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與華僑

香港人好像從來都沒有那麼「團結」,外傭居港權司法覆核,政府敗訴,主流傳媒便急不及待製造恐慌,問這個,問那個如何「堵塞漏洞」,如果政府上訴失敗怎算,幾時要求人大釋法。各大政黨,各大政客,當然「順應民意」,修憲好,人大釋法好,總之就是輸打贏要,誓要剝奪外傭的人權。

藉此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紀念,灰記要對這些誓要「捍衛港人利益」的人講,其實如果人人好像你們如此狹隘,便沒有幾千萬華人散落全世界每一角落,更沒有中國近代的革命。你們應該聽說過「華僑乃革命之母」這句話吧!華僑是甚麼?就是由中國移民海外的人。這些華僑並非個個辦好手續,申請移民他國。他們更多是被賣去做苦工,如到北美建造鐵路,到東南亞採礦。

當地的政府一開始並不把華人視為永久居民,都是如現在港府一樣,把華人當作臨時勞工,用完即棄。例如北美的華工,幾經辛苦,經過漫長時間的爭取,才能合法居留,成為公民。一些有心人為了紀念華人這段艱苦歷史,拍攝和書寫了「華工血淚史」,期望北美主流社會正視華人對當地的貢獻。在東南亞的華工要在當地落葉歸根所作的艱苦奮鬥也有史書記載。現在不少華人在北美逐漸融入主流社會,不再是邊緣勞工,東南亞的華人更掌控了當地的經濟。

在中國近代史上,這些在外國生活的華僑,對自己的母國受列強欺凌,積弱不振亦深感憂慮,他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協助推動改革/革命。辛亥革命便曾得到華僑的大力支持,才能開展。及至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很多華僑的後代回到母國讀書貢獻力量,他們後來不幸的遭遇則是後話。

換言之,如果別國如今日的香港政府一樣,堅決排斥華工如排斥外傭一樣,便沒有華僑的出現,更沒有華僑報效母國的事情了。所以說得「慷慨激昂」的政客們,如葉劉淑儀、譚耀宗、陳鑑林…..,條件反射式地反對外傭居港權的港人,想想歷史,多點訴諸同理心,或者便不覺得自己這樣抹黑和攻擊外傭是如何的理直氣壯。

是的,「華工血淚史」固然值得書寫,同理,在港家庭傭工的貢獻亦長期被港人忽視。是的,無論東南亞,以至北美,久不久便有排華的活動出現,香港的傳媒亦例必為華人抱打不平,覺得華人不應受到歧視。同樣地,香港久不久便有排斥外傭的活動,香港的傳媒有否想過外傭如華僑一樣,不應該受到歧視?

大家還是回到「理性」的層面講問題吧。其實香港的外傭政策完全違反人權,外傭要接受比可恥的最低工資還要差很多的待遇,每日在僱主家中全天候候命,一星期只有一天自由,但自由的時間只能在街上流連,沒有半點私人空間,簡直就是超級剝削的「非人生活」。

當然,香港的僱主們可以辯解說,誰叫她們的國家貧窮,經濟落後。但想深一層,正是那些華工後代掌控這些「落後」國家大部分的經濟,佔有大部分的財富(情況就好像香港的「地產霸權」)。他們要對當地經濟的失衡及貧富懸殊負上巨大責任。所以,純從民族主義看問題,看不出階級壓迫,以及經濟壟斷對基層人民的禍害。

這群婦女被迫放下家庭、子女、離鄉別井打工,有不少甚至因為長期在外打工,經歷家變。而無論如何,在香港生活久了,她們有人對這地方產生感情,希望留下來也是人之常情。正如華工在外地久了,便希望在當地成家立室一樣,也是最自然不過的。至於外傭居港的「成本問題」,永遠「精明」的中國人/香港人,凡事不能只顧自己的利益,香港要接收願意居港的外傭,綽綽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