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都會不如國際主義

昨夜回家途中在小巴上聽收音機,聽到事忙漏掉了的新聞︰南亞裔到銀行開戶口被拒。電台主持高調批評,金管局及銀行的做法與香港所自稱的國際都會很不相稱。接受訪問的巴基斯坦籍香港人bibi,以地道廣東話訴說母親找到了工作後,到恒生銀行開戶口出糧,銀行以巴國與「恐怖主義」活動有關國家為由,拒絕bibi的母親開戶口。

據協助少數裔的融樂會總幹事王蕙芬稱,這並非單一個案,至少有十五個以巴籍為主的南亞裔人士到恒生、東亞等多間銀行開戶口被拒,當中有副學士學生、家庭主婦、男士等。不知道事件曝光後,他們所受的嚴重不公平對待會否迅速獲得糾正,銀行會否作出道歉以至補償。例如bibi母親因開不到戶口(她所屬公司的出糧銀行是恒生),兩個月也沒有薪水;有人開不到戶口連工作也失掉,因僱主懷疑其是否有違法行為等,銀行應為其荒謬行為向她作出補償。

這次事件當然並非個別事件,少數民族(除白人及日韓人等外),在就學、工作,以至社會上所受的歧視已非新聞。拒開戶口事件的討論區,充滿侮辱南亞裔的言論,「阿差」前,「阿差」後,「攞香港人的福利」、「唔知喺香港幾幸福,仲要求多多」,看得灰記不斷搖頭。

這當然是種族歧視問題,但灰記認為也是階級問題。當年灰記在外國與共產主義組織過從甚密,其中一個原因是此類左翼組織十分接納少數有色人種,令身在異鄉的灰記有一種溫暖的感覺。灰記當時亦跟著這些左翼組織進行一些反種族主義的行動,例如到與南非(當年南非仍是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的國家)有生意往來的銀行派發傳單,要求顧客杯葛這些銀行。(今日如恒生等這些銀行繼續歧視南亞裔,灰記也呼籲杯葛這些銀行)。

西方社會對少數民族的歧視由來以久,從殖民主義興起,西方人以君臨姿態侵略世界各地,以白人優越主義的世界觀了解及支配世界,非白人,包括華人,被視為次等民族。而大部分在西方社會生活的有色人種,因為歷史原因,多處於基層。因此,當地統治階層在經濟出現危機時,會使出分化基層招數,而首當其衝,往往是處於基層最無助的少數民族,成為右翼以至主流社會的攻擊或敵視對象(後來亞裔移民升遷,部分擺脫基層形象。這是後話)。

這種白人優越主義的世界觀現在雖然有所修正,但並沒有消失。所謂「崇洋」,亦是白人優越主義的一種表現。灰記幾年前在大陸採訪,曾親耳聽到一位北京著名律師高談白澳政策如何如何的好。這政策是澳洲基於白人優越主義,以及恐懼亞裔人「湧入」拖低工資及生活水平,而作出限制非白人移民的政策,於七十年代初才正式取消。律師認為澳洲已被非洲裔和南亞裔等有色人種「污染」,直指此等民族低劣落後。灰記聽著這個一身名牌的可能共產黨員(能成為中國律師協會的理事,相信入黨的成數甚高),說著輕蔑亞非拉人民的說話,覺得甚是諷刺。

1955年中國總理周恩來參加在印尼萬隆舉行的會議,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組成不結盟運動,堅決站在被壓迫民族的一邊。今日走資崛起的中國,出現一大批中產權貴,他們穿好吃好,出入高貴場所,早已忘卻共產黨站在被壓迫民族一邊的理想,代之而起是要與白人平起平坐的大漢優越主義。

至於香港的華人,長期受英人統治,受西方文化影響,難脫崇洋心裡,對白種人一般友善,但對南亞裔與非裔人士,則一向鄙視。九七之後,特區政府大搞國民教育,「認識祖國」之餘,並沒有好好教育佔絕大多數的華人學生以至市民,尊重少數民族。去年通過的種族歧視條例,更是政府縮骨之作(政府機構虧待少數族裔,例如不提供他們所需的服務,竟可獲豁免)。加上平機會越見缺乏識見及魄力,非白種少數族裔的處境並沒有改善  。

以南亞裔為主的香港少數族裔,很多都講廣東話及英語,比只講英語的白種人更願意與香港華人主流溝通,但華人主流卻把他們拒諸門外。無他,種族也是階級問題,被視為貧窮的南亞裔人士,如同被視為貧窮的內地新移民一樣,都是統治階層用作分化打擊的對象。說到這裡,灰記又想起那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口號,想起現在少人提到的國際主義精神。

近年本土民主運動,多了南亞裔少數族裔的參與。今年元旦大遊行,他們一行數十人拉起橫額,一起與華裔港人爭取民主。但願這是本地種族共融的第一步。

中式五四情結

據報中國官方「擴大」紀念五四九十周年。「擴大」其中一個環節是胡溫到大學見見學生,循循善誘一番。

中共黨總書記胡錦濤對青年學生就有如下期望︰「希望全國青年學生把愛國主義作為始終高揚的光輝旗幟,把勤奮學習作為人生進步的重要階梯,把深入實踐作為成長成才的必由之路,把奉獻社會作為不懈追求的優良品德,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上譜寫出更加輝煌的青春樂章。」

Well, 灰記一向認為共產黨販賣愛國主義是一種墮落。所謂工人無祖國,難道走資的中共真的把國際主義精神忘得一乾二淨?

這裡姑且不去批判胡錦濤的愛國主義。二十年前的青年學生也在五月四日自發舉行紀念五四遊行(是中共建立政權以後的第一次),他們高舉反貪污、反官倒和爭取民主自由,政治改革旗幟。在二十年前的五月和六月,青年學生繼續五四精神,最後有人為此付出生命、被監禁、被迫流亡等沉重代價。

敢問 Mr Hu,二十年前的青年學生是否把愛國主義作為始終高揚的光輝旗幟?是否把奉獻社會作為不懈追求的優良品德?灰記相信 Mr Hu 回答不出來。

至於「把勤奮學習作為人生進步的重要階梯,把深入實踐作為成長成才的必由之路」,這是一般老師勉勵學生的例牌說話,與五四精神風馬牛不相及。

而「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程上譜寫出更加輝煌的青春樂章。」令人想起希特拉好像也曾經向「無知」的青少年說過類似的說話(當然希特拉心中最偉大的民族是日耳曼民族) ,所以這話最令灰記「起雞皮」。「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那麼其他亞、非、拉民族呢?

至於那位感情十足的總理溫家寶,則對著清華學生說︰「五四精神這就像一盞明燈,永遠在你們心裏點燃,而且照亮你們前進的方向,不要退縮。」對不起,灰記看的只是報紙剪報,不知道 Mr Wen 有否或如何解釋五四精神。

無論如何,又敢問 Mr Wen,二十年前那眾多敢於反貪污、反官倒,爭取民主自由、政治改革 的青年學生,五四精神是否也在他們心裡點燃,而且照亮他們前進的方向?灰記相信 Mr Wen 一樣答不出來。

那些青年學生很多沒有退縮,但換來了失去生命、被監禁、被迫流亡等沉重代價。這一點, Mr Wen 和 Mr Hu 都心知肚明。

而灰記相信,中國官方不管是否紀念五四,不管如何紀念五四,總有青年學生們會知道二十年前那些青年學生們的理想與熱誠,以及為此而付出的代價,就如總有青年學生們會知道九十年前那些青年學生們的理想與熱誠, 以及為此而付出的代價一樣。

而那些有獨立思考的青年學生們一定會繼承非官方版本的五四精神,推進社會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