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笑話

如此題目,談的定然是奧巴馬和美國單邊主義。

奧巴馬外形和談吐自然比他的前任「牛仔」總統小布殊得體兼有魅力,但他的巧言並不代表真正的國策。事實上,軍事上的單邊主義依然是美國所宗,奧巴馬是小布殊的延續。稍為懂一點美國政治的人,都不會認為民主和共和兩黨在外交和軍事上會南轅北轍。民主黨人克林頓當總統時,便於1998年對蘇丹進行狂轟濫炸,造成大量平民死傷,還阻止聯合國調查。當年派兵入侵越南的總統約翰遜,也是民主黨人。

「做出非比尋常的努力,強化國際外交與各國人民之間的合作。」這是諾貝爾和平獎評審委員會對應屆得主奧巴馬的主要評價。是的,奧巴馬走訪各國,但大都是與美國的傳統盟友(其實說穿了就是美國的「靚」,或者要「俾面」美國的中小型國家),如沙地阿拉伯、埃及,歐盟等。真的看不出奧巴馬有任何非比尋常的努力。如果說放寛美裔古巴人電匯祖國的限制,或派特使到北韓營救被囚美國記者都算是非凡外交努力,這個和平獎得獎人的能力實在非常有限,或為和平貢獻的作為實在少得可憐。

但作為當今全世界唯一超級軍事大國,今時今日依然在國外耀武揚威,操控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軍事佔領伊拉克和阿富汗,縱容以色列繼續欺壓巴勒斯坦人。奧巴馬和美國又怎會沒能力呢?關鍵依然是美國窮兵黷武的單邊主義思維不變,看美國軍費支出等於是全球所有國家加起來的總和,美國在全球有數以百計的軍事基地,便可知一二。

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委員就像一群天真的孩子,向惡霸頒獎,只要他少打被他欺凌的人一拳,於願以足。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當然不是天真的孩子,只是他們的思維跳不出歐美中心主義而已。

還是美國的異見人士最了解,也最願意揭穿美國的真面目。杭斯基教授(Noam Chomsky)一定會對和平獎委員會的決定失笑,或者失望︰「美國前任國務卿賴斯預言他(奧巴馬)會延續小布殊的政策,結果基本上是這樣。不同的是他的花言巧語讓世人受落。」Barack Obama and the ‘Unipolar Moment’.

這些是甚麼花言巧語呢?小布殊公然要全世界配合美國,即所有國家都是美國的「靚」,否則就是敵人,就是邪惡軸心。幾年前,小布殊派兵入侵伊拉克的態度就是如此傲慢,聯合國贊成顧然合心意,反對也不礙事,總之美國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奧巴馬調整了在人們面前的態度,事事好像有商量,私下全世界依然是美國的附庸。

杭斯基舉北約為例,北約的成立本來是為了「對抗」蘇聯對歐洲的「威脅」。二十年前東歐變天,蘇聯解體,冷戰結束,北約的「歷史任務」照理應該完結,可以「功成身退」。怎知美國繼續支配這個軍事組織,而且不斷收「靚」,包括前蘇聯的烏克蘭和格魯吉亞等,向東歐、中亞進行軍事干預,主要是爭奪能源。

幾個月前,奧巴馬訪問俄羅斯前,他的特別助理Michael McFaul公開談到北約,說不會因與俄羅斯談判而停止北約的擴展,以及導彈「防衛」。而大家都心知肚明,北約的擴展對俄羅斯構成威脅。

至於所謂導彈「防衛」,其實是首發攻擊用的導彈系統,為了攻擊伊朗而設的。這是美國為何瘋狂阻止伊朗製造核武的原因。因為只要伊朗有了核武威懾能力,以色列縱有核武亦不能隨便攻擊伊朗。

雖然聯合國剛通過核不擴散條約,但奧巴馬公然違反此協定,保證美國與印度核武協議不受此條約限制。而印度更宣稱擁有如其他主要核武國家的核武力量。而在美國和歐洲的反對下,國際原子能委員會要求以色列參與核不擴散條約,並公開其核設施讓委員會審查。以色列當然不答應。

諷刺的是,和平獎委員會贊揚奧巴馬在核不擴散議題上所作的努力!

至於美國在奧巴馬主政下,繼續偏坦以色列,完全漠視以色列繼續擴建殖民區,陷巴勒斯坦人於水深火熱於不顧。

如果說小布殊是表裏一致的戰犯和惡霸,那麼奧巴馬就是表裏不一的戰犯和惡霸。

杭斯基在結尾說到,軍事上美國依然世界第一,但經濟和政治已三分天下(美國、歐洲和東亞) ,這個格局有助於和平和進步,換言之,只要美國的獨大受制衡,世界才有希望。這也是對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把延續小布殊軍事單邊主義的奧巴馬說成和平促進者的當頭棒喝。

廣告

強霸情結

appledaily2may

《蘋果日報》評論版經常是自由經濟原教旨主義、右翼霸權等的歪理樂園,這和老闆黎智英的親美反共世界觀一致,不能掉以輕心。 

「但奧巴馬可能很快就會意識到其大多收前任也篤信國際合作,直到在情勢逼迫下才採取對抗戰略…」如此寫的是以色列前外交部長 Shlomo Ben Ami,如此寫是天大的謊言。

「篤信國際合作」從來就不是美國的國策。就以聯合國,這個全球最大合作組織為例(實情美國影響力最大,即使是如何眾望所歸的秘書長人選,美國不高興的話,也就只能望門興嘆),幾十年前,絕大多數國家通過議案,要求以色列歸還佔領巴勒斯坦以及其他阿拉伯土地。「篤信國際合作」的美國堅持包庇以色列,不但縱容以色列繼續強佔他人土地,更默許以色列有系統地「肢解」巴人領土,令巴人自決以至立國權利變成空談。這是篤信國際合作的應有行為嗎?

除非在 Ben Ami 心中,國際合作等同跟美以合作!

「他(奧巴馬)放棄了美國把伊朗停止鈾濃縮活動作為談判前提的長期要求,並保證不謀求伊朗的政權更替。但伊朗人是最精明的談判者。他們會確保其核計劃走在談判之前。」

首先,一個國家是否有權發展核科技/武器,並非由美國說了算(當然灰記舉腳贊成全球無核化,但擁有強大核武的國家(包括美俄中等國)的現實,正是阻礙全球無核化的主因)。站在伊朗立場,既然如以色列一樣沒有簽署核不擴散條約,看見以色列在美國協助下擁有核技術和核武器,也要為自己的安全考量吧。要知道,安全考量並非以色列的專利。

其次,「保證不謀求伊朗的政權更替」這句話,正點出一向以來美國干預別國事務的「特色」。在中東,美國為了控制石油資源,扶殖一個又一個獨裁政權,伊拉克的侯賽因是後來不受美國控制才觸怒美國。

至於美國的「後園」拉丁美洲,過去不知多少希望走獨立自主道路的政權,被美國敵視、壓制,以至策動政變而推翻。上世紀七十年代智利民選的阿倫弟政府,是在美國尼克松政府與智利軍方及經濟壟斷階層合謀下被非法推翻。古巴長期被美國禁運,皆因它不願意當美國政經附庸。

尼加拉瓜燊地諾游擊隊七九年推翻獨裁專制的索莫查政權,推出一系列對大多數人民較有利的經濟政策,但美國列根政府在危地馬拉訓練職業軍人,不斷侵擾尼國邊境。對尼國禁運也是例牌動作。八十年代中,尼國政府曾告上國際法庭,但美國政府「尋求尼國政權更替」的政策持續。最後他們如願以償,右翼親美政黨上台。

薩爾瓦多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反獨裁運動熾熱。美國的回應是訓練當地的軍人以酷刑和暗殺的手段對待懷疑左翼人士,連修女和神父也不放過,最著名事件是Father Romero被公然槍殺。結果美國成功鎮懾該國人民,繼續維持該國的獨裁政權。

要舉美國的「對抗戰略」,真是多不勝數。蘇聯解體後,美國拼命「收靚」,將眾多前東歐集團國家納入北約組織,根本就是值俄羅斯積弱而竭力擴展影響範圍。無論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台上,所謂「國際合作」就是要國際和美國合作。

奧巴馬賣相當然比那個臭名遠播的小布殊優勝很多。但Shlomo Ben Ami其實不用擔心,奧巴馬沒有膽量得罪美國的既得利益集團,改變包庇以色列這個中東小惡霸的政策。而這個政策一日不改變,真正的國際合作,真正的中東和平依然是天方夜談。

奧巴馬或許會面對艱難的抉擇,正如 這位以色列前外交部長所寫文章的題目,「奧巴馬︰最艱難的抉擇還未到來」一樣。那些石油利益集團、軍火利益集團、大財閥利益集團,可以容忍奧巴馬的溫和外交姿態多久?其實也許一切只是一場煙幕,奧巴馬找希拉里當國務卿其實已意味延續美國的強霸國策。

而推舉奧巴馬上台的選民是否真的厭倦美國的強霸外交?而即使厭倦,又是否願意動員起來,認真地影響美國政府的行為,好像六十年代的大規模反戰運動呢?灰記不願墮進犬儒的悲觀。所以在這裡問一問廣大的美國人民,change  we  can,你們希望怎樣轉變呢?有沒有決心讓奧巴馬有個艱難的抉擇?

異己

灰記對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對「六四」的看法,自然有話兒。不過,灰記在這裡不是要趕熱鬧,駁斥陳同學為中共當權派當年的暴行合理化的言論。當年的學運中堅份子王丹的回應文章,已足夠讓陳同學深思,假如他願意的話。

部分港大學生對這位據稱有親中背景的港大學生會會長言論極度不滿,要求陳同學道歉不果,發起罷免他的會長職務行動。也有其他大學學生會不滿陳的言論,與他激辯。灰記對此沒有話兒,反正這些都是同學們光明正大的權利。陳一諤對同們的舉動亦表示尊重。

灰記反而對民間電台以「美國電台華人之聲《時事縱橫》」之名,惡意玩弄陳一諤頗為反感。首先為何民間電台不打正旗號訪問陳一諤?怕陳不接受訪問?無論如何,盜用別的電台名義(灰記孤陋寡聞,不知道真的是否有此電台存在)實在說不過去。

事不止此,主持人還欺騙陳一諤節目未正式開始,誘使他說了一些如民主派是偽民主,民主紅衛兵,自己當會長猶如光緒等的心裡話。這種惡作劇,如果是對付奧巴馬、胡錦濤、甚或小小的曾蔭權等這些有權影響人民生活的公眾人物,誘騙他們說出一些與表裏不一的心底話,也對大眾還有些許意義。(當然民間電台絕沒有這樣的能耐用惡作劇搞「大人物」)欺負一個入世未深的年青人,即使「真理」掌握在你們的手又如何?如果「真理」真的掌握在你們的手,又何需如此「得勢不饒人」。

民間電台對抗政府霸權勇氣誠然可嘉,但這種對「敵人」、「異己」不擇手段的態度,難以爭取認同。民間電台經常高舉表達自由萬歲,難道就想不到與民間電台不同政見的陳同學的自由也應該受尊重。

據說陳同學得到不少內地學生支持,民間電台的劣行只會提供反面示範,對爭取更多內地學生願意多了解八九民運,以至多反思中共政權性質等只會幫倒忙。一些內地學生可能會認為,你們這些所謂民主人士,現在還未當權已經如此不尊重「異己」,一旦當權以後,不堪設想。

最後,灰記希望港大同學的罷免行動只是基於不滿陳同學言行不一致,違反「支持平反六四」的競選承諾,而不是本地生與內地生的一次「較量」。灰記更希望傳媒所講,內地生與本地生的鴻溝是誇大其詞。也許,要讓內地生多了解「六四」真相,除了噓聲以外,也要讓他們感受到說理的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