支持性工作權益的議員不多,印象中立法會只有何秀蘭、梁國雄等寥寥幾個。而為了選票打擊性工作的政黨比比皆是,包括泛民政黨,因此,陳家偉受不了壓力要付出辭職退黨的代價。而其所屬民主黨亦被建制派報章乘勢追擊,無限上綱。

性工作要正常化的確困難重重,只是灰記疑惑,公眾人物光顧性工作者這種公平交易的行為,往往比利用職權性騷擾或示愛不遂憤而辭退對方等的桃色事件,更容易「中箭下馬」。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對從事性服務者的深層歧視、賤視,特別最基層的一樓一行業,充滿了階級偏見。灰記稱這為中產階級社會的偽善。

中聯辦的港府高官

不知道這是否已是司空見慣的場面?有人目睹兩架香港政府車輛駛出中聯辦大樓,車上坐著港府官員,其中一位高官是教育局副局長陳維安。

特區官員到中聯辦探訪難道有甚麼問題?老實說,到了如今一國兩制只剩下了法治,及人民的堅持,特區政府處處討好北京,效法內地專橫、腐敗作風的年代,甚麼都可以不是問題。取消議員出缺補選,肆意剝奪市民的選舉權不是問題;主管房屋的官員違法僭建,被下屬部門告知違法置之不理,明知故犯也只是道歉一聲了事;這位現今身為教育局局長的高官,在縮班問題上講大話,說官校是自願縮班,被「踢爆」官校沒有自決權,由教育局決定後,仍死口說官校是自行決定的。這位名為孫明揚的高官2011年5月28日說,會為僭建負責及承擔一切後果,但依然厚著面皮當他的高官。對孫明揚極嚴重的過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為他護短,要求市民體諒,曾蔭權則一直沒有表態。

曾蔭權對高官腐敗、缺乏誠信的容忍,原來比董建華更甚,或者到了現在,這個政府更賤視民意,不再理會民意壓力。曾蔭權不但容忍腐敗,自己亦視法律如無物,港珠澳大橋環評司法覆核政府敗訴,卻大談有人濫用司法程序,間接侮辱法庭。大律師及律師公會發表聯合聲明,不點名批評曾蔭權不尊重法治,泛民議員要求他公開道歉,他的辦公室卻發表聲明說有人曲意誤解他的說話,差點沒有把批評他的人大罵一頓。看來對這個政府來說,除了中共的喜惡,甚麼也不是問題。

因此陳維安到中聯辦也是「理所當然」沒問題。無怪乎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被問到香港是否有第二管治梯隊時,笑得特別燦爛,口說只有特區政府管治香港,實際說記者明知故問。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特別整合建制力量),雖已屬人盡皆知,但特區政府高官走進中聯辦,卻不禁令人細想。是禮節性拜訪?是交流?交流些甚麼?如果這是定期或經常性的舉動,又意味著甚麼?

對大眾市民來說,港府官員與中聯辦一起,都是一些公開場合,會邀請傳媒採訪。灰記甚少聽說特首或問責高官探訪中聯辦,或中聯辦高官探訪政府總部,更遑論讓記者採訪。想來想去,陳維安可能不是禮節性拜訪中聯辦,他是教育局副局長,是否與近日備受批評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諮詢」有關?

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又是曾蔭權「擦中共鞋」的一大「傑作」,不管九七後,教育局已著學校在不同課堂及科目加入「國情」元素,培養國家觀念。原來這樣還不夠,因為框架大闊,可被有心的老師「鑽空子」,「國情」講得全面,劉曉波、艾未未、毒奶粉、維權上訪、「六四」等也引入課堂討論,由中共壟斷的「偉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光輝形象」自然大打折扣。所以這次國民教育的要獨立成科,還要成為必修科,課程指引說講「國家」要正面突出成就,多欣賞,多體諒。老師如發現學生國家認同感不強,不要即時批評,卻要學生反省。這種與大陸「愛國主義教育」趨同的「國民教育」,難道就是陳維安和教育局官員要到中聯辦的原因?不管是取經,聽指示,還是「交流」,中聯辦所代表的中共意志,在特區政府越來越起關鍵作用就是了。

灰記是否過份想象?可能吧。但通識科老師張銳輝在報章透露,以往課程諮詢,教育局官育真的好,假的好,聽了批評或改進意見,都會說感謝及會考慮,但這次有老師提出為何國家範疇沒有引入普世價值、民主人權等價值觀,教局的官員以訓斥的語氣,說普世價值只是西方價值,為甚麼一定要提出來,為何要以西方價值壓中國,說話有如內地官員,令不少老師錯愕。也許港官進出中聯辦太頻繁,變成物以類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