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羊物語

不願做順民,當羔羊的,應該感到憤怒,灰記認為如是。感到憤怒不是因為說話的喬曉陽,可能因為酗酒及吸煙過多而顯得的「粗聲粗氣」,而是專制主義者已不再掩飾其專橫。

眼前的喬曉陽,以至接著上陣的李剛,雖然西裝畢挺,盡量避免中共官員以往的「惡形惡相」,卻不免露了狼相。

中共為了統戰需要,特別為了消減五區公投的影響,擺出與民主黨為首的「溫和」泛民溝通的姿態。目的達到以後,便露出對港人爭取普選的鄙薄,除了一點「面子」也不給「溫和」泛民,由喬宣布2012年政改方案難以讓步,還進一步潑冷水,公告天下,雖然人人都應該有平等選舉權,但2017 年的所謂普選特首,不是門檻高低的問題,而是要經「民主程序」篩選中共合意的候選人。

至於立法會普選,喬更是滿臉不屑,說每個地方的普選都不一樣,都會有「合理」的限制,香港要普選充分考慮︰1/特區法律地位,2/與行政主導相適應,3/照顧社會各階層利益,4/有利資本主義經濟發展。又說功能組別一直存在,要客觀評價,普選依然要凝聚共識云云。

中共的狼相證諸幾點︰

(一)2007年特首「選舉」,梁家傑意外獲超過一百名選委提名,如果按照現在選委會的模式,將之過度為17年的提名委員會,難保百分百可把泛民或中共不屬意的人排除。因此要提出17年特首選舉提名,要透過民主程序(即黨主程序),同現時的選委會的提名機制是兩回事。中共要牢握特首人選,表露無遺。

(二)至於立法會選舉,04年釋法叫停了循序漸進的民主進程,硬要把直選和功能組別議席停留在五五的比例上,又在07年粗暴否決2012年雙普選。但同時又抛出17年可普選特首,之後可普選立法會的「決定」,以暫時「安撫」港人的不滿。但心中無民主的中共,眼見普選的日期不好在短時間內出爾反爾,便在普選的定義上動手腳,利用親建制的保守派,提出功能組別有貢獻,功能組別改良可成為普選形式等的歪論打頭陣。

現在的所謂要照顧各階層利益,即是重彈「均衡參與」的老調,即是為保留功能組別找藉口。灰記最感氣憤的是,中共在大陸以中國特式社會主義制度做藉口,排拒國人的民主和法治要求,並用制度暴力鎮壓民主、維權人士。然後在香港以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為藉口,跟保守的大小商賈如李喜誠、胡應湘等和應,把權貴把持的功能組別說成貢獻良多,值得保留的議席,完全漠視廣大民眾的應有的,普及而平等的政治權利,。

面對狼相畢露的中共,曾經與狼共舞的「溫和」泛民是否應該清醒一下?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重彈舊調,說若政改方案不獲通過,曾蔭權應引咎辭職。問題是曾蔭權的老闆是中共,中共不願意換人的話,恐怕即使曾蔭權懂得羞恥,欲引咎辭職也不可能。至於說不排除提出不信任動議,在議會內屬少數派的泛民,提出這樣的「威脅」其實是自暴其短。

然後民主黨又提出,如政改不獲通過,特首應該解散立法會,就政改單一議題進行大選。這個建議看來曾蔭權同樣不會採納。如果民主黨真的認為值得就政改單一議題讓全港市民投票表達意向,便要認真考慮,如果曾蔭權拒絕解散立法會,民主黨便號召泛民總辭,就政改單一議題進行補選,看市民站在那一邊。

不過,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講明這不是他們的議程。灰記覺得民主黨的思維相當奇怪,自己要求別人有政治家風度,要承擔責任。自己卻好像覺得一點政治責任也不需要負。

至於普選聯的馮偉華的回應更是令灰記搖頭,明明是給中共掌刮了,卻說可能大家的關係冰凍得太久,見一、兩次面不能馬上建立互信。問題是誰主動冷封關係,為何要冷封關係,為何沒有互信?時至今日,中共的狼相表明,互信即是歸順,做一隻羔羊,接受收編,接受指鹿為馬,馮偉華還要幻想些甚麼?

這是十分悲觀的局面,跟專制主義者「周旋」從來都是十分艱難的。然而,香港人已比內地人幸運很多,抗爭暫時還不需付出多少代價。

重要的是,眼見內地爭取民主及維權人士在極度高壓下,依然用種種方法抗爭。不願當順民,當羔羊的港人,那有退卻、認命的道理。

廣告

五一六

還有兩個星期,一個可能最強大、最科學化的民意會出現。不過,這個民意的出現其實一點也不易,中共的威嚇、特區政府的冷處理、主流傳媒的不聞不問、泛民「溫和派」抽後腿等,均令變相公投運動舉步維艱。公投運動是否能成為歷史創舉,便要考驗香港市民的民主意識,以及是否認命。

五月二日旺角補選論壇,支持五區公投的候選人解釋道,如果有五十萬,以至一百萬個選民,以選票清晰表達「盡快落實普選和廢除功能組別」的立場時,面對如此龐大的民意,中共和特區政府不可能繼續當鴕鳥,更絕不能再侮辱投票給提出「盡快落實雙普選及廢除功能組別」單一議題候選人的選民,說因為長毛的頭髮長、黃毓民聲音大、陳淑莊「豆沙喉」、梁家傑抑揚頓挫、陳偉業「大隻」,或者那五位大專生或青年面孔清新……等等的廢話了。

五月十六日會否有五十萬,以至一百萬或更多的選民願意站出來清晰表達自己的立場,拭目以待。灰記以為,在關係自己生活,以至對自己生存有深遠影響的政制問題的一次「科學性」表態,不管中共、特區政府是否視之為公投,選民實在無理由開小差,讓這個得來不易的表態機會輕輕溜走。

五月二日,「終極普選聯盟」只能號召二、三千人上街反對政改方案。灰記不禁要問「普選聯 」的大哥大姐又如何評價這次表態遊行?繼續自我感覺良好?還是埋怨市民不夠熱心?然後繼續去作沒有談判籌碼的一廂情願溝通活兒!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同一日發表民調結果,說55%市民贊成政改方案。即使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有既定立場,二、三千人上街並不能駁倒這個調查結果。「普選聯」可以怎樣自圓其說?

尤記得零五年下半年曾蔭權抛出一個差不多的政改方案,十二月四日,有數以萬計市民遊行反對保守的政改方案 。但政府依然堅持主流民意支持政改方案,還傳出泛民有五至六人被政府遊說投贊成票。最後可能群眾壓力令這些議員不敢「轉駄」,只有早已被統戰的劉千石含著淚投棄權票。

這次上街市民大大減少,「普選聯」必須反省及向公眾交待,是民意有所轉變,希望泛民贊成政改方案,還是不滿泛民「溫和派」的和稀泥做法,拒絕為「普選聯」抬轎?以灰記的愚見,市民不滿泛民和稀泥的表現才不願再跟著「普選聯」亂跑。即使參與了「普選聯」的遊行,也有提出了五一六公投的口號。市民的智慧和洞察力,往往比泛民某些主事人強。

關鍵還是對「五一六」的態度,如果「普選聯」真的認為政府的爛方案不能接受,真心希望盡快廢除功能組別,只能訴諸五月十六日選民毫不含糊的表態。要訴諸選民,便不能如中共、特區政府或建制派般冷待公投,要及時加大力度為公投宣傳拉票,期望更多選民清晰表態,加強「談判籌碼」。如果依然斤斤計較黨派利益,怕公、社兩黨「壯大」,或愚蠢地被中共傳話人的統戰技倆迷惑,以為離棄公投便海闊天空,那就是自尋死路,被中共利用完畢後,再被選民唾棄。

五月三日強烈親建制的《星島日報》報道︰

「港府更破天荒與普選聯成立政制工作小組,探討政改方案的具體訴求。港府仍未決定參與工作小組的官員層次,但不排除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相關)領軍。普選聯學者馬嶽認為,此舉顯示出特區政府通過政改方案的誠意,但最終政改方案是否能夠獲得通過,就要視乎雙方能否取得共識。」

這就是官方的誠意?即使特區政府有「誠意」,即使由林公公領軍,如此層次低的小組可以溝通些甚麼,特區政府又可以承諾些甚麼?曾蔭權的策發會一事無成不是前車可鑑了嗎?最重要是官方急急擺這些溝通姿態,就是避免公投升溫。「普選聯」的頭頭難道天真和懦弱得如此無可救藥,為了避免被定性為「敵人」就連丁點兒腰骨和腦筋都強硬不起來?連我們繼續溝通,亦全力支持五區公投的說話也不敢講,真是情何以堪!

至於公投結果可否扭轉困局?灰記雖然沒有一些公投運動中人那樣樂觀,但到了政改死胡同的今天,如果要重新推展艱難的民主運動,一次清晰無誤的表態是最起碼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