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多餘?

灰記這類自以為理性的人,今天有著前所未有的挫敗感。身邊的好友扮演了鞭策者的角色,指出灰記為學者周保松辯護的文章,對那些深刻感受資源被外來者「侵佔」的人,包括本地孕婦、低下階層以至本地學生,都不會起疏導作用,而只會讓人感到自己身在安全地帶說風涼話,所謂「針拮唔到肉唔會痛」。身邊的好友當然不是蝗蟲論的支持者,但她不客氣指出,灰記以及一些學者自以為理性和進步的話語,在很多人心中只是一些迂腐「知識分子」的囈語,因為他們不想再聽甚麼「道理」,因為他們覺得「道理」解決不了問題 。

不過,「道理」或曰爭論還是要繼續,不管大家願不願意聽。二月四日下午城大的講學廳,擠滿了百多人,大家都想聽聽力撐蝗蟲論的文化導師陳雲,以及香港左翼「老鬼」長毛梁國雄的兩場辯論,講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講中港關係。

陳雲開宗明義說沒有新的東西補充,只會重點重複他的《城邦論》觀點。灰記極簡化的覆述,大意是香港自清割讓予英國後,便與中國內陸各走各路,漸行漸遠。而中國最大的不幸是給中共統治,香港九七前還有英國人作緩衝,化解一些來自大陸的影響。九七後特區政府已起不到緩衝作用,港人只能站起來全力抗拒中共,包括其治下的「低一等」的文化,體現於來港大陸人的一些「劣行」。而中共會利用單程證,自由行等吞噬香港,唯有靠港人團結起來保衛這個城邦,才免於被中共吞噬。

長毛人盡皆知,也是鮮明地反對中共專制。不過,他提醒大家不要忘記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性質,香港及內地同受帝國殖民統治者的欺壓。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上海五三慘案,工人被在租界被殺,激發起全中國的抗議,香港這殖民地的華工聯合廣州工人進行省港大罷工,抗議帝國主義者的暴行,以反證香港和中國百多年來並非各走各路,而是有著共同的命運。

長毛與陳雲同台較量。

提起共產黨上台後,香港的作用。陳雲指周恩來(是按毛澤東的意思)提出「充分利用、長期打算」的政策,解釋香港並非中共特殊眷顧,而是有其利用價值。引伸到今天,香港對大陸仍有巨大的利用價值,而非一味向大陸求施捨。不過,長毛多了一層分析。中國自從加入世貿以後,已全面參與全球化資本主義競逐,在大陸統治者和權貴眼中,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更形重要,即大企業可以來香港上市集資,吸收外匯,而香港的華人大資本家大財團亦跟內地的權貴連成一起。當然不同的利益集團有明爭暗鬥,反映於現在建制派唐、梁之爭。長毛要強調的是,香港統治階層以及他們服務的所謂金融地產霸權,和大陸的權貴階層已經分不開,中共及大陸權貴集團已在香港,而香港權貴集團也早已進入內地,受壓制和盤剝的不單是香港廣大平民百姓,也包括更廣大的內地百姓。排拒也備受壓迫的大陸民眾,並不能擺脫中共權貴們的幽靈。

一、兩場的討論,當然不可能弄清問題,解決爭議。但開展這些討論是有益的,至少陳雲最終被迫也好,自願也好說出「我最緊要就是反對中共,其他都係次要」。而也有左翼人士蔡建誠提出要正視基層面對不公平及感受外來威脅的心理/情緒,不能不回應他們對「雙非」孕婦,自由行等問題的負面看法和感受。他把自己的一些建議於網誌整理為︰結合本土與左翼,對抗「資本」與「國家霸權」,是左翼回應「族群矛盾」的開始。

無獨有偶,面對「族群撕裂」的危險,不少有心人都在facebook發表有意思的看法,對灰記而言,真是及時雨。例如Edwin Chau寫了「完全錯置的雙非爭議」,對聚焦理解「雙非爭議」很有幫助。例如被傳媒大力渲染的雙非闖急症室,導致本地孕婦深受影響的報道,他就有一個冷靜的觀察,說每年有約九萬嬰兒出生,當中有四成是經預約的內地人嬰兒,無預約闖急症室只佔他們當中的3%。

「據報導2011年有1656個雙非衝閘(急症室)個案。但其實,據政府報告*指出,其中更有約3成並非無預約的雙非孕婦而是”已預約在公立醫院分娩的個案, 但未能及前往已預約的醫院分娩。” (另,報告有點語意不明到說25%是單非個案,但不清楚是否在那3成之中,因單/雙非暫時一同處理)

那麼餘下,真正的問題,是那全年約1100個衝閘的雙非個案。在我看來,分娩資源衝突,基本上是:這不有預算之內的1100人為甚麼癱瘓了本地醫院分娩服務的故事。

你當然會問:不,一直以來的問題不是那3萬多個雙非嬰兒(灰記按︰四成)嗎?……釋法/修法不就是衝着他們而來嗎?

但要搞清楚,他們從來不是堵截的對象。因為實情是,那3萬多個,佔96%的雙非個案,全部都是有政府認可的預約。即是,他們都是經政府人口/商業政策許可之下入境的,In the name of “發展醫療產業"。(灰記按,非本地孕婦公立醫院每個收費3萬9千,私立醫院則不論是否本地人,都要上十萬。)

 ……到最後,單非/香港市民沒有床位,問題在哪?必然是醫管局估算錯誤。

不難想像策劃下的那些壓力測試,把可能性較低的因素都計漏了,並把整個系統的負荷量用到盡。或者,政府會估錯數,已經是常識吧?在這個有系統的規劃之下,應該在不影響本地人的情況下,最大化來港分娩這門服務商品的利潤應該可行。計到盡一盡。

……然後,本地生育率的波幅、那約一千個的衝閘的個案,加起來竟然超越了系統的負荷量。無床位、人手不足,有親身經歷的媽媽們最清楚不過。如果一開始,條數無計到盡,保留一些從管理角度上inefficient的buffer空間/床位,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減少私立的配額,會否構成在香港人最"自豪"的自由不干預傳統之下的罪行:干預市場又或應否由市場自行調節(加價,認錢唔認來源),這些問題,我留給睇緊既你地自行判斷了。至少某意義上,販賣居港權是相同符合香港的商業邏輯的。

減少配額可以直接大幅度減少雙非數量,這一點是明顯的,政府亦急急腳作出改動中。當然,還有完全停止接收的選擇,不是沒有人提及但私立醫院會否放棄此一大財源,是一大問題。

簡單來說,販賣居港權,才是要堵塞的漏洞。誰是(香港方面)賣家,我想應該很明顯了。但必須指出,釋法/修法會同時完結這門生意。雙非如不獲居港權,這方面的collateral damage,好像被忽視了……。

反(返)回衝閘問題。2011年的確有上述約1100宗這樣的個案但邊境阻攔的功效是否被忽略了?根據入境處去年的數字,前線人員成功阻攔了1930名無預約登記的非本地孕婦入境成功率超過60%。相當不錯。還有,要記住,這是近日曾四招之前,現在他們開始增加注視度及人手了。

今天民政署亦出手了:”民政署巡查東區、油尖旺區、深水埗區及荃灣區共43個處所,掃蕩專門接待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月子公寓」,打擊無牌經營旅館活動”成效如何,不能太早下定論,但至少,要解決問題,不乏政策選擇,純粹是政府的判斷問題。

至於"缺乏人口政策的清晰指標/執行能力/高度自治性的問題",只需翻看一下中央政策組的文件,應該可以略知一二。我的睇法是:有,政府是有清晰的人口政策,只是後果完全不是港人所希望的境況。政府亦早已預期內地孕婦來港生子。應該說,那是計劃的一部份(an integral part of the population policy)︰給(吸)納內地有經濟能力的優秀人才來港,配額只是實際操作。

例如,中策組06年十二月開”策略發展委員會行政委員會議”特首、劉兆佳、立法會議員等都在對人口發展問題,早有人提出內地孕婦問題,但着眼點卻是收費問題“但有部份委員持不同意見。他們認為近來的趨勢,可能有助解決香港的人口老化 和低生育率問題。待這些兒童適齡入學,可考慮讓他們來港,因為香港必須有穩定的人才供應, 才能作持久的發展”。這只是確認更早之前的人口政策方向: 本港生育率、吸引內地專才、人口質素等與中港各自的Governmentality有關,不在此深究了。

 總之,認清問題吧!就只有一句。」(灰記按︰為方便閱讀,段落經整理及加了部分符號)

Chau的文章提出一個視點,有效對應被鼓吹右翼民粹者忽略及有意扭曲的,就是香港政府及利益團體並非毫無計劃,被迫回應,或根本沒能力解決一些迫切的社會問題。雙非孕婦問題是沒有宣諸於口的人口政策及產業利益輸送的一環,其核心「精神」是有錢人的後代才能來港定居,因為四萬到十多萬的分娩費及來港的其他開銷,並非一般人負擔得起。小部分付不起錢要冒險闖急症室者,只是這個龐大的「優生學」人口政策及醫療買賣操作的不方便洩密者。

灰記在此只想提醒那些把資源被分薄、租金昂貴、樓價飆升、物價高漲、都市面貌變遷,總之任何「負面」東西都歸咎於內地蝗蟲的人,這些他們形容的「侵略」是有著特區政府和本地不同既得利益集團的積極籌劃、參與,當中亦有不少香港人自願參與及得益,是否要把這些在中港日常互動中得益的僱員和小老闆也一概打為為「侵略者」服務的「港奸」呢?正如有同行facebook網誌寫道︰

「但請各位,冤有頭債有主,內地人來港消費(雖然我都見到眼冤),是你香港的旅發局日日在內地大賣廣告,吸引內地人來香港這個購物天堂花錢的;內地孕婦來港生育(不計小部份非法入境衝急症室走數的個案),是你香港的私家醫院和私家醫生倒履相迎、奉為上賓,港府合法批准入境產子的。出了問題,怎能怪在他們身上?當然,行為不文明,可以當面指正,遇上部份人不聽勸告,還惡言相向,可以揭露批評,但不等於要一竹篙打一船人。

 舉個例,一間餐廳只能容十個客,貪心的店主招呼了二十個客入去,搞到怨聲載道。先到先得的客人,不去怪店主,反而持刀追斬後來的食客,豈非咄咄怪事?」

她寫的「萬蝗之蝗—香港人?」,也值得反蝗人士參考。

灰記無意在此再推銷中港民眾有著對抗中共強權的共同命運的「老餅嘢 」,因為蝗蟲論者的精神導師陳雲先生講明對內地維權人士和民主派不信任,說我們南方人跟北方人不同,跟他們合作會吃虧,辛亥革命便是一例子。灰記覺得問題去到地域主義已經沒有甚麼好談,但亦想借用長毛的發言作一些提醒,利用歧視/仇恨操作推動群眾運動是極危險的事,「今日就針對蝗蟲,聽日就可以針對綜援人士。……當年納粹希特拉都係話冇咗猶太人先可以令德國人團結,屠殺猶太人的結論,都係咁樣嚟。」

他警告,反蝗論是一把雙刃劍,「你可以反大陸人,大陸人一樣可以同樣理論反你,最終香港自己受害。」(《蘋果日報》)

那些在網上準備「誓死」捍衛「我城」的「城邦勇士」們,在作出進一步行動前,在可能「引火自焚」前,會否再想清楚?還是覺得長毛這類「老餅」迂腐,覺得「理性」之多餘?

 

廣告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香港越演越烈排內(內地人)情緒,「族群」前所未有的撕裂,讓身邊的朋友感到憂心和無力。灰記則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認同和擁抱孔子的那兩句名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孔夫子的道理顯淺不過,放諸香港今天的情況,就是你不想別人歧視你,便不要歧視別人。

當港人聲討北大學者孔慶東罵香港人是狗的言論,說孔學者侮辱、歧視港人,有否想起孔夫子的名言?孔慶東聲稱孔子的第N代後人,又身為中文系教授,卻忘卻其「萬世師表」老祖宗的肺胕之言,實在忘本。至於香港人,當中不少人聲稱重視中國傳統文化,卻也忘記了儒家文化的一些精華,就是包容和同理心。舖天蓋地的蝗蟲論,意指內地人「入侵香港」,殊不知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其人、其父母輩或祖父母輩均曾在大陸的鄉間或城市成長/生活,與今天被譏為蝗蟲的「內地同胞」無異。

不但如此,甚至有人強詞奪理,說蝗蟲非指內地人「我們一而再,再而三澄清,蝗蟲不是指中國人,是指「鋪天蓋地」的入侵行為,問題的核心,係香港人冇權 say no;問題的重點,係香港人冇權反對,作為學者,居然淪落地好似文匯大公一樣走去上綱上線,這正是香港之恥。」說此話的人是林忌,被他批判的學者是周保松。

facebook廣傳林忌對周保松的「論戰」,有興趣請自己去評理。

其實周保松只是在facebook留下感言,勸喻一下一些發表過激言論的港人,不要以偏概全,把內地人統統看成低人一等。若感權益受損,也應透過合理的法律及行政程序去解決問題。周的留言,明顯出於善意,為越來越走向極端的排外「愛港」情緒降溫,即使有人不同意他的一些觀察,例如可能不同意他所說「他們來香港觀光購物,不僅推動香港經濟,同時帶來良性的文化交流。」也絕無道理要上綱上線的批鬥,並為仇內地人的行為強辯,繼續散播仇恨的種子。

利用「六四」照片惡搞的反內地人的海報。互聯網

林忌抨擊周保松其中一點,可能就是因為周不能「包容」類似上圖帶有歧視性的海報。林說︰

「……市民受苦,自發集資去登報,換來的不是他們口中的關懷,不是他們口中的包容,而是一句『羞恥』?換來的是不分青紅皂白,標籤市民的意見為『歧視』?

基本法廿四條歧視外族多年,為甚麼這些口口聲聲說反歧視者,對修法的要求視而不見?說到底,他們就是定位自己為『中國人』或『中國香港人』,因此外族不是人,修法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在廣告有人劃了一幅蝗蟲,然後把這小小一角無限放大,無限上綱….」

周保松只是說了幾句「請大家不要再傳播那些有明顯種族歧視和侮辱新移民和內地同胞的海報和言論。這是實實在在的冒犯和傷害,並已令內地同學感到不安。」語氣其實相當溫和,卻被林忌抨為不分青紅皂白,標籤市民的意見為「歧視」。而問題是,周保松留言並沒有反對透過合理的法律及行政程序去解決問題,又何來對修法的要求視而不見呢?

為了達到語言上打倒周保松的效果,林忌連少數族裔人士也牽扯進來,所謂「基本法廿四條歧視外族多年,為甚麼這些口口聲聲說反歧視者,對修法的要求視而不見?」明明現在要求就廿四條修改甚至釋法的人,並非出於同情少數族裔(廿四條第三項訂明只有中國籍香港人在香港以外所生子女有居港權),希望一視同仁,而是要求取消內地「雙非」人士在港所產子女擁有居港權。灰記敢問蝗蟲論者,你們有多少人聲援去年爭取居留權的外傭?林忌的說法明顯是抹黑,只因周保松來自內地,犯了「原罪」?(有興趣了解周教授作為來自內地的香港人的經歷和感思,請看他所寫的《活在香港:一個人的移民史》)。

至於海報是否歧視,並非周保松的「無限放大、無限上綱」,面書上就有人轉貼上面這幅反內地人的海報。轉貼者荔枝王對部分港人的歧視心態感嘆道︰

「見到這樣的廣告放了在本地香港的報紙到,覺得十分心痛. 這是什麼時代?納粹黨回來了嗎?不喜歡的人(或者種族)你可以大聲話想踢走或者不準讓他們進來? Are you⋯⋯ serious? 一天不喜歡我們香港的少數民族,哪我和我的家人怎麼樣?我們bass手的老婆是內地人 – 她一天搬下來香港住她會怎麼樣?無論你對政府的不滿那麼強 – 你都要記住用比較理性的方法表達你的不滿。來香港的內地人代表到全10億人? 你講真?

近年我們大家對好多社會裡發生的事都不開心 – 這是事實。但是開始歧視人完全不是正確的反應!
我們荔枝王對我們所有內地的兄弟姐妹,樂隊們,家人,同胞,十分抱歉。希望你們明白 – 這樣的衝動行為不是代表全部港人。」

歧視的語言和行為不能被關懷和包容,只能作出指正。看到當年這位內地勇士一人面對數以十計的坦克的照片被惡搞,如今坦克變成被歧視的「蝗蟲」,令灰記感觸莫名。當年百萬港人聲援內地學生爭取民主,當年的口號是「今日北京,明日香港」,顯示港人和內地人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現實。每年香港萬計市民悼念「六四」死難者,越來越多內地人來港參與悼念活動,在在都說明港人和內地人有著面對中共強權的共同命運。

二十年來,「六四」悼念的象徵意義是對民主中國的共同期盼,而非兩地人民的分裂。現在「六四」悼念的象徵意義被顛覆,兩地人民出現前所未有的分歧、分裂,當中,部分港人非理性情緒要負一定責任。周保全絕非無中生有,反而林忌對歧視視而不見,包括對「蝗蟲論」的強辯等問題,才值得正視。

幸而facebook也不是一面倒的排斥內地人言論,有社運人士感嘆道︰「……每天也感到窒息。一方面是為著對右翼民粹下攻擊內地人的言語而痛心;也明白到這種攻擊是香港在主權移交十多年來,被中共陰乾下衍生的恐慌的產物,我作為現被政治檢控的人,體會尤深。另一方面作為多年來參與城鄉運動的人,社區人情味和網絡是我們提倡的價值,我們會歌頌幾代居於菜園村的可貴鄰舍之情,但沒有這數十載親情的人,是不是就代表我們要除之而後快?應容許多少遊客來港可以討論;應讓多少人來港生子都可以討論;公民權和醫療權是否掛鉤都可以討論;但不要把我們的法治精神斷送(如釋法),不要把制度問題變成內地人的原罪,可以嗎?我同意可以為公民權定義在視香港為家的人(不論現在或未來),但一視同仁,包括外傭、外國人和內地人,可以嗎?」

長期居於內地的香港文化界前輩陳冠中,亦託人代轉載發言於facebook︰「受陳冠中先生所託代他發佈: 向任何助長族群矛盾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要糟質就去糟質特首、特首候選人、港區人大政協代表,要他們表態、提案。冤有頭債有主!不要欺負遊客、不要羞辱外來人,以多欺少太低莊。不管甚麼人,我們都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難道我們這點都不懂? 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族群對立除了挑起兩地仇恨,還能解決甚麼問題?香港若繼續給族群仇視情緒綁架,我們都將成了面目猙獰的人。香港人要拒絕族群對立的思維。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陳冠中..」

有年輕人不認識陳冠中,學者羅永生介紹道︰「陳冠中是80年代初中英談判期間唯一在其主編雜誌《號外》提出香港自治自決,批判民族主義的前輩。」灰記想以羅永生的介紹向那些陳雲城邦論支持者說一聲,香港人要自治自決不是問題,要向中共說不不是問題,灰記支持真正意義的香港自主,但最重要不要被陝隘的「民族/ 族群」情緒綁架,變成「面目猙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