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症候群

灰記收到朋友「看煙花渡國慶」的短訊,祝願「國慶節快樂」,懶得回謝。他不會不知道灰記對愛國主義這玩意沒興味,特別在當下「一黨盛世」,更只會認為是替中共吶喊的肉麻戲。而做這肉麻戲最入形入格的香港人,便是那個奴才特首曾蔭權。看這個前殖民地官員望著五星旗,口中唸唸有詞,差點兒掉出眼淚的模樣,把對中共感恩戴德的心事表露無遺。

蘋果日報照片

不過,對中共不賣帳的港人還多著呢!百多名市民參與了社民連發起的遊行,向「國慶」說不,高呼「六四未平反,只有國殤;人民未當家,沒有國慶」,並要求中共釋放以言獲罪的劉曉波。他們計劃遊行至中共駐港機構中聯辦,但未到中聯辦,已被如臨大敵的警員阻止前進。警方所持的理由是示威者所携的一呎乘四呎火半官木過大,影響安全,明顯是強辭阻撓。因為中聯門已經成了香港的紫禁城,平民百姓不能隨便「騷擾」「欽差大臣」們的清靜,特別「國慶節」的敏感日子。

好一個「國慶節」的敏感日子。這個政權雖擁有億萬計民脂民膏,百萬計軍警,卻出奇的體弱多病,易患敏感,特別是對人民極度敏感。每年恒常性的「六四」、「十一」,每逢舉辦大型「盛事」如,奧運、亞運、世博,還有無數突如其來的敏感,均拿市民開刀,為防你不識趣,不配合「盛事」時刻,監視居住,強制旅遊,甚至鎖上公安局。在兩制下的香港,特區政府不能如中共那樣明目張膽侵犯人權,但小動作越來越頻密,期望阻嚇民間的抗爭活動則路人皆見。

「十一」的「贈慶」演變成警民衝突︰警方無理阻撓,引起市民憤怒,還向市民噴胡椒噴霧,又施行「叉鼻」暴力,亦有警員聲稱受傷。最終有五名示威者被帶往警署後,自簽100元擔保外出,兩個月後再到警署報到。換言之,香港憲法所保障的表達自由已出現禁區,就是這個象徵中共權力的香港紫禁城,不由得香港市民表達異見,至少在敏感的日子。

其實不單止敏感的日子,市民就官方認為的敏感議題表態,一樣受打壓。香港天主教和平委員會向康文署申請場地,於十月十六日舉行名為苦路的宗教活動,聲援內地因「堅持維護真理而受磨難的弟兄姊妹」,「他們為了宗教信仰,忍受各種苦難,面對黨權者多番打壓和無理迫害,他們堅守信仰的基本原則和精神,維護作為神職人員及教友的基本尊嚴」。

正委會本來打算申請修頓球場舉行活動,但康文署說該場地已借予其他團體,政委會轉而申請借用駱克道遊樂場。然而,康文署9月27日向正委會表示,因苦路禮儀涉及中國宗教自由問題,政治敏感,拒絕該會使用駱克道遊樂場。

中共聲稱人民享有宗教自由,為何在港涉及中國宗教自由問題的宗教活動會是政治敏感?答案顯然是因為內地其實沒有宗教自由,舉行活動是在掌中共的嘴吧,因而在特區唯唯是諾的官員心中是不能觸碰的敏感地帶。說到這裡,灰記順帶對向中共投誠的內地「愛國教會」人士將一下軍,宗教的可貴之處正是跨種族,跨國界,要愛國(其實是愛黨)才能信教簡直就是狗屁不通!問一下體制外的宗教人士、維吾爾族、回族、藏族,便知道中國的宗教自由是一大笑話,但這笑話笑中有淚,為了宗教信仰而遭受苦難,甚至死亡的人不是小數目。

事件曝光後,康文署反口說沒有政治考慮,可以申請借用修頓球場,正委會拒絕息事寧人,堅持原先申請的駱克道遊樂場,對香港官方因為敏感於主子的敏感而打壓表達自由,然後企圖蒙混過關大聲說不。

預期越來越靠攏中共權貴的香港統治及權貴階層,行事方式只會越來越「大陸化」,但正如正委會的呼籲一樣,民間社會必須挺身而出,強力抗議官府的任何侵權行為,維護自己應有的權利。在中、港社會內部矛盾心日深下,除了民主黨及普選聯天真地的以為以「秘密談判」代替「抗爭」,可以令中共及特區政府自願加快民主步伐,減少干預和侵蝕市民的權利外,相信民間社會應該有心理準備,對中港患敏感症的強權進行長期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