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本」,大帝國

如預期,大陸的反日示威活動,在公安如臨大敵下,勉強完成。大陸當局不敢高調打壓,因為如此「堂皇正義」的愛國活動,中共如高調打壓,不就等同當年的北洋軍閥。但絕不能「失控」,變成大規模針對政權的行動,例如北京的示威,便有上訪者高喊反日時,順便喊兩聲打倒腐敗。所以還是要沒收五星紅旗,抓捕一些示威者,軟禁一些異議人士,封鎖互聯網有關反日的討論,以收阻嚇作用。然而,今日中共當局的權威已大不如前,民眾還是要針對政權,北京市民被阻撓,便到外交部宣洩一下;你上海當局用大巴阻擋民眾走近日本領事館,反而激起民眾的憤怒,輕微的說對政府有意見,強烈的指中國外交缺鈣、國防陽痿。

「小日本滾出釣魚島」,這是大陸民眾叫喊口號之一。「小日本」當然是侮辱的稱謂,這是一種民族主義的表現,反映「大中國」VS「小日本」的想法。這種心態當然不是今天才有,當年清廷皇室在英國人船堅砲利的威脅下,仍要求人家的來使下跪,以顯示大清帝國的「天威」,這是沒有自知之明的表現。不過,今日中國「大國崛起」,跟當年積弱的大清帝國不可同日而語,這種小覷日本的心態自有其可滋養的土壤,特別是中共統治階層放棄共產黨的國際主義理想,轉移乞靈於民族主義,即所謂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後,國人的目光自然變得狹隘,容易產生排外情緒。

灰記最近看完一本名為《何謂中日戰爭?天皇之言︰「日本輕視了支那」》的書(中譯本),作者是一名同情中共的日本人,叫纐纈厚。這些左傾的日本人士,敢於逆日本的主流,指出日本軍國主義的形成,與明治維新所發展出來的大日本主義—一種賤視亞洲諸國「落後」民族的極端民族主義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即是惟有佔領以中國為首的東亞諸國,加速軍事和經濟發展,才能跟歐美列強競爭。而這種大日本主義情懷並沒有因為日本戰敗而受到清算,反而在美國反共的盤算下得以保留,即由明治天皇早期防備歐美列強,到後來參與列強對亞洲各國殖民/半殖民的遊戲,即所謂脫亞入歐,戰敗後再在美國的「蔭庇」下,迅速發展經濟,成為與歐美先進國家平起平坐的經濟大國,卻沒有反省對鄰近國家人民所犯下的嚴重罪行。

在纐纈厚的筆下,戰後日本人的情意結是崇美輕亞,他們只承認被美國打敗,因為兩顆原子彈令日本即時宣告投降,卻不肯真心承認敗給中國(因為始終把中國人視為「低等」民族),更遑論真心誠意的向中國人道歉。所以在國際壓力下一邊口頭上表示一下歉意,一邊又參拜靖國神社,其實是一種不服氣的表現。作者批評日本人缺乏自省能力,不願面對歷史,依然沉浸於瞧不起亞洲諸民族的大日本心態,是日本不能跟亞洲諸國,特別中國,達成真正和解的主因。

已經有評論指日本軍國主義可能死灰復燃。不過,今日亞洲的局面跟上個世紀上半頁已大為不同。既然被中共描寫為黑暗、腐敗無能的國民黨政權統治下的中國,日本昭和天皇在1940年尚且意識到「支那的強硬出乎意料之外」,翌年又懊悔「輕視了支那」,今日中共軍力強大,日本自然不敢輕舉妄動。即使背後替日本撐腰的美國,相信也不會輕易同中共鬧翻。所以,依照纐纈厚對日本人情意結的分析,日本千方百計要在尖閣列嶼(釣魚台)宣示主權,執行國內法律,也許或多或少是一種補償心態。即其實心中對佔領「落後」的中國未逐依然耽耽於懷,所以在尖閣列嶼宣洩宣洩一下。

只剩下民族主義旗幟的中共政權,一方面嚴格壓抑民間的反日情緒,對日本的抗議舉動亦不奏效,造成現在相當「難看」局面,即中國漁船船長詹其雄依然受日方扣押。估計不久日方會釋放詹其雄(至於會否在釋放前再「玩嘢」,要求中國賠償巡邏船「被撞」損毀的損失,可能性應該不大,相信日本政府也不想進一步讓中共太難做吧),中共會以英雄式歡迎詹其雄歸來,但任何此類舉動,只會給人阿Q感覺。

香港的保釣行動委員會聲稱下星期會到釣魚台釣魚,相信中共(如不能透過各種途徑「勸阻」)求神拜佛香港保釣船別再出狀況。中共香港地下黨元老吳康民勸香港保釣人士配合中國的外交政策,否則淪為衝動的行為。其實在中共對釣魚台「國防」不作為下,此舉的確有點阿Q。但正如內地的保釣人士說,要配合「外交缺鈣、國防陽痿」的政策嗎?中共今日的困局,灰記以為,跟日本政府「如出一轍」,就是不肯直面歷史,深刻反省自己的過錯,甚至罪行,包括利用本是作為防衛用的軍隊,鎮壓手無寸鐵的本國平民。而中共最主要的過錯是防民甚於防外侮。

如果說日本的不肯直面歷史,是源於大日本思想所衍生對亞洲諸國人民的賤視,即「次等」民族論,中共的不肯直面歷史,是源於其把大部分人民,特別是絕大多數的基層看成不管不行的「愚/賤民」。前者是帝國主義思維,後者是獨裁專制思維。而這種獨裁專制思維產生的政治現況,恰恰容易被帝國主義者利用,即中國人民被自己的專制政權奴役,專制政權的強大軍事力量會對國際社會構成威脅。如果像纐纈厚所說,日本人必須放棄亞洲諸國人民是「次等」民族(即帝國主義)的想法,才有望跟亞洲諸國,特別中國達成真正的和解,促進亞洲以至世界和平,那末中共政府必須放棄普羅中國人民(包括「少數民族」)是「愚/賤民」(即專制主義)的想法,才能有望跟其管治的人民達成和解,促進社會和諧,才能對外更能理直氣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