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記未竟事業

在尖沙嘴鐘樓前,那些熟口熟面的老友記(長者)齊集,當中有灰記的偶像盧少蘭婆婆。除了老友記及組織者,不少政黨社團頭面人物、媒體主持等也出現了。全民退休保障計劃越來越多人認同。

老友記七老八十,很多行動遲緩,但為了所有長者有一個基本而有尊嚴的生活,而不辭勞苦,灰記這個準長者自然表示敬佩。全民退休保障講了超過二十年,全世界很多地區早已落實,偏偏香港這個政府大把錢的大資本家樂園就是要長者自生自滅。,因為生活無依領取綜援要接受極其苛刻的資產審查,令不少長者情願死慳死抵執紙皮也好,利用那不用資產審查的一千元生果金,過著極拮据的生活,為的就要挽回一點做人的尊嚴。

香港那群高高在上的腦殘官員(腦殘不是灰記講的,是老友記講的),賤視窮人,要求窮人向他們叩求施捨救濟,領取那充滿歧視標籤的綜援,偏偏有骨氣的長者就是說不。曾經有人建議把長者綜援的標籤取消掉,例如改稱為長者金,那些腦殘的高官自然不會思考。但即使改了名,資產審查那一關仍是換湯不換藥,對長者仍是一種侮辱。

全民退休保障的好處就是退休金是每位長者都應得,這三千元一月的退休金對很多中產或以上人士當然絕不足夠,但中產或以上的人還可透過公積金、投資等為退休打算,而這是最基礎的三千元,對基層長者來說卻是十分重要,再加上一千元生果金,晚年生活算是有一定的保障。最關鍵是不用資產審查。換言之,這是人人六十五歲退休後應得的,是半生勞動後所享有的最基本尊嚴。

至於說香港人口越來越老化,負擔會越來越重,這是無論以退休金或以任何方法作承擔均一樣。灰記看不出政府可以逃避責任,反而越遲落實退休保障計劃的成本越高。越來越多人明白,強積金是一個笑話,高昂的行政費蠺食供款,到頭來得不償失。現在老友記建議以強積金的一半供款,再加長者綜援金儲備,政府供款一1%,長者便可即時提取三千元。這是否一個最佳方案可以討論,但關鍵是政府不能再推卸責任。

政府這次為了平息不滿,豪派四百億,很多老友記並不同意。因為老友記建議政府投入種子基金搞全民退休保障,也只要求五百億。與其人人派六千元及退稅,不如認真研究落實退休保障。

全民退休保障其實在九十年代中曾經有一次落實的機會,當時末代港督彭定康曾經就全民退保進行諮詢,有七、八成民意支持。可是那個偏聽商家說話的中方談判大員陳佐洱一句「增加福利會車毀人亡」,令可能也是半心半意的英國人乘機退卻。本來這是香港份內事,中方人員中了香港「自由經濟」的毒,並作出了干預,令這回歸後基層長者生活越來越困苦,中共及陳佐洱其實要向這些長者致歉。

出席老友記這次活動的議員政客大部分來自泛民,只有陳婉嫻來自建制派的工聯會。相信她這次多少為了競選超級區會而來。她向在場的老友記說跟他們一起爭取了二十年(灰記看不見工聯會有積極爭取過),說希望未來兩年,不需要三年可以落實全民退保。雖然工聯會經常出賣基層利益,讓人氣憤,灰記也寄望這次工聯會以至民建聯等建制派不會抽老友記的後腿。

中方由當年把福利看成洪水猛獸,到今天要出口術著曾蔭權解決貧窮問題,關顧弱勢群體,真夠諷剌。其實不用溫家寶苦口婆心要香港官員留意解決深層次問題,香港政府老早也應回應這個老友記的合情合理的要求,高官不願意承擔退保責任,唯一解釋是中「自由經濟」毒太深,太關顧商家大財團及富人利益,而至腦殘。

正如到場的學者黃洪所說,落實全民退保已經到了臨界點,香港政府如果再錯過機會,只會把更重的責任推給下一代,以及未來的政府,是對不起現在的老友記及子孫後代。

廣告

SHITHEAD GOVERNMENT

二月廿五日,交通津貼新方案撥款在工聯會及自由黨,以至部分原本支持中止辯論的獨立建制派議員轉軚贊成,泛民議員離場抗議下以大比數通過。提出中止辯論的泛民議員梁耀忠等當然並非反對津貼低收入人士交通支出,而是政府一意孤行一定要以家庭為單位申請,不准個人申請(即拒絕雙軌制),令不知多少低收人士被摒諸門外,因而希望利用立法會議員中止辯論,暫緩撥款的壓力,迫政府修訂方案。

聲稱代表工人階級的工聯會的轉軚最為可恥。其理事長議員黃國健辯護說,贊成政府稍作改良的方案(如二人家庭入息上限由一萬升至萬二等),是不想拖延低收人士受惠,第二階段才爭取雙軌制。這是赤裸裸的謊言,泛民議員的中止辯論提議,只是議員集體壓力下,要求政府再拿雙軌制方案上立法會。新的「交津」今年十月才實施,現在還有足夠的時間,特別政府說不出不實行雙軌制的原因時。勞福局局長張建宗拒絕透露多少人因為不實行雙軌制而不能受惠,又說政府不是為了省錢(民間估計一年最多多花12億),議員,特別聲稱代表基層的勞工界議員,更沒有不施壓而輕易讓政府過關的道理!

然而,就是這些好話說盡,骨子裡是保皇黨的建制議員的護航,讓這個屁頭政府繼續倒行逆施,把好事也辦成壞事。財政預算案又是一例。

對曾俊華這次財政預算,民憤已達到「極至」,灰記不用在此重複 。正如灰記在《五十多億儲備與一千生果金》一文所說,由曾蔭權到曾俊華的香港統治集團,目無港人,特別是基層及勞工,以屁股思考的程度已達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民間蘊釀遊行集會,灰記亦覺得應該有一次如零三年「七一」那樣大規模的遊行,驚醒一下這個不知所謂的政府。但絕對不會如教協張文光之流,因為那遙不可及的六千元(強積金「贈款」)沒有份兒,而氣得要上街遊行。蓋灰記反對的是香港政府以我們之名,送二百多億給原已「水浸」的金融界炒股,藉以賺取經理人費,而不是實質幫助生活在水深火熱的低收入人士,及為普羅長者的退休保障打算。

除了遊行抗議,亦應看清楚建制派議員的真面目,這樣差勁的財政預算,只要真心為市民著想的議員都不會收貨。最直接的方法是否決掉它,要政府再提出較像樣的財政預算,這已是很溫和的表現。但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以及其他所謂獨立的親建制人士,從來都是小罵大幫忙。當被問及有那麼多批評,會否否決預算案時,竟說預算案裡有有利民生的措施,否決了便連那些措施也沒有,如陳鑑林之流。

這是當市民是白痴的講法,如果大部分議員堅決反對,堅決捍衛市民及基層利益,這個政府夠膽取消有利民生措施嗎?建制派之所以被稱為保皇黨原因便在於此,在重要關頭,他們是不敢跟這個政權對著幹,因為他們深知自己要配合中共「行政主導」的「國策」,以換取個人或政黨的利益。而民建聯和工聯會更是中共的外圍組織,即使對殖民地前高官執政如何萬分不接受,對由胡錦濤屬意的曾蔭權政府,也只能保皇如儀。

面對如此不堪的政府及政局,平民百姓只能繼續強烈表達不滿,繼續遊行示威不絕,讓這個政府和這批高官永無寧日。亦不會忘記那些在議會投票時,為這個屁頭政府保駕護航的XX議員。

facebook亦有很多有創意的舉動,希望可化為行動︰

「憤怒了!反對政府將$6000進行MPF金融投機,我要全民退休保障!」

「前高官、專家、主婦批評政府忽視市民退休保障」