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歸於人民

「這個獎不但是給曉波的,也是給所有在中國堅持民主、自由、和平的人,所有朋友和所有現在仍在獄中的良心犯。」這是劉霞在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接受記者電話訪問時說的。在大陸公安押送下,劉霞同她先生會面。她回到家後仍被軟禁,但仍然同香港記者透過互聯網通訊,說劉曉波知道自己獲獎後感到沉重和內疚,自己多年來為天安門母親爭取獲和平獎,反而這獎頒給自己。然後說「這個獎是給天安門亡靈的。」因為「六四」死難者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爭民主,付出了寶貴生命。劉曉波並掉下了眼淚!

今屆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不少,包括維權律師高智晟、在囚愛滋病維權人士胡佳、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以及流亡美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不知她現在是否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另外,和劉曉波一起被囚禁的良心犯、維權人士還很多。倘若其他幾位候選人中的一位得獎,他們或他們的親人會否說類似的一番話?灰記相信也期望是這樣。

胡佳的太太曾金燕在推特留言︰「記者問:是否覺得劉曉波獲獎和胡佳獲獎一樣?我答:我們分享了他的榮耀。」

曾金燕在和平獎揭曉前在網誌寫道︰「 這幾年每到這個時候總有不少記者聯繫問對諾獎的態度。我始終覺得諾獎離我們的國家或個人比較遠,不是說中國人不可能得獎,而是一個諾獎對獲獎人的命運和中國的社會制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目前中國的政治環境如此悲觀,要改變太困難,唯獨的希望,在於建設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

「 諾獎是對一個人及他/她代表的群體的工作的肯定,當然很榮耀。但中國人對它的功能的期待,有點太高了。這也難怪,雖然目前中國政治經濟醜聞不斷,但這個龐大的官療僚系統和它綁架的社會依舊鐵桶一般,我們總得一兩個容易看見的出口。」

相信曾金燕和劉霞的心情會很相似,活在這樣的一個國度,而這樣的一個國度令她們最親愛的人被無理監禁,令她們要長期忍受分離及擔心愛人在獄中生活之痛。倘若胡佳獲獎,劉霞也會說我們分享了他的榮耀吧!

因「六四」事件坐牢,現在無官一身輕的鮑彤說劉曉波獲獎他很高興,還說︰「每一個公民不要忘了自己的責任,要加倍努力使中國早日成為一個民主的國家,成為一個他的政府對自己的法律和中國的公民負責任的國家、對國際社會負責任的國家。 」

是否需要看重和平獎的意義,各有不同想法。不過,灰記以為,很多人祝賀劉曉波獲獎的同時,不會認為這個獎只是頒給劉曉波,更覺這個獎可令嚮往民主自由的中國人凝聚起來,增加動力。不過,流亡美國的一些民運人士,卻原來對劉曉波獲獎不以為然,甚至提出反對。曾有近廿名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分別在今年三月及十月先後兩次聯名致函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反對劉曉波獲獎。信中表達了「不同意劉曉波為二○一○年諾貝爾和平獎合格候選人的意見」,所持理由是,劉曉波去年在北京法庭審訊中,發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不但「為中共的監獄美言」,還「稱讚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憲法,不顧事實地公開讚揚一貫踐踏人權的中共的行為,對中國民主運動起到誤導作用和惡劣影響」。信中最後表示,「劉曉波這樣一個有極大爭議性的人物,已經不具備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應有的道德形象和感召力」。

著名民運人士魏京生更說,夠格得到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有「好幾萬」,其他人都比劉曉波有資格獲獎,他認為劉曉波會得獎,是因為他是願意和北京政府合作的溫和派。 不過,這個「溫和派」在「六四」後進進出出監獄,現在還要面對漫長的牢獄生涯。

提起魏京生,灰記也有一件往事要再三述說一下。話說七十年代末西單民主牆被取締,短暫的北京之春告終後,魏京生被控以「反革命」罪,被中共當局監禁了十八年,成了中國民主運動的一個「標誌性」人物。當年身在外國的灰記受毛派思想影響,雖然覺得判刑過重,但對他的「資產階級」民主思想不認同,說了一句他是「反革命」,被一些同學批評為極左無人性 。

相信關注中國民主運動的人,沒有人會抹殺魏京生的貢獻。灰記八十年代回港後,亦見證不時有人為釋放魏京生,以至王希哲等而發聲,不過今天的名字換了劉曉波,胡佳等而已。如果說民主運動是一場漫長的抗爭,不同時期總有新的面孔,以中國嚴酷的政治現實,每一時期總有不同的在囚異議人士。

和平獎如果是一種榮耀,應該歸於參與過民運,以至近年興起的維權運動的所有。套用左翼喜歡用的一句口號,「權力歸於人民」,這個榮耀也應歸於人民,包括六四死難者,包括天安門母親,包括異見者,包括維權人士,包括上訪人士,包括豆腐渣工程受害者,包括被剝削的民工……。

「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魏京生這句直刺鄧小平神經的話,灰記至今仍然記得,魏京生當年的洞察及勇氣絕對值得欽佩。但今日他因為不滿劉曉波獲獎而指劉「 對政府有更多合作的表態,對其他受苦的反抗者有更多批評。」 未免過於刻薄。劉曉波至少同他一樣,因為發表言論被專制主義者囚禁。

劉曉波希望以理性和平非暴力方式改變中國的專制統治,在宣判前的最後說話指自己沒有敵人,讚賞大陸監獄人員對他的態度,是出自他的要揚棄敵我思維的善意。可能有人會認為話說得「過了頭」,但絕不應解讀為替中共塗脂抹粉。再說《零八憲章》很多建議不是同魏京生他們當年的民主訴求吻合,是北京之春,以至八九民運的延續嗎?

灰記不想用中國人「自私」/「門戶之見」去解讀民運圈子內的「反劉」聲音。反而期望劉這次獲獎,能令經常予人「內耗」感覺的海外民運圈子多多反省自己的角色,如何進一步同大陸零八憲章和公民維權等運動加強溝通聯繫,共同迫使中共早日放棄專制統治。

記著這一天

真的不知怎樣形容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也不知怎樣形容此刻的心情。編輯室在下午五時過後,氣氛熱烈,人們情緒高漲,除了為追趕諾貝爾和平獎頒予劉曉波而衝刺,更包含眾多傳媒從業員對此消息的期待。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指「頒獎給劉曉波是表揚他長久以來在中國用非暴力方式爭取基本人權,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一向相信,人權與和平有着緊密關係。……

過去幾十年,中國經濟長足發展,史上罕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數以億計民眾得以脫貧,參與政治的機會亦有所擴闊。

中國享有新的地位,必須承擔更多責任。中國不但以締約國身份,違反多項國際協定,更違背了本國的政治權利條文。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訂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但實際上,中國人民的這些自由顯然受剝削。

過去二十多年來,劉曉波一直是推動中國尊重基本人權最着力的代表人物。他參與了一九八九年天安門示威。他是爭取中國尊重人權的《零八憲章》起草人︰《憲章》在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發表六十周年,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發表。翌年劉曉波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囚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劉曉波一直堅稱,判刑違反了中國憲法,侵犯基本人權。

在中國國內外,尚有許多人為爭取人權出力。劉曉波受到重罰,成為中國人權鬥爭取突出的象徵人物。」

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頂住中國政府壓力,頒獎給劉曉波,反映挪威這個信奉人權自由的國家(當年歐美列強(蘇聯集團除外)偏坦南非白人種族主義政權,只有挪威政府很早便支持非洲人國民大會的反抗運動),民間社會能自由地為普世價值發聲,為全世界受人權剝削的民眾發出正義聲音。委員會不受挪威政府控制,更敢於挑戰中國這個崛起的「經濟巨人」!

正在土耳其訪問的溫家寶沒有回應。中國外交部照例發言反對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給劉曉波,形容此舉為一種褻瀆,違反諾貝爾的遺願,違反和平獎宗旨(連自己的憲法與承諾都隨時踐踏,中共幾時成了諾貝爾及和平獎的價值捍衛者?)會給中挪關係帶來損害(這是對挪威政府無理恐嚇,評審委員會根本不受挪威政府控制。)然後傳召挪威駐中國大使抗議,反映這個專制政權完全漠視民間社會的自主性。

劉曉波太太劉霞被公安監控於寓所內,所屬小區進口被公安包圍,阻止記者採訪,不過,劉霞仍能透過電話向外界表達心聲,除了表示喜悅和難以置信外,希望快點到獄中探訪他,一起分享喜悅及期望他能早點獲釋回家,並表示這個獎不劉曉波獨得,而是所有中國的良心犯所共享。推特上的留言更是此起彼落;

內地民眾為劉曉波「飯醉」

艾未未推︰「刘无敌得奖,我接受了了十多个越洋电话采访,关于刘晓波,关于中国的现状,和中国政府的反应。损失了许多电话费。 」

老虎廟推︰「一洞子的陕北老区人民听俺讲刘晓波的故事中… 」

馮正虎推︰「刘晓波,一个激烈抨击中共统治体制的著名自由派知识分子,要坚持这种温和的、中道的社会改造思想是不容易的,他要摒弃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狂妄自大,他要从英雄的圣坛上走下与民众一起匍匐前进,他要以博大的宽容心来承受各种委屈及来自同道的攻击,甚至诅咒。 」

alfredleng推︰「开始是高兴,想着请同学吃饭,高兴过后,想哭。 」

Benfilm663推︰「今晚在健身房见人就跟他们说中国人获诺贝尔奖了,他们有的以为我在说笑。」

達賴喇嘛推︰「我想在此致上我最誠摯的祝賀,恭喜劉曉波先生獲得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此一殊榮的獲得,代表了國際社會對劉曉波的表彰,肯定他致力推動中國憲政改革的努力。劉曉波及數百位中國知識分子和民眾,為了爭取中國的民主與自由,共同簽署了「零八憲章」,這份努力,我個人深受感動與鼓舞。2008年12月12日,在「零八憲章」公布的第二天,正在波蘭訪問的我,表達了對此的肯定與推崇。我相信在將來,中國的下一代能享受這份努力所帶來的成果。

中國總理溫家寶先生在近日的談話中提到,言論自由對任何國家是不可或缺的,而人民對民主和自由的渴求也是無可阻擋的。我相信,溫家寶總理的發言,反應了一個日趨增強的願望,渴求一個更開放的中國。這樣的改革,有助於建立真正的和諧、穩定和繁榮的中國,也有助於建立更加和平的世界。

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再次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先生和其他因言獲罪的所有良心犯。」

內地某處掛起劉曉波獲和平獎的「號外」

不過,內地民眾慶祝劉曉波獲獎卻受到公安粗暴干涉,甚至帶走,連一起吃飯飲酒的人權也被剝奪。唉,這個政權!

王荔蕻推︰「饭醉现场有:许志永、屠夫、阿尔、何杨、赵常青、包龙军、天天、小路、高健、刘京生、赵枫生、勇攀、王国齐。还有美联社和南华早报的记者。

警察进来了, 让把电脑收了。50人被带到景山派出所。东城区分局警察很粗野!很流氓!骂粗口!打人!无耻! 对天天一个女孩子,对我一个老太太也动粗!无耻到极点!天天恶心呕吐了。她有心脏病。早上很难受,原来说不来了,又跑来。刚刚被警察打﹑踹﹑撕扯,现在很难受,话都说不出来了。

警察要看我的身份证,我没带。在和平里派出所的时候我说可以告诉他们我的身份证号,但经过那么无耻的手法对待,我决定不配合!不告诉他们身份证号。看看他们准备把我关到几时。 」

na_sheishei推︰「上海饭醉活动取消,关注被带走的石扉客和其他不知名草泥马,警察拿着围脖上头像来对人,一只年青的草泥马被认出,目前广场警察和便衣四处出没。 」

lifangping推︰「 因聚会庆祝和平奖被带到派出所的推友有:@wlh8964 @pengmomo @leewua @heyang519 @zhiyongxu @tufuwugan @xiaolu8964 @renjiaqi 等。请关注。」

艾曉明推︰「亲爱的被带走的朋友,请保留今天经历的物证:餐厅点菜单、撕破的衣服、踢打过的鞋、满身灰尘印记、伤痕照片、做笔录的纸笔,呕吐的纸巾……任何挨打受气证据,我希望做一装置艺术作品:2010·10·8,诺贝尔奖在中国的和平。」

然後艾老師回應了一個推友哈哈二聲,推友這樣寫道︰「南京一爱国青年在得知挪威将诺奖颁给刘晓波后,非常气愤,走上街头发起了一场“抵制挪货,从我做起”的万人签名活动,呼吁广大市民抵制挪货,其中一位情绪激昂的市民在多人劝阻无效的情况下当场点燃了一本《挪威的森林》。」

內地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劉曉波其人及獲獎的消息,但知道的,相信只有那些黨國不分,妄想中國被迫害,賤視別人的人權和自由的憤青才會覺得不是味兒。除了國際社會表示祝賀及希望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外,跟中共眉來眼去的台灣國民黨政府亦表示,劉曉波獲獎是華人共同的驕傲;自由、民主、人權是普世價值,總算說了一些像樣的話。(第二天馬英九終於呼籲中共釋放劉曉波,落實政治體制改革,算是交了差。)

上海街活化廳下午寫著︰Nobel Peace 劉曉波

香港特區政府自然不敢啍半句聲,建制派民建聯議員劉江華回應得可圈可點,說劉獲獎是特別時刻,反映西方社會對中國說不的一種表現,他相信中國會從容面對,自強奮發 , 並期望中國在自由、人權及民主等普世價值方面,多與西方國家交流及溝通。灰記請教他,外交部以教訓口氣批評諾貝爾委員會是否交流及溝通?公安阻撓劉霞接受訪問,對內地民眾自發慶祝劉獲獎的無理打壓,是「從容面對」還是「自強奮發」?

晚上的活化廳門前

幸而香港民間社會還有自由表達是非觀念,有地區藝術團體在門閘寫上︰「Nobel Peace得獎人, 劉曉波在囚」,表示對劉以及中國的所有政治犯的支持。中聯辦前不斷有要求釋放劉曉波的聲音。

一些民間團體和政黨則發出「恭賀劉曉波榮獲諾貝爾和平獎要求中國釋放劉曉波及所有良心犯」的聲明,指摘中共以言入罪,侵犯憲法賦予人民的表達權利,除了劉曉波外,「一些著名的維權人士與作家如胡佳、高智晟、陳光誠、師濤、郭飛雄等等仍然身繫獄中或受嚴密監視;另一名《零八憲章》首批聯署人、四川民運人士及作家劉賢斌於今年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帶走,其後同樣以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逮捕。我們促請中國政府尊重人民和平表達意見的自由,立即釋放劉曉波和其他異見人士。」,並對外交部副部長傅瑩早前向和平獎委員會施壓表示不滿,「外交部的做法是對諾貝爾和平獎的侮辱,公然企圖透過政治壓力影響這個舉世公認的重要獎項,我們希望國際社會認清中國政府打壓人權的種種惡行,促請中國政府積極改善人權狀況!」

灰記只想加上劉霞曾說過的「希望劉曉波是中國最後一個以言獲罪的人」,以及「期望劉曉波及在囚的不同政見及維權人士早日獲釋」,結束這值得記著的日子。

堅毅的燭光

在黑暗中, 您企望溫暖著心。

在黑暗中,您企望不會孤寂。

廿一年來,您守護著那一夜,守護著靈魂,不讓其沉淪。

廿一年來,拒絕沉淪的詩句,敲打靈魂的詩句,煉獄消滅不掉的詩句,有您默默聆聽。

那闖過悲傷的平靜,透過低迴的語調,透過朗讀一字一句,引領您回到那一夜。

您不是為了凝固那一夜,詩篇也不是為了凝固那一夜。您是要跨越那夜,詩篇也是,廣場上的母親也是,廣場上的繼承者也是。

為此,悼念、回憶、書寫、行動……要直面摧毀那夜的兇手,要直面專橫。為此,要承受被監禁、被壓制的暴力。

廿一年來,專橫與暴力繼續狙擊,為的是埋葬那夜,埋葬那夜的理想。

廿一年來,您在小島牽掛著,守護著。但您不曾冒過風險。您在等待,但伴隨等待的無力感,正侵蝕著您。

然而,廣場上的母親在感激您之餘,也預告了專橫與暴力,在廿一年過後,正向這小島進發,要冷凍您的溫暖,迷糊您的方向,讓黑暗吞噬一切。

廿一年來,您的堅毅未受考驗,您只能求得心安。這夜過後,你會否思索如何跨越那夜,直面專橫與暴力,為付出堅毅的代價作好準備?

黨國主義者的貧乏

十二月廿五日坐在電視機面前,看著劉曉波愛人劉霞,在嚴寒下對中共政權的控訴︰

「劉曉波希望自己是最後一個以言入罪的人,亦希望政府有一天自己覺悟,不要再以這種莫須有的罪名傷害公民。

「中國從來不是一個它自己所宣揚的一個發達的、民主、文明的國家,完全是一個野蠻的國家,不講理的政府。」

劉霞平靜的語氣,不平靜的心情,指出了中共政權的本質,也說出中國這個表面強大的國家的虛弱。

灰記聽著她的說話,心裡無限感觸︰中共所壟斷的黨國剩下的只有權和錢,迷信權和錢的人不再覺得需要講道理,因為他們的思維和語言皆貧乏。

看看對劉曉波的判詞︰

「在境外網站上發表《中共的獨裁愛國主義》、《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通過改變社會來改變政權》、《多面的中共獨裁》……等煽動性文章。在文章中造謠、誹謗﹕『自從中共掌權以來,中共歷代獨裁者最在乎的是手中的權力,而最不在乎的就是人的生命』;『中共獨裁政權提倡的官方愛國主義,是『以黨代國』體制的謬論,愛國的實質是要求人民愛獨裁政權、愛獨裁黨、愛獨裁者,是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中共的這一切手段,都是獨裁者維持最後統治的權宜之計,根本無法長久地支撐這座已經出現無數裂痕的獨裁大廈』。並煽動﹕『通過改變社會來改變政權』;『自由中國的出現,與其寄希望於統治者的『新政』遠不如寄希望於民間『新力量』的不斷擴張』。

「2008年9月至12月間,被告人劉曉波還伙同他人起草、炮製了《零八憲章》,提出『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等多項主張,試圖煽動顛覆現政權。……

「本院認為,被告人劉曉波以推翻我國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為目的,利用互聯網傳遞信息快、傳播範圍廣、社會影響大、公眾關注度高的特點,採用撰寫並在互聯網上發布文章的方式,誹謗並煽動他人推翻我國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其行為已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且犯罪時間長、主觀惡性大,發布的文章被廣為鏈接、轉載、瀏覽,影響惡劣,屬罪行重大的犯罪分子,依法應予從嚴懲處。」

中共的所謂證據及判決依據,再次證實中國公民在行使憲法賦予的言論和表達自由所遭遇的無賴對待,所謂「煽動」,「造謠 」、「誹謗」、「犯罪時間長、主觀惡性大,發布的文章被廣為鏈接、轉載、瀏覽,影響惡劣」……在在說明中共以慣常的用語,在踐踏劉曉波的表達自由。

更無恥的是抓了一批《零八憲章》的簽署者問話,簽署者當然承認簽了憲章。於是查案者竟把他們當成所謂證人,把聯署當成證據。相信沒有一個簽署人會同意這是劉曉波的「罪證」。

至於說到顛覆人民民主專政及社會主義制度,只會讓人發笑,人民幾時有過民主,被專政的不正是人民嗎?社會主義早就蛻變成權貴資本主義了。強權黨國主義者思維和語言的貧乏,可見一斑。

除了個別親身到現場的聲援者,互聯網上遍布聲援、支持劉曉波的文字,反映中共政權的政治審判的不得人心。當然,說劉曉波「罪有應得」的人並不缺席。但他們的道理跟黨國主者同樣貧乏︰

「冥頑不靈的"刁民" , 判得好 , 我極度欣賞中國能抵住國際壓力 , 嚴懲呢班"心術不正既刁民" ,為中國除左一害。」 —-堅持行使言論自由的公民等於「冥頑不靈的刁民」。

「而且《零八憲章》不是純綷的文章,而是集體宣誓的憲章,等同起義書。判十一年算便宜他了
在過去是需要斬首的。」—-公開聯署實踐集體表達自由等於「起義」。

灰記要對她/他說一聲,即使在獨裁腐敗的民國時代,政府對待政治犯也要講「陰謀顛覆政權」的證據,例如是否參與共產黨活動。而當時的中共是要用武力推翻國民黨獨裁統治的。不少中共地下黨員是因為國民黨找不著證據,或因為社會正義人士的營救而被釋放的。

現在的中共對待異己是進步,還是退步,不說自明。中共執政後,從來沒有政治犯因為「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頂多是「從寬處理」,或多年後獲得「平反」,可見中共統治之嚴酷無情。嚴酷之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不講證據的審訊邏輯,也證實這群黨國主義者完全缺乏法治觀念。

「如果比著係美國,話要將美國改為成立邦聯政府,肯定一早捉左你入關塔那摩度受盡酷刑,慢慢玩殘你先拉你去太平洋埋島國度過餘生。」—-不搞清楚人家的「國情」便胡亂比較。

灰記要對她/他說,美帝雖對外霸氣十足(現在也開始有心無力),但在國內對待「異己」還是講求法治,國民的言論結社自由還是受到保障的。例如聲稱要推翻資本主義的共產黨還是可以存在和活動的;德州有要求獨立的組織,不斷宣揚德州獨立,美國法律也是容許的。當然,美國政府利用「反恐」也作出不少侵犯人權的事,應受譴責。而美國政府濫用「反恐戰爭」亦受到當地民間、部分傳媒以至政客的指摘。

最重要的是,即使美國侵犯人權,不等於中國便可以侵犯人權。道理再簡單不過。

中共的專制獨裁,就連親近民建聯的人也看不過眼。就讀重慶西南政法大學的香港學生樊俊朗,在劉被判刑的當日,於校園拉起寫上「支持《零八憲章》,聲援劉曉波先生」的橫額,還被公安抓去問話。

樊同學曾在「城市論壇」大罵聲稱爭取普選的民主黨、公民黨參選功能組別,講一套做一套,針對泛民的言論充滿火藥味。不過,回到內地,對自由民主以及中共政權的本質卻有另一翻體會︰

「以前自己對大陸抱有幻想,認為共產黨領導下,國家強盛進步,但到重慶後,我才真正感受到,內地被打壓言論、思想被控制的苦況。在政治上,原來還是原地踏步,甚至可說是退步。現在的我,不會再相信共黨會進行改革……到這一刻,(我會)明確反獨裁、反一黨專政、反打壓人權……」

這位一年前跟隨建制派的論調,嘲弄民主普選的同學,在內地學習和生活了幾個月,便有如此沉痛的感受 。民建聯等中共黨國同路人,不時鼓吹別人認識「祖國」的發展和進步,如今看了也許曾欲栽培的樊同學的異見,又有何感想?對劉曉波被判刑又有甚麼意見可跟樊同學,以至各界分享?還是依然那一句,中國很大,難以事事盡如人意的廢話?

服膺黨國主義者,服膺錢權主義者,思維和語言難免變得貧乏。當年的國民黨時期如是,現今的共產黨時期也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