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國教到蘇格蘭公投

葉寶琳上載

十月十七日晚,香港政府總部有「奇景」,反對國民教育人士重返公民廣場,「慶祝」梁振英政權暫擱置國教科指引,也反思今後運動何去何從。同場,支持國教者亦來「贈慶」,有人高舉「國民教育、有國必讀」的標語。

早一日,報紙大篇幅報道,英國首相卡梅倫與蘇格蘭首席大臣薩蒙德,在蘇格蘭首府愛丁堡簽署了關於蘇格蘭進行獨立公投的最終協議。親中的《文匯報》亦作詳細報道︰

「…公民投票定於2014年舉行,決定蘇格蘭是否從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分離出去。

在達成該協議前,英國政府與蘇格蘭進行了為期數個月的談判。雙方均就投票細節作出了讓步。根據這項協議,蘇格蘭政府預計將在2014年底舉行公投。16歲至17歲的年輕選民也能參加投票。

但一項民調結果顯示,主張獨立的蘇格蘭人在減少。民調公司TNS-BMRB上個星期公佈的民調結果顯示,僅有28%的受訪者贊成獨立、脫離英國,而多達53%的受訪者反對獨立。…」

灰記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也不知是否牽強。不過國家、民族、自決、自治、獨立這些問題,並非香港人/中國人獨有。看到撐國教人士高舉「國民教育、有國必讀」,首先灰記要跟這些人士說,當今世界上比較進步的看法是人民是公民,不是國民。公民與國家的關係不是主從關係,而是透過契約維持,當中或有感情因素,但愛國並非必然。看蘇格蘭人,他們現在是英國的公民,但蘇格蘭實施自治,有自己的議會,是透過憲法釐清蘇格蘭與不列顛聯合王國的關係。

而人口五百萬的蘇格蘭現已擁有許多獨立國家的象徵,如自己的國旗、司法體制、民族認同,衛生、教育政策自主權。不過,國防、外交就歸英國管轄,經濟同貨幣就同英國一體。寫到這裡,灰記不期然把蘇格蘭跟香港比較,除了民族認同,絕大部分香港人是中國漢族外,香港所應擁有的自主權其實跟蘇格蘭差不多,甚至擁有自己的經濟和貨幣體系。

但為何香港和蘇格蘭有如此的差異?就以國民教育為例,假使蘇格蘭要推行「國民教育」/公民教育,一定會強調蘇格蘭的歷史,蘇格蘭人的民族認同,蘇格蘭的獨特性。灰記亦相信,蘇格蘭的小學不會要求學生看到英國米字國旗,聽到《天祐女皇》要感動,看到英國運動員在奧運會勝出要激動得紅了眼。但為何有教育自主權的香港,要完全跟中共的一套,沒有香港的一套?

即使香港絕大部分人是中國漢族,為何只能認同五星紅旗及《義勇軍進行曲》,而不能認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及《三民主義》?正所謂「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香港跟台灣的關係曾經相當密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曾特別招收香港僑生到當地讀書,代表中華民國參加國際賽事的整隊足球隊都是香港人。

灰記這樣說,並非表示特別認同台灣的國民黨,而是有感於由共產主義、國際主義起家的中國共產黨,現在要硬銷民族主義和「愛國教育」,還要有教育自主權的香港政府硬推它的一套。作為共產黨員,他們本應崇尚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反對資產階級政權,而且要不分國界。換言之,共產黨員不會接受愛國主義,並以推翻資產階級國家政權為目的。歐洲的共產黨曾反對本國資產階級政府圍堵蘇聯,甚至高喊保衛蘇聯。中國共產黨亦曾支持外蒙脫離中國獨立,支持台灣和新疆獨立,支持蘇軍佔領滿州。

中國共產黨的確推翻了國民黨的「資產階級」政權,但並沒有履行無產階級國際主義,更沒有履行民主、自由,維護工農利益的承諾,現在更蛻變成權貴「資產階級」政權,而且連外國資產階級「假惺惺」的民主自由欠奉。如果現在要來「愛國主義」這一套,無論大陸人和香港人都有權疑問,你共產黨真的「愛國」嗎?為甚麼一定要擁護中國共產黨?

所以回到「國民教育,有國必讀」,第一,不是國民教育,而是公民教育,第二,有國必讀,關鍵是讀甚麼。香港和蘇格蘭一樣,理論上擁有很大自主權,反對中共模式的國民教育便是「天經地義」、合情合理。最重要是這套中共式國民教育的目的,是中共透過其在香港的代理,侵蝕「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一連串「攻勢」的一部分,而且是最厲害的部分,即所謂從小做起的「改造心靈」工程。香港人不可能不警醒。因此,說反國教是捍衛香港自治的象徵也不為過。

香港要反國教以彰顯自治,不能透過公投以表達捍衛自治的決心,也許就是同屬自治的蘇格蘭根本不同之處。概根據維基百科,蘇格蘭人經努力爭取,透過權力下放公投,終於令英國國會通過《1998年蘇格蘭法》,蘇格蘭跟英國一樣,行議會內閣制,即議會多數成執政黨,現在執政是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其領袖薩蒙德便成為蘇格蘭首席大臣。換言之,蘇格蘭人是「百分百」的民主自治,不是香港半吊子的民主,立法會一半是功能組別,行政長官是由中共幕前幕後操控的小圈子選舉產生,首要聽命中共,其次向香港特權階層負責,再其次才向香港市民敷衍式問責。

蘇格蘭民族黨最終成功與英國政府達成獨立公投協議,一切歸功於西方資產階級「假惺星」的民主自由。相反,當兩年前香港有「泛民」政黨為了抗議中共拖慢香港民主步伐,以五區辭職補選手段,提出盡快落實普選的變相公投運動,在香港完全合法,卻被中共說成變相港獨。無他,中共「唾棄」西方資產階級「假惺惺」的民主自由,死抱中式權貴資產階級真真正正的專制獨裁,對一切人民的自治/自決「玩意」都「怕得要死」,儘管說搞這些自治/自決「玩意」的人都是「一小撮」。所以五區公投運動是「一小撮」反華反共分子所為,所以西藏「騷亂」是「達賴集團」及「一小撮」反華反共分子所為。

種族地域偏見全世界都有,有英格蘭人不喜歡蘇格蘭人,蘇格蘭人不喜歡英格蘭人,有香港人不喜歡內地人,也有內地人不喜歡香港人,融合與分離也是常有之事。但最重要有表達意見,甚至自決的自由。卡梅倫說希望蘇格蘭留在英國,但尊重蘇格蘭人自決權利。這也許就是「假惺惺」資產階級民主的好處,卡梅倫可能知道大部分蘇格蘭人因為經濟原因希望留在英國,所以大膽讓他們自決。但怎說這也是一場政治賭博,一旦大多數蘇格蘭人贊成獨立,大不列顛王國便有「瓦解」的風險。所以,無論英國人如何「虛偽」,他們這種政治風範和政治膽色,習慣了專制的中國人不知要多少年才學習得到。

而這種政治風範和政治膽色,對較好解決台灣和西藏「問題」,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可能相當重要。不是要中共馬上贊成台灣和西藏公投,至少可以宣布放棄武力「解放台灣」,歡迎達賴喇嘛回到西藏。因為中共聲言台獨和藏獨都是「一小撮」野心家的所為,會被大部分台灣同胞和西藏人民所唾棄,為何要導彈向著擁護祖國的台灣同胞,為何要害怕一個垂垂老矣的達賴喇嘛?至於香港,很簡單,首先讓香港先落實真正的雙普選就是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